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镇魔古玉
淮上秋山2017-02-05 08:093,403

  陆萱吓得身子往后一缩,手机也掉到了地上,就在这时,火车驶入了第二个漫长的隧道。

  陈一阳自从出生以来,对父母就没有任何记忆,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包括他的姓名,也是师傅給起的,不过师傅对他说,他这一生阴阳交替,乘大衰之势将有大盛之福,因此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因此他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捡回一条命来,便去了杭南,按师傅的话说,杭南在古时属六朝金粉之地,阴气大盛,而且出过女帝余梦南,和他的气数很合,果不其然,在火车上就白白挣了两千块,这比他一以往一年挣的还多。

  阴暗的隧道中,陈一阳再次看到了那个贴在玻璃上的小孩,若是常人看到那张阴惨惨的幼童鬼脸,估计当场就得吓昏过去,但他可是阅鬼无数,因此免疫了,反倒紧盯着它,从手指挤出了一滴血抹在嘴唇上,开口说道:“你想帮她?”

  小鬼透过玻璃窗,什么都看不到,却平白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骨碌碌的眼睛转了一圈,倒不慌张地道:“你是谁?”

  陈一阳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收了这个姑娘的钱,自然得护她周全。”

  小鬼怔了怔,咯咯发笑道:“如此甚好,你替我把她带到杭南博陆大厦,到时候自然有人会给你一笔重酬。”

  “重酬…比两千块还要多吗?”陈一阳舔了舔嘴唇,心想这城里人的钱未免也太好赚了。

  就在这时,隧道过完了,车厢又恢复了光明,陆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道:“你刚刚是在和谁说话?”

  陈一阳现在满脑子回想的都是重酬那两个字,不自觉露出了痴痴的笑意,呆呆点了点头道:“和一个鬼在说话。”

  “啊!”陆萱惊叫了一声双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瑟瑟发抖地道:“鬼在哪,你快把它赶走啊!”

  陈一阳被她狠狠一抓,吃痛叫了声道:“松手松手,你这女人胳膊又白又戏,怎么抓起人来这么疼。”

  陆萱死活不松,哀求道:“你快把它赶走,等下了火车,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一听到钱,陈一阳顿时觉得也没那么疼了,咬了咬牙,平心静气地解释道:“你先松手,听我说,刚刚那个鬼已经被我用法术赶走了,不用害怕了。”

  陆萱听了,方才慢慢放开,但神情依旧慌乱地道:“你刚刚不是说我今天会死,把鬼赶走了,我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陈一阳摇了摇头道:“你只是躲过了一劫而已,火车里原本阳气足,不应该出现鬼魂的,但是这一趟云杭线恰巧要经过瑶凤城到杭南,那里属于古城,阴气极盛,到时候鬼魂的能量会大增,也就是你最危险的时候。”

  陆萱急问道:“瑶凤城只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中途也不能停车,那我该怎么办?”

  陈一阳从包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块紫色的玉来,心道:“原本这是师傅给我的,就暂且借你用一用吧。”

  说完将它挂在了陆萱的脖子上,说道:“这可是我们道家的至宝,有它护着你,鬼魂不敢轻易接近。”

  陆萱摸了摸玉佩,忽然感觉手心和胸口都微微一暖,也没有之前那么慌张了。

  “谢谢你啊。”

  她心里忽然有些小感动,又开口多问了一句:“这样就没事了吗?”

  陈一阳想了想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得去前面那节车厢。”

  “好。”

  陆萱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总觉得待在这里渗人,可能是人太少的缘故。

  两人拿好了行李便朝着十六号车厢走去,这里横七竖八躺满了,四周都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有些人睡鞋子觉还脱了,散发出阵阵的异味。

  陈一阳挑了个正中央的位置和陆萱一起坐下,说道:“在这里就没问题了。”

  陆萱捂住了鼻子,有些费解地道:“这里好臭啊,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

  陈一阳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大多是过年返乡的务工农民,耐心解释道:“你有所不知,周围的这群人,都是身强力壮的男丁,而且很久没有行房事,阳气充足,即便是恶鬼也不敢在这里游荡的。”

  陆萱听了他的话,俏脸不禁微微一红,取出个口罩戴上了,双手捂着胸口的玉,低声道:“那好吧,万一到时候真有什么东西来了,你可得保护我。”

  陈一阳点了点头,心里却开始整理思绪,按照这丫头所说,那个被称作赵叔的很有可能是死了,而陆家每三个月就有人离奇死亡,必然也是有凶煞作祟,究竟何人所为,此时现在尚不明晰,不过不难看出,先前那个眼镜男也好,趴在窗上的小鬼也好,对陆萱都没有什么恶意。

