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卷海寻踪(下)
风沙2016-12-27 16:013,373

  要想查找这个吊坠的来历,就必须查一下当年的清朝皇宫档案,因为这是从皇宫出去的,是当年康熙皇帝上次哲布丹尊呼图克图的,所以一些康熙朝的档案应该有明确的记载,但寻找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引导我们到了存储档案的地方,并指出所在位置后就离开了。我看了一下这些档案,大致分为了三大类,第一种是臣工奏报与皇帝命令类文书,第二种是为皇帝歌功颂德的档案性资料,第三种是有关皇室与皇族事务的档案。

  第一种是在皇帝和官员们实行统治的过程中所形成的,它们是封建国家处理政务的主要的文书形式,也是当是沟通上下的重要手段。一般都是奏折的形式,然后都有详细的批复,这些以皇帝的旨和谕居多,然后有一份是诏令和敕令。至于诰命不在这里,而是在吏部掌管着。

  第二种这类资料很多,如起居注、实录、圣训、本纪及方略、纪略等。有的是直接记录皇帝的言行并结合有关档案记载而编纂的,更多的是档案文件的汇编和选编,但又作了一些不同程度的删削和改动。其目的都是为皇帝歌功颂德,但同时也保存了大量的史实。

  第三种这部分档案主要集中在内务府、宗人府和宫中卷宗中。都是一些宗室的资料,像是玉碟一类的。这一部分在这里并不是很多,主要是皇帝详细批示的一些。这些大部分都是宗室大臣的升降的,还有一些宗室的恩赐等等。

  我对唐云馨说:“云馨,你只看奏折一类的批复,我记得当初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是在康熙二十几年的时候进京的,你找一下从康熙十八年到康熙二十八年的。这个时候康熙平定了三番之后,众多的蒙古和西藏的土司进京觐见。”

  唐云馨答应了一声,我看徐平在那里无所事事,就对徐平说:“算了,徐平你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你就自己到故宫中转转看看吧!”

  本来低头耷拉角的徐平瞬间从蔫不拉几变成了打了鸡血,高高兴兴的跑出去玩去了。的确留徐平在这里没什么作用,万一再给破坏了,那么我就是罪魁祸首,所以还是让他自己出去转转吧。

  很快唐云馨那里就有了发现了:“冰阳,我找到了一些关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资料!”

  我一听赶忙从梯子上面下来,然后过去看了看,这是康熙二十九年的奏章。但是这份奏章是两个人联名上奏的,前一个是乌里雅苏台将军,后一个是外蒙古的图谢浑部的汗王。这上面说的是哲布丹尊呼图克图要进京觐见康熙,希望得到皇帝的允许。上面康熙皇帝的批示很简单:此事速行,交明珠办理,会同内务府和理藩院共同办理。

  我看了看很高兴的说:“就是这个,快看看附近的一些,详细的内容就在这里了!”

  说完我急忙在这一堆文档中寻找起来,很快我就发现了二十几件关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文档。这里面既有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自己的上表,也有内阁关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接待等等一些事情,经过我详细整理了一下,梳理出来了一个结果。

  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第一次出现是在明朝万历年间多罗那他,这是一位藏传佛教觉囊派的高僧。多罗那他应蒙古喀尔喀部的阿巴岱汗邀请前往库伦一带传经约20年,深得喀尔喀诸部的信奉和支持,逐渐成为当地宗教领袖,被尊称哲布尊丹巴,藏语意为“尊胜”。这些在之前已经提到过了,就不用详细讲解了。

  崇祯七年,多罗那他圆寂,这位觉囊派大师多罗那他圆寂之后,被外蒙古各个部落的汗王认定已经转世了。次年,喀尔喀诸汗王认定于明崇祯八年诞生于喀尔喀部的土谢图汗衮布多尔吉之子札那巴札尔为其转世,法号罗桑丹贝坚赞,立其为法王。

  顺治六年,罗桑丹贝坚赞赴西藏学法。七年,罗桑丹贝坚赞从四世班禅喇嘛罗桑却吉坚赞受戒,并觐见了格鲁派领袖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两人均要求其改宗,作为正式承认其活佛地位的条件。在固始汗的扶植下,顺治八年,罗桑丹贝坚赞为了藏传佛教思想性统一便由觉囊派改宗格鲁派,格鲁派宗教领袖承认其为第一世哲布尊丹巴,这个时候格鲁派已在西藏拥有了政教一体的统治地位。

  然后我们所熟知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正是登上了历史舞台,开始出现在藏传佛教中。之所以当年康熙皇帝给了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这么高的礼遇,是因为第一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站对了立场。

