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劫持
风沙2016-12-27 16:013,371

  在我们蜜月旅行的最后一站俄罗斯的莫斯科,有天早上在我们出门之前有人在门缝中塞了一张纸,这让我们感到很奇怪。

  这个时候正好一个酒店的保洁人员走了过来,我走上前用俄语问道:“你刚才有没有敲门?”

  这个俄罗斯姑娘很客气的说:“没有,我也是刚刚上来!”

  我又问道:“那你有没有看到有人经过?”

  这个俄罗斯姑娘又摇了摇头说:“没有,我走过来的时候走廊中空无一人!”

  她奇怪的看了看我们然后问道:“先生,你们遇到小偷了吗?如果是有小偷,请您告诉我,然后我前台说一下,然后请警察过来!”

  唐云馨摇头说:“没有,没有!”

  这个服务人员鞠了一躬:“那,先生、女士,我可以进入房间打扫了吗?”

  我和唐云馨连忙把人家让进房间,等服务人员打扫完卫生之后,我和唐云馨坐在沙发上,拿出了那个被扔在我们门口的信封。这是一个普通的牛皮纸信封,看起来里面并没有多少的东西,因为信封十分的薄。

  唐云馨对着阳光看了看说:“是谁寄来的信件吗,但是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现在的地址啊,再说这上面也没有贴邮票。”

  我接过牛皮信封看了看说:“似乎只有一张纸!”

  唐云馨将这个信封打开,果然里面只有一张纸,唐云馨拿起这张纸然后轻轻的念到:“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我听到唐云馨读完之后我愣了一下,然后问她:“这不是王昌龄的《出塞》吗?”

  唐云馨笑着说:“你是文科出身,我是理工科出生,这件事情应该问你啊!”

  唐云馨看着这张纸然后很奇怪的说:“为什么龙城上面用红色的线标出来了?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我接过那张纸,然后看了看,这也是一张普通的A4打印纸,上面的字也是用打印机打印出来。很普通的一张纸,很普通的打印字,也很普通的诗句。这句诗是个中学生就能够背出来,放在我的门口做什么。难不成这里有人知道我是学古汉语文学的,而且这个人是俄罗斯的一个汉文化的爱好者,特地找我来请教的?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让我给排除了,因为俄罗斯有没有我认识的人。

  我看了看上面的诗句,果然在龙城这两个字上面被重重的用红线标出来了。我突然感觉十分的不妙,因为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就和标出来的这两个字有关。按照道理说不应该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才对,为什么会在遥远的俄罗斯有人知道呢。

  唐云馨看我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就担心的问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我为了不让唐云馨担心,摇了摇头说:“没有,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不知道这是谁在和我们开玩笑。好了,不要管他了,咱们还要去参观果戈里的故居和新圣女公墓呢!”

  唐云馨看我的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的,知道我肯定有事,但是唐云馨是多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并没有点破而是说:“好吧,我们赶紧下去吃早餐吧!”

  吃完早餐之后,我们两个人开始按图索骥了,在若干大的莫斯科寻找着一位位故去大师们的故居。最后一站是新圣女公墓,但凡是为俄罗斯做过巨大贡献的人都被安葬这里,包括功过参半的赫鲁晓夫。我们特地去看了他那用黑白两色的石块做的墓碑,看看这位当年影响世界的人物。我们去新圣女公墓的原因,除了安葬着众多的名人外,还有这里的雕塑和墓碑了,这是俄罗斯美术最高水平了。

  到达新圣女公墓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参观了,既有俄罗斯当地人也有像我们一样从国外来的仰慕者。我们行走在墓园里面,没有中国墓地的那种阴森恐怖,而是一种十分安静祥和,因为这里是人类的归宿点。

  我们从新圣女公墓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俄罗斯地处北半球高纬度地区,所以太阳在天上的时间比北京要短得多。我们随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准备会酒店。我们坐上车之后,跟司机说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司机答应了一声就开车了。

  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和唐云馨发现有些不对,回去的道路不太对,这个司机像是故意在往错误的道路上开着。我和唐云馨以为他是在抄近路,毕竟莫斯科的出租车司机,肯定对莫斯科十分的熟悉。

  很快我们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出租车行驶的路线已经离着我们酒店越来越远了,很快就要进入郊区了。我和唐云馨这个时候反而不着急了,我们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司机想要做什么。

