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奇怪的到访
风沙2016-12-27 16:013,443

  龙城的事情,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那是我曾经最想要忘记的记忆。我曾经到过象雄王国的琼隆银城,我人生的改变应该说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听见唐云馨的询问为什么一直没有和她说过,我叹了口气回答说:“那件事情我恨不能自己完全忘记了才好,那是我第一次见我身边亲近的人死去,但是当时自己无能为力。虽然也知道他们的死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内心中的愧疚依然存在着。我现在能够活着而且和你幸福在一起,给我的感觉这好像是偷来的一样,怎么会和你提这件事情。再就是这件事情太过于凶险,也不愿意让你担心。”

  唐云馨抱着我说:“我明白了。好了,不要去多想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不再参与这件事情,那么就让它过去吧。”

  因为今天的事情,又让我想起了当年象雄琼隆银城的事情,我晚上很长时间没有睡着。当年的一幕幕都浮现在我的眼前,有和蔼的姜教授还有一个个鲜活年轻的面庞。我看着身边轻声熟睡的唐云馨,心中感到一阵宁静,然后抱着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唐云馨叫醒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听见唐云馨在我耳边轻声说:“冰阳,快醒醒,起来了,有人来了!”

  我以为又是俄罗斯这边的人过来了,我迷糊的回答说:“要是彼得罗夫科维奇那一群人,你就直接帮我给打发了!”

  唐云馨笑着说:“不是他,是别人!”

  我只能迷迷糊糊的做起来,唐云馨体贴的送上一杯温水:“喝口水醒醒神!”

  总算是比较清醒了一些,然后我走出睡房,看到有几个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什么。当他们听见我出来的时候,然后回过头来,这下子我终于看清楚是谁了。原本还剩下一点的睡意,都被这突入其来的吃惊给吓跑了。

  我有些紧张的走到这个人面前说:“爸,你们怎么来!”

  只见来的人正是我父亲,父亲还没有说话,旁边一个声音搭话了:“光看你那个爸了,怎么没有看到我这个爸啊!”

  我转身一看,原来在旁边的沙发上竟然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竟然是唐建华。我之所以没有看到他,首先是因为唐建华坐的方向正好斜背对着,再就是平时见到他总是穿着各式各样的军装,即使平时在家看到的也是他穿着淡军绿色的常服。今天老头不知道那一根筋搭错了,竟然没有穿军装,只是穿着一身平常的衣服就出来了。每次看到他我都首先被他肩上闪闪发光的三颗将星给耀得睁不开眼睛,现在冷不丁的肩膀上没有了还真不习惯。

  我急忙说:“哪能啊,关键是您没有穿军装来了,我有些不习惯反应不过来。对了,您两位怎么一起来俄罗斯了,我之前不是打电话说我们再有一周就回去了吗?”

  父亲苦笑着说:“你爷爷奶奶去我那里催问了好几遍了,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我说我也不知道。你奶奶冲我大喊大叫的要孙子和孙媳妇,要是我在一个月内还没有把你们找回去,她就准备打断我的腿了。你知道你奶奶的那个脾气,她可真是说到做到的哈。”

  我使劲忍住笑没有敢说话,我知道父亲想来孝顺,虽然也是一大把年纪了,但是对奶奶还是相当的害怕的。但是依照父亲的脾气,应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来找我的,应该说还有其他的事情。

  我对父亲说:“我不是每天都打电话向他们汇报行程吗?我那个小兄弟不是也教会了爷爷奶奶视频吗,都视频了好几次了。”

  唐云馨走上前挽住唐建华的胳膊问:“爸,您可别说您也是被爷爷奶奶给逼着来找我们的吧!”

  唐建华叹了口气说:“差不多吧,你奶奶就差直接冲进八一大楼去找我要人了。你知道你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是搞政工工作的,对待事情真是嗅觉灵敏啊。她以为我把你们派出去执行什么任务了,死活也不听我解释。”

  “老李,大半年没见,也没见你长胖多少了!”一个在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扭头一看,有一个人正站在靠窗的地方,刚才我没有注意到,原来是徐平,我高兴的说:“傻大个子,怎么你也来了?珊珊呢,没有和你一起吗?”

  徐平这半年估计一直被万俟珊珊教育着,现在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没有了那种兵痞的气息,开始隐约有一种文雅之气。看来这百年的贵族家庭可真不是盖的,竟然可以将一个无可救药的人给改造成这个样子;不过也可能是爱情的力量,徐平愿意为万俟珊珊做一些改变。

  我上下打量着徐平笑着说:“看来珊珊的调教很有成效啊!”

