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龙城飞将
风沙2016-12-27 16:013,261

  这位大人物告诉我说,关于这件我一直强调的虚无缥缈的传说故事中,东瀛人已经取得了先机了,因为他们手中已经有了很明确的证据。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需要我们来调查这件事情,说实话我很不愿意在和这类事情沾边了。

  这位大人物摇头说:“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已经找到了证据,就在前不久的时候。如果说我们再不有所行动,恐怕就晚了!”

  我摇了摇头说:“我实在是不想再参与这样的事情了,从神城那些事情之后,我已经很累了。我现在好不容易和我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再想要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做那样的事情,我是不会去的。原先我的命是我一个人,但是现在我的命是两个人。”

  我说到这里,唐云馨走到我的身边,轻轻的抱住我的胳膊对他说:“我们只是两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好我们的小日子;至于外面怎么样,已经不管我什么事情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们帮不上什么忙!”

  这位大人物叹了一口气说:“李夫人,令尊是中国的领导者之一,这件事情也和他有很大的关系,难道你不为他着想吗?你不能帮忙劝劝你的丈夫吗?这件事情真的很危急!”

  唐云馨对这个人说:“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刚才你也叫我李夫人,所以我需要听他的。既然我的丈夫不愿意去参与这些事情,那么我也不会去说什么,我只会支持他的决定。”

  这位大人物叹了一口气说:“我明白李先生的心情,神城的事情据说实在是匪夷所思。这样吧,李先生你们先回酒店去吧,请考虑一下,如果说考虑好了请给我们答复。”

  我拉着唐云馨说:“不用考虑了,我们现在正在新婚的蜜月旅行,我不想参与任何的这样的事情。那么,就告辞了!”

  这位大人物听见我这样说,就不再强行的阻拦,因为他知道这是没用的。我对这件事没兴趣的,起码说到现在为止,我对这件事情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他站起来,然后和我们握了握手,示意彼得罗夫科维奇送我们出去。

  彼得罗夫科维奇送我们走出克林姆林宫,然后从自己的文件夹中找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在俄罗斯有什么帮助的话可以随时找我。我还是希望李先生能考虑一下,这毕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我收下名片说:“中将先生,我们现在正在蜜月旅行,那些事情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完我拦住了一辆计程车,然后和唐云馨坐上车回到酒店。等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7点了。今天逛了一天,然后和一大群人打了一架,接着被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之一接见,然后要我接手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今天不靠谱的事情真多,本以为神城的事情完结之后,我的世界就太平了。

  我和唐云馨到酒店的餐厅去吃晚饭,折腾了一整天,已经饿得不行了。我们现在所居住的酒店也是五星级的,但是实在没有什么好吃的,起码在我眼里面都不怎么样。好在能够填饱肚子就行了,我和唐云馨草草的吃晚饭就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脑,唐云馨则去洗澡了,过了不大一会儿唐云馨从里面出来,对我说:“我已经洗好了,你赶快去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进了洗浴室,突然发现自己忘了带换洗的睡衣进来,然后向外面的唐云馨喊道:“云馨,帮我拿一件睡衣过来,顺便帮我搓搓背吧”

  唐云馨在外面答应了一声,然后拿着睡衣进来了,她坐在浴缸旁边小凳子上帮我搓背,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问我:“今天我们被叫去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有那张纸上写的龙城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不是一首诗?”

  我摇了摇头说,长叹了一声:“其实我本以为除了我以外,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已经都死了!”

  唐云馨不明白我为什么这样说:“为什么会这样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边泡着澡一边问她:“你第一次见到这两句诗,感觉是什么?”

  唐云馨稍微思考了一下说:“你之前不是说过吗,我们在中学的时候也学过,这是王昌龄《出塞》中的诗句。这句诗的意思是说,假如还有现在还有像是飞将军李广一样的人驻守在边关要塞,那么北方的少数民族就不敢越过阴山侵略国土。这是一句赞美飞将军李广的诗句,也是描述当时边关状况的无奈。上学的那会儿这首诗经常会被出题,我记得十分的清楚。”

  我听着唐云馨说完,然后继续问她:“还有呢?”

