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诡异的神像
风沙2020-03-25 13:383,771

  我按照提示去寻找神迹下的天书,但是我和姜教授并没有见到所谓的天书。幸亏遇到了在几十年前姜教授遇到的那位天授诗人,帮助我们解开了谜题。原来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藏族同胞,而是守护在这里保护琼隆银城秘密的象雄王国后人。这些年来,原本早已经被遗忘的琼隆银城,重新开始被一些有野心的人惦记上了。

  为了打破那些居心叵测之人的幻想,这些守护者们开始挑选希望有人来终结这件事情,让琼隆银城以及那里的秘密完全化作尘埃。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成为命运选中之人,被稀里糊涂的卷进了这场风波中了。让我惊奇的是这群象雄王国后人、琼隆银城守护者的首领,竟然示意当年的希特勒的首席科学顾问、现在青藏高原上的天授诗人恩斯特,同样的人还有昌珠大活佛。

  现在我们被带到了一间并不是多么起眼的佛殿中,然后被告知,这里供奉的这座神像才是我们要找的神迹,因为老人说这座神像是活的。

  我不太明白这两个人葫芦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为什么说一尊泥塑的神像,就是神迹。于是我就爬上了神台想要去看个究竟,结果我发现这座神像的确并不是我们经常看到的神像那么简单。只是神像穿着的衣服,就已经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另外做神像的材料,也是十分特殊的,感觉并不像是死物。

  突然我发现,这座神像的眼睛十分有意思,就好像活的一样可以顾盼生辉。我就凑近了上前看了看,想要看看神像的眼睛是什么材料的才会有这样的效果。没想到这一看不要要紧,直接把我从神台上吓得一个跟头栽了下来。

  姜教授赶紧上前扶起了我,很关切的问我:“怎么了,小李,没受伤?看到什么吓成了这样?”

  然后他抬头看了看这尊神像又对我说:“这不就是一尊普通的神像吗,有什么好怕的,你又不是见过一尊两尊的了?平时看你这孩子很稳重啊,怎么今天不在状态了!”

  我指着神像有些结结巴巴的跟姜教授说:“老,老师,这神像是活的,是活的呀!”

  姜教授对我说出来的磕磕绊绊的话有些不理解:“活的?这座神像看起来十分的精美,十分有灵气,的确看起来跟活的一样!”

  我定了定神,连忙跟姜教授解释说:“不是跟活的一样,就是活的!”

  姜教授见我这样说,感觉有些可乐:“小李,你是不是看花眼了?是不是工作太累出现幻觉了?神像怎么是活的,咱们进来了这么长时间了,这座神像是一动不动的;要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能够一动不动的这么长时间,恐怕定力也坚持不住的。再说了,你什么时候见到过一个长着四张脸八条胳膊的活人?”

  我不知道怎么和姜教授说,我因为心神未定依然是有些语无伦次:“不是,教授,是他的眼睛,我感觉他的眼睛在看着我。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啊,是在看着我啊!”

  姜教授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冷静下来:“没事的,那些眼睛可能是用什么宝石做成的。因为可以反射烛光灯火,所以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人的眼睛中在盯着你一样。”

  姜教授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我也知道那样的眼睛,因为我们见过那样技术做成的佛像。我们看到绝大多数神像佛像上面的眼睛,都是塑造好了之后,然后画上去的,就如同狮子点睛或者是画龙点睛。有的金属铸造的神佛像,眼睛已经铸造好了,只是等脱模之后重新修理就可以。最贵重的一种就是用各种珍贵的宝石或者是琉璃做眼睛,然后安放在神佛像上面。我们最常见的用作眼睛的宝石是黑曜石和水晶,因为这两种宝石产生的效果比较接近人的眼睛的。

  那样的宝石做成的眼睛,还是跟真的眼睛是不同的,那样的宝石制作的眼睛,看来是熠熠生辉了。还有一种很稀少的是用猫眼石这类这宝石做的眼睛,这种宝石在光的照射下,可以将光折射出来,看起来十分的亮。这有点像是猫狗的眼睛,在黑夜中用灯光一照,基本上就是一个灯泡了。但是那种熠熠生辉可不是顾盼留惜也就是没法随着人的走动而产生变化,只是两眼发出的贼光,因为人的眼睛是无法发出那样的光的,毕竟人的眼睛有着非常复杂的构造。

  我们看一个人的眼睛,如果这个人十分的有精神,通常会形容这个人的眼睛神采奕奕;如果形容一个人十分沉稳,会说这个人的眼睛温润如水;有的时候说一个对一种东西眼热,就会说这个人两眼冒着贼光。不论形容人的眼睛是多么有神多么亮,还不至于真的可以像是宝石那样放光的。人的眼睛构造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然大晚上走在大街上多吓人。

  我总算跟姜教授解释清楚了我刚才看到的,但是姜教授还是不太能够理解,认为这可能就是光线的原因,所以不用太过于担心。但是我还是感觉事情并不像是姜教授说的那么简单,这尊神像简直太诡异了。

  这个时候恩斯特老人看我紧张的结结巴巴的解释不清楚,于是就对姜教授说:“年轻人说的没错,这尊神像是活的!”

