摘月崖
衔月吐丝2017-02-20 14:262,961

  共工冶铁府后面有一座高耸如云的大山,山顶有块天然形成的巨石,恰似正在偷吃蟠桃的弼马温,石猴手臂高高托起,山顶是块较平坦的地带,因此这山便因此得名叫“摘月崖。”从山底往摘月崖望去,但见山顶烟雾缭绕,仙气缠绵,那石猴的轮廓清晰可见,正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摘月崖直入云间,有吸收天地灵气形成的石猴作衬,正可谓修仙悟道的好地方。上崖有人工修缮的石梯盘旋直上,犹如盘龙,从山下爬上崖顶再下来,如果只是普通人的体力跑去上,少说来回也得有一个白昼的时间。

  第二天早晨,大雨还在肆无忌惮的挥洒它的能量,泛起一朵朵浪花一圈圈波纹,噼里啪啦的响声像是一首美妙的谱子,奏响了这个世界的静谧,人们习惯性的待在家里,路面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平时那叽叽喳喳的小鸟,忙碌的昆虫,早已经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只这雨声下的有点让人视线模糊,只见摘月崖下那犹如盘龙的石梯下,有一个身影正在奔跑,虽然不快,但速度均匀,姿势优美,铿锵有力。

  这就是荀失芝,他非常清楚,要想远航,就必须有强大的力量,过硬的本领,否则也许还没出海,就被虾兵蟹将给收拾了。知道了自己想做什么之后,才会为之努力,尽管大雨淋湿了他的衣服,但他的眼神带着坚毅的光芒,丝毫没有要减速的节奏,嘴里还不断的喊着调子:“一,二,三,四”,每次喊到四的时候,便会猛然一用力,踩着石阶上的积水四溅。跑完一段心理设定的路程之后,便会停下来,趴在石阶上,喘着粗重的气体,待呼吸平稳下来之后,又会继续奔跑,直到登上摘月崖,继而又是下山路,下山的时候,他跑的没有那么快,好在石阶比较宽,但也会滑到,滑到之后,他仍会强忍着继续奔跑,直到他达到心理的设定值,他才舍得停下来,不然即使脸已经涨得通红,还是坚持着,他知道唯有这样才能尽快锻炼自己,能够早日出发。

  从摘月崖下来回到家之后,已是末时时分了,他匆匆洗漱了下,换了件干净的衣服,自己煮了一碗分量十足的面条加上一只鸡腿,几下便吃的精光,此时已经感到睡眼稀松的他便躺在床上,自己也不敢完全睡死,因为离上工已经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酉时过了有一阵他才醒了过来,起床后带了一把有些岁月的油纸伞,出门买了几个咸菜饭团,便直奔共工冶铁府,此时他的上级正在小房间里,等着夜里上工的人陆陆续续的赶来,荀失芝一到,他便看到了,忙道:“失芝啊,夜里不冷吧,自己多带块衣服过来,晚上注意下,不要睡着了,以免着凉,千万要注意安全,晚上虽然事不多,主要是叫你们注意明天打铁用的锻打加热炉和熔铁的熔炼炉,但也不能马虎,不要出安全事故就好,切记。”荀失芝笔直的站在这位五十多一点的老头前面,等他训完话之后,就说:“我知道了,祝师傅,您回去也要注意安全,外面雨大,路面有点湿滑。”祝师傅瞥了一眼他,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嗯。”便没有了下文,等其他的几个同工都到之后,祝师傅同样跟他们交代了几句,也就散了,此时的冶铁府前,已经是人潮人海。

  说起这个祝师傅,看官是否还记得,荀失芝初到冶铁府来的时候,是带着他在洛阳师傅的推荐信来的,而他师傅的那位同窗也就是这么祝师傅,也是凉州人,看上去比较祥和,实则也是架子十足,有几分苛刻,平常训起荀失芝来也是半点情面也不给的,这给本已经孤独的荀失芝又增添了几分忧愁。

