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刀
衔月吐丝2017-02-20 14:293,492

  离开了共工冶铁府之后,他搬到了摘月涯后山,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全力修行。

  心中暗暗下劲:“生当人杰,死亦鬼雄,如果我荀失芝确实如祝师傅所说的那样,想错了也做错了,那是我咎由自取,与人无尤,无论将来留的全尸与否,都无怨也无悔,但自古男儿大丈夫只需有一口气在,便绝无贪生怕死之理。从此刻起,我定当潜心修炼,待明年田野熟透了的时候,便是我开启冒险之旅之时,便是去追寻梦想之刻,苍天可鉴,此志不渝!”

  又是一年盛夏,摘月崖顶草木稀疏,阳光照射在人身上,有如刀尖刺痛又似火上焦烤,叫人好不自在。夜空独步,星汉灿烂正与桂宫争辉,凉风浸染继而烟波妖娆,恰似梦幻世界,又如仙侠贵府,纵有万千烦恼,莫到此处,只叫它有来无回。

  白天炎热难当之时,荀失芝在山洞内或打坐或休憩,或读书养性。之前在离开共工冶铁府的时候,便将几把大的锻打锤带上了摘月涯,待天色稍凉,带着那些个铁器,便会开始一天的修行,只是再也没有了世俗之事的困扰,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正是:“久旱逢甘露,放下散仙神。”

  为了明年之期,荀失芝加重了修炼的程度。又是月光独步,晚风苍劲的夜晚,摘月涯顶上摆放着一把六十斤的锻打锤,月影迷离,更显得神秘莫测,但见后山绕过已个浑厚的影子,慢慢的走上前去,拾起地上那六十斤的锻打锤,双手紧握,重心下移,向后微移小步,嗖的猛然向前一击,只见沙尘乱舞,而那人确岿然不动。

  又是一年中稻子金黄的日子,站在摘月涯向下望去,但见片片金黄,灼灼生光。此时此刻,正是万里无云,毒日当头,摘月涯后山的那个山洞里,荀失芝盘膝而坐,体魄健硕,英气怀中,手持一本蜡黄的《三国演义》正目不转睛的读着,虽说颜色有点不雅,但是书本确被他理的整齐得当,一丝也不乱,洞里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生活家当虽说简易,但却干净整齐,摆放得当,寂静中透着阴凉,阴凉里有着平易,真不可谓不是一避暑的绝佳之地,只是常人难以理解,这样的地方怎能比得上自己的金窝,乃至避暑山庄呢……

  忽的外面一阵微风袭来,撩拨了手中的几页纸张,放下《三国演义》,心理思忖:“这一年来,日夜勤练,不曾有一刻懈怠,如今,已能够挥动百斤大锤,脚力也非常人所能比之,田野上的稻子亦是一片灿烂,就是不知道拜托杨家铁铺打造的那件兵器,有没有完成,但既然要走,眼下有个人,我还是得去跟她道个别。”

  吃过晚饭,明月亦已高悬,阵阵晚风,吹动着高空中薄云缓缓飘荡,时而覆盖明月,时而又露出,映衬着地面忽明忽暗,自是别有一番意境。荀失芝手里提着些果干,便大踏步朝摘月崖底奔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小树林旁,但见前方有一凸起土丘,土丘后面是一排密密麻麻的竹林,郁郁葱葱,土丘旁长满了青草,没入膝盖,更显生机勃勃。

  荀失芝走上前去,将干果小心翼翼的放在土丘旁,退回来双膝跪地拜拜了,道:“芳儿,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我要出远门了,你在那边还过的好吗?如果不是命运弄人,或许你就会陪在我身边,也不至于那么孤独。”话到这里,眼泪已不自觉的滴落下来,想想自己也是,直到今天,身边连个贴心人也没有,只是有些东西一直都淹没了,有些东西深深的埋藏在心理的最深处,人心非铁,只是不敢直视罢了。

  接着又道:“芳儿,下辈子我们会在相遇的,缘分没有尽,下辈子我在来照顾你一生一世,不要你再受苦。”四周的芳草苍劲有力,此情此景,已触动了他的伤心处,正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愁绪正像那勃勃的野草,任野火烧不尽,烧尽了,又会发芽,好似人生本苦,唯有清心寡欲,看破红尘,方得菩萨保佑,度一切苦难。可是,试问天下人间,有几人能做到?荀失芝傻傻的站在这里,相顾无言,任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只不过这泪水,他已经分不清是为自己而流还是芳儿,还是命运,站了好长一会,他才踉踉跄跄的回到摘月崖的住所。

  第二天巳时刚过,他便大跨步下山,来到杨家铁匠铺,一进铺子,便看见了杨铁匠正在打造一把水磨禅杖,走上前去,作了一辑,开口说道:“老师傅,我那把四十一斤的重刀,是否已经完工了?”杨铁匠随即还礼说道:“早已为你准备好了,只待君来。”

  荀失芝咯咯一笑说道:“那就有劳老师傅了,在下想着有一件趁手兵器已久,今日终于如愿以偿,真是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啊,哈哈……“又道:“不知这件兵器现在可否拿走?”

