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静默的时间(上)
风沙2016-12-27 16:013,401

  我们被带到了一座八臂四面的神像面前,恩斯特老人还有昌珠活佛说这就是真正的神迹,外面的那双据说是释迦摩尼的脚印是迷惑外人的。我不清楚这尊神像有什么奇异之处,在我看来这尊神像和别的神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当我爬上神台仔细观察的时候,我发现了很多奇妙的地方,首先是神像身上穿着从至今只有在传说中才出现的无缝衣。再就是制作神像的材料,摸上去不是我见到的任何一种材料,感觉就像是人的皮肉组成的,只不过稍微僵硬一些。还有就是我在观察神像的眼睛的时候,突然感觉神像像是一个活的人,一下子就把我从神台上惊下来了。

  恩斯特老人告诉我说这尊神像的确是有生命的,为了证明它所言不虚,给了我们一些照片。这些照片是几十年以来专门为这座神像所照的,但是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同。直到我不经意间像是快速翻动书页翻动照片的时候,我发现了这尊神像的动作竟然是在不断的变化中的。

  我很吃惊这样的变化,这可不是一般的科学能够解释的,除非是有人故意在不同的时间变动神像的身体和面部表情。每次变化的时候都十分轻微,几乎都看不出来。但是这种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谁能够在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中做这么一件事情,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说是热胀冷缩的作用,这个在我刚刚想出来的时候,立马就被恩斯特老人的反问给打消掉了。因为只有不同的材料之间热胀冷缩,可以造成这样的效果,但是那是需要精密计算还有实验室的条件的。这是青藏高原上的一件寺庙,气候恶劣不说,想要控制温度简直是难上加难。

  种种原因刨除了,除了说这尊神像是有生命的,自己做出的这样的动作,那么我就再也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了。话又说回来了,什么样的人能做到这样的事情。我可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一个头上长着四张脸,一个身体上有八条胳膊的。这只是在神话传说中出现的,现在没有听说过那里有哪吒诞生了。

  我现在开始怀疑这尊神像是不是有人专门在上面扮演的了,但是我上去实在是没有发现有任何扮演的痕迹了。难道说这里的人们化妆技术已经到了如此高超的地步,这比好莱坞大片还要邪乎。

  昌珠活佛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就对我说:“尊最普寺已经在这里建寺一千二百年了,相传尊最普寺就是因为这尊神像而建起来的,可以说现有的神像然后再有的尊最普寺。当然了,山上的那双脚印也是一早就存在的,那里一直被尊最普寺的僧人们宣扬是神迹,目的是为了保护这尊神像。”

  这尊神像已经有一千多年了,那么被人扮演的可能性就更低了,没有几个人能够活过一百年去,就不要说一千多年了。就算是一年一换吧,我们在这里观察了两个小时了,丝毫没有看出来这尊神像的变化,看来这种变化是非常缓慢的。要是人在里面扮演这,估计这会儿胳膊恐怕已经累的不是自己的了。

  恩斯特老人这个时候微微一小=笑对我们说:“你可以仔细看一下这双脚!”

  我没有明白为什么老人让我看这双脚,但是我一看就知道老人究竟是想要我看什么了。这是一双大脚,这尊神像要是站起来肯定要比姚明还要高一些,估计要有两米七八了,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巨人了。脚上和别的佛像一样都没有穿鞋子,一般佛像都不太穿鞋子的。但并不是光着脚丫,而是套着一层像是薄膜一样的东西,看材质和那身无缝衣差不多,几乎能够看到脚上细节。

  我看到这双脚的时候感觉浑身一震,顿时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我一定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而且就是在刚刚。我立即就想到了山顶上那双脚印神迹,竟然和这双脚的一模一样。我的记忆力很好,几乎达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所以当初选择历史专业。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双脚是山顶上那双脚印的主人?

