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老通道
大脸猫2017-02-08 11:224,324

  一片枫叶飘飘悠悠的落在地面上。

  林知秋跌跌撞撞的从小巷子里冲出来,一脚踩在地面的积水上,连带着枫叶一起揉进水里发出啪啦的一声碎响。出租车司机猛踩刹车停在了林知秋面前。

  “会不会走路?”出租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身子怒吼。

  林知秋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的眼神中突然露出恐惧的神色,瞧着出租车后面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街上。

  “有病吧你!”出租车司机起了劲儿,疑惑的瞟了一眼倒车镜,随后张大了嘴巴愣住。

  一飚火线砸进了出租车后备箱。

  “轰”的一声巨响,出租车瞬间爆炸,火光冲天而起,倒在地上的林知秋被冲击波掀飞出了十几米重重摔在了地上,随后连打了七八个滚才止住力道,他吐出半口气一动不动,眼镜挂在嘴上,脸上火辣辣的,脑子里面嗡嗡嗡的响,片刻之后,他清醒了一些,剧痛渐渐蔓延进了骨子里,他倒在地上张开嘴呻吟了一声,眼角的余光瞥见三个人影越过了火光朝自己走来。

  林知秋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长方形盒子,那盒子看起来像是装画用的。

  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却根本没法动弹。

  林知秋看清楚了那三个人,慢慢闭上了眼睛。

  “看吧,我早说了,你逃不掉的。”

  说话的女人伸手将波浪似的头发撂到背后,鲜艳的红唇朝上一扬。

  “你要是早早把东西交给我,就不用受这份苦了。”女人叹了口气,看着林知秋的脸摇摇头,伸手抽出了林知秋抱着的盒子,林知秋的手上已经全是鲜血,他仍然费力的想抓着盒子,抽动过程中在盒子上面留下了一道血印。

  林知秋望着盒子轻轻叹了口气,

  女人有些变态的看着盒子上的血迹,末了竟然伸出舌头舔了一口,随后闭上眼满脸享受。

  “林知秋,你别怪我,我也想跟你在这西湖边买套别墅舒舒服服的度过后半生,生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儿,把她每天都打扮的像个公主一样……”女人把盒子贴紧自己的脸颊,血迹染在她脸颊上像她的红唇一样迷幻。

  “可这就是我的命,父亲送我去法国的时候就给我上紧了发条,我这辈子都得被这个发条管着。”

  “如果有下辈子,我再来找你吧。”

  女人蹲低身子,温柔的伸出手抚摸林知秋的脸颊,胡渣子发出轻轻的喳喳声,女人摇了摇头。

  她身后的一个络腮胡男人闷声说:“警察快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再给我几秒。”女人猛地转头不耐烦的朝络腮胡男人吼,随后又转过头,重新温温柔柔的看着林知秋,“要不这样,我给你买个别墅把你的骨灰放在别墅里,如果有空就来陪你。”

  林知秋睁开眼,他的目光先落在盒子上,随后又落在女人的脸上,嘴唇蠕动着。

  “你说什么?”

  女人压低身子把耳朵凑到了林知秋嘴边。

  “我……我说……我爱你。”

  女人愣了一会,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她轻柔的抚摸着林知秋的脸颊。

  “我也爱你。”

  砰的一声枪响,一柄博莱塔手枪抵住林知秋的胸膛发射,女人连扣了三下扳机,脸上仍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随后她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子,朝后面扬了扬手。

  “走了。”

  林知秋的嘴唇里渗出浓稠的鲜血,他的视线仍然停留在女人身上,女人踢踢踏踏的踩着高跟鞋提溜着盒子和另外两人重新穿过火海离开了。

  林知秋听到了西湖湖水拍岸的声音和救护车凄惨的鸣笛声,一直紧攥着的左手一松,一张小笺从指缝里滑了出来,上面钢笔字迹歪歪扭扭的居然写着一首七绝诗: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医务人员抬手摸索着林知秋的呼吸,而后摇了摇头,将他抬上了担架,没有人注意到这张纸飘落在了柏油路上。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位于西湖边的南山路渐渐亮了起来,四下看去,旁边不远处有一座恢弘的建筑,正是中国美术学院。