  此话一出,姜教授也是被震惊到了,他知道老人这样说肯定是有根据的,于是就没有再说什么,就听恩斯特老人对我们说:“刚才这孩子并没有说错,他看的很仔细,这尊神像是有生命的。我并不是平白无故的说的,因为这是真实的事情。”

  说到这里,老人从神像旁边的一个放经书的柜子上找出了一些东西,然后递给了我们。我和姜教授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照片。这些照片的主角只有一个,都是这座有些诡异的神像。我看了看照片上面的洗印日期,最远的竟然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最近的是在前一阵时间。似乎是每隔三个月就拍一次照片,这样下来也有几百张之多。我不清楚要拍这么多的照片干什么,而且都是这尊神像的。

  我很奇怪的问恩斯特老人:“您要我们看这些照片干什么?”

  老人有些神秘的说:“你们好好看看这些照片上神像,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这有什么不同啊,不都是这一尊神像吗?我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我还是和姜教授我一张张的仔细看,但是也很快就看完了,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但是看的出照这些照片的人是十分专业的,照片十分的清晰。另外这些照片是在同一个角度上,用同一个焦距照出来的,所以说上面神像大小是相当的。我们没有看出这些神像有什么不同,变化的只是神像上面的衣服被换过了好几次以及还有下面的贡品酥油灯什么有一定的变化。

  这个时候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我急忙将所有的照片又重新按照时间顺序摆放好了,然后重新码放整齐。接着我就像是扑克牌洗牌那样,或者说是快速翻书,迅速的开始翻动这些照片。这样这些照片就像是早期的动画一样,可以看出这里面的细小的变化。

  我们都知道,动画的原理并不是多么复杂。动画是通过把人物的表情、动作、变化等分解后画成许多动作瞬间的画幅,再用摄影机连续拍摄成一系列画面,给视觉造成连续变化的图画。它的基本原理与电影、电视一样,都是视觉暂留原理。医学证明人类具有“视觉暂留”的特性,人的眼睛看到一幅画或一个物体后,在0。34秒内不会消失。利用这一原理,在一幅画还没有消失前播放下一幅画,就会给人造成一种流畅的视觉变化效果。

  原先做的动画片,都是手绘在纸上的,一张张的纸上画出不同动作的画像,然后每一页里面的内容稍微有一些差别,这些差别的细节十分小。然后将这些有着差别的画纸叠起来,像是翻书一样就能够看到里面的内容在变动。早期的电影就是应用了这种原理,是逐帧拍摄对象并连续播放而形成运动的影像技术。不论拍摄对象是什么,只要它的拍摄方式是采用的逐格方式,观看时连续播放形成了活动影像,都属于动画的一种。现在的摄影技术和动画技术原理依然如此,只不过是更高级罢了。看起来是一门高大上的学问,其实并不是多么复杂。

  我在迅速翻动的过程中,逐渐发现了端倪,这是很微妙的一种变化,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我竟然发现这尊佛像的几只手正在缓慢的变化,本来这些手所结的手印和现在的有些区别的。最明显的是其中的一个手印是在胸前的,但是现在一只手已经微微向前推出,像是在说法。除此之外,我可以看出这尊神像的面部表情也发生不小的变化,原本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但是逐渐有了微笑浮现在脸上,让脸部看起来更加丰满了一些。

  我都有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连忙又重新翻看了一遍。姜教授见我看出了不同,见我这样很快的翻看着不明所以。我将照片递到了姜教授手中,并示意他按照我刚才的方法操作。于是姜教授将照片从我手中接了过去,按照我的方法很快的翻看着。很快,姜教授就看出了这里面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我感觉自己的喉咙里面像是被堵住了什么东西,十分的干涩,我吞了吞口水问恩斯特老人:“老先生,这该不会是热胀冷缩的原因造成的吧?”

  老人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就算是学习人文科学的,但是我想基本的理科知识还是知道的。你说什么样的热胀冷缩可以造成这样的变化?”

  我明白老人的意思,我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说可以利用不同材料的热胀冷缩做做出这样的效果,比如说肘关节用热胀冷缩比较明显的材料做成,而其他部位用热胀冷缩不太明显的材料去做,这样在温差较大的时候,可能肘关节部就会因为材料热胀冷缩的敏感性而动起来,进而感觉胳膊在动。但是随着温度的变化,这种变化是有规律的,也就是只能在那个范围进行变化,就像是火车只能在轨道上行走一样。

  这座神像却不是这样,这尊神像是整体上都在变化,而且变化的是非常没有规律的。除非是有人故意的将神像的手臂还有脸部重新塑造了,不然单凭着神像材料热胀冷缩去做到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另外我想从古至今还没有那个工匠能够运动热胀冷缩的远离,可以制作出这么精妙的神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