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夜兄弟谈情
玉露2018-10-10 16:183,352

  莫老爷莫夫人饭后相携回房了。

  莫以离拉着莫以辰在厅前庭院下谈笑。

  兄弟俩因为军营的事,都甚是开心。莫以离乐的一脸春风。莫以辰只略带笑意,微微扬头,立于庭院中。

  如银月光泻在莫以辰的身上,正映他瘦挺的身姿。他清瘦的脸白若寒玉,冷厉的双眸若一潭幽水。

  莫以离笑对莫以辰说:“哥,娘真有办法。先说不让我们去军营,又退一步说完成军令后可以离开,爹无奈只得答应了。”莫以辰挑眉说:“你还不了解爹吗?他何尝不知道咱们这些小心思,只不过碍于娘的面子,怒而不发。”莫以离笑着说:“爹不乐意也只能认了。”莫以辰点头不语。

  莫以离拍了莫以辰一下“哥,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莫以辰说:“军务繁重,城中又有案子发生。”莫以离一摇扇子问“军务当真多吗?”

  “边境不宁,风雨欲来。”

  莫以离皱眉“风雨欲来?”

  “是,形势复杂,三国突然来朝,使我大齐陷入难以议和,又难以开战的尴尬境地。”

  莫以离托着下巴说:“议和?西陵也派使者了?”莫以辰一脸傲然地说:“是不止西陵,曾歃血为誓的南楚,竟也求和纳贡。”莫以离不解的说:“难道他两国串通,欲取我大齐?若两国发冰,金川关,三山关必失,一旦天荡河一过,我大齐岂不是玩完了?”莫以辰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爹说朝廷已有对策。表哥已练出强兵,可以抵挡二国之师。”莫以离不屑地说:“爹是不是……”莫以辰即刻转头看着他说:“嗯?后半句就不要说了。”

  莫以离踢了栏杆一脚说:“皇上是不是傻?表哥在寒玉关,能来得及吗?”莫以辰挑眉说:“皇上确实傻,昏庸无能,疑心甚重。不过”莫以辰顿了一下。莫以离问“不过什么?”“不过你大喊皇上傻,若是爹听见,后果你懂的。”莫以辰淡然地说。莫以离轻笑了一下,随即狂喊“他就是傻!”而后才看着莫以辰说:“哥,你说是不是?”莫以辰看着他“你从不关心天下大事,今天拉我到这儿,就是为了问这些。”莫以离笑了一声“哥,还是你了解我。天下大事,与我何干?我对它从不上心。我莫以离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莫以辰淡漠“你一向如此。”莫以离叹气“可惜月绮心里没有我,她喜欢的是你。”莫以辰挑眉,一脸傲意,望着前方“那又如何,你不是最喜欢放手一搏吗。”

  莫以离斜坐在栏杆上,姿势说不尽的风流狂荡。

  莫以离摇头说:“感情的事和其他的事不一样。我不敢去搏。怕得到,又怕得不到。对于月绮,我不敢走近一步,也不敢远离。”

  莫以辰一挑眉问“不敢?这世上竟有你不敢之事?”

  莫以离收起不正经的样子,笑了笑说:“这件事真的不敢。也不是不敢,就是害怕。”莫以辰忽而嘴角一扬。略显笑意说:“害怕和不敢有区别吗。”莫以离瞪了莫以辰一眼说:“当然有,反正你不懂。”

  莫以辰看着莫以离问“既然你本无心天下大事,自然也不会把功名利禄,世人评叹放在眼前,又何必参加武举。”莫以离斜倚在栏杆上,右脚踏在横栏上,将扇子向空中一丢,又接在手中,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只为了她。”莫以辰说:“月绮。”莫以离跳下栏杆说:“是。我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我莫以离有本事。若月绮嫁给了我,也有荣耀。我虽不在乎名声,但我不想让月绮没诰封。我苦练武功,一举夺魁,就是为了月绮。”

  庭下如积水空明,清冷的月光落在两人身上。莫以辰莫以离似站在水中。一个背着手傲立在庭院中,消瘦的身姿正映寒夜。一个却仰头向月,手摇纸扇,嘴角挂着春风般的浅笑。果真是如玉公子。莫以辰冷若寒玉,莫以离闪耀似月。他们都心若深潭,怀着各自的心事,搅在心底,和着月光掀起阵阵狂澜。

  莫以离话音落地,震起圈圈涟漪。

  莫以辰心里暗叹“以离只为月绮而活,说他情痴,也不为过。”

  莫以离也在心里想“不知自己是何时喜欢上月绮的。”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心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也永远只有她一个人。她的温婉,她的娇羞,她的举止回眸,都深深的可在莫以离的心里。莫以离爱上了她,爱的不能自已。凌月绮仿佛天边云,可望而不可即。