  第一章:老通道

  杭州,南山路。

  林灵懒洋洋的左右张望着。

  一片杏黄色的小纸片吹到了他的脚面,他瞥见了纸片上写着字,一时好奇把纸片捡了起来,只见上面用钢笔字写着一首歪歪扭扭的古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穷酸。”林灵瞥了瞥嘴,捋了捋纸片,突然计上心头想把这张纸折成一个纸船。

  “那位同学,快跟上。”

  前方传来了大胡子老师的吼声,林灵一个激灵紧走几步跟在了队伍的后头,抬眼一望迎上了大胡子老师恽怒的目光,他把脖子一缩默不作声,把纸片塞进了口袋里。

  林灵今年刚满二十岁,正是韶华春光大好年月,但他瘦瘦弱弱的,唯一算得上出彩的是他的两条眉毛,浓密笔挺,他偏好皱眉头,一皱眉头就将两条眉毛皱成了一个八字。连带着他的名字也成了室友打趣的好点子,略显女性化不说,谐音也是铃铃铃的,导致林灵二十年来总以为生自己的时候周围挂满了铃铛又刮着大风,为此他埋怨了自己的父母许久。

  高中的时候他爱上了美术,顺理成章的学了个艺术,高考居然考到了中国美术学院,本来以为他这下终于能扬眉吐气了,结果到学校才发现自己的水平居然是个垫底的废柴。废柴就废柴吧,毕竟顶尖大学的废柴也不是其他学院能比得上的。林灵喜欢同专业雕塑系的一个女孩,表白了两三次都以失败告终,林灵在无限否定自己之后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命格出了问题,又找街边算命先生和小楼里的塔罗牌卜算师算过之后,仍然一头雾水。如今大二的新学期又开始了,今儿下午没课,大胡子老师征苦力似得带他们一些菜鸟去把冬天摆在门口的雕塑换掉。

  林灵瞧着面前的一尊用梧桐叶装点着的雕塑人像皱起了眉。

  砰的一声,一个人影撞到了林灵的肩膀,林灵一个趔趄,道歉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对不住对不住。”居然带着北京口音。

  “没事。”林灵揉了揉肩膀头回了一句,看清楚了撞自己的人,居然是个穿着十分体面的大叔,大叔一身粗纺的英伦西服发型散乱眉眼精致,还留着不短不长的胡渣,看起来颇有基努里维斯蓄着胡子的颓废感。

  林灵身边的女同学们也看到了这位帅气大叔,立刻从眼中迸出精光牢牢打量着他。但大叔似乎早已习惯了被路人打量,谦逊笑着快步离开了。

  “我要是也能长这么帅就好了,女孩还不众星捧月的粘着自己?”林灵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赌气似的拱了拱肚子,发现自己连个小肚子都拱不出来,他明白了自己是一副既帅不出潇洒,也丑不出古怪的模样。

  “同学们,雕塑都搬进图书馆地下的杂物室里面。”大胡子老师扯着脖子吼。

  林灵扛起了一个雕塑底座往回走。

  “诶诶诶,你看,你女神来了。”孙澎扛起上面的青铜人像,顺便努着嘴用手肘戳林灵,他是西北人,长的五大三粗一副豪杰相貌,和林灵形成了鲜明对比,两人同住一个宿舍,是一对死党。

  林灵顺着孙澎的眼神看去,看到了一个穿着杏黄裙子的背影,他心头一跳,背影正是林灵追了半年表白了三回仍然远在天边的学姐吴砚,吴砚乃是雕塑系的研一学姐,长的十分美丽高挑,在某一次说不清道不明的活动之后,林灵就喜欢上了她。

