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过招情义重 为迷案誓寻佳人
玉露2018-10-14 10:155,905

  莫以辰挑眉说:“这并不难。烟花女子,大家千金。那接下来就应是小家碧玉。书,琴,那接下来就是棋,画。青楼,府邸,那接下来就是小巷农舍。梅,兰那接下来就是竹菊。怀亦你去僻静的小巷里寻一间农舍,把它租下来。粉钗你和庭宇去街上买一副棋。记住必须是木棋。再买几件清秀的女子衣衫和头饰。我们要布置一个现场,让凶手以为我们正按他的思路查下去,已被他玩弄于股掌。”

  怀亦一划额头说:“每次查案都只需要想两步。凶手是怎么想的,我们应该怎么做。而这次查案却要考虑很多步。凶手是怎么想的,我们怎么做,凶手想我们怎么做再怎么想,我们再想凶手想我们怎么做我们再怎么想。总之……”

  “行了!你说绕口令哪。”众人一起打断他。

  “总之太麻烦了。”怀亦接着说。

  莫以辰看着怀亦,真有嘴上功夫,比我弟弟还能说。

  飞卢急忙问:“可万一凶手直找到他想找的目标,暗里下手呢。”

  莫以辰说:“所以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在明,一路在暗。飞卢你耐力好,赤皓你夜间行动较快,你们带着一些司卫,在城中找好埋伏点,暗中观察全城。一旦有可疑人夜间出现,一定要抓住他。”

  怀亦立刻说:“不行,赤皓去抓人,一出手非死即伤,他……”

  莫以辰就挑眉说:“残了没事,活着就行。”

  赤皓侧身站在堂上,手按刚刀,一脸厉气,深沉的双眸泛着杀气,通身的气息催人胆魄。自始至终赤皓只是微微动了一下手指,仿佛风雷齐来前的宁静。赤皓的身上让人感到的是压抑的沉默,仿佛下一秒,就是电闪雷鸣,天地尽灭。

  赤皓侧身答:“是。”而后再无言语。众人看着赤皓,都觉得有些冷。

  莫以辰心里暗想“凶手真不简单。明暗两路,本少爷定将你拿下。”莫以辰目含剑气的看向张烈。

  张烈惊了一下。

  莫以辰冷傲的说:“烈兄,那架古琴上刻着兰花。”

  张烈吁一口气说:“莫兄,你的意思是不仅死者脸上有血绘,凶室里还有与血绘一样的图案。”

  莫以辰点头说:“粉钗,你再买一幅墨竹图。”

  川朗、川泽急切地问:“那我们呢,我们干什么?”

  莫以辰眼透寒光:“我们在明。川朗川泽藏在怀亦找好的房子附近的隐秘处。行动时我与烈兄庭宇怀亦跟在钩后。紫貂敏英你们留在酷刑司内,凶手不知何时才会行动,过几日你们再去替换川朗川泽。粉钗你用轻功跟在空中,青裙你守在屋内。青裙,青裙。”

  青裙兀的回神,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试探着问:“怎么了?”

  粉钗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青裙。

  青裙的案子上仍是一张白纸。青裙一直手提着毛笔,这时一滴墨滴在纸上,晕开了一块儿。白上染黑,甚是刺眼。

  怀亦叹气说:“你不会不知道我们说什么吧?”

  粉钗立刻说:“没事儿,我等会儿向她解释。”

  莫以辰一挑眉,默然不语。

  “对了,莫将军。”紫貂急切的问:“什么是钩?钩在哪儿?还有血带为什么能掩盖醉骨散的气味?凶手趁乱隔空发掌又逃离是什么意思?”“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

  怀亦无奈的看着紫貂。

  莫以辰微微皱眉,钩?钩?钩?去哪找哪?

  张烈想了一会儿说:“莫兄,你想找一个女子扮成小家碧玉的样子去引凶手?”

  莫以辰点头。众人瞬间惊愕。找一个女子?这……

  庭宇缓缓地说:“青裙粉钗都不合适。”

  “为什么?”粉钗不服气。

  “因为城中人尽皆知你们是酷刑司的两个司卫郎。”张烈急忙解释,实在是惹不起这个姑奶奶。

  钩?钩?钩?莫以辰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抹紫色倩影。

  她转身一笑,眼含清水,笑若灵动的泉。她月下一划而过,似一支箭穿入云中。

  她,找到她,叶卿予,她一定可以。只要找到她,借这次机会,就可以知道这个神秘的女子了。莫以辰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众人一直看着陷入沉思的莫以辰,见他忽而笑了,所有人瞬间惊讶。莫以辰,他笑了,冷面君子竟然笑了!

