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千年的叹息
风沙2020-03-25 13:383,646

  实在是没有想到,我们在阿里高原上做的一切事情,都有一双双眼睛在监视着。不过这无可厚非的事情,因为我们要调查的事情,是和这些眼睛的主人有着密切关系。这些眼睛的主人就是象雄王国的后人,是琼隆银城秘密的守护者。

  只不过这些人隐藏的太深,虽然有一些小破绽在我们眼前,但是我们本来就没有被监视这样的想法,于是这些细节都忽略过去了。现在想来,很多事情都是一些端倪,我们身边时不时就出现几个藏人和我们讨水喝,或者是出现几个对我们工作十分感兴趣的人。更可气的是我们的向导扎西顿珠,竟然就是潜伏在我们的身边的大特务,和我们同吃同睡同工作,最大的内奸就是我们中间的一员,看来电视剧也不都是狗血剧情了。还有那只看起来很憨厚的大藏獒,也是奸细中的一员。

  昌珠活佛继续对我和姜教授说:“其实你们在调查中发现的线索,也不算是你们自己发现的!”

  这话让我一愣,感到很奇怪:“不是我们发现的是谁发现的?在考察现场只有我们在工作啊,没有看到任何一位藏族同胞在帮我们的忙,就算是扎西顿珠也没有。”

  我之所以这样说,因为考古是十分专业的事情,要是没有专业的知识和培训,是没有办法进行工作的。一般考古工作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时候,都只是让那些工人们做一些很简单的事情,深度清理还是需要专业人员来做的。

  昌珠活佛笑着说:“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的人在帮你们去做这些事情,而是有人在指引着你们往正确的线索上走!你们在做考察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当你们的工作陷入到僵局的时候,总会有人在不经意的时候出来给你们指出一个方向。虽然说并不是十分的明确,但是完全可以将你们从迷局中领出来!”

  让昌珠活佛这样一说,我似乎记起来一些事情:首先是扎西顿珠,在我们考察工作陷入僵局的时候,扎西顿珠总是一句不经意的话和一些不经意的动作点醒我们了,当时我们以为可能是因为他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藏族,所以对这里有着更多的了解。像是我们在考察玛尼经堆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提醒,我们根本不知道大的玛尼经堆里面是空的。还有就是如果不是他提醒,我们也不会知道金银打造的经书代表着什么意思。

  还有就是我们在调查玛尼经堆的时候,有些地方我们是完全不熟悉的,这需要问当地人。毕竟青藏高原大的很,扎西顿珠也不是每一处地方都到达的。一些玛尼经堆的位置都是我们询问的路人所提供的,而且他们提供的玛尼经堆都是我们要找的。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注意,只是到了后来我们发觉工作进展的有些过于顺利了,我们当时以为是我们的经验丰富了的缘故。

  现在看来这一路上的指引,还有扎西顿珠在我们身边的暗示,这都不是偶然的事情,这些都是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在遥控指挥的。他们在利用这些人,达到监控并且能够保证我们得到正确线索的目的。我们的一举一动早已经在人家的预料之中了,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

  姜教授这个时候问恩斯特老人:“尊师,难道说当初我在那次藏传佛教座谈会上,那位西藏的藏学家给我的暗示,还有他给的那本关于琼隆银城的经书,也是您安排的?”

  恩斯特老人想了一下,然后说:“好像是有这样的事情,当初我是拜托一位西藏大学的学者带一些东西给你的。那个学者是我的一位朋友,论起出身和血统,也算是象雄王国的后人了,当时他来找我为了重新编纂一些经书并讨论《格萨尔王传》的。”

  姜教授点了点头:“这下子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困扰了我将这么多年的事情,在我看到那卷经书的时候,一下子就明白过了,原来是尊师您的安排啊。对了,尊师,既然那位藏学家是您的族人也算是您的徒弟,那么肯定也是学识见地丰富的人,为什么不由他来解决这件事情呢?”

  老人神色有些暗淡的说:“这还是要追溯到当年象雄王国的祖先们对松赞干布起的誓言,象雄王国的后人终生要守护着琼隆银城的秘密,不得借助琼隆银城的力量复国和复仇,不然必遭灭族之祸。后来象雄王国的祖先们为了避免以后会有不肖子孙忘记这些誓言,想要利用琼隆银城的力量,就干脆立下了凡是象雄王国的血统的人都不得再进入琼隆银城,只要是有象雄王国的血缘,都不得进入!”

  我对这种说法有些不屑一顾:“不就是一个誓言和立下的规矩,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古人说不破不立,就是进去了又怎么了?”

