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雍仲苯教
风沙2018-03-22 12:223,153

  姜教授还有几位了解西藏历史和藏传佛教的专家,在我们进藏前后,曾经相信跟我们讲过藏地的历史和藏传佛教的历史,我自己也在这上面下过了一定的功夫。当初姜教授让我们寻找左旋的卍字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藏地左旋的卍字是对佛祖的大不敬,对于虔诚信仰佛祖的藏族人民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藏传佛教是公元七世纪初吐蕃王朝的创建者吐蕃最伟大的赞普,被藏族人民奉为法王的松赞干布所改造逐渐创立的。藏传佛教主要是为了适应新的吐蕃王朝的统治,因为旧的宗教,西藏原始宗教苯教已经无法适应新王朝统治了。但是藏传佛教很多东西是脱胎于苯教的,保留了众多苯教的内容。但是这两个相依相存的宗教,为什么到了后来势同水火呢?

  这件事情恐怕要从苯教的历史起源说起,在《神城》中我已经多多少少的提到了苯教以及苯教的创始人辛饶弥沃。但是那只是说的雍仲苯教,是苯教的一种,辛饶弥沃是雍仲苯教的创始人。西藏还有原始的苯教,只是后来的发展过程中,辛饶弥沃创造的雍仲苯教占据了苯教的主导地位,同样,雍仲苯教就在藏族人的生活中占据了主导。当时的雍仲苯教在西藏就如同现在的藏传佛教,神圣不可侵犯的。

  原始苯教是在藏族原始社会的土壤中土生土长的原始宗教,藏文有关历史资料中提到的原始斯巴苯教有很多种,有天苯(神苯)、地苯、苯钦(大苯)等等,最大的苯称为“贤若普”等等。还有念诵苯 ,沐浴苯、招财苯、占卦苯、历算苯,神苯、龙苯、魔苯,沃苯,赞苯等等,共三十三种。

  一般人误认为辛饶弥沃所创立的宗教就是苯教。但在雍仲苯教的文献中,是把辛饶弥沃创立的苯教叫作“雍仲苯教”,也就是说“苯教”并不等于“雍仲苯教”。正是因为原始苯教在表现形式上带有浓厚的原始色彩,因此导致许多对“古象雄佛法雍仲苯教”略知一二的人产生诸多误解。他们带着对原始仪式的好奇,妄图在如今的雍仲苯教寺院中看到传说中的带着“邪恶色彩的巫师”以及各种“诡秘“仪式。

  对于天地自然间的一切现象,早期人类认识到这些现象的发生,其力量远远大于人本身,于是对自然万物产生崇拜之情,并赋予它们人格化秉性,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认知启蒙表现。仔细研读,我们就会发现,原始苯的这种崇尚自然万物的信仰基础跟道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原始苯的宗教活动常以法师进行占卜、祈祷、咒术、祭祀及各种特殊仪轨加以表现,有着萨满教的特征。

  这些原始苯教的一些教义和习俗被辛饶弥沃所创立的雍仲苯教所继承下来,同样的,在雍仲苯教的一些书籍中也用了自己被叫做“雍仲苯教”说法,所以很多人就把苯教等同于雍仲苯教了。

  但实际上,雍仲苯教被称为古象雄佛法、古象雄佛教或者是雍仲佛法、雍仲佛教,也就是说雍仲苯教是比当初乔达摩•悉达多创造的佛教还要早的一种形成。在早期一些佛经记载中,释迦摩尼的确学习吸收并且改造了印度教和雍仲苯教的教义,从而形成了现在我们众所周知的佛教。辛饶弥沃在佛经中也被作为过去佛而被记载,传说是释迦摩尼佛祖前世白幢天子的老师。

  雍仲苯教保留了太多的原始苯教的色彩,所以在西藏地区一般提到苯教,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它本来是早期佛教的一种,拥有很多的佛教的教义。我们在很多能够看到的历史典籍中,也是主要把雍仲苯教祭祀占卜仪式记录下来,雍仲苯教的教义大都保存在自身的经典中。

  雍仲苯教也就是古象雄佛法在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上整整占据了接近两千年的主导地位,不算是神话传说,从有记载的西藏历史开始一直到古象雄王国的灭亡。

  说到了这里姜教授看着远处的冈仁波齐眼神有些恍惚的说:“我们所在的这片土地,就是当年象雄王国的中心,是象雄王国的起源,是雍仲苯教的起源。我们甚至可以说,有了雍仲苯教,才有了古象雄王国……”