  我知道俄罗斯的黑手党十分的猖獗,是世界上谈之色变的著名黑帮之一。但是俄罗斯黑帮和政府合作十分密切,所以他们要是想要对一个人动手之前,一般都会把这个人调查的很清楚的。我是一个无名的人,但是唐云馨的身份却是十分的特殊,我想他们肯定会知道的,所以肯定不会乱来。

  这个司机把我们拉到了莫斯科城市最外围的一个工厂中,这里似乎是一间被废弃的军工厂。我知道莫斯科依然遗留着许多苏联时代的影子,在市区内有军工厂,这是当年德国进攻苏联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这些军工厂后来在冷战的时候依然在被使用,直到冷战结束没有财政继续让其正常运转。所以现在这些军工厂大部分都放弃了,但是还存留着大量的军工零件。

  出租车司机开进了一个空旷的车间,我们发现周围已经站着二十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出租车司机很客气的将车门打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我们下车。我和唐云馨走下车,然后看着这些人。

  只见中间的那个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从这群人走出四个围住我们,然后做出了一副进攻的动作。这些人手中没有任何的武器,也是统一的衣服,似乎并不是想要绑我们的票。看这个样子,似乎只是想要切磋了。

  唐云馨刚想要上前和我并肩战斗,我伸手拦住了她,脱下自己的外套让她拿着。当初我都能够和那些军队中精英中的精英对抗了,而且还不是一个。这四个人看起来应该很能打,不过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过俄罗斯大汉的强壮是世界上有名的,所以很多的保镖都是有俄罗斯人来担当。

  这个几个人很快就被我撂倒在地了,并没有费很大的功夫,这些人到底之后并没有再次进攻,而是站起来走到一遍默默站着。第二次站出来的是六个人,这次时间长一些,但是好歹的过去了。第三次站出来八个人,我的极限就是六个人,这次只能和唐云馨一起了。配合默契到家的两个人打这些人还是很轻松的,并没有费多少时间。他们这些人给我的感觉是,这些人只是来测试了,并没有下狠手。

  当我们将这八个人打翻在地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在拍手,然后用俄语不断的赞美:“太厉害了,真的和传说中一样,唐将军所言不虚!”

  只见一个穿着军装的人走了出来,从他的军衔上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中将。要知道每个国家的将军级别的人可真是不多,我发现我真是很幸运,走到哪里都会碰上一个将军级别的。但是这不是让我惊讶的,而是他提到的唐将军,正是我那个老丈杆子。

  我看到正主走了出来,也就是表示不再继续了,只见这个人走出来向我伸出了手,然后用算是流利的汉语说:“你好,李先生,李夫人!”

  我奇怪的和这个人握了握手,然后这个人就自我介绍说:“我是彼得罗夫科维奇中将,是红宝石设计局的局长,在这里奉命等待李先生和李夫人的到来。”

  红宝石设计局,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这是俄罗斯最高级的军事武器设计院所,也是世界上最为高级的武器设计研究所之一。可以说当代俄罗斯的武器重要武器上面都可以看到这个红宝石设计研究所的影子。比如所熟知的大部分俄罗斯潜艇都是有这个红宝石设计局设计的,像是什么北风之神级超级核潜艇之类的。因为这个设计局主要因为潜艇设计被熟知,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个设计局主要是做潜艇设计的,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还有其他的一些武器。

  这个红宝石设计局是从苏联时代是开始存在,并且在整个苏联时代还有后苏联时代的武器研究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一直到现在都是。我们新中国一开始军工产品十分落后,处在小米加步枪的时代,那个时候苏联大力援助中国。中国最为熟悉的米格战斗机,还有轰炸机、直升机以及潜艇军舰之类的都是由这个设计局指导的。现在咱们熟悉的中国的航母辽宁舰,也是这个设计局设计的。

  但是我奇怪的是,为什么红宝石设计局来找我。我今天上午还在和唐云馨开玩笑,说我是文科生出身的,难道是让我去设计潜艇飞机大炮,别开玩笑了,我连电路电阻怎么个走向都不知道。要是我能知道的话,当初早就学习理科了,还用去死记硬啃书本吗。

  我上前问道:“中将阁下,我不知道您为什么用这种方式把我们给请到这里来,我又不懂设计,让我来做什么?”

  我们被一群军方的人莫名其妙的劫持了,更莫名其妙的是劫持我们的人不是什么黑道组织,而是一个设计公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