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探迷案定奇计
玉露2018-10-10 14:454,877

  粉钗问道:“青楼女子,大家千金,她们之间有什么联系?为什么有人费劲心思想要她们的命?”

  莫以辰一挑眉说:“若说有联系,那唯一的联系就是衣服和迷药。”

  青裙皱眉。

  “迷药?衣服?有联系?”

  莫以辰淡漠的点头。

  “是。而且这联系是凶手留下的。”莫以辰语速慢了下来,悠悠地说:“张小姐卧室里的衣服是西陵布料所织,而青楼案中,书里的迷药,也是西陵的强行迷药醉骨散。”

  青裙粉钗一听更加摸不着头脑。

  莫以辰继续说:“张小姐房中发现了右邪门的特定标记血手帕。”未等莫以辰说完,粉钗就惊说:“血手帕。”青裙问“还有什么线索?”莫以辰一挑眉说:“一架古筝。”青粉两人惊问“这是线索?”莫以辰点头说:“是。因为这架古筝后刻着一朵兰花,一行小字。”“什么字?”青裙粉钗同时问道。莫以辰一挑眉说:“空谷幽兰。”莫以辰提笔说道“我将所有的疑问都写下来,你们就会知道,今天为什么有人要拖住你们,而不是拖住我。”

  莫以辰边写边说:“从线索上看,迷药与衣服是巧合,还是凶手的破绽?右邪门的血手帕两次出现,难道操作这一切的是右邪门吗?若是右邪门作案,又为何留下其它线索?若不是右邪门,又是何人欲盖弥彰?从杀人手法上看,青楼女子被人击胸而死,而张小姐是被人一掌击碎脖颈而死。杀人手法一样的惨忍,这是同一个人所为吗?从杀人动机来看,无故杀死一个命如浮萍的青楼女子,是为了什么?一个千金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能得罪什么人?为何惨死?若把两件案子联系在一起,张老爷张夫人和第一个案子有关系吗?他们为何制造了一个假案?从案发时间来看,凶手是夜里杀人,作案速度十分之快,连续两夜连杀两人。不过这绝不是普通的连环杀人案,若是两个案子是同一人所为,而青楼女子和千金小姐又无任何联系,那么他目的何在?他布置现场联同张府制造假案到底是为了什么?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还不能确定,不过他的目的就是这两种可能的,其中之一。一是让我们把这两起案子想成是普通的连环杀人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以掩饰他的真实目的。二是他的真实目的就是让我们陷下去……不过,无论是那种目的,他都需要我到案发现场,看到他想让我看到的东西,从而达到他让我陷入思维误区的目的。但同时他又怕我看出破绽,所以和张府的人合演了这出戏。这也就是他拖住你们的原因,就是为了扰乱我的思绪,让我一时,甚至是永远都不能发现这是一个假案。同时也为了让我把两件案子联系到一起,一假一真就都成了真。而我知道你们遇袭后,就会觉得这是凶手为了保护自己而做的,就更加确定这是一起普通的连环杀人案。凶手很聪明,可惜他百密一疏,终有破绽。”莫以辰笔迹劲秀,语速极快,声音清冷。粉钗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粉钗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

  莫以辰写完后抬头看向两人。

  粉钗直愣愣的看着莫以辰,青裙凝眉闭目,已陷入沉思。

  粉钗长吁了一口气,冲莫以辰笑了一下说:“没听懂。”

  莫以辰挑眉看向青裙。

  青裙犹豫着。

  “少爷,你的意思是凶手杀人并非是贪图美色,而是故意制造了一个采花杀人案的假象?他杀人的真实目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莫以辰点头,刚要接着说。粉钗就问道“少爷,你说凶手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将我们引入他所设计的案子中,让我们顺着他的思路去查案,这个想法是不是太离谱了?”莫以辰坐在椅上,右手轻旋扇子,淡漠地说:“这两种推测都极为可能。尤其是第二种。”青裙、粉钗惊讶。

  “都极为可能?尤其是第二种?”

  莫以辰右手轻旋扇子,往上一抛,接在左手,兀的一收,一敲桌子。

  “没错。第一种推测就是说他想拖住我们,让我们把所有的精力全放在这上面,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当我们按他设计的思路查下去的时候,他的真实目的才开始展开,他才会杀他想杀的人,到那时我们才发现前后死者的联系很少,就会摸不着头脑。不过第二种推测也不是不可能。第二种推测是说他想让我们陷下去,他的真实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我们,或者说他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想与我们较量一番。”

  “较量?”

  莫以辰点头。

  “是。这可能是右邪门做的。他们为复仇而来,想与我较量一番。”

  粉钗惊恐。

  “复仇?较量?怎么办?”