  这下子我的三观直接全毁了,整个三观直接就颠倒了,原本我理解的世界直接是崩塌了。我自从选择了这个专业,参加了这项工作,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我知道,古人的智慧是不容小觑的,所以很多没有办法解释的东西我们就先放着,不必非要去较真。所以我遇到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情,就不在去探究,当然那些事情也在我心理承受范围之内。但是今天遇到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已经开始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范围了。

  我不知道究竟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前面等着我,我定了定神,然后不再去追求事情的原因,只是去找结果就行了。看来这一切真的已经开始超出了我的认知,就算我拿出去说,估计被当做疯子的可能性很大。

  老人见我这种反应很高兴的说:“看来你已经看出了山顶上的脚印和这里的关系了,心理素质是不错的。看来我选择你们两个是正确的,也许使命能够在你们手中完成。”

  老人这个时候将我们带到神像旁边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被重重锁链锁住,似乎是藏着很重要的东西。老人打开所有的锁链之后,然后端了一盏酥油灯进去。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慢慢地将这间屋内的酥油灯有一一点亮,我们也看清楚了这是一间什么样的房间。这应该是放置佛经还有珍贵东西的库房,因为看到不大的房间内有很多的架子,上面放放满了各种书籍还有珍宝。另外这间房间的墙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唐卡。

  我很快就看出了这墙上挂着的唐卡都是大殿中的那尊神像,只是这些唐卡上都被做了一定的艺术处理,稍微在上面增加了当初作者本身的理解。所以这些神像的色彩是各种各样的,但是基本的动作依然没有多少变化。也许是有变化的,但是因为变化太小,我们并没有看的出来。

  老人示意我们上前来,然后从一个柜子中搬出了一个木盒,从里面捧出了一个很大的卷轴。接着和昌珠活佛在地上慢慢将卷轴打开了,这上面竟然也是一幅幅四面八臂的神像唐卡。但是这些唐卡要比墙上的小的很多,而且写实的功能更多一些,没有多少艺术加工色彩。我蹲下来看了看,发现这些唐卡并不是出自一人之手,也不是在一个时间内画的。最外面的那一幅似乎是刚刚画出来的,画布和原料依然很鲜艳,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变色。

  老人这个时候对我说:“这是在没有照相机之前,是每一位苯教的法王亲自画下的唐卡。每一代的苯教法王会每隔十年就画下一幅,最早的一幅是在中国的南北朝南朝梁朝时期画下来的。最近的一幅是昌珠活佛在去年的时候化下来的。”

  要真的是按照恩斯特老人所说的那样,最早的那一幅是在南北朝时期留下来的话,那么就证明这尊神像至少已经存在了一千五百年的历史了。唐卡就是在那个时候起刚刚开始产生,在松赞干布时期兴盛起来的。

  我和姜教授将卷轴全部打开,一直延伸到大殿中,竟然有将近两百幅之多。这些唐卡并没有带着任何的艺术色彩,完完全全的是按照写实的手法绘制的,这可能就是最早的写实派了。这些唐卡也没有任何的背景,上面只有那尊神像。每尊唐卡上都写有一些文字,我也不知道是藏文还是其他文字,可能就是这幅唐卡绘制的时间和绘制的人。

  唐教授看着其中的一幅唐卡轻声说:“这是古象雄王国最后一代国王李迷夏的真迹,看来当初资料中显示象雄王国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是有一具的。如果说这些唐卡真的是里带的苯教法王画的,那么就能够证明历代的象雄王是苯教最大的神职人员了。”

  我所关系的不是这个,我仔细的观察着每一幅唐卡。这些唐卡是这将近两千年画出来的,里面所画的神像产生的变化肯定要比这几十年来的照片要明显的多。这些唐卡是用很专业的写实手法画出来的,和用照相机拍照片没有什么区别,真佩服以前那些画师,这要什么样的美术功底。

  这些画像因为都是写实的手法画出来的,神像身上的颜色什么的都没有发生变化。看来神像身上的颜色是原装的,并不是每隔几年就和其他的神佛像一样需要重新上一遍漆,或者重新贴一遍金,就是所谓的重塑金身。我之前上去看,也没有看到上面有任何的修补痕迹,看来,这尊神像从一开始除了外面的那层衣服外,其余的就根本没有动过。

  果然我从这些唐卡中看到了很明显的变化,这要比看那些照片要直观的多。最早的一幅唐卡并不是坐姿的,而是一种类似的跳舞的站姿,一只脚弯曲,另一只脚微微的抬起。另外身上的那八条胳膊也不是现在的手印模样,而是一种舞动的样子,就像是千手观音成环状张开自己的手臂。这就像是印度教中的是佛跳舞的神像,我都有些怀疑这就是湿婆了。

  然后我顺着一张张唐卡看下来去,神像的动作开始慢慢发生变化,逐渐开始成坐姿了,八条胳膊原本有舞动的样子开始结成了手印。当然了,这一过程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足足有将近六七十张张唐卡,也就是说将近六七百年的时间。

  这下子我有些傻了,这是什么样的圣物,一个动作都要几百年的时间,他们的寿命怎么计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