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另一个世界
风沙2016-12-27 16:013,338

  我们虽然已经找到了所谓的神迹,就是一个来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奇怪的智慧生物。当时辛饶弥沃就是利用这个智慧生命体的知识和力量创立了雍仲苯教并建造了琼隆银城的,但是我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但是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这可能是辛饶弥沃和那个生命体之间的秘密。

  当初辛饶弥沃建设琼隆银城的时候,给这座城市设下了很多准入条件,要想进入必须满足这些条件。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要得到所谓的黄金天书,我们猜想这可能是进入琼隆银城的钥匙之类的东西。

  但是为了让琼隆银城的秘密不被宵小之辈利用,就把能够进入琼隆银城的钥匙黄金天书交给了智慧生命体。因为琼隆银城建好之后并不仅仅是为了守护辛饶弥沃的血脉,还守护着辛饶弥沃的一个大秘密。因此要想进入琼隆银城就必须得到黄金天书,而黄金天书则在这个对时间已经没有概念的智慧生命体手中。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怎么才能够从一个只是动动手指头或是换换表情就需要至少一百年的智慧生命体手中得到一件东西?恐怕当他明白了我们的意思然后拿出来,我们早就进了棺材了。因为时间对于这家伙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平均寿命不过百年的生物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不过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因为我们所要的答案就近在咫尺了,不能就此放弃。当初辛饶弥沃是跟这个智慧生命体是通过精神交流的,那么我们也可以通过精神和这个智慧生命体进行交流沟通,说不定就可以得到天书。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人最不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思维,想要集中精神去做一件事情,真的是很难。何况我们根本不知道当初辛饶弥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有一个精神磁场上的切合点,不然两种意识是很难交流在一起。

  看着恩斯特老人、昌珠活佛还有姜教授他们很安静的就坐在那里,并且这种状态已经很长时间了。不过我不行,毕竟年轻人活泼好动是天性。在同辈人中,我其实已经是够沉稳的人,但是坐不了一个小时,最难受的就是腿脚麻了,酸麻的感觉已经让大脑集中不起精神。这还是昌珠活佛教给了我们很多精神修习的法门,要不然我坚持的时间更短。

  我实在是坚持不下来,又加上一天的劳累,就想要找个地方睡上一觉。于是就偷偷的在一个角落中给自己布置了一个舒适的小窝,准备躺下睡一觉,精神足了好干事嘛。当我躺下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很早之前跟沈天卓真人学习的一些道家的功夫,竟然佛教的一些禅坐方式相互印证。但是相对于佛教,道家的自然无为的方式似乎更仍让人接受一些,不必拘泥于某个目的。

  我结合昌珠活佛教给我的一些精神修炼的方法,然后试着运一下自己的气,这是道家的一些内家拳的修炼方法。内家拳在修炼的时候通常会说循环周天,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其实气功也算是一种意识的修炼方式,相对于禅修静坐,更能够调动人的身体和精神,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当初沈方卓真人教导我,运气必须要走遍全身周天,往复循环。周天者,圆也,气路之行径也。圆者,周而复始,连绵不断之谓也。小周天,小圆。大周天,大圆。无论是正圆、椭圆、长圆、短圆,真线之来去、曲折之往复、上下之接续、人天之交换,皆可称之为周天。从中医经脉学来说,小周天,常指任、督二脉之循环,左手、右手三阴三阳之单独循环,左足、右足三阴三阳之单独循环,带脉之单独循环,五脏六腑之单独循环以及百会与会阴和百会与涌泉之上下交接等等。大周天,有体内体外之分。体内大周天是指全身经络之大循环,体外大周天是指人体之气与天地自然之气相互交换。

  无论会不会高深的内家拳,体内周天气血之运行和体外人天之气的交换,都是人人皆有的先天本能,只是每个人所达到的速度和质量不同罢了。从这个意义上一些小说以及一些编造的内家拳书籍描述的“通过练功打通周天”的说法并不确切,应该是通过练功加强周天循环之速度和质量,借以祛病强身,激发人体潜能和智慧。

  当时我并没有听明白这些奇怪的理论,因为很多时候一些要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有的时候虽然有老师的指导,但是自己真正做起来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现在佛教的一些禅坐知识和道家循环周天的理论相互论证,我竟然发现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境界。

