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迷迭花(5)
兮小曦2018-04-08 13:361,329

  玲珑的沉默,以及嘴边的一丝苦涩,都让肖乔多了一丝悸动。

  “姑娘可是想家里人了?”肖乔蹑手蹑脚地翻出一本泛黄的黄色书卷,放慢了声调,“长夜漫漫,不如我读几首好词与姑娘分享?也不知姑娘你爱哪位大家的诗词?”

  玲珑抿唇。

  打小她便被关在阁里跟着师父学武艺,黑屋子囚禁了她的自由,也囚禁了她的阅历。

  她还清晰地记得,父亲那日将她丢入黑屋子的无情与决绝。她甚至可以听见母亲的低声乞求,那样高傲清冷的母亲,也会为了她而向父亲乞求,然,父亲连回头都不曾给予过,就牵着母亲的手走了。

  父亲只说了一句注定她一生的话:“她是星辰阁的后人。她是圣女。”

  此后数十年,她的命运像是钉在了枷锁上;此后一生,她将戴着这个名号,走入坟墓。

  玲珑呆呆地望着火堆,眼里流露出茫然与孤独。

  像是一个走失在岁月里的孩子。

  肖乔不记得自己看她看了多久,他只记得他脑海中,只回响着一句话:“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这句描写杨贵妃暗自神伤的名句,用在玲珑的身上,他竟然觉得多了份柔情,让他莫名多了一种情愫。

  书读了二十年,他自认读懂了大家名句小家诗篇,此刻,他只听得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地跳动。他竟然觉得他一下子领会了唐玄宗泫然欲泣的原因,只因眼前这个女子。

  直到玲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猛然撞见了他的视线。

  那道视线火热而炽烈,隐隐有种保护欲。

  她望见他的眼中,倒映着小小的她。小小的她,带着几分孤独,但不服输的倔强。

  玲珑登时羞红了脸,尴尬地咳了咳声:“那个,你不是要读几首词吗?”

  肖乔这才发觉自己望了一位姑娘望了许久,心下几分慌乱,解释道:“姑娘你莫要误会,我,我不是登徒子,我只是见姑娘你长得好看,啊不是,姑娘你发呆的时候让人很担心,啊不是,我……”

  玲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朝他笑道:“多谢公子的夸赞,公子不是说,要读几首好词的吗?怎么不读了,我倒蛮喜欢苏白二位的诗词的。”

  提到诗词,肖乔像是变了个人,眼底的倦意瞬间化成了坚定,“苏白二人乃古今词家之大作,这苏东坡的词,我倒最爱那首江城子,不知姑娘可有所耳闻?”

  “幼时有所耳闻,只是现在已忘得差不多了。”玲珑朝他歉意一笑。

  “不打紧。”肖乔挥了挥陈旧的长袍,嘴角带笑,“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这上阙啊,写的是苏大词人与妻子分别数十年的悲凉自序,单讲诗句,那句纵使相逢应不识,争教人思念断肠,可是苏大词人一句,只一句,就将自己离妻十年的沧桑老态描述了出来,着实让人惊喜!”

  玲珑歪着头听他讲,问:“他们之间的爱情,应该是铭记到内心深处的吧?若是真正爱到了骨子里,又怎么会认不出对方呢?”

  肖乔显然被代入了问题,也埋头思考着,玲珑见他不答话,又苦笑着问了句:“而且,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刻骨铭心的爱情?人家的爱,恨,情,仇,都是人家自己的,哪个人可以由得自己,拥有自由的爱情呢?”

  “不,玲珑姑娘,虽说人是各有各的命,但你不该不相信爱情。”肖乔用一双炙热的眸子望着她。

  玲珑偏头望向窗外。

  “我不是不相信爱情,是我不相信人能有自由,那种渴望爱情的自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