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雍仲恰幸
风沙2016-12-27 16:013,028

  我们在考察完了一个玛尼经堆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发现了我们所寻找的这些玛尼经堆用线连起来,竟然是一个藏传佛教所忌讳的雍仲苯教的符号,也就是左旋的卍字雍仲恰幸。这个结果在极其重视地理地形的藏地,几乎是不能容忍的。打个比方来说,这好就挖了人家的祖坟掘了人家的龙脉一样。

  我赶忙上前去找正在和向导说话的姜教授:“老师,您看一下,我这里有一个奇怪的发现!”

  姜教授和向导扎西顿珠听见我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姜教授迟疑的看着我递过来的地图,脸上先是显出了迷惑的表情,接下来是吃惊和狂喜。连忙在路旁的草地上就坐下来了,也不管现在地上凉。

  姜教授看了很长时间,然后抬起头来问我:“小李,你是怎么注意到的?”

  我沉吟了一下,看着姜教授那有些热情的眼光,还是比较诚实的说:“其实我们在嗲茶道图上一半的玛尼经堆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其中有一定的规律,但是并不能确定。完成今天的考察之后,我顺手在地图上画了出来,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在旁边的扎西顿珠看到姜教授这个样子,于是也凑上前去看了看,很惊奇的说:“经由这等事,在西藏只有向右旋转的卐字,没有相左的!”

  我明白扎西顿珠的意思,的确在西藏别说是左旋的卍字,就算是向左旋转的东西都很少,这也是因为藏传佛教的缘故。藏传佛教的习惯中,一般都是顺时针旋转,也就是按照太阳的方向进行旋转。

  我们在青藏高原上,一般会看到在大昭寺布达拉宫药王山甚至是我们所在的冈仁波齐还有等地朝圣转廓的人们,都是顺时针进行朝拜的。我们在参观这些寺庙景点的时候,指示牌和导游也是带领我们按照顺时针的方向进行参观。我们看到朝圣者的手中的转经筒也是顺时针旋转,寺庙内的那些大转经筒也是顺时针。还有这些随处可见的玛尼经堆,在叩拜的时候,也都是顺时针……

  但是只有一个例外,就是苯教,雍仲苯教任何朝拜以及关于卍字的图案都是逆时针的,都是向左旋转的。现在因为民族宗教政策,苯教不必再因为原先的宗教迫害的原因躲在地下活动了。其实在苯教历史发展过程中,除了很细微的地方外,庙宇、服饰等许多地方如果不加仔细辨认,很难与藏传佛教相区别的。所以很多人会分不清楚现在苯教和藏传佛教的区别,以为苯教是藏传佛教的一支。

  我这个时候问姜教授:“这是不是新中国民族宗教政策落实之后,信奉雍仲苯教的人来这里故意搭建的?”

  姜教授稍微想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这不太可能,新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其实就是这三四十年的事情。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中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西藏之后进藏,然后到1959年圣识大仁波切叛逃印度,这不到十年的时间内,曾经实行过不太成熟的民族宗教政策。但是由于圣识大仁波切叛逃和文化的大革命的兴起,停滞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我们现在的民族宗教政策是从改革开放之后,才逐步确立起来的!”

  说到这里姜教授指着地图上的这些标记说:“小李,你也亲自看过这些玛尼经堆,它们建成的时间恐怕都已经不下三百年了。”

  旁边的扎西顿珠也是这样说:“老先生说的不错,当年的那场运动,我那个时候已经记事了。很多佛爷都被关了起来,很多寺庙都被烧毁了,佛祖的佛像都被砸烂了,真是罪过。你们去扎什伦布寺的时候,还能够看到写在扎寺墙上那些不敬佛的标语!”