  莫以离突然看着莫以辰“哥,我的眼里心里都是月绮。可她的眼里心里都是你。哥,月绮每次一说到你,就流露出欲掩难遮的羞怯。每次她一提起你,我,我就难受。”莫以辰拍了莫以离肩膀一下,“我把月绮只当做妹妹,绝无他意。”莫以离慨叹道“我苦练武功,也是为了证明我自己。希望月绮将我看成一个英雄。也可以像敬慕你那样敬慕我。可当我一举夺魁后,我才发现我错了。月绮只是笑着祝贺我,而后还是像以前一样。原来喜欢一个人,他的一切就都是好的,缺点也值得品味。不喜欢一个人,无论他再怎么优秀,也只不过是人生路上的一个过客而已。即便有时会驻足赞叹,可终究是走在不同的路上。偶尔相遇,根本没有停留的意义。”莫以辰眼含惊色看着莫以离。从小到大,莫以离从来没有这么伤感过。今天,为情,他竟如此伤感。

  莫以离眉眼英俊,有着冲天的豪气,可他的心却是水做的,除了凌月绮就再也装不下其它。正因心内没有冲天的豪情,英俊的眉眼就显得落寞。莫以离戏谑人生,戏谑世间,他不屑一切。正是因为不屑一切,所以才戏谑一切。可他唯独高捧着她,高捧着他与她之间的可望而不可即。

  莫以辰在心里暗想“他戏谑的外表下到底有一颗怎样的心?他这辈子就只愿得一心人。他爱她护她,可以为她舍生忘死。这世上真有痴情人。”莫以辰皱眉说“怎一个情字了得。”

  莫以离忽而把手搭在了莫以辰肩膀上“哥,哥,哥……”莫以辰一见莫以离又恢复了吊儿郎当样儿,一把推开他“说吧,叫了这么多声哥,到底想要干什么?”

  莫以离嘻嘻一笑说:“想问你几个问题。”

  “问。”

  莫以离一摇扇子说:“哥,月绮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她那?难到你对月寻?”

  莫以辰说:“她们都是我的妹妹,仅此而已。可不知为何,我对月绮的兄妹之情,不如对月寻的多。”莫以离问“为什么?”莫以辰答“月绮 温柔端庄,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可我却……我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只是,似乎是特别怕。”“怕?”莫以离惊讶的说:“哥,你怕一个柔弱女子!你有问题吧!”莫以辰一挑眉说:“嗯?”莫以离立即改口说:“不是。哥,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受不了月绮的温婉吧。哥,你六年前擂台比武入军营,三年前又掌管酷刑司,你一身武艺对亲事也漠不关心,你不会打算为国尽忠,终身不娶吧?”莫以辰说:“不是。”莫以离问“哥。我记得你说过你本不屑为官。不过你身为长子,从小就被迫担其千斤重担。哥,我挺同情你的。”莫以辰说:“不必同情。你说得对,但也不对。我确实不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但我却愿意为官。”莫以离苦笑了一下说:“我真不懂你,为官入仕竟不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你活的真矛盾。”莫以辰一挑眉说:“你不理解。其实我活的并不矛盾。”莫以辰顿了顿又说:“你只以情为重这一身才华岂非付之东流?”莫以离对月潇洒的一笑说:“若无她,这人生便满目疮痍。又何谈付之东流?哎,别说我的事,这不我问你哪吗?你怎么又问上我了。”

  莫以辰一挑眉说:“你问。”

  莫以离坏笑着说:“你受不了月绮的温婉,又不喜欢开朗活泼的月寻,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莫以辰心头一颤,心里有一本厚重的书,突然被莫以离掀开了一页。书页上浮现出紫衣女子,她轻灵一笑,刹那击入心海。书页翻过,全是她的回眸。

  莫以辰点点头说:“风一样的,神秘的女子。”莫以离瞬间惊愕,神秘的女子,一定是查案子查多了,神秘的女子,有吗?莫以辰见莫以离一脸惊叹,说:“你喜欢温婉的女子。”

  莫以离回过神来说:“不知道。”

  莫以辰一挑眉问“不知道?月绮不就是温婉的女子吗?”

  莫以离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是因为喜欢月绮,所以喜欢她的温婉。还是因为她的温婉所以喜欢上了她。”

  莫以辰挑眉说:“既然喜欢又何必问原因。你不是说喜欢一个人,她的一切都有价值吗?”莫以离若有所思的说:“也对,何必问原因。哥,继续想神秘的女子吧。估计这世上没有,你还是娶杨姑娘吧。”莫以辰一脚踹过去,莫以离闪身坏笑着说“我回房了。”说完笑着离开了。笑声将月光震的一颤一颤的。

  莫以辰独自望月,对月竟无言。人海茫茫。又何处去寻?一见竟难忘。初见的刹那芳华,惊艳了莫以辰。令从不问情的冷面君子心神不定,这个奇绝的女子到底是谁?

  亲们,本章已完哦。感谢亲们的耐心等待。谢谢亲们。

继续阅读:细观鲛绡惊知名,夜探张府得线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面君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