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丘之谜
风沙2016-12-27 16:013,315

  姜教授提到了一个地方叫做摩亨佐•达罗,这是印度的一个地方,是世界上突然消失的地方之一,这个地方最为人知的名字叫做死丘。姜教授告诉我,死丘的产生可能和龙城有关系。

  姜教授对我说:“当年摩亨佐•达罗第三次大规模保护性发掘的时候,我也参加了。那是在1957年的时候,新中国和印度刚刚建交不久,算是处在蜜月时期。当时印度希望新中国派遣一支考古队到印度去参加摩亨佐•达罗的发掘工作,因为当时印度在这方面的水平还十分的低。于是当时周总理亲自点将,集结了一批年轻有为的精英分子去印度协助发掘考察,我正好在那批人中。”

  姜教授接着说:“我们在发掘的过程中,发现了摩亨佐•达罗很多不寻常的现象。”

  姜教授他们在对“死丘事件”的研究中,科学家又发现了一种奇特现象,即在城中发现了明显的爆炸留下的痕迹,爆炸中心的建筑物全部夷为平地,且破坏程度由近及远逐渐减弱,只有最边远的建筑物得以幸存。科学工作者还在废墟的中央发现了一些散落的碎块,这是黏土和其他矿物烧结而成的。

  这些黏土形成的温度至少要在一千四百摄氏度以上才行,这样的温度只有在冶炼场的熔炉里或持续多日的森林大火才能达到。然而那里从未有过森林,因而只能推断大火源于一次大爆炸。

  印度历史上曾经流传过远古时发生过一次奇特大爆炸的传说,传诵公元前3000年之史迹的大型叙事诗《玛哈巴拉德》就是其中之一,诗中描绘了英雄亚斯瓦达曼向敌人发射“连神都难以抵抗的亚格尼亚武器”、“箭雨发射于空中。整捆的箭像耀眼的流星一样,化成光包围了敌人,许多“耀眼的光芒”、“无烟的大火”、“紫白色的极光”、“银色的云”、“奇异的夕阳”、“黑夜中的白昼”等等描述。

  在一部文献中也有类似的描述:突然黑夜笼罩住巴达瓦的大军,敌人就丧失了方向感。太阳异动,天空烧成焦黑,散发出异常的热气。敌人的象群热气所焚烧,慌忙地从火焰中四处逃匿;河里面的水突然蒸发消失,住在水中的生物也烧焦了。敌人就像遭到比雷还猛烈的武器打击,同烈火所烧毁的树木一样倒地瞬间死去。被这种武器焚烧的巨象群倒在附近,并发出惨痛的哀号声;其他象群,则像发疯般地四处奔逃,寻找水源解决被焚烧的铜鼓

  印度的另外一篇叙事诗《拉玛亚那》里,也叙述了一段凄绝惨烈的古代核战争的情景,就像核爆炸一样:“那绽放出令人畏惧的亮光巨枪一发射,30万大军在一瞬间完全消灭殆尽”。

  这些文献中描述的景象的产生只有一种可能会造成,就是核爆炸。看看当年长崎广岛核子武器爆炸的时候人们是怎么描述的: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闷响,接着看到一个发暗的火球在空中爆炸开来;但是这个火球并没有像是其他的爆炸一样扩散开来,而是突然急剧的收缩。一瞬间天空中的光芒被带走了,只剩下黑暗。几秒钟之后一阵比太阳光还要亮的光从黑暗中照了出来,空中传来了霹雳之声,一个巨大的耀眼的火球从城市的中央迅速的升起。半分钟之后,整座城市被这个爆炸毁掉了。

  “你们看看,当年的广岛长崎的核子武器爆炸描述和摩亨佐•达罗的描述多么相像!”姜教授对我们说。

  我还是十分的怀疑的说:“可是,这只是史诗中的描述,并没有证据!”

  姜教授微微一笑说:“要证据,那多的是!”

  当时考古队从本地人那儿得知,在距遗迹中心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本地人称为“玻璃化的市镇”,那是是被外人禁止入内的神秘场所。这里到处都铺着绿色光泽的黑石,很明显可看出那是“托立尼提物质”(玻璃化物质)。这个名字是因为当世界第一颗核子武器“托立尼提”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沙漠中试爆时,沙漠中的沙就因核子爆炸的高热而熔化,凝固成玻璃状物质,也因此将它称为“托立尼提物质”,而摩亨佐•达罗中也到处散堆着托立尼提物质。