  杨铁匠放下手中的活,笑了笑,道:“没问题,你跟我来,我取给你。”说着便把荀失芝带进了内室,取出一个用淡蓝色粗布缠绕着的包裹,旋即打开一看,但见:“浑圆黑色刀柄外制精细螺纹,方正黝黑刀套镶嵌黑色蛟龙。”真可谓内透英气,霸气外扬。荀失芝情不自禁握住刀柄,抽出刀刃一看,果然雄浑厚重,好在自己平常就练了膂力,这四十一斤的那将起来,也正是顺手。

  心中喜不自胜,嘴角微微一笑,随手扔了一包东西给杨铁匠并说道:“老师傅果然好手艺,这里面是咱们谈好的报酬,请收下。”

  站在一旁的杨铁匠说道:“这把秋水刀都是用的上乘好铁打造,年轻人,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放心,这把秋水将来定会助你斩妖除魔。”随即又说道:“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别人的刀都讲究刀锋尖利,刀身轻盈,方能制敌于先,可是这把刀不仅笨重而且无锋,这是为了什么?”

  荀失芝道:“兵器轻巧才能以快制慢,变化多端,令人防不胜防,但我这把四十一斤的秋水刀恰恰相反,讲究以慢制快,以拙胜巧,以静制动,敌不动我自不动,后发制人。”

  杨铁匠笑了笑,捋一捋胡须,并不作答,荀失芝很是得意,接着又道:“自古重器无锋,但威力绝非寻常兵器所能比之,一出手,便能砍山碎石,再者,它的重量,更有利我修行罢了。”只见杨铁匠哈哈大笑,旋即收住,道:“年轻人,果然与众不同,我已是很多年没听到这样的言论了,上次听到还是……”话未完便收住了。

  荀失芝随即问道:“怎么?还有人也说过这样的话,谁啊?”杨铁匠接着又是一阵笑声,道:“不提也罢,不提也罢,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荀失芝虽感不免扫兴,但却也不可奈何,顿了顿说道:“既然老师傅不愿再提,那在下也无它办法,事已忙完,那就请容我先告辞了。”说着转身便走,步未走三步。

  “慢”杨铁匠说道:“此番路途遥远,不知小兄弟盘缠等带够了没有,不够的话,老朽有三十两纹银相送。”荀失芝头也不回,说道:“多谢老师傅,都带够了。”杨铁匠咯咯一笑说道:“甚好,甚好,年轻人,有骨气,只怕我们无缘再见了,小兄弟,我问你个问题好吧?”这话听着贴心,人和人就是这样,一转身便是一生,他回过头来,看着这样满头白发的老人,做了一辑,缓缓说道:“老师傅请讲,我必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杨铁匠又是满脸笑容,说道:“好好好……小兄弟,我打造了一辈子的兵器了,无数出征的将军壮士佩戴过我打造的兵器,只是他们大多都战死了,我想问小兄弟一句,小兄弟配刀是做什么用的?”

  听到这个问题,荀失芝眉头微皱,心中暗暗思忖:“这老头是怎么了?这佩刀当然是杀人护身威慑敌人,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他这么问干什么?”顿了顿,答道:“老师傅这话问的奇巧,身上有佩刀,一者敌人来犯必有顾忌,再者我亦可以攻击敌人,总之,有它在手,便是壮了十万个胆子。”

  杨铁匠道:“年轻人,好一个”壮了十万个胆子”,那你岂不是说假如身上无刀,便无这”十万个胆子”,我这里理解,没有错吧?”被这么一突然袭击,刚刚还得意洋洋的荀失芝,此时也是没有了笑容,停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只是有兵器在手,会更有胆量……会。。会。”

  又听的一阵大笑,荀失芝顿感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大笑之后,杨铁匠道:“刀剑器具乃是一件工具,关键的时候会助你斩妖除魔,本身并无所谓给你壮胆之功效,那“十万个胆子”一直在你心中,如果非要兵器在手,那你“十万个胆子”才肯现身,那你岂不是被这兵器给驾驭了,而不是你本身在驾驭这把重刀,那真是本末倒置了,小兄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荀失芝虽觉句句在理,只是一时半会还无法参透这其中的奥秘,附声说道:“老师傅所言极是,在下定当谨遵教诲。”杨铁匠道:“小兄弟,心中的那“十万个胆子”要时刻守护,不要因为刀剑的存在与否而受影响,当有一天危险来临之时,而佩刀不在的时候,那“十万个胆子”便是你的刀锋,刀锋所到,鬼魅魍魉绝不会存在,但你记住了,一旦你失去身上的那“十万个胆子”,等于说是失去了心中的那把重刀,将来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话即止此,小兄弟,好自为之。”

  荀失芝心中先是一惊,继而陷入了沉思,还未开口说话,杨铁匠便转身离开了,继续抄起手中的活,只留下他还在那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