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苜蓿(9)
兮小曦2017-07-16 16:141,409

  晨枭身上的伤并没有完全好,刚刚一役,他的伤口又被牵动得渗出了血迹,见紫絮不省人事,他也不放心紫絮一个人倒在这里,便把她拥入怀中,紧紧抱着,二人双双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紫絮揉了揉发昏的脑袋,想支起身子却发觉自己动弹不得。

  紫絮不过是个清白的姑娘,倒在男人的怀里,登时脸红到了耳根子。晨枭力气太大,她却奈何不得几分,只好低声唤他:“晨枭,起来了。”

  晨枭迷迷糊糊间听了这话,睁开眼睛便望见紫絮一脸焦急的样子。

  与京城那些胭脂名妓相比,紫絮算不上什么美人胚子。然而滁州地处水乡,这水乡的姑娘都有几分韵味美,紫絮生的也算是清秀,乖巧的笑脸透出些淡粉色,薄唇轻弹可破,笑起来两个小酒窝一晃一晃的。

  这个时候的晨枭离紫絮极近,可以看见她的长睫毛一颤一颤的,小脸因为害羞而多了几分云霞色。

  看多了京城名妓,看惯了浓妆艳抹,而此刻,他却看的有些醉了。

  “你醒了?”紫絮不确定地问,皱起了眉头:“我不是要去换米的么?怎么会在这儿昏睡不起?还有,你不是在家里好好养伤吗?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晨枭张了张嘴,想把那位白衣女子的事说出来,可左右寻思后,又不想让紫絮多疑,还是决定不说。他顿了顿,眼角染上几分凝重:“没事,刚刚有人放了迷药,咱们可能挡着人家办事了,人家也不想杀人灭口,便让咱们睡会儿。”

  “哦,那个,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说罢,她的小脸又红了起来,带着几分羞意。

  晨枭有些尴尬地笑笑,把手放开,紫絮也趁机站了起来,转过身去,掩饰自己的羞怯。空气里弥漫着暧昧,他看着她的背影,觉得手上空落落的,即使仅存的温度旧在,可心里还是免不了几分空虚。

  两人一路无言到了集市。

  “这几日滁州城举办花会,人杂的很,你站在这儿不要乱跑,我去换个米很快回来。”

  紫絮望了望四周的人群,把晨枭安顿在一个比较空的地方,然后指了指一家当铺,再次叮嘱道:“我就去那家当铺,你站这儿等我。”

  你站这儿等我。

  等我。

  晨枭突然觉得心里那一块地方暖了一下。

  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和二哥很贪玩,有一回跑到了一个马槽里,他摔得浑身马粪,连腿也摔骨折了,动弹不得,而二哥也是这样叮嘱他的。可是他等到了天黑,二哥也没来,直到那户人家牵着马回来,这才发现了浑身肮脏的三皇子殿下,惊慌失措下将他送回了皇宫,而他,被父皇臭骂了一顿。

  第二日他被父皇处罚,二哥也在场,他张嘴想让二哥帮忙解释,却触及到二哥似笑非笑的眼眸中,有一种得逞的胜利感。

  晨枭自嘲地笑笑。

  好像从那时候开始吧,他就已经明白,皇家这摊水,不浅,而他,并没有选择的机会,生在皇家,他只能一回又一回地蹚这趟深水,学会隐忍,学会算计,学会借刀杀人,学会在父皇耳边吹风,学会淡然接受哥哥被惩罚时的恶毒话语。

  好像,他变成了他最讨厌的那一种人。

  而这几日的时光,虽是身上的伤口隐隐发痛,可紫絮的动人,早已治愈了他心灵上的陌生,给了他另一种惊艳。

  有一种人可能天生就是这样,她布衣粗食,她生活贫苦,可她不放弃不服输,哪怕与世间为敌,她依旧会笑沐春风、笑向阳光,有时候她会因为一些接触额害羞,小脸上微微露出的粉红色,写尽了可爱,就好像,这种人永远具有魅力,让他别不开眼。

  这几日的相处,他已然发觉,他好像已经恋上了她,无法自拔。

  有些苦涩的凉风,让晨枭打断了回忆,他在心里默默想:紫絮,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