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灵途列车
淮上秋山2017-02-02 16:264,711

  零五年冬九月,凌晨三点的火车,陈一阳坐在候车室捧着一本破旧的古书看,夜太过寒冷漫长,以至于他开始打盹,思绪混混沌沌的时候,忽然感觉一根冰冷的手指,戳了一下脖子。

  他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往后看。

  一个看不清楚模样的小孩子,站在公共厕所的暗处,脸色惨白,左手抬着,指着一个方向。

  陈一阳顺着看了一眼,发现要坐的列车到站了。

  t1047云杭线,这是他第一次乘坐这一班列车,由于职业的原因,陈一阳几乎都是深夜出行,但就是这一晚,彻底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和很多灵异故事的男主角一样,他是能够看见鬼的,不一样的是,鬼看不见他,正是因为拥有这个天赋,顺理成章做了阴阳先生,替一些有钱人解决鬼事。

  十八岁的那一年,同村的阴阳先生,也就是他的师傅,带着去一个有钱人家驱鬼,陈一阳内心仁善,行阴阳道术捉鬼之时,由于不忍残害一个幼年鬼婴,丢掉了有钱人全家的性命,由此被赶出了村子,却保住了一条性命。

  “非百无善鬼,制鬼无善人。”

  这是师傅经常教他的一句话 ,“大概的意思就是,一百个鬼里面可能有一个鬼是善良的,而所有制鬼的人,一定要比鬼更凶恶,否则就不足以成为阴阳师。”

  任何的人,在尘世生活过程之中都会带着各种各样的怨念,而生命结束的短暂瞬间,会使这个怨念无限放大,越是强烈的怨念,带给鬼的力量也就越大,甚至有一部分可以使他们短暂逃离地狱使者的追捕,藏匿人间。

  鬼是凶恶的,更是狡猾的,因为他们生前遍观人性,死亡的过程之中,他们会用短暂的瞬间,去清晰回顾自己的一生,也就是这么一丁点的时间, 他们对于人性的洞悉变得异常透彻且敏锐。

  鬼大多懂得利用人的弱点, 一个善良的阴阳师,非但不能制鬼,还会惨死在厉鬼的手下,因而数百年来,阴阳师门几无善类。

  而陈一阳就破了这个先例, 犯了大错,从此之后过上背井离乡,颠沛流离的日子。

  “由云顶开往杭南的t1047号列车到站了,请旅客做好上车准备。”

  一阵汽笛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之前那个暗处的小孩也消失了,陈一阳感到有些纳闷,按常理来说鬼是看不见他的,那个小孩分明就在盯着他看。

  提起行李包他正准备起身,一阵好闻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穿着紧身牛仔裙和白色T恤的少女坐在了身边,看了一眼,目光顿时就像被磁石吸住了一样,再也离不开了。

  侧面打量,女孩子看起来十七八岁上下,身高至少也有一六八以上了,一对细长的腿踏着宽松的白色运动鞋,紧致的白色体恤根本遮不住她火热的身材,以至于留下了一道让人遐思无限的沟壑。

  更要命的是,女孩子的容貌轮廓极其精致,皮肤白皙高挺鼻梁红润嘴唇,而且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春的味道,这种身材和样貌,对于任何成年男子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陈一阳从小在山里长大,若不是这次惹了祸,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云顶,这种极品美女,他自然也是第一次见。

  少女并没有在意周围人火热的目光,戴上了一只粉红色的耳机,自顾自地朝着站台走去。

  陈一阳朝着她的背影看了两眼,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过这种念头没有盘旋多久也就散去了,毕竟他现在是逃难的,关心的应该是自己到了杭南之后,有没有下一顿饭吃。

  走进火车,里面暖气很足,所有人几乎都睡着了,他朝着自己的车厢走去,好不容易找到了座位,却发现被一个横躺着的大汉给霸占了。

  正当陈一阳四处寻找空位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正是先前候车处的美貌少女,此时她玩着手机,旁边不远处刚好有一个空位。

  陈一阳没有想太多便坐了过去,少女只顾低头玩手机,也没有多看一眼。

  随着火车的启动,周围变得愈发安静,陈一阳也渐渐有了困意,他抓好了自己的包,倚着靠背昏昏欲睡,就在这时候,火车驶入了一个幽深的隧道。

  除了少女手中握着的手机,周围都是一片黑暗,而正是借着这点光亮,他看到了一侧的玻璃窗上,趴着一个小男孩,灰蒙蒙的玻璃上映着惨白脸孔,一对灰暗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浑然不觉的少女。