  我渐渐的开始沉浸在这一奇妙的境界中,我似乎能够不用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上每根毛孔的呼吸节奏,能够感知到自己身体中的血脉还有气脉的流动。慢慢的我竟然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事物了,但是并不是多么的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并没有睁开眼睛。现在这种感觉很奇妙,自己就像是两个人,现在的自己在空中看着正在舒服的躺着的自己。难道这就是所受的小周天,可以自己看见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

  我想让自己更深入的沉浸到这种状态中去,慢慢的我能够看清楚自己周围的环境了,但是色彩十分的单一,而且并不是我们平时看到的这种状态。我现在看到所有的事物都是用线条构成的,背景色虽然是白色但是有一点像电视没有了信号那种感觉。这些线条虽然很单一,但是我能够看清楚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这种感觉就是,我如同走在建筑图纸中所画出来的线条结构中一样。

  这个时候我看到我面前出现了三个十分奇怪的东西,他们竟然不是单纯的线条构成的,像是一团火焰。我突然明白了,这是恩斯特老人、昌珠活佛还有姜教授他们,我很奇怪,为什么我看不到他们的面孔,只是看到这种像是火一样的东西呢?

  我想起了在中国古代的一本书籍中记载的一件事情,那是汉代的《白虎通义》,准确的应该是说《白虎道德沦》,那里面记载着一些天人合一。里面记载一些人修为很高的时候,是可以看到其他人的灵魂的,这些灵魂表现出来的状态像是一把火。那些大德高僧还有知识渊博或是久战沙场的人,身上的火焰样子是要比常人的大得多,颜色也是不同的,通常是紫色或者是深红色,而且呈现日冕的样子;普通的人就是黄色和淡红色,野兽的也是如此,只不过更小一些;那些修仙的畜生也会有紫红色,但是邪恶的会带着黑色。

  现在看来那本古籍中讲述的并不是空穴来风,我所见到就是如此。在我面前最大的那一团是恩斯特老人的,呈现的就是紫红色,而且呈现日冕的样子。然后就是昌珠活佛的,虽然比恩斯特老人小一些,但是却分为好几层。最小的是姜教授的,只是深红色的,没有日冕的样子。另外我发现有一些很小的光团从外面跑过,那些应该是一些小老鼠一类的东西。另外我看到一些佛像也有一些光,可能是人们的念力在上面的原因。

  之前说过,人的灵魂可能是一种能量形式或者是一种精神磁场持续存在于自然界中。那么现在看到这些火光一类的,应该就是这种精神磁场了。从眼前三个人火焰大小的对比来看,这种磁场力量的大小,真的和精神上的修习是有关系的。

  我突然发现没有看到那个生命体的火焰,按照贝叶经中的描述,他的精神能力应该强大到无与伦比才对,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啊。我能够感觉到的只是神像的线条,就像是任何一种冰冷的死物体现出来的形式。难道是我们弄错了?这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智慧生命体,真的只是一尊泥胎。但是我们看到照片,还有那些唐卡是怎么解释呢。

  我的思维,或者是说处在一个奇妙境界中的我也会沉思。但是没有想多久,我决定让自己更好地享受这种状态,试一下自己能不能达到大周天的那种境界,那样就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甚至精神思维是可以遨游太空了。

  我试着让自己去接触这种状态,但是从小周天到大周天,看起来只是一个字的差别,但这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我慢慢地开始触碰到那种奇妙的领域,感觉自己的身体或者是说自己的思维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开始向着外面飘去。我不再刻意的去控制自己,让自己的思维也许是灵魂吧,慢慢向着高空飘去。

  我现在感觉整个世界开始清晰起来,不再是单调的线条和孤独的色彩,开始有淡淡的颜色,但还是雾蒙蒙不真实。我唯一感觉十分清晰的就是山川大地和天上的星空,可能是因为庞大让我忽略了。

  自己正飘荡在这座尊最普寺上方,能够看到皎洁的月光将这片山川大地照亮。当自己想要上升的更高的时候,发现自己轻易地就上升了,甚至比身边的冈仁波齐都要高的多。估计现在自己已经处在了七八千米的高空,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寒冷。虽然站的很高,但是却能够将一切感知的清清楚楚的。当自己一想到什么的时候,就能够立即看到,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我决定继续探究下去,看看自己究竟能够感悟到何种程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