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军械君子奇智 见故人佳人失措
玉露2019-07-28 14:431,794

  莫帅军营里,莫以辰正忙得不可开交。十几个工匠打打磨磨,莫以辰来回查看,手里拿着图纸,细细琢磨。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工匠说:“少将军,这车轮没法造啊。”莫以辰急走过去,蹲身询问:“怎么了,周伯。”“少将军你看。这图纸画得是不错,可真要照这么做,这弩车立不住呀。这车轮大,车身就只有一个支点,容易翻车。”周伯点着图纸。

  莫以辰说:“为何不把车轮改小。”周伯摆手说:“不行,若是换成小车轮,弩车是能立住了,可它走不了哇,只能立在原地。而且转动笨拙,十分费劲儿,也不好控制,很难发力。”莫以辰皱眉,“可以换成中等车轮。”“哎呀,那相当于没换呀。”周伯皱眉,呆看着图纸和做了一半的车轮。

  莫以辰说:“您先缓一缓,让我想一想。”说完就蹭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图纸。“若是车轮太大,弩车容易倒,车轮太小,又难以移动。战场之上,弩车必须灵活,可左可右,可前可后,也必须稳固,不能翻也不能倒。”莫以辰心里思索,一时难解。制造弩车,本就是难事,时间又紧,规格又高。莫以辰目含剑气,决心必要解决这个难题。

  太阳慢慢晃过头顶,莫以辰仍在蹲身思索,丝毫未动。众工匠都知道他的倔脾气,只能叹息,没人来劝。“大车轮灵活,小车轮平稳,若是……”莫以辰忽而一动,墨眸闪着灵光,一挑眉说:“谜底不过如此!”而后迅快的闪进了工匠的帐篷,一手执笔,几下便画出了新的弩车图。“啪”的一敲毛笔,走了出来。

  周伯急起身接过图样一看,抚须叹说:“少将军果真奇才。”弩车被改为四个车轮,左右各有一大一小两个车轮。还添了两个长长的扶把。行军时手扶扶把用大车轮推车前行,击敌时四轮着地,靠小车轮稳住车身。众人一看,都赞不绝口。莫以辰挑眉说:“按这个做!”周伯点头,自去忙了。莫以辰看着图纸,又陷入了沉思。

  莫以辰又迅快的回账,将弩车的前端改宽了些,后端稍宽,这样做既有利于稳固,也有利于发箭。莫以辰拿着图纸对一个中年工匠说:“康伯,你照这样做。”“勇叔,你这样做。”莫以辰将新图纸递给勇叔。

  莫以辰如风的身影闪在众工匠中间,清冷的声音和着敲打声,嘈杂中却无一丝烦乱,紧快中透着几分淡漠。一袭白衣透傲意,墨迹点点带淡然。孤傲轻狂,使人望而却步,天生奇才,不屑世事。

  叶卿予闷坐房中,心里只觉烦闷,只思念着他,却不得见。叶卿予头戴一朵纱花,墨发及腰,柔滑似瀑,一身淡白透黄的衣衫,罩在身上正是合适。她支着下巴,呆看窗外,宛若静坐仙子。

  “小姐,请用茶。”乘鹊给叶卿予倒了一杯茶。叶卿予微微皱眉,伸手去摸茶杯,拿起了茶盖。乘鹊张大嘴吃惊的看着叶卿予,惊讶的怔在原地。

  叶卿予拿着茶盖晃了一晃,端在半空。

  乘鹊惊声说:“小,小姐,你,你拿的是……”叶卿予看向乘鹊,见她一脸惊色,指着自己的手。叶卿予一看手里的茶杯盖,急忙放下。乘鹊咽了下口水:“小姐,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没有。”叶卿予竭力平静,“我要出去一趟。”说着即刻起身。

  乘鹊还未回过神来,叶卿予已拿上了短剑。

  只觉背后掌风起,叶卿予即刻转身。两人一对,各执剑在胸前。

  “你的警惕性很差。”黑衣女子拔剑。

  叶卿予亦拔剑:“不知你剑法如何。”

  只一瞬间,剑光一闪,剑剑相抵,各不相让。

  叶卿予翩然若飘,屋中飞旋,短剑护体,剑招凌厉劈去,直刺要害。

  黑衣女子身法虽不及叶卿予轻灵,可杀气顿起,剑招狠厉,招招致命。况且力道内力远胜叶卿予。

  叶卿予闪身手发暗器,黑衣女子不闪不躲,迎镖而上,只在镖要近身时才稍一侧身。

  叶卿予向后一退:“你不在乎性命。”

  “ 好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叶卿予面无表情,不知是赞是叹,是嘲讽还是不忍。

  总之,两个人的心里都没有同情和怜悯。因为对方手中的剑时刻在警示着自己,怜悯敌人,只有死!况且,对付这种不要命的剑招,惟有以命相搏。

  乘鹊早已站到一边,紧紧地撕扯手帕,盯着打斗的两人,手指只颤。

  黑衣女子便出招边说:“你还没动手。”

  “与你无关。”

  叶卿予出剑相抵,反手刺去。

  “必杀令已下,你犹豫不得。”黑衣人长剑一横,与叶卿予几乎脸贴脸对视。

  叶卿予轻功一纵,飞起一脚。

  “你想抗令。”黑衣人语气硬到不可回答。

  叶卿予一震,抬袖手指一动,三只短剑齐出。

  “呃”一声闷哼,没在喉咙里,黑衣人倚墙,含恨瞪着叶卿予。

  “小姐!”乘鹊惊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