  “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一节火车上,是偶然还是…”

  就在陈一阳思来想去没有头绪的时候,忽然整节列车的电灯暗了一下。

  陆萱正眯着眼准备睡觉,喇叭里传来提示,前方马上到达瑶凤城了。

  瑶凤城是国内古城中建造历史较短的,不过三百年,按照阴阳师的理论,但凡是鬼魂,都有思故之癖,因而越是古老且保存完整的遗迹,藏匿的鬼魂就越是凶悍,鬼魂的能量跟道术修为如出一辙,历史越久能量越大,他在瓦罐山遇到最厉害的鬼也不过死去两三年的,遇到十年以上的恶鬼,只能由更厉害的阴阳师才能制服。

  以陈一阳这半吊子的修为,对付一两年的鬼还行,若是两年以上,就只能自保了。

  “瑶凤城到了,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陆萱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惶惶不安地道。

  陈一阳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没关系的,你带着的玉佩是我小时候的护命符,没有鬼魂敢靠近的。”

  陆萱有些放不下心,摸了摸玉佩道:“真有那么厉害?”

  陈一阳咧嘴笑到:“我可不是吹牛,师傅说这玉佩是在五帝山天虚观求的,他珍藏了五十多年,别说是区区小鬼,就是妖魅邪煞也不能近身,不过你用完之后可得还给我。”

  陆萱看了一眼玉佩,仍旧有些担忧地点了点头,先前看到失踪多年的管家那一幕,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脱险之后,恐怕她也得做几个月噩梦了。

  车厢里的灯又暗了一下,陆萱为了平复忐忑不安的心情,将耳机再度戴上,深吸了一口气,望向窗外。

  她痴痴地看着玻璃上映着自己的脸,杭南大学四年荣誉校花可不是浪得虚名,单从长相身材上来看,她比一些一线明星都要耐看许多,可是因为家世背景的缘故,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而且这一次回去,很有可能就要和一个根本没有见过面的富家子定亲。

  按照爷爷的话说,在陆家出生的女儿,婚姻都是家庭安排的,哪有自己做主的道理。

  幽幽叹了一口气,她正望得出神,忽然发现玻璃里的脸孔,自己的脸开始变得惨白,肌肉也慢慢扭曲,最后眼珠崩裂,流出黑色的血。

  “啊!”陆萱被吓得惨叫了一声,赶紧去推了一把身旁的陈一阳,发现他趴在桌上睡着了。

  “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陈一阳不知怎么睡得昏昏沉沉,死活也推不醒,周围的人也都是一样,无论她怎么叫,也没有一个人醒过来。

  陆都快哭了,只得用帽子套上头,枕着两只手,也和旁人一样假装睡觉。

  夜,前所未有的安静,过了一会,一阵滚轮压着地板的声音开始响了起来。

  她知道,有人来了。

  陆萱此刻心跳无比快,若不是靠着桌子,全身就开始战栗起来了,可就在这时候,滚轮的声音停了,而且就停在了她的身旁。

  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都静止了。

  眼泪,已经从她的眼眶里流了出来,把手臂都沾湿了,恐惧让她的身躯麻痹,甚至连呼吸有没有力气。

  “小姐,我记得你最喜欢吃淮南蜜橘了…”

  沙哑的声音从她耳畔响起,紧接着是一阵悠长的叹息。

  “小姐,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对陆家也算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是你爹、你爷爷,他们都不把我当人…两年前安西发了矿难,你还记得吧,那时候你刚好念高中一年级,我每天开车送你上下学的。”

  “当时老爷为了不影响集团在安西矿业的声誉,让我注册了一个子公司,把这一口大锅给背了,说好等风头过去之后,就请律师把我给救出来,可是…”

  他重重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为了省工人两千万的理赔费,老爷直接把所有帽子都扣到我头上,在监狱里,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下了十八层地狱,我冤呐…我恨呐!”

  “可是老爷好像忘了,当年我进陆家之前,可是一个阴阳师,替老爷做掉了不少生意上的死对头……我现在不人不鬼的样子,都是你们陆家害的,我要让所有陆家的人都尝尝我当年受到的折磨,包括你,我的小姐!”

  陆萱被吓得不敢说一句话,只感觉一阵阵的寒气朝着脖子吹了过来,全身就像是被丢到了冰窖里一样。

  可就在此时,挂在胸口的那一块古玉忽然颤动了起来。

  对了,还有它。

  陆萱忽然感觉到胸口的玉佩开始变得滚烫了起来,慌忙用手抓起朝着前方举起,玉佩嗡鸣了一下,一股无形的能量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散开,从里面迸射出了一道金光,径直朝着铁车后面的眼镜男射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