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福隆奇遇
淮上秋山2017-02-09 13:323,583

  灼热的金光在并不明亮的车厢中显得尤为刺目。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眼镜男右眼直接被金光贯穿,破碎镜片散落一地,狰狞的疮口不住地往外涌流鲜血。

  眼镜男捂面惨叫,古玉浑厚的光芒还在闪烁着,原本昏睡的陈一阳感受到能量波动,悠悠然转醒了过来。

  “我怎么睡着了。”

  “我怎么知道!”陆萱被吓得哭笑不得,忙道:“我害怕,你快把他赶走!”

  陈一阳见陆萱安然无恙,转头看着在地面上痛苦呻吟的眼镜男,舒了一口气道:“没事,中了玉佩的烈阳光,任何鬼魂都会灰飞烟灭。”

  眼睛男青筋暴露的手臂撑着地板,朝着车厢后方不停地收缩后退,流满鲜血的狰狞脸孔死死盯着陈一阳,恶狠狠地道:“臭小子,你我本属同宗,为何要坏我事?”

  “原来是同道中人,我还纳闷为什么一个活人阴气那么重。”

  陈一阳看着那一副鲜血淋漓的脸孔,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摊了摊手道:“大哥,你这可不能怪我,我收了人家的钱,总归得给人家办事吧。再说了,我就借了件物事给她,算不得帮忙。”

  眼睛男面色极为难看,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恶狠狠地道:“你帮我绑了她,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陈一阳一听,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开口说道:“做我们阴阳师这一行的,最讲究的就是道义,我虽然缺钱,但是我可不缺德,陆小姐你是伤不到了,还是好好回去养伤吧。”

  “你!”眼镜男气急败坏,想要出手,可是心中又忌惮那一枚古玉,无奈之下猛然起身,用手指朝着另外一只眼睛戳去,血浆飞溅,他凄厉哀嚎了一阵,身躯像是被火点燃了似的,渐渐焚烧成了虚无。

  陆萱看了许久,重重地坐在了座椅上,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片刻之后,呆呆问道:“他死了吗?”

  陈一阳走了过去,从地面上捡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红色珠子,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人不惜自毁双目,对自己可够狠的。”

  陆萱心有余悸地问道:“那他还会来找我吗?”

  “被烈阳光重创之后,至少也得用几个月时间休养生息。”陈一阳思索了片刻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人生前应该是个厉害的阴阳师,经历过一场大难而不死,肉体被损毁,于是他用了我们这一行的禁术“寄魂夺窍”,他将死未死之际借尸还魂,可以无所顾忌在阳间行走,据我说知,能够使用这种禁术的应该属于阴阳师中的通灵师,能够操控人的精神,杀人于无形之中。”

  陆萱点了点头道:“没错没错,我几个伯伯都是自杀的,后来法医鉴定属于抑郁症,原来都是赵叔…”

  陈一阳摸了摸红色的珠子,将它塞进了口袋里,有些费解地问道:“按理来说这位灵通师应该是你们家的亲信,我有一事不明,做我们阴阳师这一行通鬼信神,对天地虔诚自然侍主忠诚不二,现在怎么会对你们家的人下手呢?”

  陆萱神情微微黯然,叹了一口气道:“是我家对不起赵叔…”

  陈一阳想起之前多次看见的小鬼,显然是在庇护陆萱,如果不是眼镜男带来的鬼童,那应也是陆家养的。

  在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之中,不仅需要在生意场上打通黑白两道,就连阴阳两道也需要有人来把持,“两面玲珑通阴阳,一血饲魂寄生死”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赵叔应该就是陆家花重金请来的阴阳师,专门用来解决生意场上的问题,类似于请了一个保镖,而这个鬼童饮血饲魂可以预知宿主的祸福,但奇怪的是,陆萱如果是先前那个小鬼的宿主,理应能够感知它的存在。

  陈一阳在鬼童的手中吃过亏,所以知道它们的厉害之处,在刚死的亡魂身体中注入生人的鲜血,使两者血脉相连,鬼童作为游魂的存在,与生人一体,休戚与共,可以感应生人的旦夕祸福,不过一旦这种链接破碎,鬼童就会处于狂暴状态,变得异常凶残,这就是后话了。不过饲养一个鬼童需要花费的价钱是天文数字,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陆家的底蕴究竟有多么庞大。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陆萱,尽管一晚未睡她容貌显得有些憔悴,但精致五官依旧无可挑剔,年轻漂亮加上显赫家世,恐怕是个男人都会为这样的女人痴迷,可是陈一阳不敢多想,他的身份过于特殊,这种反差在常人的眼中就是卑微,阴阳术语有言:“近阳者趋鲜,近晦者趋祸。”做阴阳师这一行,和秽物打交道的时间过长,经常是昼伏夜出,先天阳气不足阴气过剩,所以一般难以传子嗣,大多靠收徒来延续香火,试想不能传宗接代,能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愿意和你搭伴过一生就难能可贵,那还能奢求许多。

