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说客
风沙2016-12-27 16:013,365

  龙城的事情是当年我在象雄穹窿银城的时候了解的,但是那个时候所指的寥寥无几。现在突然有人要我调查这件事情,心理上首先过不去。但是没容我拒绝,说客就到了。

  唐建华对我说:“你先不用着急,有些事情还需要慢慢的去解决的。今天来主要是想要你见一个人,见到这个人之后你就明白了。”

  老爸这个时候说:“这个人你也认识!”

  唐建华对外面吩咐了一声,然后一个穿着黑西服的年轻人推着一辆轮椅走了进来,轮椅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大的人。这个人将轮椅推到我们近前,然后向唐家华和我们鞠了一躬就走了出去。

  这个老人看着我,声音有些沙哑的对我说:“怎么了,小李子,不认识我了?”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人,突然惊呼:“你是,你是,你是姜教授,你还活着?”

  来的这个人点了点头说:“没错,是我,我还活着,小李子,已经快十年没有见面了,你还好吧!”

  等确定了是姜教授之后,我的眼泪瞬间就留下来了,我哽咽的说:“我很好,教授,您还活着,您还活着,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说到这里,我转身看着老爸,我问他:“您一定知道姜教授还活着,为什么您不告诉我?”

  老爸没有说话,姜教授对我说:“是我不让炳军说的,让他瞒着你我还活着事情?”

  我不理解的问:“为什么,您活着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消息,为什么还要瞒着我。”

  姜教授说:“我实在不想看到你的时候就想起我其他的学生,本来我想要就在这样慢慢地忘记慢慢地死了。我也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而更加愧疚,我知道你是一个十分重视感情的孩子。我知道你对其他的人死肯定也心中很不好受,但是时间一长也会过去,但是只要你知道我活着每次看到我的时候,肯定会想起他们的。”

  我明白姜教授的意思,他说的没错。当初我们一共是十二个人沿着象泉河进行考察的,除了姜教授和两个年纪和经验比较丰富的考古人员之外,剩下的九个人都是年轻人。因为年龄爱好还有经历的关系,我们在一起十分的融洽。一路上风餐露宿相互扶持,让我有了身后的友谊,大家在一起有约定一定要在这一个行业做出一番事业来。但是我们这群志同道合的人相处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在穹窿银城出了事。

  我因为被姜教授所救,最后活着回来了。我本来以为当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但是现在没有想到姜教授竟然还活着。这让我十分的欣喜,但是心中那份对我那群朋友的愧疚和怀念更深了。

  我问姜教授:“那您是怎么回来的?”

  姜教授笑着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笑容显得很僵硬:“这还要谢谢你了!”

  我不太明白:“谢谢我,这是为什么?”

  姜教授解释说:“当初我把你推上那块大石头之后,我就被随后而来的雪流个冲走了。但幸运的是,雪流在一条山谷中产生分流,我正好随着那股小的被冲了出去。最后我被冲到象泉河的一块河床上,因为雪已经少了很多,所以我没有被闷死在雪堆下面。我就这样一个人在河滩上躺着,身上因为雪崩的缘故已经断了好几根骨头。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架直升机来寻找我们,他们救了我。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你已经回到了安全的地方,是你提供的详细坐标,这才有救援队进山搜索找到的我。”

  原来是这样,当初我自己拼劲全身的力气找到了当时最近的一个兵站或者说是护路点。那里的护路工人和士兵将我救了之后,然后将我送到最近的城市中。在我被询问过程中,我详细的将穹窿银城的坐标告诉了救援队,希望救援队将他们都救出来。虽然我知道希望十分的渺茫,但是我还是祈祷奇迹的发生。

  我没有等到救援队的消息,然后就被送回了北京到大医院进行治疗,因为我身上的伤也十分的严重,被冻伤的也十分的厉害。再到后来就没有这件事情的消息,似乎是国家政府出于某种原因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姜教授对我说:“我就是这样被救了回来,虽然是活着,但是将自己的手脚还有一只眼睛全部留在了那里了。”

  姜教授给我看了看他的身上,原来他的手脚都已经没有,一直眼睛都是假的,姜教授解释说:“我因为长时间的暴露在寒冷的环境下,手脚都被严重的冻坏了,所以只能截肢了。同样的,面部神经也受到损伤,所以表情看起来也不太对,已经眼睛也因为感染拿掉了。”

  我看着姜教授说:“都是我不好,没有跟着救援队回去找你们,要是我跟着话可能您就不会这样的!”