  陈一阳这时候才算明白了,先前自己看到的小孩原来目标是她。

  这个小鬼的眼瞳是暗灰,虽然长相有些渗人,但戾气不重,而且可以看出,他眼中绝非怨气。

  鬼和人不同,做事一般都极有目的性,否则他们不会冒着被阳气侵蚀或地狱使者抓捕的危险在四处游荡,这个小鬼跟着少女,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陈一阳自小性情温善,若不是有着窥鬼的先天能力,他是不适合做阴阳师的,因为修行阴阳道术原本就是打破世间平衡,要折损阳寿的,若不是为了高额的报酬,没有阴阳师愿意主动去招惹恶鬼,但陈一阳时常会动恻隐之心,主动去帮一些被鬼魂纠缠的人,有时间甚至不计报酬。

  但是从目前的状况上来说,他还不清楚这小鬼究竟要做什么。

  小鬼趴在窗上一阵之后,忽然发出了奇怪的叫声,就像是锐利的器物在刮木板,虽然人类看不到,但这种声音却是能够听到的,少女显然也听到了这声音,抬起头来,朝着玻璃看了一眼,又偏头看向陈一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火车驶出了隧道,四周又恢复了些许的光亮,趴在玻璃上的小鬼顿时消失了。

  不过陈一阳却感觉到一种更为深沉的诡异在车厢里蔓延。

  他拎起行李包坐到了少女的对面,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姑娘,这些天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少女虽然戴着耳机,但是他的话还是能够听清楚红润的嘴唇微微一勾,笑着说道:“我说你搭讪的方式还是有够奇特的,怎么是不是要给我算个命,或者是合个八字,测测前程姻缘什么的?”

  陈一阳见她根本不相信自己,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用双手枕着头,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少女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行李包,发现上面绣了一个八卦的图文,暗暗发笑道:“原来还是个真道士。”

  陈一阳也没有解释什么,贪婪地吸了一口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趴在桌上开始装睡了起来。

  这时夜更深了,原本还有几个玩手机的人也纷纷趴在桌上睡了,火车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而在车厢内,一股寒意也开始弥漫开来。

  “来了…”

  陈一阳对于阴物的感知极其敏锐,一股极其晦暗的戾气在靠近,他抬眼望向车厢的尽头,一个推着卖品铁车的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男子蓬头垢面,带着一副锈迹斑斑的铁框眼镜,皮肤呈青灰色,还有着一块块黑色的斑纹。

  距离男子还有五米远的时候,他终于开始抬起头来,浑浊的双眼朝着四周扫了一眼,落在了一旁的少女身上。

  “奇怪…”陈一阳见过很多鬼魂,小到刚出生的幼年鬼魂,大到百岁的亡魂,溺水死的、上吊死的、跳楼死的以及自焚死的各种鬼魂,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鬼,他本身的戾气很重,但周身的能量浮动却非常的微弱,有些像是弥留之际的死刑罪犯散发出来的气息。

  像鬼魂,又不像是是鬼魂,按常理来说,这么携带这么重戾气的亡魂本身的能量波动应该极其强大,而且不会藏匿在火车阳气这么足的地方。

  “先生,来点新鲜橘子吗?”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陈一阳浑身一颤,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

  他居然能够看见自己,由于出生阴年阴月阴时,陈一阳身怀纯阴体质,能够见鬼。

  而那一日刚好出现天狗食月,百鬼夜行、暗避万物,所有的阴灵却都看不见这个出生的婴孩,他的名字也就是因为阴气太盛,故取名一阳。

  鬼是看不见他的,眼前这个人能够看见自己,只有一个解释,他不是鬼。

  “先生,来点新鲜橘子吗?淮南蜜橘,五块一盒。”

  眼镜男子又重复问了一遍。

  “不、不用了。”

  陈一阳有些紧张,手心都微微冒汗,这人身上的戾气分明是鬼魂身上才能散发出来的,这种怪事,他还是第一次见。

  一旁的少女见状摘下了耳机,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钞票来,说道:“给我两盒。”