  张烈吃惊的说:“莫兄,莫兄。”

  莫以辰看向张烈一挑眉说:“我已经找到钩了。赤皓飞卢你们换下官服后,先去准备,而后回到这里等我。粉钗庭宇怀亦你们也换上便衣,办完事后到这里等我。”

  紫貂急忙问:“莫将军,你要干什么?”

  莫以辰闪身到了门口,回头:“找钩。”随即闪身出了酷刑司。

  莫帅军营中。校场上秋风正起,吹乱了军人的发丝。

  一心赤诚保家卫国,到头来身葬大漠。

  热血殷,男儿泪,谁能料烽烟何时起?

  十七岁,正年少,长枪刺破夜潇潇。

  饮马交河谁曾望?伊人泪湿罗帐。

  “一,二。一,二。”一对对兵士双手执棍,正在校场上操练。

  莫以离一袭墨绿锦袍立在队伍前。手执长枪,眉宇间英气尽显。莫以离手执一杆淡黄缨的长枪,迎风傲立,手中长枪震地一戳,所有人即刻立正站好。

  莫以离眼含狠厉,傲视他们说:“大齐江山的危亡,全系在你们身上!练棍法都练不好,还上什么战场!保家卫国,你们配吗?莫帅麾下岂能有你们这样的兵士?你们是干什么来的?回答我!”

  “保家卫国!”众兵士齐齐答道。

  莫以离眼含狠意,一脸威怒之色,狠厉地说:“保家卫国。好。既然你们还知道自己的使命,自己身上的担子,那就必须拿出你们的血汗来。每人罚练木桩三百回合,一个时辰之内,必须练完!否则军法伺候。”

  “是!”众军士一齐回答,声震校场。

  众军士在校场上狠练木桩。莫以离穿梭在他们中间。

  这样的莫以离,果真不一般。剑眉星目,一手执枪。若他不傲啸杀场,那便是天地无眼!

  一腔血,一生汗,都付予百姓河山。

  平生憾,平生愿,策马踏破胡天。

  不曾想,不敢叹,付尽相思两鬓斑斑。

  一生只为一人守,可身若飘萍,不知何处埋骨。又怎敢许她两情长久?

  男儿一腔热血付尽,到头来只剩一人苦熬在红尘中。

  曾不如当初战场埋骨,又何必此时浊泪长流?

  莫以辰纵马来到莫帅营前,闪身进了大营。

  莫以辰奔到校场正看见莫以离在练兵。轻功一跃,到了众兵士面前。

  莫以离惊喜的一笑说:“哥。”随即一挑抢刺了过去。

  莫以辰足尖压地,纵轻功急往后退。莫以离脚尖点地,直往前刺,枪尖一摆,就要刺到模以辰的咽喉了。莫以辰提气一跃,翻了个跟头落在了莫以离的身后。

  莫以离即刻转身说:“你为什么不出剑?”莫以辰答:“你应知这是我的习惯。”

  莫以离笑着说:“冷面君子,剑不出鞘,就可夺三品将印,人尽皆知。可我今日就是要逼你出剑。”

  莫以辰挑眉。

  莫以离执枪便刺,招招狠厉,枪枪直刺要穴。莫以辰握剑在手,横在身前,抵挡莫以离。莫以离枪法诡异,变幻莫测。出枪完全随心所欲,不按套路出招。莫以辰以腿法相抵。完全按口诀出招,灵活的转身,躲避莫以离的长枪。莫以离虚刺左腿,实挑右臂,步步紧逼。莫以辰游移在莫以离的枪法中。

  突然,莫以离出枪直刺莫以辰的胸口,莫以辰纵身一跃,翻身跃地,空中翻转劈腿在地。莫以辰右臂在胸前,左手执剑横在空中。左臂如弓弯在身侧,二指冲天。莫以离将枪一摆,挑起一阵沙尘,立在莫以辰身前笑问:“哥,你怎么还不出剑?”莫以辰一挑眉:“好。”

