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压胜
风沙2016-12-27 16:016,796

  我被一阵奇妙的力量带到了一处奇妙的地方,这里曾经是辛饶弥沃来过的地方,也是很多宗教的创始先贤来的地方。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那尊神像体内,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他的世界。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智慧生命体,没有任何的实体,只有无比庞大的精神能量。

  我们将这个智慧生命体叫做永恒,因为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任何的威胁了,就算是这个宇宙位面消失他也会依然存在。只是这个永恒的存在在我们的这个宇宙位面遭遇了一个小小的意外,这个意外是他的同伴造成的。

  我在这里听了一个比神话传说还要诡异的事实故事,直接把我的三观彻底摧毁了。要不是我能够直接站在这里听到,那么打死我也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一个人能够想象并且编出来的。

  我从这里知道了雍正苯教的创始人辛饶弥沃的故事,知道了两者之间的一种很奇怪的交易。这一切都是当初永恒拜托辛饶弥沃寻找自己的同伴,并且救助自己同伴造成的,这件事情一直延续了几千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被彻底解决。

  在最近的一个千年,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辛饶弥沃和永恒一起定下来的计划开始偏离了起初的方向,渐渐变的失去了控制。这个时候辛饶弥沃已经消失了很久了,整个计划知道的就剩下永恒。当永恒想要重新将计划扭转回原本轨道的时候,最关键的那一环却是消失不见了。那就是保存着永恒同伴和庞大精神能量的那座城市,一开始被永恒和辛饶弥沃赋予了一些自主意识,让它帮助辛饶弥沃收集那些纯粹的精神能量。

  当初辛饶弥沃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还有保存收集的那些强大而纯粹的精神能量,建造了两座城市。第一座城市因为特殊的原因已经被放弃,最后用来保存那些精神能量和永恒的朋友,第二座就是琼隆银城。琼隆银城第一个作用是保护辛饶弥沃的族人,第二的作用就是保护第一座城市的秘密。这个秘密被一分为二,一半被放置在了琼隆银城中,另一半被交给了永恒保管,这就是天书的来历。

  我至此来到这里,就是想要得到那部天书,因为上面不仅仅是记载着如何寻找那座神秘的城市,也是打开琼隆银城的钥匙。永恒答应了我的请求,但是他希望我能够帮他找到那座城市,因为他感觉这座城市有些失控了,必须要招呼以那些强大的能源,还有自己的同伴。另外那座城市对于人类太过于危险了,必须要将其控制。

  没有办法,我只能答应永恒的要求。永恒以一个老头的形象出现在我的面前,伸手递给了我一个东西。这是一件像是藏传佛教中的那中防止重要经卷的经筒,我伸手接了过来,感觉沉甸甸的。没想到只是在精神思维的世界,还能够有沉重的感觉。

  永恒对我说:“这是当初辛饶弥沃在我这里存放的东西,是找到那座城市的一项重要的线索,也就是你要寻找的所谓的天书!”

  我看了看手中的东西,不过并没有立即打开,因为感觉不现实,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我知道辛饶弥沃建造的第一座城市被叫做琼隆银城,另一座城市的名字是什么呢?”

  永恒想了一下,然后回答说:“这个我似乎听辛饶弥沃说过,我记得当初辛饶弥沃曾经为这件事情烦恼过。因为当初在建造第一座城市的时候,辛饶弥沃直接借助了我的力量。但是辛饶弥沃发现那座城市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威胁,因为可以操控的力量太过于巨大。当时辛饶弥沃给那座城市叫做‘罗布万象畏力城’,在古梵语中也就是拥有龙象之力的城市。后来辛饶弥沃厌恶了这座城市,就把这座城市叫做‘畏布十项壮力城’,也就是龙沉睡死去的城市。”

  这是什么意思,用的着把一座城市这样改来改去的,虽然说成是的名字是可以改变的。像是北京之前就有很多的名字,像是什么燕京、蓟、大都、中都什么的,还有像是南京又被叫做金陵、江宁之类的。不仅仅是在中国,国外也是如此,像是现在的伊斯坦布尔,原先叫做君士坦丁堡,还有就是拜占庭。但是也没有改名字这么频繁啊,没有用几天就改变了。

  永恒这个时候对我说:“我曾经问过辛饶弥沃原因,辛饶弥沃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他认为这座城市当初不应该出现在世间,应该被毁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辛饶弥沃并没有毁掉,一方面是存储着那些巨大的精神能量,一方面是放置我的同伴,还有就是凝聚辛饶弥沃的心血。最后一次辛饶弥沃来见我的时候,他当时说,那座城市已经没有办法毁掉了。我当时问过原因,但是辛饶弥沃没有回答,只是说会尽量避免发生。”

