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姜教授的往事
风沙2021-09-21 16:463,456

  我们在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寺庙内竟然会遇到一位天授诗人,还有一位地位相当高的大活佛,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更我感到奇怪的是,一位藏传佛教的大活佛,为什么会允许在这样的庙宇中有苯教的信徒存在。很快那位天授诗人就打消了我的疑虑,一番解释道出了藏传佛教和苯教关系。

  让我更为惊奇的是,这位年迈的天授诗人竟然是姜教授年轻时所认识那位。这位老人似乎并不奇怪我们会出现在这里,仿佛这一切他都知晓了。我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荒唐的想法,这位老人就像是游戏中的NPC一样,似乎是指导我们打怪完成任务的人。仔细琢磨这位天授诗人的年龄,这么大年纪天授诗人真的是世所罕见,也许那一代的人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天授诗人在西藏并不常见,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整个雪域高原有着记载的、从古至今加起来连四位数都不到,现在活着的、有记录的也不过百人。在雪域高原上,一些天授诗人的地位是很高的,甚至要比一些大寺的活佛还要高。有些活佛和出名的经师喇嘛会拜一些天授诗人做老师。这是因为这些天授诗人不仅仅能够吟唱格萨尔王的丰功伟绩,还知晓一些已经失传的经文和教义。

  我们见到的这位天授诗人,想当初因为掉进了一个原先有大德高僧隐居的洞中,从而得到了伏藏得到了天授。他不仅仅是能够唱诵出完整的《格萨尔王传》,还能够复述很多失传的经文和教义,更能够知晓一些早已经湮灭在世间秘密,所以被奉为赤普尊师,这就是为什么昌珠活佛甘居于下位的原因。

  在藏语中,赤普的意思就是伟大的先知或者是通晓古今的智者的意思,尊师一般是对不是出家人但是拥有深厚学问的人的尊称。在过去的雪域高原,识字的是寺院的喇嘛和贵族们,也就是知识文化是被上层社会所垄断的,平民和奴隶根本不可能识字,这也是统治者想要的效果。但是一些天授诗人却是平民甚至是奴隶,成为天授诗人之后他们的学识让那些人折服,一般都会被人们上一些尊号的。

  当老人给我们介绍完了这里的人之后,然后笑呵呵的对姜教授说:“孩子,看来你已经参透很多的秘密了!”

  姜教授点头说:“当初您的指引,我是了解一些秘辛,但是那只是凤毛麟角。后来您说我肩负着一项大使命,只是时候未到,还需要等,等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我完成使命的时候。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真的再次见面!”

  老人点了点头然后说:“现在缘分到了,是时候该完成使命了。你的使命将要在这个时候完成,因为你已经将佛祖的护法带到了这里!”

  我听到了什么?佛祖的护法者?谁是佛祖的护法,被姜教授一路带到这里的只有我啊,那么我是佛祖的护法?我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什么佛祖的护法,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肯定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知道一些称之为佛教护法的人,不是以身殉道就是阻止灭佛,我只是一个学生还达不到这种程度。但是佛教中向来讲究一个因果,藏传佛教更是神秘,我就入乡随俗不乱说话了,只是听着就行了。在老人和姜教授的谈话中,我大体了解了当年姜教授和这位天授诗人究竟有什么渊源。

  四十年前姜教授还是一位刚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是新中国培养的最早的一批大学生。那个时候刚刚解放西藏还不到十年,西藏刚刚经历了达 赖喇嘛切的出走和上层的叛乱,另外西藏的民主制度改革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大批的援藏干部进藏,姜教授也是其中的一员。姜教授当时对象雄文明十分感兴趣,所以自愿申请到最为贫穷的阿里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考察古象雄文名留下来的遗址遗迹。

  姜教授在考察的时候,在西藏阿里地区扎达县的古格王朝的遗址中发现了一个洞穴,里面全部都是一些穿着奇怪装饰的遗骨。后来经过姜教授考察发现,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苯教的高级神职人员。

  姜教授当时推论出事情的经过,这件事可能跟朗达玛灭佛事件有关,朗达玛灭佛被刺杀之后,整个吐蕃变得四分五裂。后来朗达玛的两个儿子争夺王位造成了吐蕃大内乱,整个雪域高原从此战火不休了。在西藏的阿里地区,出现了两个王国,一个就是著名的古格王国,一个是扎达克王国。

  当时的古格王朝鉴于朗达玛灭佛造成国家灭亡的原因,开始全力支持藏传佛教的发展,派人专门到印度学习密宗之外,就开始全力打压造成朗达玛灭佛的罪魁祸首,那些苯教的僧人了。这些苯教的神职人员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处死的,直接扔在这里。