  老人笑着说:“你不知道在雪域圣地誓言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当然这不仅仅是誓言的事情,这里面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当初有一些想要借助琼隆银城力量的不肖子孙,按照祖先的留下的方法,找到真正的琼隆银城。但是他们根本就进不去,琼隆银城像是能够身份识别一样,具有象雄王国血统的人根本就无法进入的。因为那次事件,守护者内部发生了一次大的内斗,族人死伤无数。后来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被驱逐的驱逐、被监禁致死的监禁致死。但是的当时守护者的首领感觉琼隆银城迟早还要遭到有野心的人觊觎,所以就把找到琼隆银城的线索做的更复杂、障碍更多。这些线索的秘密就在每一代的守护者核心人物中传承,但是随着时间流逝线索丢失了很多。”

  “后来我在伏藏中得到了很多关于琼隆银城的线索,很多事情都已经衔接起来了,所以我感觉解决琼隆银城的时机到了。当时我只是感觉缺少一个能够担此大任的人,现在东风也齐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带来的这个去做了!”恩斯特老人似乎有些兴奋,“不过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恐怕要好多年了!”

  “当初那些有野心的人不是都已经被肃清了吗?象雄王国后人中的那些败类,还有像是希特勒海因西里那样的狂徒,都已经从历史上消失了,为什么还要这么的神秘?我们这一阵吃的苦头可是不少啊,为什么不干脆您直接就把线索给我们,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找到琼隆银城算了!”我有些抱怨的说,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接受这样一个所谓的使命很不爽。

  姜教授面色有些不悦,忙跟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道歉:“尊师、昌珠活佛,我的学生年纪尚小,说话的时候不注意分寸,还请见谅。”

  恩斯特老人笑着说:“这没有什么,年轻人有活力不是一件坏事。刚才你说的问题,其实并不像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原因有三个,首先是我们所了解的线索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多,祖先留下来的线索只是很少一部分,绝大部分要跟着这些线索一步步的发现。再次就是,有些地方我们并不能达到,似乎是专门给象雄王国的后人设置的障碍一般;还有就是因为藏地的习俗,有些地方也是不允许我们去做的。最后一个原因很重要,是因为我发现这二三十年以来,似乎有人正在重新调查琼隆银城的事情,一旦我们暴露了身份,恐怕会给对手可乘之机。要是肩负着使命之人没有出现,而被居心叵测的人捷足先登,怕是又要血流成河了!”

  恩斯特老人告诉我们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希特勒战败自杀,所有关于第三帝国的一些军事行动和准军事行动都停止了。那个时候海因西里因为恩斯特老人的缘故,回国之后并没有将琼隆银城的秘密给透漏出去,一直到去世都至此不提。

  新中国成立之后,因为冷战的缘故,中国实行一边倒的政策,和美国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断绝了外交关系,只是和苏联等社会主义阵营亲近。但是到了六十年代初期,中国和苏联交恶,中国基本上处在了闭关锁国的状态。再加上因为十年大浩劫,中国算是和国外的联系彻底的断绝了。外国人在中国行为都要收到严格的限制,尤其是言行和去的目的地。当时西藏和新疆是最大的两个禁区,因为独立的呼声甚嚣尘上。

  但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也就是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大批的国外游客开始涌入到中国。西藏在那个时候也逐渐对外国人开放,受到世界第三极神秘的吸引和向往,很多国外游客开始到雪域高原旅游。本来平静了三十年的雪域高原,重新开始喧嚣起来,开始重新和世俗世界衔接起来了。

  那个时候,恩斯特老人已经在雪域圣地做了将近四十年的天授诗人,并且受到了人们的尊敬。因为他被雪域高原上虔诚的信徒视作有大神通的人,所以被人们尊称为赤普尊师,众多的喇嘛僧人都对这位拥有丰富知识的外国人十分的崇敬。

  已经和世界有了一段时间隔绝的恩斯特老人,对于这么多突然来西藏旅游的外国人十分的惊奇,因为这已经将近四十年没有看到蓝眼睛黄头发的同胞了。但是对于雪域高原的认同,对于自己是藏族人是象雄后人的认同,早已经替代了自己是欧洲人,是外族人这种观念了,恩斯特老人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原来的身份了,

  随着与外面的接触逐渐增多,恩斯特老人也开始了解了现在的世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恩斯特老人看到了外界传言的那些关于希特勒、自己还有海因西里关于寻找沙姆巴拉的传言,并且被人描绘成有鼻子有眼的故事。那个时候恩斯特老人感觉很好笑,因为实在是跟自己真实的经历差的太远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是因为那些二战的军事迷们因为对二战史感兴趣,所以才被拿出来说事,但是很快恩斯特老人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恩斯特老人以为这件事情随着二战迷兴趣递减,就会逐渐被人忘记了;同时那些因为沙姆巴拉或者是因为香格里拉传说来这里探险的人就会慢慢失去了兴趣,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恩斯特老人发现,反而来这里寻找沙姆巴拉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似乎是有备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