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海捞针
风沙2016-12-27 16:013,265

  我们在这座避难设施改建的保密仓库中见到了一些当年通古斯大爆炸留下来的东西,都让我们感到吃惊,在这其中,有一个很奇怪的吊坠,来历惊人。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吊坠的原本来历,才能解开这个谜。

  彼得罗夫科维奇点头说:“没错,这就是它的来历!”

  我摇头说:“我想要知道的是它更早的来历,在哲布丹尊呼图克图得到它之前!”

  彼得罗夫科维奇说:“我只知道是从中国皇宫中流传出来的,是贵国的康熙大帝上次给哲布丹尊呼图克图的。”

  唐云馨看了看这东西说:“也就是说这是皇宫中的东西,只要是皇宫赏赐的,那么都会在内务府的造物办有着记录。我们回国之后可以到清宫档案处查询一下,我想应该可以找的到这件东西的来历。”

  我点头说:“没错,的确是如此的!”

  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个科学家对我们说:“我们发现这个吊坠能够和这些陶土机器人产生一定的共鸣,在固定的时候,这些陶土会相应这个吊坠的呼应。”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异常的现象呢?”唐云馨问这个科学家。

  这个科学家摇头说:“其余的我们并没有发现,一般这东西会被收起来放到一个盒子中的。”

  我对彼得罗夫科维奇说:“这东西我们先带走了,我们需要详细了解一下它的来历!”

  彼得罗夫科维奇点头说:“我知道了!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

  我想了想说:“两点,我们要返回北京,到故宫的明清档案理处查一下这东西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被康熙皇帝赏赐给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最后能够追查出这东西的最初源头。另外,这些陶土机器人一定要妥善保管,小心再小心!”

  “我明白了,我这就安排飞机送你们会北京,其余的事情我来处理就行了!”彼得罗夫科维奇说。

  我摆手说:“不用,这件事情不用着急,我们最好是按照自己的原本制定的机会回去。现在知道已经有人盯着我们了,但是我想他们还不知道已经参与到这件事情上来了。所以我们要给对手造成一个假象,让对方放心。因为你我都知道,对方最忌讳的就是我们会参与这件事情的。我们必须要比对方先抢得先机,因为按照你们情报说对方进展的要比我们快多了!”

  彼得罗夫科维奇点头说:“好,这件事情李先生是主要负责人,当初你和上层谈好的条件也是所有的事情按照你的安排来,我只是提供你需要的东西!”

  我们和彼得罗夫科维奇分开之后,带着那个像是蓝宝石一样的吊坠回到了宾馆。正好我们的最后一站的形成已经完成了,可以回国了。唐云馨在房间内收拾行李,我则拿着那块吊坠看着。

  唐云馨看我拿着那块吊坠一直没有说话,就问我:“这个吊坠怎么了,你一直拿着看个不停!”

  我摇头说:“没有什么,我只是在想着个吊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会在哲布丹尊呼图克图的手中,这上面也有一个龙城的城徽,究竟是暗指什么呢?”

  唐云馨对我说:“你就先不用想了,等我们回到北京查一下就知道了,我想既然是康熙皇帝赏赐,那么一定会有记录。”

  “说的没错,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同圣识仁波切以及班 禅额尔德尼还有内蒙古的章嘉呼图克图一样尊贵,进京觐见皇帝一定会被皇帝亲自接见的。按照礼仪,皇帝会赐宴给哲布丹尊呼图克图,而且临行前会赏赐给他礼物,那么这个吊坠就会在赏赐礼物清单中。”我想了想说。

  “只要是皇宫大内的东西,内务府也一定会有记载。这东西的来历,还有如何放置的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说这件事情你就先不用考虑了,回到北京后就知道了,现在你赶紧的来帮我收拾行李!”唐云馨向我下命令说。

  第二天我们坐火车沿着第二亚欧大陆桥回国,我向来是打死都不坐火车的。每次坐火车的时候,都死去活来的,我们这次环游世界,一次飞机都没有坐过。一般都是坐火车汽车和邮轮,我是打死都不做飞机。再说了新婚旅行期间是讲究的一个过程,而不是效率和速度。