  当初三藩之乱的时候,康熙皇帝主要精力针对这南方的吴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三个人。但是那个时候后院突然着火了,这里的后院不是东三省,而是内蒙古地区。当时的内蒙古察哈尔王叛乱,进攻京师。当时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联合外蒙古各个部落的汗王从后方进攻察哈尔王的老巢,解决了康熙皇帝的后顾之忧。另外他向康熙皇帝表示,在征讨三藩期间,北方崛起的俄罗斯将会有他来抵挡。

  正是因为后方已经稳定了,康熙皇帝才能集中精对付三藩叛乱。而且当时蒙古各个部落还提供了大量的军需物资和黄金白银以及触动战无不胜的蒙古骑兵,增强了清政府实力,加速三藩灭亡。这一切都和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有直接关系,所以康熙皇帝十分礼遇他。

  康熙二十七年,喀尔喀部受准噶尔汗国噶尔丹的攻击,一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罗桑丹贝坚赞率喀尔喀三汗所属部众臣服于清朝。三十年,康熙帝册封其为呼图克图大喇嘛,统管外蒙古喀尔喀部宗教事务。此后,按惯例该活佛系统的传承需受到清朝皇帝的册封和西藏达赖喇嘛的认可才具有生效力。再到后来康熙皇帝征讨准准噶尔大汗葛尔丹的时候,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给予了大力支持,基本上倾全国之力相助康熙皇帝的御驾亲征,终于在康熙三十六年彻底的打败葛尔丹。

  我们所看到的这一部分的资料就是在康熙第一次御驾亲征和第二次御驾亲征之间,康熙皇帝召见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当时康熙皇帝在东面刚刚打败了俄罗斯,在西面康熙第一次御驾亲征在乌兰昭通打败了葛尔丹。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在那个时候正好因为准噶尔的葛尔丹进攻喀尔喀蒙古,被迫逃到了东侧的科尔沁草原。并且在科尔沁草原,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率领喀尔喀蒙古三部正式臣服清廷。这次会见就是在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觐见康熙皇帝,递送臣服表的时候。

  我对唐云馨说:“我们只找那些对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赏赐和康熙皇帝单独召见的部分,其余的不用找!”

  要找到这些资料,主要是从内阁还有理藩院的奏折中。虽然档案多的吓人,但是好在我们有了方向,很快的就找到了相关的内容。内阁、理藩院和内务府三个部门的一个联名奏折,是对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在北京的衣食住行用的安排,皇帝什么接见等等。在一个附属的折子上面,还有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和喀尔喀蒙古三部的进贡的礼品。然后就是康熙皇帝亲自批复的回复的礼品,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个礼品清单中。

  我在这份礼物清单中寻找着,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那边进贡的无非就是一些牛羊马匹还有一些土特产之类的东西。康熙皇帝这边回赠的就是什么丝绸茶叶铁器金银财宝,还有一些工匠等等,但凡是当时中国一些先进的东西都在这之列。要知道对于藏民还有蒙古各族人来说,茶叶甚至要比黄金贵重的多。

  但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在上面找到我手中这个吊坠的来历。按照道理说这么重要的东西不应该不会有记载,难道彼得罗夫科维奇说的有误吗?但是如果说有误,在俄罗斯看到的当年苏联红军从蒙古乌兰昭通得到的资料看,这的确是历代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而且确认是第一代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从康熙帝手中接过来的,主要是用来当做历代活佛的认证的。

  我看礼物清单写的非常的详细,赏赐某某王公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赏赐的,出自哪里经谁的手都十分的详细。这份清单甚至详细到上次跟随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一起来的百夫长的赏赐,上面经手人的名字都十分详细。

  我看着十分的奇怪,为什么这上面唯独缺少对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礼物清单。难道说康熙皇帝小气,没有给这位外蒙古大活佛礼物。这根本是不可能事情,历代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就算不进京,仅仅是寿辰的时候都会受到中央政府的礼物的,何况是藏传佛教的四大活佛之一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了。

  另外我想即使是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道德情操十分的高,拒绝了康熙皇帝的礼物。但是这根本是不可能,因为清朝是封建社会制度的最高峰,是皇权的最高峰。皇帝的话是不可改变的,赏赐给你就算是不要也要谢恩的。另外康熙皇帝一定会赏赐像是金印和册封的宝册一类的东西,但是这里也没有。

  我看到这里苦苦思索:“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没有给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赏赐呢?”

  我们终于在浩如烟海的档案中查找到了一点线索,但是最重要的部分似乎是缺失了,我们没有找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