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神山之上
风沙2016-12-27 16:013,216

  因为折腾了一晚上没有什么结果,所以只能各自回房间睡觉。但是因为肚子饿了,我醒了过来,自己到厨房去找点吃的。吃饱喝足之后,看到外面的月色十分的漂亮,决定到外面欣赏一下月色。尊最普寺欣赏月色最好的地方就是在最上面的神迹石上,我决定到上面坐坐,欣赏一下月色下的冈仁波齐是不是和白天有着不一样的美。

  在神迹石上的时候,不小心将口袋中的那个装着那块布帛的经筒掉在了地上,这个时候我竟然发现这块布帛发着淡淡的光,和天上的月光交相辉映,紧接着出现了一个类似全息摄影的东西。这是一座位于封闭空间中的城市,位置很奇妙,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地图资料中见到过这个地方。最后出现的是冈仁波齐,在某个时刻月光会照到一个位置,那里就是找到琼隆银城的关键。

  我见再也没有新的信息出现,于是赶紧收拾起这块布帛和经筒,准备找姜教授把这一情况告诉他。但是我转了好大一圈也没有找到姜教授,不要说姜教授了,就连昌珠活佛和恩斯特老人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我正在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的时候,突然隐隐约约听见大经堂中传来了念经的声音。不会吧,这些喇嘛们这么早就开始起来念经了?现在才是早上时间两点多啊,如果不是月亮这里还是抹黑一片呢!不过想想也是应该的,因为佛教很忌讳懒惰,在内地的一些寺庙中也是在很早的时候就起来念经做早课了!但是我还是感觉很早了点,一般四点多起来做早课已经很不错了。

  我循着声音找到了经堂那里,这间经堂就在那座神像旁边,规模比起最上面的那间经堂稍微小一些。但是外面却用的是金刚瓦和黄金的八宝转经轮。这就说明这里只有僧职很高的人才能进去,或者是学问很大的人才行。

  我透过没有关紧的门缝向里面看了看,发现正对着我是昌珠活佛,旁边的是恩斯特老人和姜教授。原来他们在这里啊,但是这里除了他们并没有其他的僧人,走到这里那阵念经的声音也没有了。这真是奇怪了,人这么少远了反而能听见,走进了却没有了声音。不过这也不是我所关注的事情,既然姜教授他们都在这里,就省的我去一个个找了。

  还没有等我说什么,只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年轻人,进来吧!”

  我听出这是恩斯特老人的声音,于是我就推门进到经堂中。我发现这间经堂并没有外面看到的那么大,但是这里面装饰的十分奢华。占据整个经堂最多地方的是十几个五六米的喇叭塔,也就藏传佛教的覆钵式塔。这些喇嘛塔无一例外都用黄金包裹着,外面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十分华丽壮观。我顿时明白了,这间根本不是什么经堂,而是一间放置灵塔的大殿,就像是布达拉宫和扎什伦布寺中的那些活佛的寂灭塔一样。

  恩斯特老人示意我坐在其中一个蒲团上,然后问我:“年轻人,睡的可好?”

  我点了点就问恩斯特老人:“您几位怎么这么早就过来念经啊,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说到这里我环顾了四周一下:“这件大殿可真是豪华啊,从外面就看着很不凡,只是想到这里是先代大贤们安眠之所!”

  昌珠活佛点了点头说:“这里是历代的活佛的灵塔所在地,是仅次于布达拉宫和扎什伦布寺的灵塔圣地!我们几个人休息好了之后,就再次聚首讨论那条线索。我们希望历代的先贤们能够给我们启示,就来到了此处。姜教授看你睡得正香,就没有叫你起来。刚才我们念经是因为依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所以想要通过经文得到更多的灵感!”

  姜教授这个时候问我:“小李,有什么事情?”

  我点了点头,然后赶忙从口袋中将经筒拿出来对他们说:“老师,我已经知道这里面的内容了!”

  姜教授有些怀疑的接过经筒,然后打开拿出那块布帛,但是上面还是空白一块,有些怀疑的问我:“这上面还是什么都没有啊!”

  我看到姜教授疑惑的表情,就对姜教授他们说:“这是因为这里的环境不对!”

  见姜教授还是有怀疑的态度,我正准备详细,这个时候恩斯特老人对姜教授说:“我相信这个孩子,你还是听他把话说完!”