  随即一道寒光闪过。莫以辰纵身跃起,剑尖直刺莫以离。兄弟俩枪剑相碰,阵阵寒光,射透了秋风。

  少年执剑不知岁月忧愁,满腔豪情傲看尘世风流。枪闪寒光笑意如春风,剑溢柔情兄弟情义重。

  莫以离右腿腾空,左腿脚尖点地,身子斜向下倾,双手持枪,直抵莫以辰额头。莫以辰双腿劈开坐在地上,一手执剑,剑尖直指莫以离的咽喉。莫以辰略向后倾,一手在前,一手在后,直指苍穹。莫以离潇洒的笑着说:“哥,你赢了。”莫以辰淡然一笑说:“平手。”兄弟俩相视一笑,收了兵器。

  身后的兵士小声议论。

  莫以离拉着莫以辰潇洒的进了营帐,全然没了刚才的为将风度,一副吊儿郎当样儿。

  一进营帐,莫以离就兴奋地说:“哥,你刚才让着我。你还是比我厉害。”

  莫以辰一挑眉说:“平手。”

  莫以离斜坐在椅子上“哥,你能不能坐下再说话?我们兄弟之间,也要讲究礼仪?”话未说完,莫以辰已坐在了椅子上。莫以离无奈的说:“坐的挺快呀。”随即又冲莫以辰笑着说:“哥,你平日剑不出鞘。谁人不知冷面君子莫以辰全凭暗器取胜。刚才我们离得那么近,你若是手发一镖,一定能将我的枪震下来。”

  莫以辰略含笑意:“你不是也没用飞环吗。”

  莫以离急忙说:“那是我没到出手来。要不然我肯定发飞环射你。”

  莫以辰哼的一笑;“你不会。”

  莫以离点头说:“不愧是我哥,果然了解我。哦,对了,你伤怎么样了?”

  莫以辰傲然:“不过三鞭子而已。”

  莫以离伸出大拇指:“你厉害。哎,不对啊,哥,你可是无事不登那个什么来着。”

  “三宝殿。”莫以辰接出下半句话。

  “我知道。”莫以离皱眉:“哥,你不会是有什么事让我帮忙吧?”

  莫以辰一挑眉说:“是。”

  莫以离立即站起来摆手:“你打住啊,我可不想再在帅帐外跪了。”

  莫以辰淡然:“还记着哪。”

  莫以离点头:“那当然,我一辈子记着。三年前你单枪匹马闯去颍州。我整天提心吊胆的替你瞒着爹娘。后来爹知道了,我和爹又一起提心吊胆的瞒着娘。三个月,哥,整整三个月你才回来。一回来就说大功告成。没错,魏帅很是欣赏你,皇上也奖赏了你。可结果呢,我陪你在帅帐外跪了一天,还挨了家法!”莫以辰斜坐在椅子上,傲然地看着莫以离,听他说话。莫以离说完后,莫以辰低下头,默然不语。

  莫以离看着他哥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继而哈哈大笑说:“哥,我就是逗逗你,你还真上套了。”

  莫以辰清秀的脸上写满无奈,指着莫以离:“你,都是我……”

  “对,就是你把我惯的。”莫以离笑得一脸春风。

  莫以辰清瘦的眉眼上漫过一丝冷厉,斜坐在椅上一袭白衣尽显傲气。双目含傲,不屑一切。

  莫以离忽而收起笑意:“哥,别说陪你跪一天,就是一直跪着我也愿意。那三个月你音信全无。我曾无数次地登上离别亭,徘徊后悔。想自己当初怎么不拦着你,还支持你。我当时特别怕你回不来,如果你回不来,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去。”莫以辰一挑眉,淡漠地说:“即便我死了,你也必须活下去。不论活的好不好,即便每天都如行尸走肉一般,你也必须活着。谈不上为了家国天下,只为父母而已。”

  莫以离点头说:“那活着比死还难。”

  “哎”莫以离突然话锋一转:“哥,你不愧是父帅教育出来的,讲道理的样子和父帅一模一样啊。”

  莫以辰没料到莫以离竟是这般反应,楞了一下才说:“三年前我并不是只身破右邪门,魏兄和我并肩作战。”

  莫以离潇洒的一笑:“你我兄弟,自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不过那次挨家法,你一直替我挡着,爹把鞭子全抽在你身上了。哥,你放心,若是你下次再犯错,我一定替你挡。”

  下次?再犯错,替他挡?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莫以辰替莫以离挨打,莫以离替莫以辰挡,怎么可能?

  莫以辰挑眉说:“下次?你还想让我犯错挨打?”

