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风谷
衔月吐丝2017-02-20 14:312,800

  荀失芝上楼之后,当即撵上房门,适才将包袱重刀放下,步至窗前,缓缓将平开木窗推开,一股冷风迎面扑来,只见明月皓然当空,边角有一环形暗影,残缺之状,让人心伤悲起。

  夜风呼呼啸啸,时不时传来的几声咚咚响声,荀失芝思潮腾涌,只道环境诡异,寂静的有点可怕,正寻思间,房门“咚……咚“响了几声,一个极轻盈的女声道:“客官,现在是否方便,给你送点甜点水果,可以进来吗?”荀失芝一听,便知是千玉小姐,心底里一阵惊奇,寻思:“她怎么亲自上来了?为何不吩咐那小生送来?防人之心不可无,江湖险恶,千玉小姐自是老板娘,确不见老板,这一身打扮,实非良家穿戴,在未弄清楚来意之时,需加堤防才是。”但陡然一闪而过千玉小姐那风韵诱人的身姿,一阵阵头脑发热,心理又道:“既然人家已将东西送至门口,再者前面提起要送点心之时,自己未曾阻止,此时拒绝,未免有点不通达人情义理,自己刚好也需要弄清楚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开口便道:“千玉小姐,请进。”千玉小姐踩着纤纤细步慢慢而入,左手提着新鲜水果篮子,右手端着甜点果干酱饼,步至桌前躬身放下果盘篮子,只见身材甚是婀娜,裤裙有一叉缝,露出两条雪白大腿,又更显几分妖娆妩媚,荀失芝看的心底扑通直跳,脸蛋微红,转过脸死死的盯着窗外。

  千玉小姐已然看出了荀失芝的心思,思忖道:“老娘行走江湖多年,这等山野小生,不知玩弄过多少个,这小朋友的包袱微微下沉,定是些散金散银,人长的极是俊俏,何不先玩弄一番,而后夺其钱财杀之,岂不痛快。”脸上咯咯一笑朝荀失芝道:“小兄弟,在看什么呢?”语气中透着轻浮嗲气,荀失芝自感不在,并不回头,应声答道:“没什么,这风,这风吹的人好是舒服。”

  “怎么,小兄弟想舒服,何不叫老娘来为小兄弟捶捶背揉揉肩,保证叫小兄弟舒服,如何?”一边说一边朝着荀失芝那柄秋水摸去,顺手一拿,不觉心中一征,心想此刀如此之重,这小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还是等夜深人静时再谋。

  荀失芝受到这美妇如此挑逗,心理又是一阵发毛,一种奇怪的感觉陡然升起,但旋即便平静下来几分,仓促答道:“哦,不……不,在下只觉这景色迷人,风轻月美,给人感觉舒服。”

  “哦,是吗?我还以为小兄弟想的是什么,原来只是认为这破月亮美,看的舒服。?”千玉小姐一边说一边朝荀失芝慢慢走去,步至跟前,一股浓浓的玫瑰香随即扑来,荀失芝有如坠入五里云雾,一只手不经意的搭在荀失芝的肩上,轻轻说道:“难道我不美吗?客官你说是月亮美还是我美呢?”荀失芝丝毫无防备,心下怦怦直跳,慌不择口。

  “这。。这,月亮……月亮自然不及千玉小姐啦,千玉小姐……千玉小姐比月亮美。”但他并非草包菜鸟,虽此刻千玉小姐的香艳环绕,心理的那一层薄薄防线却也未成消失,刻意将身子向右移动,已不至于和千玉小姐肌肤相亲。

  “哈哈……诶哟,小兄弟既然说我美,那不知看中我哪里美呢?”说这话时,刻意的抚弄了下脸蛋柳眉,荀失芝不住的瞟上一眼,随即就收了回去,不知如何作答,额头上已有小颗汗珠出现,心理更是找不到东西南北中。千玉小姐斜睨了一眼神情慌张的荀失芝,心想这年轻人既说去南方谋个活计,又随身配此怪刀,叫人好生疑虑,还是问清楚点好,咯咯一笑,开口说道:“小兄弟,看你随身佩刀,应该是习武之人吧,不知道师承何派呢?”荀失芝本就心理翻江倒滚,不假思索随口说道:“算吧,只是自行修炼过一两年。”千玉小姐道:“自行修炼,难道不受人指点,无师自通,不曾拜在名师高派之下?”荀失芝道:“没有,确是自行修炼,且就这一两年。”荀失芝心理躁动,还在想着那玫瑰花香,便人问什么,不假思索,只是作答。