  姜教授点头,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边,当然我没有把我因为饿了去厨房偷吃的事情给说出来。我一边说一边看着他们几个人的神色,发现几个人开始是半信半疑的样子,但是慢慢变成了激动。我知道他们是相信的,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已经认为我是胡说八道了。

  等我描述完了之后恩斯特和昌珠活佛都唱了一声赞礼:“殊胜吉祥啊,盛乐灿烂数不胜数啊!”

  恩斯特老人问我:“孩子,那么现在还能看到你说的一切吗?”

  我点了点头说:“我想应该是可以看到的,但是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到神迹石上去吧,那里视野开阔能够看清楚周围的情况!”

  恩斯特老人点了点说:“说的是,既然是在神迹石发生的,我想那里也应该是触发的条件之一!”

  说完之后由我在前面带路,我们到神迹石上。现在还是在深夜时分,除了我们几个并没有其他的人。在远处的雪山深处偶尔有几声狼叫和不知名的其他动物的叫声,还有就是轻微的轰鸣声音,这是不知道哪处雪山中的冰川断裂造成的雪崩的声音。我们鱼贯走到了神迹石上,我将那块布帛摊开放在了地上,然后用手在上面轻轻拂过!

  就如我想象的那样,只见一道白光透发出来,不过不像是第一次那样爆发出强大的白光;接着布帛浮在半空中,那座奇怪的城市重新显现出来。恩斯特老人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只有昌珠活佛口中不断的念着佛号。姜教授激动的嘴唇都在哆嗦,我怕这老爷子别再一激动中了风,这里可没有任何急救医院,要是真中了风那可就麻烦了。

  恩斯特老人十分激动的说:“形如大鹏振翅,状若迦罗回首,轮回宝珠在顶,吞龙震慑于无形。没错,这里就是琼隆影城,就是击杀恶龙的大鹏鸟之城。”

  昌珠活佛围着这个全息摄影一样的影像转了一圈对恩斯特老人说:“说的是,相传琼隆银城被四座神圣的度母围绕着,中间是不动明王的保护。你看这里有四座神山,还有这一圈像是水幕一样的东西,这就是不动明王护持了!”

  藏传佛教风水理论和中原地区的青乌风水之术还是多少有些差别的,但是在大风水上还是没有区别的。因为涉及到很多传说之类的,众多的河流湖泊雪山都被赋予了神性,正如这四座雪山是度母的化身一样。

  姜教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本子,借着这里的光,快速的在本子上画着什么。我想他应该是在画着细节之类的东西,我们这些做考古的绘画技术必须过硬。我这次带着相机上来了,也趁着这个时间用相机将影像拍摄下来。

  恩斯特老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出来的那座迷你城市还有冈仁波齐,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当最后那两道月光在冈仁波齐上汇聚的时候,恩斯特老人眼睛中一亮,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样。

  恩斯特老人等所有的影像都消失了之后,点了点说:“当年我真的是距离那里一步之遥了!”

  我不知道恩斯特老人究竟指的是什么,但是应该和当年任务有关。我想当年他们应该找到了这里,只是因为很特殊的原因,没有找到真正的入口了。

  昌珠活佛对我说:“年轻人,我们下去吧,这里风大,赤普尊师年纪大了,被寒风吹的时间久了身体会吃不消的!”

  姜教授也同意:“说的是,我们还是到灵塔殿说吧,主要的细节我们都已经记下了!”

  到了下面的灵塔殿中,昌珠活佛给每个人倒上了一杯酥油茶,我咕咚灌了一杯,还是这东西暖和啊。姜教授将用来绘画的本子拿出来,我也将照相机照片都调出来作参照,看看究竟照在了冈仁波齐上哪个位置!

  这个时候恩斯特老人说:“我想那两道月光照的地方应该是在冈仁波齐的闪耀之处,就是在九重万字符号的中心那里!”

  在之前显示的迷你的冈仁波齐上,没有像现在一样的巨大的卍字符号,我当初认出那是冈仁波齐是因为这座雪山的样子。因为冈仁波齐的形状实在是太过于特殊了,是一座标准的金字塔式的山峰,也就是四面十分的对称,世界上没有第二座。

  我们现在看到的冈仁波齐上,峰顶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与横向岩层构成的佛教万字格,但是在我们看到的影像中并没有。这可能是这块布帛上所记录的冈仁波齐时间很早,当时整座冈仁波齐上覆盖的都是雪,根本没有像是现在一样露出了下端的岩石表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