  莫以离摇头:“你放心哥。你没那个机会了。自从那次以后,爹把你管得紧紧的,你就是插上翅子也扑腾不到哪儿去了。”

  莫以辰淡漠:“插翅难飞。什么插上翅子也扑腾不到哪儿去。你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莫以离欣然一笑:“反正你再也飞不出去了。”

  莫以辰目含淡然,心里一直闪过她含水的双眸,一笑风中枯叶停留。

  莫以离问:“哥,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

  莫以辰只觉心里有种抑制不住地冲动,极力压制住自己说:“找一个人。”“人?是男是女?”莫以离问。莫以辰低头沉声:“女。”

  莫以离不敢相信,他哥竟然要找一个女子?

  莫以离坏笑着说:“为什么要找?”

  “为了查案。”

  莫以离略感失望:“她是人证?还是疑犯?”

  “不是。找她帮忙。”

  莫以离立刻含笑说:“天下人这么多,为什么单单要找她哪?”

  莫以辰默然不语。

  莫以离突然说:“哥。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莫以离皱眉,缓缓地说:“喜欢,不是,只是很好奇。觉得她跟这个案子有关系。如果她真的有问题,查案过程中我便能发现。”

  莫以离点头说:“嗯,只是好奇?”

  “是。她很神秘,像风一样。”

  莫以离笑问:“那要我怎么帮你?”

  “她头上左右对称戴着两只水晶发簪,绝不是寻常女子。她一定是一个千金小姐。”

  莫以离皱眉:“千金小姐?那你怎么见到她的。”

  “现在来不及细说。我要在今天太阳落山之前找到她。”

  “太阳落山之前?太急了,你知道她哪些信息。”莫以离急问。

  “她叫叶卿予。”

  叶卿予?莫以离惊问:“哥,你记错了吧。”莫以辰一挑眉说:“不会错。就是叶卿予。”莫以离吁了一口气说:“云州城共有三个姓叶的大户人家。可最不可能的就是叶卿予。叶紫初,叶家镖局叶成之女。从小习武,随其父叶成护镖,平日里身穿一身黑衣男装,听闻……”

  莫以辰打断他说:“不是她。”

  “哦。”莫以离说:“那就是绸缎庄叶麟之女叶鸾,是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听闻善歌舞,只不过身子娇弱,很少出门。”

  “绝不是!”莫以辰坚定的说。

  莫以离惊讶的说:“那就真剩下叶卿予了。原礼部侍郎叶谦之女叶卿予。叶卿予极通音侓,城中人尽皆知。而且容颜极美,是云州城的第二美人。她曾在诗文会上夺得魁首,其风姿实难有人可比。而且其舞姿如飞燕再世,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更令人钦佩的是,她可以即景做歌,歌声若清冽之泉,清人心肺。她怎么可能跟凶案扯上关系?哥,弄错了吧。”

  莫以辰的心里刹那如搅乱的潭水,即刻立起来说:“多谢。”随即闪身出了营帐。

  莫以离急喊“哥,哎哥,哥……”莫以辰已走远了。

  莫以离一笑说:“好奇,昨晚还说喜欢神秘如风一样的女子,今天就只剩下好奇了。行速如风,只为红颜。莫以辰啊莫以辰,冷面君子,竟也会动情了?”

  莫以辰心里五味陈杂,只觉慌乱异常。叶卿予,叶卿予。云州城第二美人,书香门第,她和她是一个人吗?一个千金小姐为何轻功奇绝?莫以辰纵马奔向帅府,心内异常慌乱。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唯一的机会。万一不是,又该如何?莫以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急切?是因为案子太急了吗?莫以辰只觉心里有股抑制不住地冲动。他认为他惟有这一次机会,一旦叶府走出来的不是她,又当如何?她仿佛稍纵即逝,悬在空中就要飞走。

  莫以辰直奔小书房,猛地推门,门被撞得叮当响。

  莫以辰对着挂在墙上的三支笛子,伸手的刹那,却犹豫起来。

  紫玉笛泛着微冷的寒光,乃圣上所赐,沾了些功名富贵的世俗之气。白玉笛,白玉笛沾过血腥。竹笛,碧绿纤细,吹时若翠鸟鸣空,惊颤秋露。莫以辰取下竹笛,夺门而去。

  小枫无奈的看着莫以辰离去的背影,关了房门。

  亲们,本章已完哦。谢谢亲们的等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