  眼镜点了点头,动作僵硬地掏出了两盒,说道:“谢谢你……小姐。”

  少女接过了水果盒,随意放在桌上,正准备插上耳机,忽然脸色一变,似乎想起了生命,嘴唇有些发颤。

  “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眼镜男子没有马上回答,推着车朝前面走了几步,留下一句轻飘飘的声音。

  “小姐……我叫你小姐啊……”

  少女仔细顶着眼睛男子看了一阵,脸色彻底惨白了起来,杏眼圆睁,难以置信地摇头说道:“赵叔…你是赵叔。”

  眼镜男呆了片刻,摇了摇头,推车远走,留下少女怔在原地,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这微妙的一幕,被陈一阳看在眼里。

  他拆开了一盒橘子,取出一个剥开了皮,将一瓣放到嘴里,轻声道:“此人戾气很重,看来与你颇有渊源。”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道:“说吧,你知道什么。”

  陈一阳又取出了一块橘肉放到嘴里,神秘兮兮地道:“你眉目清秀,眼角却有暗红之色,缠着一股无形的煞气,似浓似淡,恐怕是近日有邪物缠身。”

  少女五指紧紧一握,紧张地道:“你既然知道,那有没有破解的方法,要多少钱我都给?”

  “钱…”陈一阳听到这个字,顿时心中一跳,他从山里出来只有师傅给了他两百块钱,买个火车票就花了一百块,剩下的一百块就算顿顿吃泡面也熬不过十天,要是能够帮这个小美女解决点麻烦赚个两百块的饭钱,好歹能够熬到找到工作为止。

  “乘人之危不好吧……人是长得漂亮,不过我看她也不像什么有钱人,不然哪会和我们穷光蛋一起挤火车,早就去坐飞机了。”

  寻思了一阵,他竖起了两根指头,咳嗽了一声说道:“看在我们也算有缘的份上,就…”

  他话音未落,少女从包里掏出了一沓钞票,神情凝重地道:“我就这么多现金,你知道什么都告诉我。”

  陈一阳看到桌上的钞票,眼镜都瞪大了,抓起来数了数,一共有二十张,这在他们山里都能买一头猪了。

  “怪不得说城里人的钱好挣,连个搭火车的丫头都这么有钱…”咽下一口唾沫,他赶紧把钱塞到了口袋里,挪过身子和少女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压低了声音说道:“老板怎么称呼?”

  少女先前惊魂未定,又见他有几分眼力,如实回答道:“我姓陆,单名一个萱字。”

  陈一阳有模有样地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刷刷地记了下来,边抄边问道:“联系方式,家庭住址…还有身高出生年月…”

  陆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陈一阳煞有介事地道:“姑娘有所不知,做我们这一行多的需要根据顾客生辰八字以及居住地风水来判断纠缠鬼魂的凶恶程度。”

  “鬼,鬼魂?”陆萱一脸煞白,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刚刚出现的人,已经过世了。”

  陈一阳颇感惊讶,反问道:“你不是叫他赵叔,难道连他是生是死都不清楚?”

  陆萱摇了摇头,声音变得更小了:“赵叔是我家以前的管家,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但两年前被父亲安排到一个矿山里处理事情,后来就不见音讯了。”

  陈一阳吃了一惊,失声道:“管家,你家里居然有管家,我在电视里看过那些特别有钱的大家族里才有管家,没想到你这么有钱。”

  陆萱白了他一眼:“这是你应该关注的点吗?”

  陈一阳摸了摸头,嘿嘿一笑道:“对不住对不住,之前我和我师傅去深山里抓鬼,遇到的老板顶多是有几亩田的地主家,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做大老板的生意,难免有些激动,你继续说。”

  “看你一副贼眉鼠眼弱不禁风的样子,没想到还会捉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陆萱小声嘀咕了一阵,继续说道:“可是赵叔走了之后,我家里每隔三个月就会出现怪事,头一次是赵叔的副手,李经理在开车的时候撞死了…后来是我二伯无缘无故的跳楼自杀了…再后来…”

  她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陈一阳刷刷记了几笔,圈出了几个人的姓名,最后敲了敲笔记本,写下了陆萱两个字,狡黠一笑:“这样看来,今天也就是第十个三月,死的人应该就是你了,陆小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