  青裙惊说:“这不可能,右邪门作案除了血手帕之外,根本不会留下其它任何线索。”

  莫以辰挑眉说:“是。右邪门一直很自负,杀人现场除了血手帕之外不留任何线索。但是我们只跟他们交手过一次,并不知道他们的其它作案手法。右邪门行事向来诡异,他们的作案手法我们根本摸不透。所以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过第一种推测也是可能的。因为右邪门一案天下皆知,也有可能是凶手借右邪门来掩饰自己,这也是他迷惑我们的一个方法而已。”粉钗稍稍松了一口气。青裙缓缓的说:“这样说来,我们不知凶手的真实目的,有两种推测都极为可能,那我们要怎样查案?”莫以辰说:“很简单,按连环杀人案查下去。”“啊?”青裙惊问道“那不就可能中了凶手的计了吗?”莫以辰挑眉说:“没错,我们就是要陷下去。”两人不解的问“为什么?”

  莫以辰刚要解释,就听见小枫在外面喊道:“少爷,少爷,你快出来,你闯了大祸了。”

  莫以辰听见小枫很着急,就只得对青裙粉钗说:“明日我再解释,今晚不必来小书房。”粉钗啊了一声,看着莫以辰问道:“少爷你今晚不会要……?”

  莫以辰心知自己不会撒谎,就点了点头。

  莫以辰甩下扇子,身子一闪,到了门外。  

  小枫在远处边跑边喊,莫以辰轻功一点,闪了过去。

  小枫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满头大汗的,气喘吁吁的说:“少爷,你,你你,完了。你,你是不是把玉,玉摔了。”莫以辰一挑眉“玉?”虽然莫以辰一脸冷傲,但他的眼神中却忽而透出一丝惶惑之色。

  莫以辰的脑中闪过自己刚进门时的画面。婢女倒地,一声脆响。莫以辰冷傲地说:“谜底不过如此。”

  “啊?”小枫大惊失色,咽了一下口水说:“少爷,完了。”

  莫以辰一挑眉说:“不就是一块玉吗。”

  小枫一边喘气一边摇头说“你去了大书房就知道了。不过少爷,去之前小的必须得跟您说清楚了。这玉可……”

  “何必再说。”莫以辰打断小枫的话,闪身走向大书房。小枫在后面赶紧追。小枫边走边说“哎呀,少爷,少爷……你等等我啊,这事儿,它不是……哎,少爷……”

  大书房里,莫老爷怒气冲冲地坐在椅上,一手狠压桌面,面含怒气。其威势让人只觉难以呼吸。莫以辰走进书房,正对上莫老爷含着怒气的眼神。

  莫以辰行礼。

  “拜见父亲。”

  莫老爷吭的一拍桌子,厉声问:“这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辰儿?”

  莫以辰看一眼跪在地上的丫环说:“我摔的。”

  小枫即刻愣住了,赶紧小声提醒莫以辰说:“少爷,这事儿不能乱认,你得考虑考虑。”

  莫以辰冷冷的说:“我摔的。”

  忠叔不停地冲莫以辰摇头。

  莫以辰修长的背影立在房中,一身白让人看不分明,人似寒霜,面无表情。肃杀之气沁入骨,傲中带冷,让人望而生寒。

  忠叔无奈的叹了口气。

  莫老爷冲忠叔摆了摆手,忠叔命人将那丫鬟带了下去。那个丫鬟经过莫以辰身边时,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手帖身侧,微微行了个礼,随即出去了。

  莫老爷压着气问:“辰儿,你摔了玉当如何?”

  “愿承担后果。”

  莫老爷指着莫以辰。

  “你承担的起吗?蓝田暖玉,千金难求,你如何担?”

  莫以辰皱眉说:“蓝田暖玉。”

  蓝田暖玉乃是玉中极品,价值千金。此玉温润细腻,远望如烟,蓝气萦绕。近望则碧绿剔透,娇翠欲滴。最为奇特的是此玉寒天自暖,暖天生凉。

  莫以辰面色凝重,不似往日一般冷傲逼人。此时的莫以辰只觉震惊,此祸非小。

  莫老爷又问:“摔碎此玉,可有原因?”莫以辰立刻答:“没有。”莫老爷紧接着问:“没有原因?你可知错?”“知错了。”莫以辰答。莫老爷又问“辰儿,为父最后问你一遍,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莫以辰答:“没有。错就是错,对就是对。结果已经在这儿了,又何须解释过程。”莫老爷语气稍缓说:“看来你还没忘为父的教导。身为男儿,身为军人,不论是有心之失,还是无心之过,都不准辩解。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无论是何种原因,你都要承担后果。”莫以辰答:“是。”莫老爷又问:“这后果你如何承担?你承担的起吗?”莫以辰一挑眉说:“即便担不起,我也要担。我莫以辰绝不会让别人替我承担,更不会推卸责任。我愿尽全力去担,即便只能担千分之一,亦于己无悔。”

