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现杀机顿起 君卿携手探迷情
玉露2018-10-14 10:144,829

  张烈一路急走,到了“一品香茗”,直奔二楼。

  一刻,两刻,三刻……时间一点点过去,张烈向楼下张望,不见她来。

  楼上人来人去,客尽客散。

  张烈只点了一壶茶,坐在这里。心急心焦心燥心盼心累,张烈守在这里,仍不见她来。

  忽一阵铃铛响,张烈急忙起身向楼梯口看去,继而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不是她。

  上来的是一个红衣女子,她手腕上戴着一串金铃。红衣女子一头长发披肩,头上只系着一条银丝带。她穿一身血红色衣裙,媚惑地笑着向张烈走过来。她妖娆地坐在了张烈对面,一支胳膊倚在桌上,伸手拨开外衣,正见裹着红衣的纤细的小腰,慢慢的扭着,红衣之下,风态万种。

  张烈急忙别开头,不敢再看。

  红衣女子媚惑的一笑说:“公子,我美吗?”

  张烈瞟了她一眼。墨眉浓妆,红唇如丹,十指纤细,指甲几近透明,好一个妖媚女子。

  张烈只觉呼吸急促,起身向外走去。

  那女子急赶到楼梯口前拦住了张烈,侧身向张烈身上扑。张烈急往后闪身。那女子停在张烈身前,一伸手摸住了张烈的肩膀。张烈伸手拿掉她的手,紧皱双眉,推开她急忙走下了楼。红衣女子看着张烈的背影,勾唇一笑。

  张烈急走穿过街道,转过街角。

  就在张烈转过街角的那一刻,一个头上对称着戴着一对银铃,身穿碧绿色绣小朵梨花的少女从对面街角走出来。

  少女笑着走进“一品香茗”。直上二楼,坐在了刚刚张烈坐过的地方,向楼下张望。

  张烈转过街角,脸涨得通红,大口喘气,歇了一会儿,起身离开。

  少女坐在楼上,店小二问“客官,和您每次一起喝茶的那位客官刚走,您今个儿喝什么茶?”

  “走了?”少女脸上溢出失落之情。银铃铛铛,少女梛步一下一下的下楼梯。真的走了吗?会不会再回来?万一他回来我又走了呢?他为什么这么急?出什么事了?无数疑问杂在她心头。

  张烈走到半路突然停住,转身刚要抬脚往回走,忽而觉得自己很可笑,转身毅然离去,没有再回头。

  楼上红衣女子从里间走出来,望着楼下向街角呆看的少女,感慨一笑“是个好姑娘,可惜了。”

  楼下的少女冲张烈离开的街角看了很久,才转身离去,一脸落寞,双眼蓄满了失落。

  红尘中,谁和谁一次次错过,一次次相遇。千万人匆匆走过,不见心中无数次幻想的容颜。她以为的守候是此生不负,他看到的只是……

  酷刑司里众人都等的心慌,急切的渴望较量一场。揭开迷案就在下一瞬间。

  粉钗无聊的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支着头,一只手闲敲着桌子。一副闷得要死的样子。少爷,你怎么还不回来?粉钗只觉莫以辰已离开十几年之久了。庭宇倚在门口,怀亦搂着他的肩膀问“说了吗?”庭宇摇头说:“没有。”怀亦惊讶地说:“没有。我天哪!那么好的机会,两个人逛街,你竟然没说?兄弟,你有毛病吧!”庭宇皱眉说:“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哎,你不能觉得这样挺好的。你要主动争取,粉钗这样的女孩子,一定不喜欢你这样的闷葫芦。”怀亦小声说。庭宇低头不语。怀亦忍不住又说:“那她对你有没有说什么?没准儿粉钗早就喜欢上你了,看你笨,没动静,给你点儿暗示。”庭宇心里突然想起刚刚庄布里的情景,“相公”,难道这是暗示?或许真像怀亦说的那样,她对我有意?可她对莫将军明明有意呀?可若真对我有意,这不就错过了吗?我对她好,不求她回看我一眼。可她若真的……好,我拼一把。庭宇突然推开怀亦,朝粉钗走了过去。庭宇推得太突然,怀亦险些跌倒。怀亦急忙拉住庭宇低声问“你干什么?”庭宇回头说:“我现在就说。”现在就说?这也太突然了,这闷葫芦终于开窍了?可这也开得太突然了!怀亦一脸惊愕,简直难以相信。

  庭宇坐在粉钗对面,粉钗抬头笑着说:“少爷怎么还不回来?好没意思。”庭宇点头说:“我们刚刚在布庄……你称我……”“噢,对不起呀。我知道名声对你来说很重要,你爹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轻饶你,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粉钗笑了一阵儿又说:“你当时呆呆的样子,我就想和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更呆了。”

