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L三十2017-02-26 13:572,472

  10

   

  待事情全部结束之后我们来到了这座城市中罪恶的源泉-----市第四看守所,我们去看了张灵,进入看守所之后我们在会客室见到了张灵。他看上去不像别的罪犯那样颓废,反而很是精神,除去原来的略长的头发被剃成了平头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张灵见是我们好像有些惊异。

  “怎么会是你们?”

  张弛首先说道:“这很意外吗?”

  我也插嘴道:“我们只是想来看看你。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张灵一笑:“真的很感谢你们!真的没想到你们会来看我,我现在每天都在看书,生活的很安静,你们不觉得我都胖了吗?”

  他这么一说我们确实觉得似乎比之前胖了不少。

  “这是因为我现在是一身轻,没有任何的负担了,所以现在心情也很好,可能对待别人坐牢是件不好的事情,但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享受。”

  “我倒是很佩服你这种异常宽松的心态。”汪焱点着头说道。

  “反正我现在是看开了已经。”

  “那你以后出狱准备有什么打算呢?”我关心的问道。

  “我现在没事在学习看书,我准备出狱之后回到老家,当一名老师,教孩子们知识,更主要的是能在那个地方找到安静,没有任何喧闹的事物。”

  “看来你真的已经放下了。”汪焱说道。

  “是的!”张灵顿了顿然后说道:“其实我还要谢谢你们呢!”

  “谢我们什么?”张弛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要不是你们,我估计自己还会在错误的道路上一直前行,是你们把我拉了回来,这才让我明白道路,悬崖勒马。”

  我们笑了笑,汪焱说道:“不是我们,是你自己,我们不是圣人,无法教导你什么,是你自己良心未泯,善根犹在,所以才会自我醒悟,任何事情其实都是自己悔悟的,别人只是提醒点播而已,真正明白道路的还是自己。既然你已经明白了希望你以后能珍重。”

  张灵异常真诚感动的点了点头。

  从看守所出来,忽然我们觉得挽救了一个人比昨日我们得了那二十几万还要高兴。

  这一次的经历让我们感觉异常的兴奋,关键是这一单生意我们前后竟然入账了二十多万,而且我们几乎没有任何成本,虽然我们这一次也冒了一险,但是能获得这么多,恐怕这世界上没有那种生意能像我们这样利润这么大了吧!

  我们当晚叫了一桌子酒席在家里准备大大的庆祝一番。

  我们一边吃一边喝一直到了深夜,这中间我和张弛问了好多汪焱关于鬼神的问题。

  汪焱为我们解释道:“其实我之前就已经说过,所谓的鬼魂就是人们生前所拥有的意识,比如,说着汪焱拿了一支筷子戳了张弛一下,然后问道:“疼吗?”

  张弛有些不明的说:“有点疼!”

  “你看这就叫意识,你能感觉到冷,热,饿,疼,哭等等这些都是因为有了意识,你看见过死人会哭,会疼的吗?那是因为他没有了意识,因此人死后,但意识还在,这些人的意识,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脑电波,就游荡于天地之间了,当然它与我们根本不属于一个空间,因此有时人们会看见,有时人们看不见,或者有时会看见一些很异常的现象,这都是意识也就是“鬼魂”所造成的。”

  “那我看电影上一些打僵尸,或者抓鬼的什么法器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呢?”张弛继续问道。

  “其实那都是艺术夸大的作用,根本没有那么厉害,电影里最贴近现实的是前两年有一部电影《僵尸》里面一些道法还算贴近,但就是那样也是艺术加工化了,根本没有那么邪门和厉害。其实道法也是科学,就如同算命,风水一样,都是先哲们根据经验总结下来的规律,一直不纯在什么抓鬼一说,鬼本身就是意识,因此根本是没有办法抓的,只能驱除,因此正规的道法应该叫“驱邪”而非“抓鬼”而这些东西都是配合着风水学来使用的,因此凡是会“驱邪”的人都会风水,再说僵尸,其实僵尸的形成是因为意识还没有完全的散去,还有一部分意识留在体内,你们还记得上一次咱们见面时我帮你们斗那只诈尸的情况吗?”

  “嗯!记得!”我立刻说道。

  “其实那就是我用银针扎破他的穴道,然后将意识放出去,僵尸的形成就是因为生前怨气较大,然后气为出,意识不愿走,最后形成了僵尸,将气放出,然后进行安抚便能治住僵尸。”

  “那欧文还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张弛接着问道,“既然是鬼魂为什么不会自己来复仇或者了却心愿呢,比如这一次那个老爷子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劲来了却自己的心愿呢?”

  “其实这个问题,我之前也说过,既然是意识,那就是无形的东西,因此它们根本无法本身进行一些事情,只能借助外力,它们唯一能用的方法就是影响别人的大脑,让其产生幻觉,因此它们要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就必须借助外力才行,然后当它们了却心愿有些就可以去到另一个空间,或者就是转生。”

  “那你们茅山派,主要是做什么呢?”我好奇的问道。

  “不是茅山派,是茅山清派。”汪焱纠正道。

  “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茅山派是一个大派,它分了很多派别的,我们属于茅山清派,还有一个是属于茅山界派。”

  “茅山界派!?”我和张弛都是头一回听说。

  “这个界派其实属于一个邪教,他们将茅山术和泰国的一些蛊术这些邪术进行结合,因此异常的邪,而且非常毒辣,可置人于死地,是非常邪门的教派,属于茅山派的叛徒一类,世代茅山正派的遇到界派的人都势必除之,因此我们两派也斗了上百年了。”

  “额!没想到你们茅山派还有这么多事情呢?”

  汪焱笑了笑:“所以每一个派别都不是那容易的,世间万物都是由都斗争的,及时是宗教也不例外。”

  “那你说泰国的那些什么降头、养小鬼这一类的都是真的吗?”张弛问道。

  “其实那些都是和中国的风水一样,都是利用一些天地之间的力量,从而进行的,但是这些确实比较邪恶,虽然较比中国的风水灵验,但是特别的邪恶,比如泰国的佛牌,特别是那种邪恶的佛牌,都是用一些婴儿血喂养出来的,供好了可能保佑你风调雨顺,如果供不好,就会让你家破人亡,因此最好不要去沾惹那些东西。”

  说着说着忽然我们感觉头顶有些异常,我们抬头一看远远的东方早已经发白,原来我们已经不知不觉的说了一夜,不过这一夜也让我们长了很多知识,于是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但我们并不知道,还有更大的危险即将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礼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礼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