  这个时间已经是到了夏末了,这要是在中国,绝大部分地方还热的吓人。但是在俄罗斯,在这个高纬度地区就不同了,已经显露出来秋意了。一路上白桦林的金黄,无数的野花野草在火车旁掠过,更多的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不过车上还是挺舒服的,有钱就是好,可以自己包一节车厢

  从莫斯科出发之后,一个星期进入了中国境内,可见俄罗斯的面积究竟有多大。在我看来,俄罗斯的很大一部分领土是中国的,当年丧权辱国割让出去的。我是学历史,一想起这方面就难受。

  火车一路上到了北京,提前坐飞机回来的徐平在火车站已经等着我们了。我提前让他回来安排一下我们将要做的事情,让他和唐建华说一下。

  我问徐平:“怎么样,已经安排好了吗?”

  徐平接过唐云馨的行李箱说:“我已经安排了,不过要到好几处地方去!”

  “好几个地方,不是在故宫中就有吗,怎么还要到好几个地方去?”唐云馨不解的问。

  我解释说:“这一听说是查阅明清档案,的确应该是到故宫中,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明清档案分为内阁大库档案、军机处档案、内务府档案、宗人府档案、国史馆档案、清宫中各处档案和清各部院衙门档案等。其中,除大部分为汉文外,还有满文老档以及英、法、德等文字的外交档案。

  民国年间,这批有着重大历史价值的档案,历尽了各种磨难。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将部分明清档案约40万件运到了台湾。在那儿,档案受到了良好保护,并有专人整理研究。解放后,新中国政府将故宫博物院文献馆改为档案馆,直接归属档案局管理。五十年代,档案馆将遗存各地的明清档案全部接收回北京。

  故宫明清档案部现存的明清历史档案,是从原清内阁大库档案、清军机处方略馆大库档案、清国史馆——清史馆大库档案,宫中各处档案以及清代宫外各衙门和一些私人所存的档案等六个方面,逐渐集中起来的。其总藏量约有九百多万件(册),内容十分丰富。

  由于明朝档案已在明末清初之际损毁儿尽,现存甚少,姑且不论。以清代档案而言,可以说有清一代信史,无论政治、经济、军事或文化,无不皆备其内。尽管现存的有关清代历史的资料可以说是犹如汗牛充栋,但是若要真正严肃地去研究清史,离开这批真正第一手的档案资料,那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这批历史档案,由于经过几百年来自然和人为的损毁,特别是经过清代末年至全国解放时三十多年的流散变迁,曾经遭受过很大的损失,已经很不完整。其中尤以内阁大库档案被流散变迁的历史最早,损失也最重。中国近代文化史上最大一次辗转拍卖档案的“八千麻袋事件”,就是内阁大库的档案。

  “那我们要找的档案在什么地方,你打听过了没有?”我问徐平。

  徐平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你真是所托非人了,你也不想想我是什么水平,我能够知道这些地方在哪里已经不错了。”

  我想了想也是如此:“说的也是,指望你的确是差了一些。你打听出来这些档案在什么地方了吗?”

  徐平想了想说:“我知道的一共有三处,第一处是故宫博物院,第二处是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第三处不在大陆在台湾的故宫博物院!”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们先去故宫博物院。云馨,这些东西是文物,我们想要直接看到很难。这样吧,你给咱爸打个电话,让他知会一声。”

  唐云馨点了点头,一会儿唐云馨就说:“已经说好了,故宫博物院,第一历史档案馆,第二历史档案馆和中央档案馆都可以去。”

  我摇头说:“第二历史档案馆和中央档案馆我们就不用去了,那里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徐平纳闷的问:“你之前不是说很多的资料以前因为战乱流失到外面的很多吗,刚才你说的那些地方都十分的重要,为什么不去?”

  我解释说:“因为那里的档案和我们要找的不符合,我们找到的明清档案不在那里!另外第一历史档案馆和第二历史档案馆都是中央档案馆的下设机构,但是里面的档案是完全不同的。”

  中央档案馆,是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直属的文化事业机构,新中国成立后于北京设立,集中保管自“五四”运动以来的,具有全国意义的革命历史档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国家中央机关的具有永久保存价值的档案。

  我们要找的东西在一些老档案中,但是这些档案因为时间太长还有战乱,丢失的很严重了。中国历史档案最全的地方,莫过于国家档案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