  姜教授摇了摇头说:“唉,话不能这样说,我能够保住这条命已经很不错了,手脚比起自己的命来简直不怎么重要了。咱们比起那些已经牺牲的同志来,简直幸运的多。我也十分的高兴,毕竟我最后将你给救了出来,要不然就算我或者也无颜面对老李。”

  老爸感慨说:“我还是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救了他,我都不知道泽呢么向他死去的妈妈交代,向他的爷爷奶奶交代。”

  我这个时候问姜教授:“为什么您今天突然来见我了?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姜教授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我是为了龙城这件事情,应唐将军的要求来见你的。”

  我很吃惊的问姜教授:“难道您也认为这件事情是真的,龙城是完全存在?”

  姜教授点了点头说:“没错,这件事情的确是真的,而且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需要去解决了!”

  唐云馨不理解的问:“为什么,昨天冰阳已经拒绝了克林姆林宫的要求了!”

  姜教授对唐云馨解释说:“因为日本人已经走在我们前面了,而且要快的多!”

  我有些不明白:“这件事情出了说能够从穹窿银城了了解到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能够知道?”

  姜教授解释说:“还有很的多的地方,那些被龙城所毁灭的地方都能够找到它的踪影!”

  唐云馨一下子就明白了姜教授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说,冰阳所说的那个象雄王国的穹窿银城是被龙城所毁灭的?”

  姜教授点了点头说:“没错,但是应该龙城在毁灭对它有威胁的敌人。”

  我还是有一些疑问:“可是并没有任何的资料记载着这件事情,那样说起来是不是太过于牵强了。”

  姜教授吃力摇了摇头说:“并不是这样,还有很多的东西被留了下来,只不过这些东西很难被人看懂罢了。你还记得我们从穹窿银城中找到的那些奇怪的书籍吗,就是那些用金银镶嵌在一些特殊材质上的文字,那些东西叫做金书银册。那是象雄王国以及后来的古格王朝用来记录大事件的,尤其是解释不了的大事件,用加密的手法写下来的。”

  姜教授说道这里,老爸对我说:“姜教授说的没错,当初你给我默写下来的那些象雄文字是经过加密的。那上面除了当初我和你说的那些内容以外,还有另一层的意思,那是当时苯教最后一位法王的遗书。他当时记录下来了龙城的由来,但是很多的内容你并没有记全,所以具体的内容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是有一点是知道的,就是龙城是存在的而且他看到了穹窿银城末日。”

  我对姜教授说:“可是所有的金书银册都在那次雪崩中被毁掉了,我并没有将他们带出来,难道教授您将他们带出来了?”

  姜教授摇了摇头说:“我也没有,正如你所说,没有一册是被带出来的。”

  唐云馨很奇怪的问:“既然说没有一册被带出来,为什么你们还真么肯定呢?”

  老爸这个时候说:“因为还有其他的记载,或者说是还有别的地方存在着关于龙城一切。”

  姜教授接着补充说:“或者说历史还有一些人曾经见到过龙城,用其他的方法将这件事情留了下来。其实在中国历史上不止一次的出现过龙城,只是人们没有向着那个方面去想,他们总是认为那只是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的别称罢了。”

  “日本人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关于龙城的信息的?”我问姜教授。

  姜教授并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你知道死丘吗?”

  徐平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听见了姜教授的问话:“死囚?监狱里面有的是!”

  姜教授摇头说:“不是死囚,是死丘,死亡的山丘!”

  我点了点头说:“我稍微知道一些,这是印度的一个地方,是当今考古学上无法解释的事件之一。”

  摩亨佐•达罗,又称“死丘”或“死亡之丘”,是印度河流域文明的重要城市,大约于公元前2600年建成,位于今天巴基斯坦的信德省的拉尔卡纳县南部,摩亨佐-达罗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早期古代城市,有“古代印度河流域文明的大都会”之称。

  该段时期的其他古文明包括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及克里特文明。多认为是由古印度的白种雅利安人入侵之前达罗毗荼人 (即矮黑人)所缔造的都市文明。

  果然带来了一个强大的说客军团, 当年姜教授并没有死,他告诉我有点自己调查的一些龙城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