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离开
马己函2016-12-29 18:152,219

  三个月后,王清远的伤已经大好,他现在已经能够下地随意走动,有时候还能跟着阿白出去找一些食物回来,之所以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云蕾需要学习,不肯让他离开。

  他曾经问过小婴儿的意愿,云蕾当时听了也有些意动,她也想回到人类的世界中去,可是当她看到阿白睁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一脸期盼的望着她的时候,她就心软了,阿白是她到了这个世界第一个遇到的她的生物,就算它是只狐狸,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阿白又处处照顾她爱护她,就算他不是人,她也舍不得离开它,所以她当时拒绝了王清远的提议。

  今天是王清远决定要走的一天,天气格外的好,已经步入初春的山林,积雪初融,有些急性子的小草已经开始冒芽,鸟儿开始叽叽喳喳的出来觅食。

  “小家伙,真的不打算跟我走吗?”王清远蹲下身子,努力保持与婴孩视线平齐。

  云蕾嫌弃的把面前杂乱着一头花白头发的老脸扒拉开,用一口还不算流利的童音奶声奶气的说道:“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叫云蕾,不叫小家伙!”

  “哈哈。好,你叫云蕾……”王清远宠爱的摸摸她的头。

  云蕾斜眼瞪他,嘟嘟囔囔道:“都说不要随便摸女孩子的头,会长不高的!”嘴上说着责怪的话,大掌下的小脑袋却是不肯移开,还很眷恋的蹭了蹭。

  “好好,”王清远花白的胡子微微翘起,手下顺手呼撸了两下,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云蕾,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如果遇上困难,你可以拿着这块玉佩去云成山上的道观求助,那里是我教在凡界驻扎的道观。”

  云蕾伸出小手将那块婴儿巴掌大的玉佩接过来,上面用小篆刻着“出云”两字,背面的刻着王清远所在教派和多少代传人,云蕾小心的将玉佩收好,和《素女心经》放在一起。

  “云蕾,《素女心经》你要好好修炼,那是你师娘的传承,虽然只有上半本,但是足以让你在凡人界逍遥了。”王清远细细叮嘱。

  云蕾点头。

  “好啦,我也该走了!”王清远叹了口气,“希望我们有缘再见!”

  看着道士头也不回远去的背影,云蕾偷偷抹了两把眼泪,蹲在她身边的阿白低下头蹭了蹭云蕾的脑袋,伸出舌头舔去她脸上的泪珠。

  云蕾只感觉到一片温暖而又**的触感,痒痒的,又暖到心里。她回过头,伏在阿白长长的狐毛间,一人一狐两相依偎。

  “阿白,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的!”糯糯的声音透过沉闷的狐毛传来,阿白琥珀色的眼珠一抹暖黄的光亮微微闪动。

  四年后

  夏季的山林中枝叶深深,茂密的丛林中藏匿着不少的小动物,一只呆蠢的白兔子竖起两只长长的耳朵,悄悄的听着外面的风声,粉嫩的鼻头不断的耸动,在确定外面没有任何大型动物后,这才小心的钻出灌木丛,来到一片鲜嫩多汁的草地上,放心的开始大快朵颐。

  随着兔子放松警惕,欢快的吃草,忽然一只大网从天而降,罩住了这只兔子,肥嫩的身体惊慌失措起来,叼着嘴里的草四处寻找着出口。

  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天而降,一把将地上的网收紧,提起地上的兔子将它放入背后的背篓中,顺手割了一地的草叶,云蕾这才哼着歌一蹦一跳的走在山林中。

  已经四岁的云蕾,五官稍稍张开,一张肉嘟嘟的小脸上红扑扑的,一双黑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闪动着狡黠的光,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像是观音座下的善财童子似的。

  她身上穿着一件明显不合身的衣服,衣襟的下摆有些快要垂到地上去,有些则被她缠了一圈在腰间,脚下穿着草编的鞋子,稍长的头发则用一根草绳拢了起来梳了个马尾吊在脑后。

  云蕾现在对山上的路径极为熟悉,她时而停下来采摘一些能吃的果子和药用的药材,时而逗逗山间的松鼠,时而趴到山泉旁喝上一口山泉,将盛水的罐子打满,过的颇为欢乐。

  回到山洞中,云蕾将怀里的果子放在专门盛放果子的凹槽里,这个凹槽是她要求阿白特意挖的,就是为了方便储存。

  将手中盛水的罐子放下后,她这才将背上的背篓放下,里面的那只兔子一直呆呆的叼着嘴里面的草叶咀嚼,显然已经安静下来,连逃跑都不带逃的。

  云蕾顺手呼撸了一把胖兔子的长耳朵,小声地说道:“阿白已经出去三天了也不说回来,还不让我去找它,也不知道它偷偷摸摸的去干什么了,以后就由你来陪我啦,不要臭阿白了!哼哼!”

  胖兔子安安静静的吃着草叶,听着上头云蕾的絮叨。

  时光如流水,她不知不觉的陪着阿白过了四年的冬夏,山洞的崖壁上都是她刻下的痕迹,她每天过完一天都会记录下来,有的时候还会在上面画下她和阿白相处的画面。虽然这个山洞只有阿白陪伴着她,但她每一天都会过的很开心。

  只是最近阿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开始就变得焦躁起来,不眠不休的开始储藏食物,她当时还以为有什么天灾即将来临,可是就在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它缠着她温存了好久才离去,发现云蕾跟着,就瓷牙咧嘴的威胁她回来,不许她跟着。

  云蕾当时还很伤心,可是即使她掉眼泪,也没有唤回来阿白。

  这三天中,云蕾很担心阿白,可是她走遍了山里,都没找见他的踪迹,虽然她相信阿白的能力,但是就这样随意丢下她不管的行为实在伤人,以至于她到现在都非常气闷。

  喂完了兔子,云蕾照常按着《素女心经》的功法来打坐,这四年来修炼这本功夫,她已经进入了第一重,丹田内已经能够感受到气机,身手变得矫健起来,就算她现在单独对上一个成年人也能够成功的逃脱,不让自己受伤。

  照常运行了三个大周天后,她这才轻舒一口气,下了草垫,来到温泉边上,解下身上肥大的衣服,当她看到衣服背后一道长长的口子的时候,叹了口气,“唉!又坏了!”

  她发愁的看着手上这件衣服,在想还有没有解救的可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狐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狐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