  “后来辛饶弥沃建造了琼隆银城,意思是大鹏之城,或者是被大鹏保护下的城市,其实正确的应该是迦楼罗之城。当时辛饶弥沃告诉我,在神话中,迦楼罗是龙的天敌,是以龙为食的。迦楼罗能够将龙击杀,每天吃上百条龙。辛饶弥沃希望这个名字能够给琼隆银城带来好运,能够压制住罗布万象畏力城。”永恒补充了这么一句。

  这让我感到十分的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做法。我知道人有三六九等,一家子就算是亲生的几个儿子有亲疏之分,一般母亲都是偏爱自己的小儿子。但是对于一座城市不至于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吧,何况第一座城市按照永恒的说法是辛饶弥沃倾注更多的心血。但是从名字上来看,这明显就是第一座城市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样子。看样子这座城市出现了什么问题,所以才让辛饶弥沃这么诅咒。

  这就是压胜之法,这几乎在每个国家的古代都有人用,说白了,这也算是一种诅咒的方法了。厌胜之术又称魇镇之术,意思为“以诅咒厌伏其人”,是一种流传已久的巫术行为,无论是宫廷或是汉族民间,都有人利用它来加害他人。如果哪一户人家被用了“厌胜之术”,轻则家宅不宁,时有损伤或惹上官非;重则患上恶疾,遇上灾劫,孩童夭折,甚至会家破人亡,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诅咒。当然“厌胜之术”有恶也有吉,因人而异,因事而异。

  传说“厌胜之术”始于姜太公。《太公金匮》中说:周武王伐纣,天下归服,只有丁侯不肯朝见,姜太公就画了一张丁侯的像,向这张像射箭,丁侯于是生起病来。当他知道是姜太公捣的鬼,便赶紧派使臣去向武王表示臣服。姜太公在甲乙日拔掉了射在画像上的箭,丙丁日拔掉了画像眼睛上的箭,庚辛日拔掉了画像脚上的箭,丁侯的病就好了。

  这种厌胜之术,在木匠行业是经常见的,传说是木匠的祖师爷鲁班大师发扬光大的。有一些木匠经常会用这种方法来讹诈主人家的钱财,当然也是被行业内所唾弃的。最典型的厌胜之术就是利用物物相克进行诅咒,另外还有一些道具。不过管不管用就不知道了。

  这个时候永恒对我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希望你一切能够顺利,不过也注定你此生的道路再也不平凡了。等你完成了你的使命你再来这里找我,也许到时候我回去找你。现在,该到了午睡的时间了,我稍微打一个盹儿。一个老人年纪大了打个盹儿,这没什么好说的吧!”

  说到了这里,没有等我说什么,我面前的那个和蔼的老人消失了,与此一起消失还有那个奇异的空间。这是什么意思,你还是老人,你比上帝还上帝,竟然还睡午觉。看来这个家伙在人类世界待久了,人类的一些慵懒的气息也被沾染了。我从那种无穷尽的白的没有上下左右的空间中出来了,我依然屹立在星空中,还是可以感受到这颗星球上的万物生机。

  看来永恒已经离去,竟然是去睡午觉了,这让我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了。不过是时候该回去了,我感觉我已经出来要很久了。通过我和永恒交谈的时间来看,我至少应该在这里有十个小时了。我这种状态开始的时候,那个时候是下半夜最寂静的时候,现在应该到了该吃中午饭的时间了。现在身处星空中,日月齐明不是问题,所以根本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

  我现在知道自己怎么能够出来了,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去。要是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就麻烦了,下面的我没有了灵魂和思维,要是不被医生当做脑死亡也要是植物人啊。要是姜教授他们已经醒了过来看到我这样子,肯定十分着急了。

  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尽快回到自己的身体中,我现在终于能够明白灵魂出窍是什么样子了。我慢慢的开始让自己安静下来,就像是自己一开始那样,感受着周天循环。让自己慢慢的从星空中降落,重新回到大地上。让自己慢慢的寻找尊最普寺,然后慢慢寻找到自己。

  这个时候我重新到了那座大殿中,已经可以看清楚恩斯特老人昌珠活佛还有姜教授,他们不再是我当初看到的那种模糊的火焰形象。但是在他们的身上,依然像是火焰在燃烧,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的大一些,姜教授的更小一些。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沉重起来,身体也没有那种轻灵,感受不到身边万物那种奇妙的生机表现。我睁开了眼睛,我知道了,我回来了。