  徐平听我这样调侃他苦笑着说:“还说呢,我都快被逼疯了。你也知道咱过去是干什么的,上学也只是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在国外,珊珊硬逼着我看各种各样的书,上各种各样的辅导班,参加各种各样的舞会,看各种各样的舞台剧和话剧。美名其曰是培养情操,找共同语言。我看没等找到共同语言,我就差不多与世长辞了。”

  我笑着说:“你要是不张嘴,很多人以为你是一个处在上流社会的精英分子,一开口顿时从天上跌到了泥地了。”

  唐云馨也笑着说:“珊珊这也是为你好,经过了这大半年,你也应该知道万俟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了。珊珊作为现在万俟家的掌权者,需要处理很多事情,她需要一个帮手、一个信得过的人,因为像万俟家那样的大家族,就算是亲兄弟姐妹之间也会反目成仇的。你是她最为信任的人,所以她只能倚靠你,寄希望于你。因此你必须要为他分担很多的东西,这些事情是必须要学习的。”

  徐平点头苦笑着说:“这个道理我明白,所以我也在拼命的学习,希望能替她分担一些。但是话说回来,咱真不是那块料。要说我当她的保镖,为她枪林弹雨的出生入死二话不说眉头不皱;但是你要我参加什么社交舞会,还有什么各种见面之类,真是别扭死我了。现在我都有些后悔了,还不如参加雇佣兵呢。”

  唐云馨问徐平:“怎么了,珊珊还是没有答应你的求婚?”

  徐平落寞的摇了摇头说:“没有,她那样的大小姐怎么能看上我这个从农村出去的乡巴佬啊!”

  唐云馨安慰徐平说:“并不是这样,经过神城这件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万俟家究竟在里面扮演者一个什么角色,也应该知道万俟珊珊究竟在里面的作用。珊珊很可怜,除了说自己的父亲爷爷在神城中死了,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只是一个工具,对于这种大家族和他们所谓千年大计来说,亲情简直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你要给她一些时间,慢慢的她就会想通的,她现在十分需要你的安慰!”

  徐平点了点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好好的守在她的身边的。”

  我回过神来,不再寒暄问他:“为什么你也跟着来到莫斯科了,你不是好好的待在英国陪着珊珊,跑来这里干什么?”

  徐平指了指我父亲和唐建华说:“我是受两位叔叔的邀请来的!”

  看来真的让我说对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家庭朋友一类的聚会,我走到父亲和唐建华身边问到:“您二位恐怕不仅仅是为了爷爷奶奶才来这里的吧!”

  父亲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唐建华说:“老唐,这件事情还是你来说吧,毕竟在那边是你负责的!”

  唐建华依然用他那个军队的语气说:“好,那我就说了。小子,的确如你所说,我们不是仅仅为了你们的爷爷奶奶才来看你们的,是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需要你们二位出面,再说你们二位除了亲家的关系之外,其余的都是八竿子打不着啊!”我看着他们两个人说,“一个是手握军权的上将,一个语言文字方面的大学教授,难不成有人用语言文字和中国打仗?”

  父亲训斥我:“怎么和你岳父说话呢?”

  唐建华摆了摆手示意无所谓:“的确,李唐两家除了说你们两个结婚还有有百年的交情外,我们两家确没有多少交集。但是这次是为了别的事情来的,这件事情昨天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了。”

  我立即就明白了唐建华说的是什么事情了:“难道昨天克林姆林宫的人已经给您去过电话了?”

  唐建华点头说:“没错,他们在你拒绝离开克林姆林宫之后就给我打了电话。”

  唐云馨冰雪聪明,立马就知道唐建华知晓了全过程,于是也不解释什么而是上前一步问唐建华:“那,爸,您的意思是什么?”

  唐建华看了看我和唐云馨:“我希望你们能够接手这件事情,将龙城找到!”

  那个领导者没有说谎,我们这边我这位老泰山掌控:“看来克林姆林宫的人说之前神城的事情是您透露给他们的,看来真的是没错了!”

  唐建华没有否认:“我的确和他们的中央高层提到过,但是只有很少的一些,具体的事情他们并不了解。他们在中国也有庞大的情报网,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们自己本身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

  我对唐建华说:“可是爸,这件事情根本什么头绪头没有,龙城的事情也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甚至比神城来的更不靠谱!”

  当年象雄琼隆银城事情,几乎是我的一个噩梦,永远驱散不了。我本来想要拒绝调查神城这件事情,但是说客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