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苜蓿(4)
兮小曦2017-04-02 15:352,432

  她一个小家女子,平日里也就做些浣衣打杂等粗活,哪里跟这样一个男子处在一个房间里?哪里见过这番大出血的局面?

  怎么办!怎么办!救人要紧!

  紫絮紧紧抿着颤抖的唇,狠狠地掐了白嫩的手一把,让自己不再哆嗦。她走上前去,把男子扶起身来,靠在墙角边。手忙脚乱地从几套旧衣服里抽出几块素净的纱布,涂上些创伤药,清理好他身上和地上鲜明的血迹,紫絮这才松了口气。

  男子的脸很是白净俊秀,一双俊俏的眉眼紧紧皱着,像是因为身上的苦楚,呼吸声也沉重了许多,一身沾染血迹的衣裳被紫絮换成了一套熏过草香的玄色古袍。他的头挨着墙角,像是有几分不适,肩是耷拉着的。

  紫絮愁苦地看了他一眼,紧紧咬着贝齿,终于是决定了什么,走到他身旁,将他扶起,平放到床上。男子到了床上,皱着的眉头顿时松了几分,紧紧握着的手也陡然松了几分。

  “先把床借给你吧。”紫絮把这一细节尽收眼底,叹了叹气,只得作罢。她找来几床被褥子铺在地上,也管不得什么着凉了,躺下便做了数,大约还是心里不大踏实,直到月牙渐渐消隐时,她才眯了眯会。

  第二日清晨,几声鸡啼穿过窗子,把蜷缩在地上的紫絮给叫醒了。紫絮抖了抖身子,真心觉得地上不仅硌得慌,还有些凉。她抬头看了看还在床上躺着的男子,不禁有些出神了。

  清早,晨曦向来是美的,浅浅地,带着微微的曛色,映在男子的脸上,那脸上白净的没有一丝瑕疵,徒然多了几分圣洁的意味。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紫絮赶紧收回了思绪,朝门口那个方向望去,皱了皱眉。

  这大清早的,还有谁会来找她?她那酒鬼老爹,怕是还在赌钱想着一夜致富罢?隔壁的王嫂,大约还拖着伤寒病躺在床上罢?

  “咚咚咚!”仿佛是催命符一般,敲门声顿时猛烈起来。

  紫絮拍了拍还在混沌时期的脑袋,赶紧理了理身上的衣着,朝床上瞄了几眼,只得叹口气,拉上这一间房室的门。

  好在她家里那个酒鬼父亲尚且还知些羞,隔了一间较小的内室给紫絮,而外边那一间较大的,昼日里便作了大堂,夜里便是那酒鬼的卧房。这般一来,紫絮倒也不大担心睡在内室里的男子会被人发觉了。

  “喂!是不是死了啊!”一个充满着恶毒诅咒的声音传来,紫絮立刻知道了来人,脸色微微发白。

  “嘎吱——”紫絮冷着一张脸把门打开,趁来人早一步便站在了门前,眯着眼睛看着。

  来人身着一袭艳丽的大红色花袍,足足像是一株施满了粉黛的大红牡丹,却无半点风韵。那人见了紫絮,顿时弯起嘴角,抹胭脂较深了些的那几处,陡然皱起几坨来。

  “紫絮妹妹啊,听闻你昨日去了滁州城里,不知是逮着了什么好东西啊?”

  紫絮心里冷冷哼了一声,也不过是来明目张胆强抢罢了,她还以为这姐姐一大早赶来,能有多大能耐呢。

  这门口的女子,便是王嫂的亲女儿阿巧,便是出生的时候长了紫絮几个时辰,而后王嫂算作收养了紫絮这一个女儿,紫絮自然得唤阿巧这一声姐姐。虽说王嫂热心善良,她的亲女儿阿巧却未遗传到半点,时常拿了些新奇的把戏过来炫耀,或是哭啼地叹紫絮命苦,或是紫絮进城得了什么玩意儿,她也故作分享地强抢了去,全然不顾紫絮的感受。

  紫絮向来是看不惯阿巧,却时时因为对王嫂的一片感激,而忍气吞声。这番一来,阿巧自然也愈发嚣张了些。

  “我一个浣衣的小丫头,哪能得了什么好东西啊?姐姐太看重紫絮了。”

  虽是内心百般不愿与阿巧说话,但顾着礼节,总归要给点面儿。这点面儿虽是给了,也不过是一点儿染料,若是她非得赶着去闹染房的话,那她紫絮也不会太计较来招狠的。

  阿巧看着紫絮的目光愈发不善起来,眼里几番鄙视,仍旧是急急地开口:“妹妹啊,莫不是得了什么好处忘了自家吧?要知道,我的阿娘在喂养我的时候,还分了一半的奶给妹妹呢,莫不是妹妹要忘了这旧情旧意?”

  旧情旧意?好一个旧情旧意!

  紫絮嘴角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眼底像是冰窟,满满都是碎碎的冰渣子。

  所谓旧情旧情,就是好的来抢,坏的来炫是么?

  “姐姐这话说得可真满,这旧情旧意原是你阿娘给我的,我也应当理所当然地报恩给王嫂。”紫絮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面上却故作惊讶道:”现今她还在病床上躺着,你却急急地过来讨要了。莫非,姐姐是认定王嫂该死了?而后夺了王嫂的财物?”

  这时候,紫絮家门口也已经聚了许多赶着看热闹的乡亲邻居,这些邻居一听这话,看向阿巧的眼神顿时变了,直骂不孝。紫絮当然也听见了这些碎嘴,权当做没听见,只依着他们说。

  “我,我没有……”阿巧却是无话说了,指着紫絮,愤道:

  “你就是故意陷害我的!你定然藏了什么好东西,这邻里乡亲的哪个没有救济过你家的生存,你今日非但不好好报恩,却独自私藏了这好东西,怕是要飞黄腾达一回,看着我们这小村子吃糠粮罢?”

  那些说着碎嘴的人,顿时目光一变,看向紫絮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贪婪。

  紫絮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世间的人呐,竟如此的不识好歹,有人随意施云,便赶着大把人唤雨。

  人间冷暖,也不过如此。

  “姐姐,你这话说的倒是妹妹不识大体了,可阿巧姐姐,你是如何知道我得了这什么宝贝的?我不过是一个浣衣女,有时进了城里也不过是送些洗好的衣裳罢了,哪里有什么好东西?”

  这话说得通透,直叫阿巧哑巴了一回。阿巧哪里知道紫絮有什么宝贝,只不过是赶来看看再顺手牵羊罢了,刚才的“好东西”也不过是她为了维护名声随意掐了的碎嘴罢了,她哪里说得出什么好东西?

  “我,我,我就是知道你有了宝贝,不然,你为什堵在门口不然咱们进去,查个彻底,总不会是冤枉了你!”

  好啊!还敢搜屋子了是吧?紫絮眼中的冷光更甚,只是一想起内室里还藏了个人,她的脸色也白了几分。

  这一细节被阿巧看在眼里,顿时让她抓住了把柄似的,抿着贝齿道:

  “大家伙儿看呐,这丫头要是没藏什么宝贝,何苦堵在门口不让咱们进去?又怎会这般苍白的脸色?这紫絮啊,定然瞒着大家伙儿做了什么不干净的事!紫絮,你快把那宝贝交出来,若是不交,大伙可要上你家搜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