  莫老爷心里暗暗赞赏拍桌而起。

  “好!果然不愧是我的儿子。但辰儿,爹要你记住,敢于承担,心怀坦荡,是男儿本色。但更为重要的是,这后果不论你担不担得起,身为男儿,你都必须担。”

  “是,记下了。”

  莫老爷对忠叔摆了摆手,忠叔就将众人都带了出去。小枫一百个不愿意走,硬是被忠叔拉了出去。

  莫以辰双手举鞭,递给了莫老爷。

  莫老爷狠了狠心,拿起了鞭子。

  莫以辰即刻转身,背对莫老爷,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

  小枫在门外听见里面鞭子抽打的声音,急得团团转。忠叔也急得在门前徘徊。

  小枫冲忠叔说:“忠叔,我进去看一下少爷,我去跟老爷求个情。”说着就要冲进去了。忠叔赶紧死死地拽住小枫,“不行,老爷教训少爷,不让人进去。你不行,哎,你……”小枫与忠叔两个人在门外撕扯了起来。小枫一个猛劲儿,挣开了忠叔的手,往前一蹿,正撞在莫老爷的身上。

  忠叔赶紧推开小枫,莫老爷甩袖而去。

  小枫楞了一下大喊“少爷,少爷,少爷。”莫以辰跪在地上,小枫刚要上前扶莫以辰。

  莫以辰淡然开口说:“不用,我站得起来。”小枫咽了一下口水说:“少爷,你都这样了,你还能挺得住吗?”

  莫以辰站起身来,一挑眉说:“本少爷岂能有事。”小枫长舒一口气说:“少爷,我求您了,明天夫人就回来了,你让我如何向夫人交代呀?”莫以辰一挑眉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如何交代。”小枫叹了口气说:“少爷,你到底有没有事儿?要不,我去请郎中?”莫以辰淡然地说:“不必。”

  转眼天色渐暗。莫老爷坐在饭桌前,莫以辰立在一侧。莫以辰向外望去,夜渐深静寂无声。莫老爷的脸上怒气渐露。

  莫老爷问:“辰儿,离儿到底去哪了?”

  “我去找。”

  “站住。”莫老爷喝住莫以辰。

  莫以辰只得站住。

  又等了一会儿,莫老爷啪的一拍桌子,刚要发怒,只听一阵环佩叮当。

  莫以离从门外走了进来,笑意若春风,果真是俊朗少年。手摇纸扇面含笑,恰如春风化人间。两道剑眉含星目,风姿俊俏俊俏美少年。

  莫以离进屋后,莫以辰微微松了口气。

  莫老爷嗔怒着问:“去哪了?天色已晚,不知归府?”莫以离随即一副吊儿郎当样,一拉椅子坐在了桌前。莫以离假装正色行了个礼说“爹,咳儿知错了,可能原谅否?”莫以辰一看他这个样子,禁不住哼了一声,微露笑意。莫老爷含笑说“没个正经。”

  饭后,莫以辰莫以离退了出来,兄弟俩在连廊上边走边说。莫以离搂着莫以辰说:“哥,知道吗?我今天去见月绮了。”莫以辰说:“知道。”莫以离惊讶“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莫以辰推开他,“你不天天去吗。”

  莫以离一拍莫以辰肩膀。

  “不愧是我哥呀,这么了解我。”

  莫以辰一耸肩,闷哼一声。

  “怎么了?哥。”

  莫以辰看着他一挑眉说:“你说呢?”“啊?”莫以离问:“你不会……”莫以辰看着莫以离,挑了一下眉,莫以离瞬间秒懂。莫以离又搂住莫以辰问“那到底挨了几下?”莫以辰低头一伸手,莫以离吁了一口气说:“幸好你只挨了三下。要不然明天娘一回来,这侯府就得鸡飞狗跳呀!”说完就拉着莫以辰朝自己院子走。莫以辰拉住他推测说:“你要给我上药。”“对呀,走啊。不是每次都是我给你上药吗?”莫以离点头说。

  莫以辰一挑眉。

  “今天不行,爹让我饭后去他卧房。”

  莫以离瞬间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夸张的说:“哥,自求多福吧!兄弟我祝你好运。”

  莫以辰指着他。

  “你等着明天。”

  莫以离满面含笑。

  “好啊。明天见。”

  说完吊儿郎当的回房了。

  满府只剩月空灵,寒霜覆,隐没了莫以辰孤傲的背影。

继续阅读:君卿各自愁胸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