  吴砚看到了林灵,但欲言又止的自顾自的走进大门,林灵啧啧了两声不说话。

  “你这学期还表不表白了?”孙澎调侃林灵。

  “表白个屁,没见人家连理我都不想理么?滚滚滚。”林灵闷头扛着雕塑底座,两人扛着雕塑进了图书馆。

  孙澎按下电梯,却发现电梯一直停在三楼不下来。

  “楼上又闹什么幺蛾子,搬个东西都搬不消停。”孙澎抱怨。

  电梯的屏幕显示索性跳出了“暂停服务”的字样。

  “走楼梯。”林灵抱起底座往旁边深邃的楼梯间走。

  “这破玩意很重的。”孙澎叹了口气抱起青铜人像,不情愿的跟着林灵走下了楼梯。

  先前在楼外的大叔颇有气质的跟图书馆保安打了个招呼,然后一头钻进了电梯厢里,到达负一楼之后他随手按了个三楼,然后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小刀在电梯线路板上一阵乱戳,将电梯的运行数据破坏。

  他走出电梯厢,左右一望朝前走去,身后的电梯门合并,然后升向三楼。

  图书馆的负一层常年担负着储存废旧期刊的作用,所以很少会有人来这个地方,清洁阿姨似乎也懒得管这里,地上落着薄薄的一层灰,大叔掏出手机打开相册调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显示出一个灯光昏暗的破旧楼道,他把手机举到眼前,眼光不断游移似乎在确认照片上的楼道和眼前楼道之间的关系。

  末了,他把手机收好,右手伸向口袋中,掏出了一片巴掌大的瓷片,瓷片上笔画简单的描了一条大鱼,大鱼的双鳍夸张的向两边延展,倒像是翅膀一样。

  大叔摸索着向前走,停在了杂物室的门口。神色间露出了一丝慌张,他左右看了一番确认没有其他人,将目光停在了杂物室的锁孔上头,并掏出半截铁丝插进了锁孔内。

  几秒之后,锁孔内发出轻微的咯噔声,他表情一舒展,推门走了进去。

  “那老师说的是这里吗?”孙澎仰起头四下打量,喘了口粗气。

  两人慢慢悠悠的拖着雕塑走到了负一层,其他同学都在忙活着拆卸其他雕塑,只有他俩捡漏挑了最轻松的搬了下来,一时半会估计也没别人过来。

  “这楼道多久没人来了啊,全他娘是灰。”孙澎抱怨了两句,从墙面上的指示牌看到了杂物室的名字。

  “快走快走,完事了去吃点好的,我快饿死了。”林灵也瞧见了指示牌,已经快步走了过去。

  大叔走进了杂物室带上了门,里面的格局像是一间教室,但此时已经显得十分老旧,墙壁居然没有裹白粉,都是灰砖垒砌,墙缝也深深的陷了进去。室内横七竖八摆放着一些不用的雕塑和桌椅,上面都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

  他拿出瓷片,目光开始在四面墙壁上摸索着寻找,这时楼道内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大叔一皱眉,看见墙边放着一个文件柜,闪身躲了进去。

  林灵用脚尖踢开了杂物室的门走了进来,喘了口粗气把底座随手一扔。

  “你喘你大爷,快给我让开。”孙澎抱着人像挪了进来,把人像放在墙边,拍了拍手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我天,累死老子了。”

  蹲在文件柜后的大叔不敢作声,他静静等着这两个学生出去,眼神无聊的四下扫视,却猛地盯着身边的墙壁愣住了。

  只见他蹲着的这边地脚线上的灰砖上,放佛有人用圆规戳出了许多点,那些点排列组合成了一个长着翅膀的大鱼形象,图案很不起眼,若不是蹲下来细细查看是看不清楚的,大叔愣了好几秒,轻轻翻过手来去确认瓷片上的图案,他明显有些激动,呼吸也浓重了起来,他慢慢的挪了挪身子半跪在图案前仔细观察,那些孔洞细细密密的和砖头上烧制过程中形成的透气孔似乎别无差别,稍一疏忽就会看走眼。

  大叔把瓷片拿近墙边,反复确认了几遍之后,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他伸出右手,略有些颤抖着去摸那个图案。

  “走啊,去吃饭。”林灵拍了孙澎的肩膀一下。

  “你他娘让我歇会儿。”孙澎活动着手指,他是真有些累。

  突然,杂物室内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咯噔”声,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狠狠敲了一下桌面。林灵和孙澎被吓了一跳同时转头去看声音的来源,却看到了一个人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古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古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