  姜教授从其中一个人身上发现了一个用秘银制成的经卷,上面不是用墨什么的颜料写上的文字,而是用黄金镶嵌而成的。上面用古象雄文写成的,正好姜教授这方面的专家。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这卷经卷的来历,这是仿制苯教中的最根本的经典——黄金天书制成的。这本经卷指明了古象雄王国的都城琼隆银城的所在,并且想要告诉苯教的后来人,琼隆银城隐藏着巨大的宝藏和力量,找到了就可以打败藏传佛教重新广大苯教。

  后来姜教授在阿里的普兰县发现琼隆银城,但是那里并不像是经卷中所记载的那样,拥有无数的宝藏和强大的力量,那里只是一座已经废弃的城市,不过在古代可能规模很大。但是这个发现也让姜教授很兴奋,毕竟经卷中所指还是有真的。这件事情上报之后,这次发现成了当年的重要考古发现,受到了海内外的极大关注,并且进一步造成了苯教和古象雄文化重新被世人了解。这也就是为什么姜教授对我说“现在被发现的琼隆银城并不是真正的琼隆银城”。

  姜教授在考察发掘中渐渐发现,这座已经被发掘出来的城市只是真正的琼隆银城在外面的影子,或者是说只是给世人看的,真正的琼隆银城并没有被找到。同时姜教授又从那本经卷中发现了另一层意思,说的是真正的琼隆银城已经被人从这个世间隐藏起来,但是怎么隐藏的、藏在什么地方,这本经卷中并没有被提起,可能经卷的作者和拥有人都不知道。

  但是当初写这本经卷的人,却是知道一些线索的,那本经卷中记载着要找到琼隆银城的必须要到神山冈仁波齐和圣湖玛旁雍错去找线索。那个线索就在两个巨大的左旋卍字中。

  姜教授后来到了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那里,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关于左旋卍字的线索。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是是藏传佛教的神山圣湖,藏传佛教本身和苯教势如水火,怎么会让苯教的标记在自己的信仰中心呢。

  后来援藏时间到了,国家要求那批的援藏干部撤出西藏重新回到内地工作,当时姜教授也在名单中。就在撤离当天,姜教授遇到了这位天授诗人。当时之所以姜教授十分关注这个老人,因为当时姜教授发现这位老人在磕长头的时候和别人不一样,这位老人竟然是逆时针磕长头的,这种行为的人在这里十分扎眼,但是并没有人去阻止。

  姜教授和这位老者在攀谈中发现,这位老人十分了解藏地历史,甚至是比一辈子研究藏地历史的人都要了解。另外这位老人知道许多秘辛,而且像是能够预知一样,很多事情一一被他说中。所以当时姜教授把自己研究的事情和遇到的困惑告知了这位天授诗人,希望能够借助这位老人的丰富学识得到答案。

  当时那位老人只是笑了笑对姜教授说,他要得到的答案很简单,就在这大地之上,就在这大道的中央,就在这蓝天之下,就在飘扬的经幡中。当时姜教授并没有明白老人的意思,后来姜教授随着援藏的队伍回到北京,在递交上相关的材料后只得放弃了继续寻找答案,开始几十年的从教生涯,但是对古象雄文明研究和关注并没有停止。

  当时那位老人说姜教授机缘没有到,所以很难得到答案,所以姜教授回到内地之后虽然研究了好多年依然没有明白,这件事情就搁置了。后来姜教授在一次和别人聊天中,突然明白了,他要找的答案就在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周围的玛尼经堆中。从那之后,这才有了这次考古普查,有了玛尼经堆中的这些秘密。

  老人从姜教授叙述中知道了我们如何发现这里的过程,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姜教授这个时候问老人:“尊师,既然您知道我们会找到这里,那么您应该知道那部黄金天书的下落了?但是我们在婆罗浮屠上找了这么半天,却一点发现都没有!”

  老人呵呵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但是这需要你们亲自去取。但是在去找这卷黄金天书前,我想你们应该听一个故事!”

  我有些不耐烦了,拿本书还这么麻烦,年轻气盛的我站起身来:“怎么,还要听故事啊?”

  “到了现在不差这么一会儿,冰阳坐下好好听尊师讲!姜教授制止了我急躁的行为对我说,“尊师,您请讲,我们听着!”

  老人沉思了一会儿,仿佛像是在回忆很久远的事情。回忆了好一会儿却没有讲故事,而是问了我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德国元首希特勒派遣了一支特遣队来雪域高原寻找香格里拉的事情吗?”

  不知道为什么,老人竟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难道这件事情会和希特勒有关?和五十年多前的那次世界大战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