  我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从考古学的角度来说,这些玛尼经堆都不是近现代的产物,虽然近现代不断有新的经石和经幡加上去。要知道每一座玛尼经堆都有一块核心经石或者是核心经柱,上面雕刻满经文,就像是我们奠基石一样。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玛尼经堆,会在地下埋藏一些珍贵佛塔佛像和佛经。我们所考察的这十几座玛尼经堆就是如此,核心部位都明显看得出时间的沧桑,那不是人工造假可以做的出来。

  “你进去看了那些经石,包括那些雕刻着左旋卐字和光明八字真言的苯教经石,都不是近现代人的手法!”姜教授这个时候站起身来对我说。

  我想了想,的确是如此,我在里面见到的经石都不是近现代的。因为随着科技的发展,炼钢技术也是突飞猛进,所以石匠手中有了更好地工具。石匠或者是信徒在雕刻的时候不想原先那么吃力,刻痕十分的平整;有的甚至借助了电动工具,雕刻的时候更是整齐。但是在过去并不是这样,刻痕并不整齐,而且每个时期的字迹都有一定时代特征。

  我看到姜教授看着那张地图陷入了沉思,我没有再上前打扰。我看着路上那些三三两两的朝圣者,正在虔诚的用身体丈量着脚下这片圣土;三步一叩首,然后伸直了身体。不远处的冈仁波齐的雪峰顶,还有那片如同蓝宝石一样的玛旁雍错,让这里变得神圣无比。阳光重新透过一块云彩洒了下来,让我也有了一种倒地叩拜的冲动。看来藏族人叩拜神山圣湖是有原因,只是这自然的震撼就足以让一个人产生膜拜的情绪。

  姜教授这个时候突然从沉思中抬起头来对我说:“不对,这张图上还差一个!”

  说这向我要过了笔,然后在我画出的这个图案中心点了一个点,对我说:“小李,咱们到这里,看看这里有没有我们要寻找的!”

  我看了看地图,发现姜教授在那个左旋的卍字中心花了一个圈。我想了想,这个地方我们之前并没有去,所以在地图只是一个空白。但是这个地方的地形地势十分的奇特,这里位于一座山丘上,周围均匀的分布着八座小山丘,像是众星拱月一样围绕在那里。那个地方是冈仁波齐峰的东南方,正好位于神山冈仁波齐、圣湖玛旁雍错和鬼湖拉昂错中间。

  这个时候旁边的想到扎西顿珠很奇怪的说:“这里不是龙龟托莲花之地尊最普寺吗?这里棵没有玛尼经堆啊!”

  姜教授很惊奇的说:“你说什么,这里是尊最普寺?那座这里最高的寺庙?”

  扎西顿珠点了头说:“老先生看来知道一些,那里就是尊最普寺,也就是神通幻术洞。相传释迦摩尼佛组在大雪山灵鹫洞修成了丈六金身,那个灵鹫洞就在现在的尊最普寺,是当年佛祖修成大神通的地方。另外雍仲苯教中也说过,当年辛饶弥沃佛祖从天上降落到冈仁波齐,也是在那里驻足,习演自己的神通的。后来的众多高僧大德,都会去那里!”

  我似乎想起了那个尊最普寺是什么地方了,那个传说中的藏传佛教和苯教争斗神山圣湖的传说就发生在那里的,那个扎西顿珠口中说的“神通幻术洞”另一个来历。相传藏传佛教的米拉热巴和苯教的那若本琼为了争夺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于是在这里展开了神通竞争。

  米拉热巴与纳若奔琼斗法石就屹立路边,而尊最普寺之所以被称为变幻洞,也是因为米拉热巴用神变术于此变幻出一个巨大的石穴,并在其中留下很多手脚印记和头印,两位大师的争斗愈演愈烈,动静也愈来愈大,先前还是在叠石头,现在就发展成为用神术了,最后,更是直接打上了冈仁波齐峰顶,迟到的纳若奔琼没有逃过失败的命运,他的坐骑——一只巨大的法鼓,滴溜溜从山顶直滚而下,留下一道阶梯状的印痕。

  而这道阶梯形印记,却又暗合了藏传佛教内的另外一种说法,第一代藏王乘天梯来到人间一路东行,随后被雅砻部落的贤者发现,抬回了部落。有神人之资的赞普,在一代又一代的开拓下,结束了西藏的部落时期,吐蕃王朝崛起,让盛世大唐不得不开启和亲之路。

  扎西顿珠对我们说:“我们晚上正是要到尊最普寺休息的,那里会为转山的人提供好休息的帐篷和生活做饭的地方。”

  既然是我们的晚上的休整的地方,那么我们立即出发了。现在太阳已经抹在了雪山后面了,那些没有被云雾所笼罩的雪山又重新戴上了金灿灿的王冠。因为大山挡住了阳光,整个大地开始变得暗起来了。我们必须要赶路,在青藏高原恶劣的地方,晚上无疑对于普通来说就是致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