  在因高热而熔化又凝固的矿山中,也有扭曲成玻璃状的碎片,这是一些因为异常的热量而黏着砖块碎片,染成黑色陶土制手镯的碎片等等混杂在其中。由于这座“玻璃化的市镇”是本地人的神圣之地,故难以进行深入的挖掘调查,也不为外界所晓。

  但是姜教授他们还是利用各种关系从那里得到了几件标本,是从这个玻璃化市镇中心得到的。他们将一些标本带回了国内进行分析,想要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但是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找到,因为当时中国的原子能或者说原子武器技术刚刚是理论阶段,根本没有相关的资料。在当时原子武器技术是秘密中秘密,掌握这项技术的人是不可能将这些资料透漏给别的国家的。当时中国和苏联交恶,和美国也是敌对关系,当时只有两个国家有原子武器,所以不可能有资料给中国。

  一直到了1968年之后,中国的第一颗原子武器爆炸成功之后,他们才得到了自己的数据。那个时候姜教授重新将自己从印度带回来的标本和原子武器爆炸产生的玻璃化物质进行对比,发现结果是完全一样的。

  姜教授这个时候说:“我们发现了许多足以证明这座城市曾发生强烈爆炸的证据,如一瞬间崩溃的砖造建筑物的痕迹,因高热而烧毁的砖块,大量的灰烬等等。我们可以断定在它的上空,曾经发生过比广岛原子武器还要大的的核爆炸。”

  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说法:“难道就不可能是陨石小行星或者是彗星的撞击形成的,那样依然会形成和原子武器爆炸一样的效果。”

  姜教授摇了摇头说:“我们假设过,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和摩亨佐•达罗一起被摧毁的还有附近几座也是十分发达的城市,要说是小行星彗星一类的撞击,那么除非它们安上了制导系统定位,要不然没那么精确。我们也没有在那里发现任何的行星爆炸的痕迹,包括周边的地区。我们同时在摩亨佐•达罗中发现高频度放射性物质,这只有核爆炸才能产生!”

  唐云馨点头说:“没错,高频度的放射性物质只有在核爆炸中才会产生,这是因为制造原子武器的原料是经过无限度提纯的放射性物质。”

  姜教授告诉我:“同样,我们在摩亨佐•达罗附近的一座坚固的建筑中发现了数块被高温烧成陶制的泥版,正是这些泥版记录下了一切。这些东西就像是美索不达尼亚平原上的巴比伦文化中的泥版一样,充当着书籍资料记载着一些事情。其中有两块泥版就是在摩亨佐•达罗和附近的一做城市毁灭的时候所记录下来的。”

  “上面说的是什么?”我问姜教授。

  姜教授回答说:“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解读起来很难。”

  父亲这个时候说:“我还记的上面的一些内容,当时老姜就是带着这块泥版的字请我解读的!那上面的内容大体是说,敌人久攻摩亨佐•达罗不下,就利用活人进行祭祀,召来了一座在半空中漂浮的半球状物体,那上面还有建筑。然后看到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半球的下面直冲城内,发出了龙吼之声,一瞬间,城市就没有了。”

  父亲停顿了一下说:“这个内容和当初你从琼隆银城带回来的经卷上面的描述竟然惊人的一致。也就是从那时时候开始,我发现这件事情并不是很简单的空穴来风了。正是因为这样我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所以我就一直隐瞒着你。”

  父亲这个时候说:“其实并不只是摩亨佐•达罗有这样的现象,在其他的地方都有发现。像是在古巴比伦。撒哈拉沙漠、蒙古戈壁也发现了史前核战争遗迹,遗迹中的玻璃石与今天核爆炸试验场的玻璃石一模一样。”

  徐平这个时候吃惊的说:“好家伙,这就像是一场核战争一样。”

  我所关心的不是核战争,而是父亲的话:“您的意思是说,您刚才提到的那几个地方,都是龙城曾经光顾的地方?”

  父亲摇了摇头说:“我并不能确定,但是众多的证据表明的确是如此的。”

  我现在有一个重要的疑问想要问他们:“为什么这件事情突然在现在提出来?”

  这个时候唐建华在旁边说:“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似乎听出了这句话还有另外的几重意思:“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东瀛人已经有了重大突破?若是那样我也没办法,除非我们能够马上把东瀛人那边所有的情报全部得到。”

  唐建华摇了摇头说:“并不是那样,要只是东瀛人还是小事,是龙城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个龙城还能给你们下最后通牒不成?”唐云馨不解的问。

  姜教授和父亲认为摩亨佐•达罗的灭亡是一场核战争的结果,并且是龙城造成的。我知道龙城存在着巨大能量,但是会有这么大的破坏性?当初辛饶弥沃究竟赋予了这座城市什么样的功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