  我从永恒那里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件事要是写成一部小说绝对是精彩的,不过说出去也是不会有人相信的。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牵扯的这么广,而且牵扯的时间长的惊人,如果没有人去特意完成的话,恐怕要到地老天荒了。

  永恒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一切结果都在当初辛饶弥沃建造的那座城市中,就是罗布万象畏力城中,后来被辛饶弥沃改为了畏布十项壮力城。前者被称为龙象之城,后者被成为龙息之城。前者的名字可以看出这这座城市的伟大还有力量,后者则是充满了辛饶弥沃对此的厌倦。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不知道在这座城市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二座城市就是著名的琼隆银城,也就是迦楼罗制成,这是辛饶弥沃用了厌胜之术起的名字,目的就是为了压制第一座城市。

  辛饶弥沃建造的第一座城市,根据永恒的描述是因为力量过于强大,会对人类造成灭绝的伤害,还有就是辛饶弥沃的族人想要利用龙象之城的力量称霸世界。因此辛饶弥沃就讲族人迁出了这座城市,建造了琼隆银城。但是这是不是真正的原因,可能只有辛饶弥沃知道了。

  后来天上的龙象之城只是被用来存储辛饶弥沃手机的能够帮助永恒的同伴恢复的精神能量,这些能量纯粹而强大,不是一个人可以掌控的了的。第二就是讲永恒的同伴放置在那里,等待回复。

  本来事情按照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永恒和辛饶弥沃将这座城市赋予了一项功能,就是自主的帮助辛饶弥沃收集那些剩余的纯粹的净胜能量。永恒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还复制了几个辛饶弥沃的成功案例,扶植了一些别的宗教的建立。

  但是在最近的一个千年,整个计划开始变得和初衷相违背了,渐渐地开始失去了控制。在辛饶弥沃失去行踪之后,整件事情只有永恒在关注的,但是永恒发现了这个问题。这座城市似乎在竭泽而渔的工作,当永恒想要改变的时候,这座城市突然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就连永恒都无法找到这座城市的踪迹。万幸的是,这座城市并没有完全脱离控制,那座城市依然还在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着。

  当初辛饶弥沃将天空的龙象之城的秘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被放置在了琼隆银城中有自己的族人守护,另一部分则是交给了永恒。后来因为巨变象雄王国的后人走出了琼隆银城,琼隆银城完全关闭了,但是那个秘密依然在里面被放置。至于永恒所掌握的部分,不仅仅那座龙象之城的线索,也是进入琼隆银城的钥匙。而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拿到永恒手中的那一部分。

  我经过一个很奇妙的境界见到了永恒,然后又通过一个很奇妙的方式回来了。我感到身体的沉重,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恩斯特老人昌珠活佛还有价格教授依然在那里打坐,而我还是自己舒服躺在藏毯里面。我感觉姜教授他们真是好定力,坐了这么久腿都没有麻,我刚刚坐了一会儿整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我看到外面还是有点黑但是已经亮堂了,时间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长,我以为已经中午了。

  我蹑手蹑脚的站起身来,然后走到外面,伸了一个懒腰,想要接收一下初升阳光的沐浴。但是当我伸完了腰之后,我忽然发现,这根本不是早上出生的太阳,而依然是月光。现在月光仍在高天之上,正是月光最亮的时候。这怎么可能,我感觉自己已经离开了十几个小时了,怎么才刚刚几分钟的时间?我们进入了大殿的时候也是月亮在中天的时候,现在怎么还是在这个时间?

  难道是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刚才的事情都是自己在梦中所见到的,但是那个梦是不是太过于真实了。我知道山中方一日,世间已千年,有烂柯的传说。难道在梦中是相反的,那里的时间要比真实的世界快的多。但是永恒告诉我,在这个宇宙位面上,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才是快的。时间怎么全部乱掉了,这让我感觉十分的迷惑。难道真的是我在做梦?现在让我实在是拿不准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这个时候感到如水的月光,身上有些凉了,我不禁缩了缩肩膀。突然我看到自己的手中有一根像是竹节一样的东西,我在躺下之前根本没有在手中拿任何的东西啊。难道是我在睡醒了之后,从旁边无意识的拿起来的?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在那个奇异的地方,永恒最后递给我的东西,说是那就是当初辛饶弥沃交给他了。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就是那卷天书,也就是能够打开琼隆银城的钥匙。但是当时我并没有仔细地看,因为当时我就感觉那是一个经筒。

  我借着冰冷的月光仔细观察这我手上的这节像是经筒的东西,这个的确和现在我们看到的经筒是一样的,但是更为精致一些。看起来像是金银一类的贵重金属做的,上面刻满了各种各样的文字和图案。我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了,我根本就没有拿过这样的东西。我立即就意识到,刚才并不是一个梦,而是我真的到了那里见到了永恒,然后得到了这卷所谓的天书。

  我立即返回了大殿,看到了恩斯特老人他们还在那里静坐着,我赶忙上前叫姜教授:“老师,老师,您快起来看看!”