  唐云馨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问:“还有?还有什么?”

  我解释说:“关于龙城的事情啊?”

  唐云馨又想了想说:“这个龙城不就是一个地方吗,还有什么?在克林姆林宫的时候,他也不断的提到了龙城,并且希望你去寻找,这个龙城难道不是指一个地方吗?”

  我点头说:“没错,龙城是一个地方,难道只是简单的一个地方这才会让我们去找?”

  在很多资料中,有两种主流解释。有的说龙城是今天北京河北北部一带,还有一种说法是指龙城为匈奴祭祀天地、祖先、鬼神的地方,是匈奴的政治中心地,具体位置众说不一,一说是现今内蒙古赤峰市附近,二说是蒙古人民共和国鄂尔浑河西侧的和硕柴达木湖附近。但是这两者都没有得到有效的佐证,只是被后世之人作为参考。但是从我获得资料来看,龙城则是属于后者,龙城飞将并不是指龙城的飞将军,而是指突然达到敌人中心龙城的飞将军。

  基于此种说法,所在龙城古诗中经常用龙城指代匈奴居住地,所以一般龙城有很多其他的意义。但是后世对‘龙城飞将’有了新的定义,‘龙城’指奇袭龙城的名将卫青,而‘飞将’则指飞将军李广。‘龙城飞将’并不只一人,实指卫青李广,更多的是借代众多汉朝抗匈名将。

  唐诗中提到的‘龙城’一般都与匈奴有关,匈奴是古代蒙古大漠和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秦始皇在位期间,被逐出黄河河套地区。但是不论是哪一种,龙城都是用来指代像是匈奴一类的北方侵略中原王朝的北方游牧民族。

  我说到这里然后说:“这是很多人认为的那样,龙城就是指代当初匈奴的大帐。但是实际上并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内涵,一个说出去不被相信但是可以惊破天的含义。”

  “我明白了,听你们的谈话,这似乎和神城一样的一种存在,难道也很神城有关?”唐云馨立刻明白了。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的确是和神城一样的存在是没错,但是至于和神城有没有关系,我不能确定。”

  唐云馨又问我:“我记得他当时提到了象雄,我感觉你听到那个名字很激动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叹了一口气说:“说起来象雄应该是我对龙城这件事情了解的开始,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因为当初在知道象雄这件事的那些人都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

  唐云馨想了想说:“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就在我们寻找神城的时候,在向昆仑山进发的时候,你曾经说过这件事情。你说过当年你曾经去过象雄的琼隆银城,并且在那里出了一次打问题,后来参与那件事情的人都去世了。”

  我点了点头说:“没错,这是在七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我刚刚才上大三!”

  我因为从小受家庭影响,上了京华大学的历史系的考古专业,这也算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吧。但这是冷门中的冷门,简直没法再冷了。要知道这个专业毕业之后十分难找工作,现在不像是以前大学毕业之后就等分配的。这个冷门专业只有三条路可选,第一就是当一个这个专业的老师,第二就是考进文物系统从事相关的研究,第三就是干一个和自己专业没什么联系的事情了。我还算幸运的,最后考进了文物保护局,算是和自己的专业密切相关了。

  这并是不是说我考试多么的厉害,而是我在这方面的经验十分的丰富,我是因为参加了数次大型的考古行动而被特招到文物保护局的。要知道在世界上每个国家,不是到处都能让你发掘开进行考古研究的。我当初就是凭借着父亲的关系,参加了数个他朋友组织的考古研究工作,虽然说只是拿着考古铲铲土,没有做多少的实际性的工作。但是能够到实地参观学习这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也因此积累了不少的经验。

  我的第一次考古实践工作就是到西藏区参加当时象雄文明的一次普查,影响我一生的事情就是在那次考古普查中发生的。我对神城还有龙城已经众多神秘事件的认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说实话,我听到龙城这个名字的时候,很吃惊,因为我本以为不在会有人知道,现在看来我是错误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