  千玉小姐顿了顿,又道:“那小兄弟父辈定是武林前辈高手,不知令尊大人高姓大名?那把名刀定是家传之宝吧?”荀失芝听到父亲,心理陡然一阵失落,但随即又觉得甚是可笑,她竟然会说那秋水是名刀,道:“在下是个铁匠,这刀还不是名刀,这种刀只需用上上乘好铁,锻造并非难事,只是外形做的有点夸张,说白了就是块加厚精钢罢了。”说着便是一阵浅笑,既然又寂静下来,道:“只是,在下自幼父母双亡,但因有门铁匠手艺,便一直在苏州讨生活,此刻是头一遭出来,想去南方沿海看看有甚更好的活计可以做做,书上说那里较为繁荣,各国商贸往来频繁,想去试试运气。”

  千玉小姐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荀失芝完全无心注意,心理思忖:“这小子如果是个铁匠,既无武林大家庇佑,自己又无甚过硬本领,端的还是个傻子,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等他入睡之后,在下手不迟。”回过神来,缓缓退出房中,说道:“呵呵……既然如此,那祝小兄弟早日到达那个好似天堂的繁荣世界,小兄弟路上辛苦,还是早点休息,老娘也累的慌了。”说着,便假装打了个哈欠,向荀失芝抛了一个妩媚的眼神,房门随即便被撵上。

  千玉小姐出去了好一会儿,荀失芝才缓过神来,又在窗前站了一阵,转身慢慢踱着步子至桌前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精致果品点心,定是用心布置一番,端的甚是诱人诱心,登时心头又是一热,千玉小姐的妙曼身姿,嗲声细语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不由的心理又久久不能平静。

  顿了顿,缓缓吐出一口气,伸手往盘子里拿了一块芝麻酥酥,往嘴里送,正待张口享用,登时停了下来,意识到总感觉不那么自然,刚才居然轻易就把自己家底给透露了,心理暗暗思忖:”师傅曾经跟我提起过,去苏州当走官道,夜宿客栈最好也是市集之中,江湖险恶,不可大意,否则后患无穷,险关隘道,难免有强人占山为王,打家劫舍,拦路杀人,穷山恶水之间,不免有食人酒店,时时刻刻务必小心,江湖江湖,不是江就是湖,一个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慢慢将芝麻酥酥放回果盘,又想:”从进门的那个白面小生,油嘴滑舌,绝不是普通的店小二,刚刚站在楼道口与我对视时,眼里有一股冰冷的杀气,只是他转变的很快,倒也不曾留意,还有那两个彪形大汉,厨工?还真不像,一声不吭,凶神恶煞,倒像两侩子手,最可疑的便是这千玉小姐,无事献殷勤,事必有蹊跷,虽说有点风韵,但若身着如此妖艳,难道就不害怕宿客动粗不成,表现的如此淡定,说话又有条不紊,绝非普通酒家老板娘,其江湖经验可见一斑,这食物……很可能有毒,想将我毒倒,然后……。”想到这,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伸手去摸了摸桌上的秋水,起身步至门前,透过门缝查看一番,未觉察到有任何异常,将果盘里的甜点果干从窗户里倒去一半,随意摆放了一顿,好似有过吃了的痕迹,又至床头,将被褥铺张开来,将房中一青瓷花瓶至于被褥之中,制作的好似有人睡在床上一般,按了按四周,这才放心,起身将房中灯火熄灭,手持重刀秋水,藏身于床另一侧的柱子后面,心理寻思:“如这伙人确存有害人之心,那今晚必来突袭,我只需在此静等,有如守株待兔。

  窗外呼啸的夜风吹进房里,泛起微微吱吱呀呀的响声,当空明月,只觉益发光亮夺目,夺窗而入,房中央已是一片霜白,只是那桌下的黑影,被拉的老长,似有随时都会脱离的姿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