  庭宇看着呵呵笑得粉钗,黯然神伤。原来竟是这样。只是一个玩笑而已,自己怎么会当真了?莫将军帅府侯门长子,又武艺高强,我拿什么跟他比?这样可爱的女子,娶她为妻真是一个奢求。

  庭宇一脸落寞,干笑了一下说:“没事,你别放在心上。我爹不会对我怎么样。”粉钗笑着说:“也对,许先锋和莫帅不一样,怎么舍得打你那。”庭宇不答,呆坐在椅上,一动不动。庭宇本来未曾奢望粉钗会有意于他。但听她笑着说出来后,还是很难受。仿佛一颗心跌进了灰里,只想任它落在灰上,不想将它拿上来,也无力将它拿上来。

  怀亦从门外进来看见一脸凄然的庭宇,一划额头,坐到了敏英身侧。

  众人等莫以辰等得甚是无聊,可此时此刻,谁也没有心情去做别的事。都只想等着,急切的焦急的想要知道真相。下一步,将剑指何方?幕后真凶,到底是谁?生死较量,又将鹿死谁手?在这种时刻,除了敏英以外,还有谁能悠然的品茶,带着天生的暖意与抑郁,摇扇浅笑?

  莫以辰此刻正在叶府门前琴笛相和,怎知酷刑司所有人都等急了哪?

  太阳已偏过正中,粉钗皱眉说:“都下午了,少爷怎么还不回来?”青裙从外面进来,粉钗即刻站起来眼含期切的看着青裙。青裙微微一笑说:“我没事了。”粉钗长吁了一口气,拉青裙坐下。问古今多少痴男女,熬不过一个情字。

  马蹄踏地秋风起,耳边飘过你的气息。长发若带流年似水,心无他想只贪看你双眸似水。

  莫以辰一袭白衣站在酷刑司门前,伸手对叶卿予说:“叶姑娘,请。”叶卿予含笑说:“原来酷刑司也不过如此。”众人在厅内听见一阵马蹄声,心里振奋。莫以辰推门而进,众人随之一惊。粉钗跑向莫以辰说:“少爷,你回来了。这位是……”

  她一袭紫衣,惊艳秋色。长发如墨,厚密如云,白皙的脸上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双眸若泉,澄澈透明。

  怀亦叹道“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她好美。”飞卢,紫貂急忙点头。

  青裙刹那惊住“一袭白衣清秀公子,一抹倩影惊艳秋风。她千金之体,却无千金之姿,既无娇羞之态,亦无纯朴之气,她从上到下透出的气息让人难以琢磨。她是谁?怎么会有这样一双含水的双眸?柔而不弱。”

  青裙看着莫以辰和叶卿予,仿佛看到了他的身影。他立在校场上,一杆枪啸动四方。我立在他身旁,听数万兵士呐喊,触到了他眼底的炙烫。他是那样似火的男子,和莫少爷完全不同。这个女子和莫少爷站在一起,可谓郎才女貌。我当初同他站在一起,也是一对壁人啊,不也羡煞旁人吗?可叹世间恶,人情薄,往事如烟,世事多变,挥泪别,我竟恨入骨,痛入心,不敢回看他一眼。他会像我一样也伤心欲绝吗?也望断肝肠吗?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心痛?是不是?一滴泪划过青裙的眼角,流到她嘴边,不知是何滋味。

  正在青裙呆想时,莫以辰和叶卿予已站在了厅堂里。

  莫以辰说:“这位是叶姑娘。”叶卿予行礼说:“小女叶卿予,有幸得见诸位。”

  叶卿予?!众人瞬间错愕,惊讶。

  “叶卿予,云州城第二美人叶卿予?你是叶卿予。”飞卢惊叹地说。粉钗拉着叶卿予的手瞪大眼睛细细的打量,欣喜的说:“哇,你真的太美了。你是云州城第二美人。我见到你了,我竟然可以见到云州城第二美人!”粉钗激动得不能自已。

  如斯美人,谁见到不为之心神一颤?

  莫以辰指着紫貂说:“这是……”“我叫紫貂,叶姑娘。”紫貂抢着说。

  莫以辰一挑眉,甚觉无语。

  川朗川泽行礼说:“在下白川朗”“白川泽。”叶卿予回礼一笑。飞卢咽了一下口水说:“我是飞卢,叶美人。”怀亦推开飞卢笑着说:“叶小姐,在下赵怀亦。”

  敏英淡然一笑,神态若醉,气质更似神仙,一摇扇子说:“在下应敏英。得见叶姑娘芳容,实乃三生有幸。”

  叶卿予暗叹“应敏英,他看似淡然,翩翩然君子之气,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叶卿予笑着回礼。

  赤皓侧着身子不看叶卿予,冷冷的说:“赤皓。”随即坐到了椅上。

  叶卿予在心里暗想“酷刑司果然卧虎藏龙。表面上看似平常,实则不然。赵怀亦,赤皓,应敏英,许庭宇都不是简单人物。”

  粉钗见众人都说完了,急忙上前拉着叶卿予说:“我是粉钗,叶小姐。”叶卿予笑着说:“早闻女司卫郎之名。你们是亲姐妹吗?”粉钗看着青裙说:“青裙姐,青裙。”青裙回过神来,面含忧伤的说:“叶小姐,我是青裙。”

  叶卿予心里揣测“她们两人气质不凡,虽是女子却武功不弱,到底是何出身?青裙,粉钗这名字太随便了,应不是真名。不过看其他人的反应,他们似乎也不知情。还是我想多了?”

