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情羡鸳鸯侣
玉露2018-10-10 16:111,913

  正在这时,一个五十左右的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

  莫以辰莫以离一齐行礼“心姨。”

  迎心还礼,含笑禀告莫夫人“夫人,老爷就快回府了。”

  莫夫人面含欣喜,指着莫以辰莫以离说:“都被你们气忘了。”而后急忙回后堂换衣去了。

  莫以离莫以辰相视一叹,都松了一口气。

  兄弟俩坐下后,莫以离猛灌了一口凉茶,才说:“我真怕娘像上次一样,把什么杨姑娘,李姑娘,柳姑娘请到家里来。”莫以辰不语。莫以离又接着说:“哥,你太淡定了,而且你刚才也拒绝得太直接了。”莫以辰说:“若是不直接,就还会有下次。”莫以离拍着莫以辰的肩膀说:“哥,你太天真了,就是你拒绝了,以娘的性格,那也会有下次的。”莫以辰挑眉看着莫以离“我天真?”莫以离急忙笑着改口说:“不,你不天真。呵呵呵。”莫以辰一脸冷傲,看着前面问“娘还会帮我求情吗。”莫以离自信的一笑说:“当然会了。你又不是不了解娘。亲事归亲事,忙还是会帮的。哥,放心好了。”说完一甩扇子,说不出的风流模样。莫以辰一脸傲气,悠然现出几分冷意,淡漠的双眸让人琢磨不透。

  莫夫人虽已年近四十,皮肤却光华白皙,乍一望去,竟疑是未满三十的妇人。莫夫人头戴凤钗,金光闪烁,身着绣芍药花的褐色绸衣。由内而外透着贵气。莫夫人贤而不惠,相夫教子数十年,上得厅堂却下不得厨房。

  天已昏黑了,莫夫人站在帅府门外,莫夫人含着淡淡的微笑,在灯光的掩映下,脸上浮着淡淡红晕。显得端庄雅致,果是大家风度。

  莫帅在门前下马,一进门,莫夫人就迎了上去。莫帅挽着莫夫人的手“怎么出来了,秋天夜凉,小心受风。”莫夫人低头笑着“没事儿。倒是你,秋凉了,去军营该加件衣裳。”莫帅点头说:“好,听夫人的。”

  夫妻俩说说笑笑,一路走到厅堂。浑然不顾一众奴仆的存在。

  莫帅一进厅堂,莫以辰莫以离一齐行礼“参见父亲。”莫帅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一直和夫人说话,未曾看两个儿子一眼。

  莫以辰一脸淡然的站在厅堂上。莫以离却忍不住偷笑了几声。莫以离见莫以辰如此淡定,一定是查案子查傻了,要么就是不正常。这种场合不笑,哥,你厉害。

  一家人在偏厅吃晚饭。

  莫帅一边为莫夫人夹菜,一边说:“夫人,这三日想必累了吧,以后不要再去了。福分乃天定,岂可自求之。”莫夫人含笑说:“只要能为你,为辰儿。为离儿祈福,我就不累。我不在这几日,你没对辰儿,离儿发火吧?”莫帅一听就看向莫以辰、莫以离。

  莫以离立刻低下头吃饭,莫以辰一脸淡然,与莫老爷对视了几秒,冷傲之色不减。

  莫帅只得说:“夫人,我只是训了辰儿几句,没发火。”莫夫人含笑说:“辰儿,离儿都很争气,你不必总是训这训哪的。”

  莫以离不停地冲莫夫人使眼色,希望娘赶快跟爹求情。莫以辰心里想着案子,无心吃饭。可莫夫人迟迟不说这件事。

  莫帅看着莫以辰莫以离说:“夫人,不是我总训这训那。你看看辰儿离儿,哪有个为将的样子!将门之子,怎能整日松松垮垮的?如何担得起家国天下?”莫夫人说:“怎么就松松垮垮了?辰儿就不用说了,从小就刻苦习武,如今是正三品敬威将军,无愧将门之子。离儿虽说从小就贪玩儿,可他十五岁武举夺魁,如今官至从三品,圣上亲封敬宜将军也无愧将门。”莫帅只得说“夫人,男儿就应有担当。如今边境不宁,我大齐江山眼看就要风起云涌,他们身为将军,怎能不以军务为重?我大齐江山倚靠何人?若人人都图安逸,那这天下百姓的安逸,谁来担起?”莫夫人点头说:“好,好,相公说的是。你当年如是,而今亦如是。天下大事,军中之事,我一介女流,我管不了。”莫以离莫以辰一听娘不管了,一齐看向莫夫人。莫夫人用眼神示意他们,两兄弟立即领会了。莫夫人接着说:“军中的事我是不懂。可儿子是我生的,既然他们松松垮垮,那以后就在家陪我吧,也别去军营了,省得惹你心烦。”莫帅一见夫人使性子了,急忙说:“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莫夫人放下筷子说:“现在天气凉了。出去也没景致可赏,闲坐在家实在闷得慌,我生的儿子,在家陪陪我怎么了。”莫帅说:“夫人。”莫夫人侧过身子,不理莫老爷。莫帅只得说:“夫人,你听我说。”随即靠近莫夫人低声说:“儿子们都在这儿,夫人,你让我这面子往哪搁呀。”莫夫人爱答不理的说:“那他们完成军务后,总可以离开军营,回家陪陪我吧。”莫帅松了口气,含笑说:“那是自然。辰儿离儿你们以后只要完成军务就可以离开。但是,你们可要当心,如若完不成,军法不容情。”莫以辰莫以离一起答“是,孩儿记下了。”莫老爷见他们答应的如此痛快,冷哼一声“辰儿你任务重,离儿你军务也不少,若是敢懈怠,我绝不……”“好了,吃饭哪,就别训话了。”莫夫人拉住莫帅的手。莫帅点头,瞪了两个儿子一眼。莫以离忍不住笑了一声。

继续阅读:明月夜兄弟谈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