  古象雄佛法起源于一万八千年前的古象雄王朝。是辛饶弥沃所传教的如来正法,也被称为西藏最古老的象雄佛法 。古象雄佛法雍仲苯教是以显宗、密宗、大圆满的理论为基础,以皈依三宝为根本,济世救人、导人向善、有着自己圆满成佛窍诀的佛陀教育。“雍仲苯教”也是古象雄王国的国教,从国王到百姓全民信奉雍仲本波佛教,苯教文化其实也就等同于象雄文化。辉煌灿烂的“古象雄文明”就是以雍仲苯教的广泛传播为主线而得以发展的。

  古象雄佛法在西藏传统文化中居于最至高无上的位置,是西藏本土最古老的佛法,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佛法与一切万法之源。古象雄佛法既是古象雄文化的核心,也是中国西藏民族传统文化与藏传佛教的源泉和一切佛法的总根源。

  与此同时,古象雄王国开始建立,逐渐统一了青藏高原大部分,中心就是我们所在的冈底斯山脉,最为的核心的地区就在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周围。

  象雄王国是雄霸在雪域高原之上,有着辉煌古老文明的一代古国。古象雄王朝曾统一了号称十八万户部落的十八国,建立起了威震中亚的古象雄王国。象雄王朝鼎盛之时,曾具有极强的军事力量,人口众多,疆域辽阔。唐朝时,中原称象雄为“大羊同国”。公元8世纪象雄被吐蕃王朝所灭。

  “象雄”一词里的“象”在藏语称为“甲”,汉语称为“鸟”;“雄”在藏语称为“琼”,汉语称为“鹏”,“象雄”即为大鹏鸟所居之地。根据古象雄人以大鹏鸟为图腾的情况来看,上述解释是合理的。象雄国是公元前五世纪以前,就产生过极高的远古文明,并创制了象雄文(象雄文至今在印度和尼泊尔等国的一些部落仍然被某些古老的民族所使用着。)

  据一些学者推断,象雄文可能是藏文的前身。如今在俄罗斯、印度、尼泊尔、不丹、外蒙古等地方仍然有很多人称自己为象雄人的后裔,传播雍仲苯教的寺庙依然存在,传承著古老的象雄文化。

  象雄是古象雄佛法“雍仲苯教”的发祥地,拥有自己的文字——象雄文。古象雄佛法在古象雄传统文化中居于最至高无上的位置,是西藏本土最古老的佛法,也是藏传佛教的起源。远在印度佛教传入西藏之前,古象雄佛法“雍仲苯教”早已在雪域高原广泛传播,是西藏人民最重要的精神信仰。

  象雄文明在政治、文化和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融入了苯教的思想,辛饶弥沃佛创建了雍仲苯教后改变了很多原始的信仰方式,包括改变了杀生祭神等等。辛饶弥沃穿凿的雍仲苯教开始在整个象雄王国传播的时候,象雄文明就正式传播开了。

  但是随着吐蕃王朝的兴起,尤其是松赞干布统一了整个青藏高原之后,原本作为象雄王朝的雍仲苯教已经不适用于新王朝了。松赞干布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宗教在信仰上控制崩锅居民,于是松赞干布开始引进佛教。

  但是由于雍仲苯教在数千年的青藏高原中根深蒂固,贸然引进一种外来宗教,势必会引起刚刚完成统一的吐蕃王朝重新陷入了动荡之中。另外松赞干布在和内地的唐王朝的交往中,发现内地的佛教不太适用于吐蕃。于是松赞干布就萌发了一个利用本土的雍仲苯教和佛教共同创造一个新的本土佛教分支的念头,但是引进的佛教却不是从唐朝来,而是来自于喜马拉雅山另一边的印度尼泊尔。

  当时松赞干布没有像是中原王朝一样通过丝绸之路引进佛教,而是直接到当时印度和尼泊尔去引进佛教。我们今天在拉萨还有很多供奉松赞干布的地方,除了看到供奉这松赞干布还有我们所熟知的文成公主外,还有一位来自尼泊尔的尺尊公主。

  那个时候已经有很多来自印度和尼泊尔到藏地传播佛教了,只是当时佛教由于不受统治阶级的支持传佛的范围比较小一些。我们所熟知的藏传佛教中宁玛派的祖师莲花生大士已经在藏地开始佛教传播,藏族人民的智慧《格尔萨王传》中,莲花生大士就是帮助制敌宝珠大王格尔萨王击败了魔国的。

  松赞干布直接翻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和尼泊尔将最原始的佛教引到了藏地,然后将佛教同本地的雍仲苯教进行融合,形成了适用于青藏高原的藏传佛教。正是因为统一青藏高原和协助佛教在青藏高原传播的巨大功绩,松赞干布被视为观音的化身,而且是有口皆碑的三大法王之一,另两位法王是赤松德赞和赤祖德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