  莫以辰一挑眉说:“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在明一路在暗。”怀亦顿时惊问“莫将军,你不会是想让叶姑娘去引凶手吧?”莫以辰点头。叶卿予看向莫以辰说:“原来莫公子是看上了我的轻功。”

  众人惊愕,轻功?云州城第二美人,书香门第的大小姐叶卿予竟会轻功?

  正在众人惊叹时,张烈走了进来,一脸落寞。

  莫以辰说:“烈兄,你没见到她。”张烈点头。

  莫以辰接着说:“叶姑娘扮成小家碧玉在街上走,我,怀亦庭宇分别从三个方向跟着叶姑娘,观察可疑的人。烈兄你埋伏在屋外。青裙你隐在屋中。粉钗你先在小巷里等,等看见叶姑娘就暗中随她入院,埋伏在屋外。赤皓,飞卢,紫貂你们三人分别在城中埋伏,夜间若有可疑之人,定要拿下。赤皓,我要活的。”赤皓点头,眼里泛起杀意。

  叶卿予心里暗想“这样狠厉的眼神,他到底是何来历?”

  莫以辰清冷的声音快若清秋急雨,又冷又脆。

  莫以辰接着说:“凶手很聪明,绝不会白日作案。所以我们晚上才要加倍小心。我们要给凶手制造出,我们已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假象。”众人点头。

  怀亦突然皱眉说:“可是,可是叶小姐虽会轻功,但凶手出掌就可要人性命。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实在太危险了!”

  莫以辰挑眉说:“我完全有能力护叶姑娘周全。”

  敏英笑说:“凶手隔空发掌,就可要人性命。若在白日他便出掌,我们来不及……”“他不会。”

  莫以辰傲气的说:“凶手很聪明。按我的推断,不论凶手是那种目的,他绝不会在白日出手。”叶卿予笑说:“何时出手都无妨。冷面君子莫以辰若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又何以名震江湖?”

  莫以辰挑眉,她声音虽柔言语却爽利。她竟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手上。这到底是怎样的女子,真让我看不透。

  青裙在心里暗叹“她竟如此信任少爷。她的胆识超过寻常女子,奇哉。”

  粉钗笑拉着叶卿予去后堂换衣。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子,粉钗开心的不得了,看着叶卿予的眼神都透出激动。

  莫以辰等在司堂,心想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小家碧玉,一个风一样的女子,如何变成小家碧玉?

  突然众人一齐惊叹,青裙也惊了一下。好美!

  敏英笑叹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叶卿予含笑说:“这样行吗?”

  众人一时呆住,呆呆的看着叶卿予。

  她墨发如云,直垂于肩。一根淡雅的浅绿丝带系在发上,清新灵动。白皙的脸上未施粉黛,更衬得那双大眼睛空灵澄澈,似要渗出水来。粉色的薄唇画在脸上。她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笑容惊人心弦。一袭水绿薄衫轻盈似露,穿在身上倒显得瘦弱。她含笑无声,看着莫以辰。

  青裙暗叹“她虽身穿廉衣,却气质不俗。”

  莫以辰看着叶卿予说:“换掉它。它太薄,外面冷。”

  叶卿予楞了一下,随即笑说:“无妨。”

  莫以辰微微皱眉。

  张烈急忙问“外面冷?莫兄难道你现在就想行动?”

  “是。”

  “啊?”众人瞬间惊住。

  紫貂皱眉说:“现在?这也太仓促了吧?我们刚布置完。”青裙,粉钗也不解的说:“今天不是好时机。我们连案情都没告诉叶小姐。这样太急了。”莫以辰说:“不必。叶姑娘无需知道案情。凶手连续两夜,连杀两人,我们必须今晚就行动,否则明天云州城又会染血。”张烈说:“莫兄你的意思是让凶手尽早知道我们已上套的消息,这样他就不会再……”

  “是。”莫以辰又是简短的一字。

  众人一齐点头,明白张烈的意思。唯有飞卢,紫貂一脸疑惑,不会再什么?

  亲们,本章已完哦。

继续阅读:急回身虚惊一场 卿予疑青粉身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