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推不掉的使命
风沙2020-03-25 13:383,729

  我们这一路都被人牵着鼻子走,可笑的是自己都不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的清清楚楚的,而最大的奸细竟然和每一部谍战狗血剧中演的那样,就是自己内部最不可能叛变的人。我们在考察过程中,遇到了琼隆银城的守护者,他们就在我们的身边。

  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作为象雄王国的后人,知道比别人要更为详细的线索,为什么不去解决这件事情,将琼隆银城完全从世界上给毁掉,让那些野心膨胀的人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老人告诉我说,因为各种原因限制,本身象雄银王国的后人是不能参与这件事情的。恩斯特老人和他的族人们于是就耗费了几十年的时间,去选择一个人来完成这件事情,这个人就是被莫名其妙卷进来的我。

  老人告诉我们说,新中国成立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各类有关琼隆银城的考察都已经停止了。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似乎有人重新将这件事情摆放在桌上。对于琼隆银城的事情他们从来不当成一个传说,对琼隆银城力量的觊觎依然没有停止。从那个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寻找着传说中拥有无数财富和无穷力量的神秘城市。

  本来老人以为这些人都是因为受到了二战时期关于沙姆巴拉传说的影响,从而来到这里寻找的,等这一阵过去之后就好了。但是老人很快就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是有备而来,他们手上都拥有很多线索。这让老人意识到了,世界上觊觎琼隆银城力量的人并没有消失,并没有随着世界大战的落幕而消失。这就坚定了老人要在自己活着的时间范围内一定要解决这件事情的信念。

  听到这里我就问老人:“那么您这些年以来的观察,究竟有哪些人一直在这调查这件事情?”

  老人很是遗憾的摇了摇头说:“这个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看得出,这肯定是有组织的,他们背后的力量不能小觑。我已经偏居在这里将近七十年的时间了,已经和外界断了联系这么长时间,具体是什么样的势力我也并不清楚。”

  姜教授想了想也问恩斯特老人:“那么您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调查这件事情呢?”

  “一般都是以旅游的名义来到这里的,但是通常都会拥有专业的设备,这不是一个旅行爱好者可以买得到的东西。但是这些人似乎只是来打探消息的,他们只在在周围寻找一些人询问一些这里的逸闻趣事。另外还有一批人是全副武装进来的,他们是从喜马拉雅山边境上偷渡入境的,主要是为了挖掘什么。但是这两拨人一定是有联系,一般都是一前一后的进入。另外,似乎是亚洲面孔的居多,但并不是我们中国人!”老人一边回忆一边说。

  昌珠活佛这个时候补充说:“尊师说的亚洲面孔占据了绝大多数,其余的并不是太多。而且这批亚洲人似乎是来自同一个组织,但是具体组织的名称我并不知道,应该也是战时遗留的产物。这些人十分谨慎,一旦遇到情况就迅速脱身而去了。”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们面对的这件事情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始,或者说是琼隆银城是整件事情的铺垫,也可以说是整件事情的引子。但是因为是学生,事情也没有再继续往下发展,当时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些偷偷来调查的人就是来自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当时自我们开始介入这件事情后,那些人就再也没有露面,不过这些人的隐忍能力十分惊人的,因为从琼隆银城这件事情后,我十年之后才又重新遇到了这些人!

  姜教授这个时候问恩斯特老人:“为什么不阻止这些人呢?”

  老人有些伤感的说:“并不是不阻止,而是很难阻止,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往了。象雄王国的人都立过誓言,不能随意去杀害一个生命,就算是敌人只要忘记仇恨也不能去杀害。另外这些人手中都有枪支,我们只能在暗中给他们设置一些阻碍,让他们距离目标远一些。但是这些人十分的敏感,越是如此,就越能证明他们的方向没有错误从而进一步去调查这件事情。我感觉现在的局面越来越紧张了,所以我不得已提前了我的计划,让你们尽快的认识到使命,解决琼隆银城这件事情。”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老爷子,我们的线索调查到这里就已经断了!我们下奶知道要找一部什么天书,那部天书就在这座寺庙的神迹下面。老师带着我去看了那个神迹,但是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什么天书啊!”我抱怨说。

  老人笑呵呵的说:“那处神迹只是摆在外面给外人看的。但是相对于人类来说,那里的确是一个神迹,因为那双脚印形成的十分奇特,到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释脚印的形成。但是,真正的神迹并不是那个。”

  说这站起身来,然后示意我们跟着他出去。姜教授和我站起身来,跟在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身后,后面是一直在念着八字光明真言转着转经筒的扎西顿珠。我们随着老人到了最大的一间佛殿中,站在一尊佛像前面停了下来。

  这是一尊四头八臂的神像,每张面孔朝向一个反向,然后每一双手都做着一个神秘的手势。这样的佛像在藏传佛教甚至是汉传佛教中,也是经常见到的,一般都是作为佛祖菩萨的化身,也是就是都是法身镇压恶魔的金刚。但是我很快的就看出这座佛像和其他佛像有什么不一样的了,这座佛像上面的人卍字是左旋的,也就是这是一尊雍仲苯教的佛像。另外这尊佛像似乎是给人一种感觉,这是一个活着的神像。

  看着这尊佛像,老人对我们说:“这座神像才真正是神迹!”