  等到冶铁府里的白昼人员走了之后,荀失芝兑着白开水胡乱吃了几个饭团,起身胡乱走了一阵,看见天已经慢慢进入了黑夜,天空依然是雷雨风电相交,着实壮观,他看着这一切,心中的豪情已经在翻江倒滚,热血沸腾,可是很明显,此时的力量还太过弱小,还要修炼。他径自独步到一排锻打加热炉的后面,那里是储物间,比较空旷,里面有七中类型的铁锤,从最轻的二十斤,到一百斤的大铁锤琳琅满目,荀失芝手臂的力量还不够,从中找了一把最小规格的铁锤,虽说最小,但最起码也有约二十斤,拎起来后双手紧握锤臂,高高的举过头顶,作出如刀劈的动作,用尽全身的力量,像前“砍”去,大概到铁锤平行地面的时候,又用手肘的力量,将其停下来,如此反复四十下之后,便感觉手臂的力量已被全部消耗掉,手臂的肌肉已是蹦的紧紧的,此时他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直到慢慢恢复一点,又会重复上述的修炼。

  如果不是心理的意念太强,一般人怎么会去吃这样的苦,就这一个动作,一直练到了亥时初刻,此时他的手臂上的肌肉,已经是绷紧到疼痛,他慢慢的踱步至窗前坐下,还有两个饭团没有吃完,又胡乱吃了些,虽然疲劳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但心理却是一层重重的憧憬,反而带给人几分兴奋,但毕竟是肉体凡胎,他趴在桌子上,已经不想在动一下,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要举起一百斤重的铁锤,并且能够挥动,那个时候,就会出发,去外面更大的世界修行,去寻找他要的东西。十五天之后,他的上工时间已经调成了白昼,这时雨已经停了。白天上工的第一天,卯时初刻,天空刚刚破晓,紧邻东方地平线上,升起一抹镶嵌着红色边框的淡淡的光,天空中的点点繁星丝毫没有要退却的意思,秋蝉也在释放着它的激情,摘月崖的顶上,靠近石猴的旁边,端坐着一男子,正喘着粗气,眼气好奇似得的看着东方。这是荀失芝第一次看到破晓的样子,他感觉好美,世界上有那么的美丽的风景奇特的现象,自己以前都没有注意,甚至都不曾听说过,他看的很出神,但是他知道不能久待,离上工时间辰时已经不多了,不一会儿,东方那一抹鱼肚白色已经渐渐隆起来了一点,奇特中透着优雅,摘月崖上阵阵凉爽的秋风,吹乱了荀失芝那一头乌黑还未盘起的秀发。

  荀失芝的呼吸也慢慢由粗重变的缓和,他站起来又看了一眼东方,仿佛这是一个不曾在他生命里出现的世界,朝着下去的石梯极速跑去,不久便消失在浓浓的烟雾之中。

  差不多辰时初刻的时候,荀失芝才到达崖底,匆匆吃了四个饭团,便进了共工冶铁府,开始了他一天枯燥的生活,透过窗户,他看到天空也露出了久违的灿烂,云雾渐渐散去,万里无云,头顶的骄阳似猛虎一般,在这秋季挥洒它最后一次的疯狂。

  晚上收工回家的路上,荀失芝独自漫步,看着西边逐渐垂落的夕阳,已经没有了正午时候的那种咄咄逼人,多了一些柔和,人们的身上泛起一丝丝红润的光芒,脚步轻盈的荀失芝,听到踩踏脚下的沙子,发出“呲呲”的响声,多了一份踏踏实实的感觉,他从未有过这样好的感觉,径直奔向他的小屋。

  在胡乱弄些饭菜将就之后,他拿出了和冶铁府同样规格的锻打锤,到院子里小憩之后,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当空一轮明月,照映在他那自己用竹子围起来的院子里,通体透亮,仿佛一幅唯美意境的国画。他双手紧握着铁锤,右脚向前,左脚靠后,微微重心下移,使尽全力向前一击,这便是今天的第一锤,他刻苦训练,不断的强化自己的臂力,磨炼自己的意志,虽然中间也会偶尔休息一下,等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已是到了将近亥时,静谧的夜空镶嵌着点点繁星,人们早已经进入了梦乡,只那草地上有一个全身被汗水浸湿了的男人,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四肢伸展,带着倦容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星空,就好像那是他的故乡一样,嘴角不时的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鸡叫了两遍之后,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院子里睡着了,丝丝的凉风已经让他没有了睡意,回屋洗漱之后,胡乱吃了些干粮,便推开院落的大门朝着摘月崖直奔而去,“咯吱咯吱”的木门声似乎打破了院子里那些花草的美梦,少顷便恢复了平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