  眼镜男逃走之后,车厢中渐渐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这一整晚,陆萱都没敢继续睡觉,直到东方天空泛黄,火车到站,她才带着一脸的疲惫背着行李下车。

  走出站台,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杭南很少会下这么大的雪,地面屋顶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陆萱穿上了一领雪白的大衣,两相映照,宛如仙女一般。

  即便如此纯洁的场景,却让她止不住回想起车厢里血淋淋的那一幕。

  “昨晚睡得真沉,差点过了站。”

  “我也是,在床上都没睡得这么好,真是奇了怪了。”

  “你还别说,昨晚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女儿考上大学了。”

  “得了得了,别瞎扯淡,麻溜回家吧。”

  两个扛着重重包袱的工人从陆萱身边擦肩而过,陈一阳随后也走了出来,咧嘴笑道:“陆小姐,你家住哪的,我送你回去?”

  陆萱看了一下手表,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一会有司机来接我。”

  陈一阳挠了挠头,先前在隧道里,小鬼说到了博陆大厦还要给自己一笔钱的,如今陆小姐婉拒了,也不好再开口了,不然人家恐怕惹人误会,只得安慰自己道:“算了,反正只是借用了一下玉佩,自己也没帮上什么忙,平白得了两千块,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一想到不用露宿街头,心中不自觉地开心了起来,冲着陆萱摇了摇手道:“山水有相逢,陆小姐,再会。”

  陆萱挤出一丝笑意道:“打扮得一副土包子样,说话倒有几分文气,昨晚…谢谢你了。”

  “你这算是夸我,还是损我?”

  陆萱淡淡一笑,清纯动人。

  两人告别,或许此刻,他们只在彼此心中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陈一阳迈着步子走出了杭南火车站,内心一阵热血澎湃,虽然火车上遇到一些小麻烦,但总体而言还是一个不错的开端,至少现在有钱了,不至于挨冻挨饿。

  两人一左一右背道而驰,一辆黑色的奥迪汽车停在了街边,陆萱收住了笑容,面无表情地上了车。

  前面的司机是个模样英俊的年男子,看起来二三十岁上下,鼻梁高挺带了一副金丝框眼睛,嘴角还留着淡淡的胡须,笑着说道:“怎么,我家萱萱又去体验基层生活了。”

  陆萱没有搭理他,打开手机,发现里面有几十个未接来电。

  男子习以为常,继续说道:“陆总在博陆,我父亲也在,今天一家人终于可以聚在一起吃顿饭了。”

  陆萱冷笑了一声道:“林唐,我今年才刚满十八岁,距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有四年,现在说一家人未免太早了一些。”

  被称作林唐的男子笑得更加灿烂了,甚至还带着一丝猥琐:“我们陆林两家强强联合势在必行,这应该也算是缘分天定吧,再说了,没有夫妻之名,可以先有夫妻之实吧,晚上皇庭酒店……”

  “闭嘴!”

  陆萱娇喝了一声,胸前微微起伏。

  林唐嘴角微微一勾,眼神之中流露出隐晦的寒意。

  陈一阳去的地方叫做福隆区,又被称为杭南市的平民窟,除了福隆区之外,杭南还有天虹区、地贺区和贸羊区,其中以天虹区首,全国五百强的企业有十分之一都集中在里面,据说在一趟地铁里,十个有九个都是百万富翁,因为随随便便一套房的价格都到了三四百万。

  陈一阳不敢去那个富人扎堆的地方,只想找个能够打打杂的工作混口饭吃,师傅虽然临走前说了杭南与他气数相合,但是命这种事情变数太多,也可能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他由衷认为踏踏实实本本分分才是正道。

  杭南的交通极为便利,地铁基本覆盖全城,由于是第一次坐地铁的缘故,陈一阳在自助购票机鼓捣了一个多小时才买上票,到福隆区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出了福隆地铁站,地面上的积雪越发厚了,一脚踩上去,都快没到脚踝,阵阵寒气扑面而来,冻得只穿一件毛衣的陈一阳直哆嗦。

  “不行,杭南的天气比瓦罐山冷多了,找个时间我得去买一件厚实的袄子。”

  他把衣领拉严实了,不住地搓着双手,穿过了一条街道,这里四处都是摆着食品摊,热气腾腾的玉米、年糕、馄饨之类的,陈一阳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走到一个买烤玉米的老大爷面前,开口道:“大爷,给我来根玉米棒。”

  老大爷接过钱,打开蒸笼,香味随着腾腾热气扑面而来,用塑料袋包好之后递了过去。

  陈一阳接过来,直接咬了一口,吧唧吧唧嚼着,嘿嘿笑着道:“大爷,您这知道这附近哪有干活的地方吗?”

  “干活?”大爷抬起头,眼神中闪烁出一丝微妙的光,问道:“干啥活?”

  陈一阳人生地不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解释道:“随便啥活都行,您看我这样能干啥活?

  大爷眉头微微一拧,黝黑的手指朝着左边指去,咳嗽了一声道:“那边的,活好。”

  陈一阳顺着手指望去,只见一块红色发光的招牌上写着四个大字“似水柔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