  这下子把我给弄糊涂了,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座塑像的吗,怎么是神迹了。我不知道这座神像是什么材料的,我们在内地见到的绝大多数佛像都是是泥塑的人后上彩镀金,再好一些是香柏木雕刻然后贴金,最好就是用金属铸成的,一般贵重金属的金银最为好一些,这一类在藏地比较多一些。另外我们也会看到一些陶瓷的,或者其他材料的,但是规模都不怎么大。另外我知道有一些在自然界生长的东西会形成一个奇妙佛像,有的是在岩石上,有的是在树木中,或者是在贝壳上。但是那些在我看来,并不称奇,反而不如我们见到的那双脚印。

  但是老人说这才是真正的神迹,我很好奇的问:“这不就是一座神像吗?为什么说这是神迹呢?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砸到地上的?”

  老人对这尊神像是十分尊敬的,见我这样问就对我这样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只能这样告诉你,这尊神像是活的!”

  这下子直接是把我给说蒙了,因为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我这一路上虽然见到了了很多超出了我认识的东西了,比如说那个寻找沙姆巴拉的传说,我本来以为那就是坊间为了迎合军事迷的需要编造的故事,结果发现这竟然是真的;本来以为琼隆银城是书籍中只是传说中的地方,但是没想到真的存在。这一切我还可以接受,但是说一座神像是活的,这我说什么都无法接受了。

  我是听说过佛教的某些菩萨是用做人经过一些特殊处理做成的,但是那仅仅限于是已经圆寂的大德高僧,那种用高僧大德寂灭身做成的肉身像,也被称为肉身菩萨,如果贴上了金,那么也被称为金身菩萨。这样的菩萨佛像数不胜数,不仅仅是在佛教中,基督教也有类似操作,其实和木乃伊差不多,只不过更为神秘和华丽,但是从来没有过把活着的人作成佛像供奉起来的

  佛教认为,佛菩萨或高僧大德圆寂后,可得舍利。《玄应音义》载:“舍利有全身、碎身之别”。全身舍利也叫肉身舍利是指高僧示寂后,其身体经久不烂,常保原形而栩栩如生者。碎身舍利指高僧大德荼毗后也就是圆寂火花后的遗骨。我们所说的肉身菩萨,就是佛教所说的全身舍利。《金梵明经》载:“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戒定慧之所熏修,就是佛教对肉身不烂的解释。

  但是事情可不仅仅是靠修行那么简单,还需要很多的条件的,如果说单单是仅靠修行形成的肉身菩萨,这是不可能的。参考很多的典籍中的肉身菩萨形成,一般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生前已经在喝一些可以保存尸体防腐的草药,再次就是经过特殊的处理像是木乃伊一样,第三种就是在一些特殊的时间地点形成。我们看很多的肉身菩萨,其实更多的是综合形成的,有的时候条件缺一不可。

  另外在肉身菩萨形成的时候,保存也是十分重要的,一般都是在通风背阴的地方。另外被供奉起来,常年接受烟火供奉,因为烟熏火燎所以不会有虫蛀和潮湿腐烂。另外很多肉身菩萨会被在上面贴上一层金箔,形成了金身,这样隔绝空气不易腐烂。如果没有金箔的,也会在上面上一道大漆,同样是隔绝空气的方法。这样的肉身菩萨从古至今有很多,中国比较有名的就是禅宗六祖慧能大和尚的金身,这是中国第一尊金身菩萨。然后再比较出名的就是九华山的肉身菩萨,被称为金地藏的地藏王菩萨化身新罗大和尚金乔觉。

  除了这种是人做的佛像神像以外,还有就是干漆夹苎的工艺也可以做肉身佛。单纯用圆寂的大德高僧肉身做成佛像,因为身体内的水分缺失,显的干巴巴的,有的甚至是瘦小的可怜。但是干漆夹苎工艺就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那样做成佛像十分饱满,但是失真的程度大一些!干漆夹苎是一种浙江天台县的为各种制品外表装饰和保护的独特汉族传统工艺。有些受人尊敬的僧人圆寂以后,也会用干漆夹苎的方法,将僧人的身体做成这样的佛像。这样将圆寂的僧人装在了做成的佛像的内部,被重重的麻布和大漆裹住,尸体在里面也隔绝了空气,同样不易腐烂,只不过看不到里面的真身了。这样做成的佛像,最著名的就是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了。

  这两种都是用人做成的佛像,但都是已经圆寂的僧人,从来没有说用活人做成的佛像。在埃及有用活人做成木乃伊,但是做成之后也死了。恩斯特老人说这尊神像是活着的,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