  姜教授听见了我的声音,眼睛并没有睁开,只是对我说:“这才坐下了不到半个小时,你就坚持不住了?”

  这就更加证实了一件事情,我虽然感觉在那里时间很长,但是实际上我才离开不到本格小时,我连忙说:“不是,不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情!”

  姜教授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稍微有些戏谑的说:“你要是困了,就回去睡觉吧,都忙了一整天了,已经很累了。刚才我都听见你在那里打呼噜了,困了就回去吧,之前尊师已经跟我们说了这件事情是要看机缘的,并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

  我赶忙做到了三个人面前说:“老师,我已经见到了那座神像,也已经拿到了那个所谓的天书了!”

  听见这话,姜教授从入定中迅速的清醒过来,看来人能够聚集自己精神的能力还是有限的,或者是说人只要触碰到自己那个警觉点还是很快会清醒过来的。听见了我这样说恩斯特老人还有昌珠活佛也从深层次的禅定中醒了过来,看来修行之人的确是要比普通人强得多。三个人都站起身来,然后都看着我。

  我将手中的那个经筒交给了恩斯特老人,老人仔细地观察着,旁边的昌珠活佛和姜教授也在仔细地看着。恩斯特老人的表情十分的严肃,像是一直在理解一件十分难以理解的事情,眉头皱的额头上面的周围都凝成了一个结。

  这个时候姜教授问恩斯特老人:“尊师,这是不是你们寺庙中的东西?”

  恩斯特老人看了良久,然后交给了身边的昌珠活佛,昌珠活佛也拿着这个像是经筒一样的东西皱着眉头也是看了很久。我看着这个样子,原本十分坚定的事情又有一些动摇了,这万一要是人家寺庙的东西,会不会怀疑我偷的。我刚才就躺在那里,用姜教授的话说我睡着了都打呼噜了。难道是我梦游去拿的,但是这不可能啊我从来没有梦游的毛病啊。再说了寺庙这么复杂,这东西看起来又这么珍贵,要是寺庙的东西应该被认真的收藏的。

  这个时候恩斯特老人指了指脚下的蒲团,然后对我说:“孩子,你先坐下,然后把你刚才的经历跟我们讲一下!”

  我们于是重新坐下,我将我刚才所经历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跟恩斯特老人昌珠活佛以及姜教授说了一遍,就连我们之间的谈话也丝毫没有任何的保留。我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们三个人,还有永恒交给我的人物,应该说一项请求了。我一边说一遍看着这三个人的表情变化,不知道是不是这三个人经历的事情真的太多了,竟然一点表情都没有,这让我十分失望。我好歹也是经历过别人都无法经历事情啊,多少要给点表示也好。

  当我耗费了几个小时终于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了,外面已经真的开始放亮了,晨曦已经慢慢地雨过了雪山洒到了这座寺庙中了。看样子过不了多长时间,太阳就会挣脱雪山的束缚,重新将阳光洒在雪域高原上。这才是真正的时间的流转,让我感觉回到了现实中了。

  最后说道我是口干舌燥的,想要在四周找一些水喝,但是酥油茶壶都是空的。我看到供奉佛像的供桌上还有一些贡品,里面有一些水果,我顺手拿了一个苹果和橘子。不管了先吃点解解渴垫垫肚子,我想佛祖普度众生慈悲为怀,应该不会为难我这饥渴的人。

  我一边吃这苹果一边含糊不清的问:“我已经讲完了,老师,你们怎么看?”

  我问完了之后,三个人都是一言不发的,还是那种面无表情一点都没变。看来我的经历讲出来就真的一个太扯的故事了,三位长者是直接的不相信,都冷眼相观了。我感觉真是很失败,我的表达能力还不至于这么差吧,好歹我曾经在辩论赛和演讲比赛拿过名次的人。

  我于是又问这三个人:“老师,您三位倒是给句话啊,是不是感觉这是学生我胡乱编造的故事啊,不相信我的经历啊?怎么一点表情都没有啊!”

  这个时候恩斯特老人终于开口了:“我们不是不相信你的话,更不是不相信你的经历,只是我们太过于震惊,都无法消化理解你所说的事情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