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月下美人(一)
淮上秋山2017-03-29 16:052,375

  屋内的一张沙发上,斜躺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手指夹着半根香烟,轻轻朝着烟灰缸里一按,掐灭了,直起身来朝着门口斜睨了一眼,眼神蓦然一亮,提起了几分生气:“啧啧啧,好俊的小哥,今个妹妹们算是捡到宝了。”

  光头登时有些不乐意了,啐了一口道:“都说了别叫俺狗蛋,俺老早改名了,叫欧皓辰!”

  “我说狗蛋,别瞎扯了,赶紧去外边多揽几个客来,不然我们都得喝西北风了。”女子右臂撑起身子来,端起桌上的水杯咽了一小口,笑眯眯地道:“俊哥哥,今个是有相中的姑娘,还是过来尝鲜的?”

  “相中的姑娘?”陈一阳愣了愣,转身看了看周围的贴纸,都是一些暴露不堪的画面,心中大致明了,这里应该是做皮肉生意的地方,瓦罐山虽然不大,但是像这种场所也有,不过师傅从来不许他多看一眼。

  就在他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里屋忽然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

  “哟,装了三天的病,终于肯出来了。不用看了,这几天风头紧,客人都不敢上门了,倒是如了你的意。”艳妆女人冷哼了一声,手托着下巴,脸上充满不屑。

  里屋里走出来的女子身材高挑,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一头披肩长发扎起了马尾,皮肤白皙、模样清秀异常,穿着一件紧身白色T恤,牛仔短裤,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余。

  “怎么,不让我抛头露面揽不到客人?”少女隽秀的眉毛轻轻颤动了一下,斜眼看了杵在一旁的陈一阳,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不是有个送上门的,长得还挺精神。”

  陈一阳一听,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听外面的大爷说,这里有活可以干,才进来看看的。”

  艳妆女人听了,忍不住捂嘴大笑道:“哈哈,这俊哥哥说话有趣,咱们这的确有活可以干,而且活都不错。”

  少女也被逗乐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你的衣服上绣了个黑白纹,那不是山上道士穿的?”

  陈一阳摸了摸左肩上的八卦,点了点头道:“我是从瓦罐山上来的,从小和师傅学阴阳道术。”

  光头一听,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道:“大哥,真人不露相啊!俺见过来玩的条子,还没见过来玩的道士,当真是稀客啊!”

  “阴阳道术?”少女双眼一亮,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开口说道:“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艳妆女人懒洋洋地道:“我说这年头一个个男人怎么都丑不拉几,原来生得俊俏的都是上山当道士了。”

  陈一阳摸了摸头,有些纳闷了,以往在瓦罐山上,平常人见了他们师徒俩都躲得远远的,没想到下了山居然这么受欢迎,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少女有些急不可耐地问道:“你是道士,是不是能够看见鬼?”

  “呸呸呸,瞎说什么,这青天白日哪有什么鬼。”艳妆女人气得嘴一歪,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陈一阳看着少女,点了点头说道:“鬼魂乃阴气所聚,而我们修行阴阳道术双目能够通灵,所以能够见到寻常鬼魂。”

  少女也不理会艳妆女人的话,紧追着问道:“那你通过什么证明?”

  陈一阳想了想说道:“但凡是沾染了阴气的人或者物,在短暂的时间内会有反阴噬气,这种迹象,我也是能够看到的。”

  少女喜上眉梢,将双手举了起来,朝着他眼前挥了挥,笑道:“你能看到什么吗?”

  陈一阳盯着她的手掌看了看,白皙光洁,并没有什么异物,只得摇了摇头,如实说道:“什么也看不到。”

  光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去,哥们你不是瞎扯的吧,都看不到算什么阴阳师。”

  少女嘻嘻一笑道:“那就对了,我没问题,你自然什么都看不到。”说完她伸出手,清了清嗓子道:“我叫庄瑶,不嫌弃的话,交个朋友吧。”

  陈一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小姑娘心思这么谨慎,还想试探他。

  不过仔细看去,庄瑶的确是天生尤物,特别是白色体恤上高耸的凸起,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顺着脖子往上看去,他眼神不由一凝,因为光洁的脖子上有着一个黯淡的紫色印记,是个蝴蝶的图案,有点像是纹身,但这个图案非比寻常,应该是某种古老文字勾勒而成的蝴蝶纹路,但究竟是什么,他一时也想不起,反正之前在某一本古书上有看到过。

  少女纹身是寻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纹某种古代文字,这就有些罕见了,当下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脖子上的蝴蝶,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庄瑶摸了摸脖子,清澈的眼神中有了微微变化,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这应该是胎记吧,反正自打我出身就有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陈一阳眉头微皱,开口说道:“你能让我仔细看一下吗?”

  由于房间里的暖气很足,庄瑶衣服穿得很薄,而且蝴蝶纹的位置有些靠近胸部,一时不禁忸怩了起来。

  光头一听,忍不住咽了一口水,连连点头道:“对对,俺老早就觉得这个蝴蝶有问题,要不把衣服拉开点让大家瞅瞅。”

  庄瑶脸庞绯红,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剃个光头还不安分,得了空把你全身的毛都给刮了。”

  说完又羞赧地望向陈一阳道:“那个,陈先生,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吧,外面有个清净点的茶楼,我请客,我们去那。”

  光头撇了撇嘴,不满地道:“咋就不能一碗水端平?俺看就不许,人家要看还得找个清净地,要是真瞧出啥来了,还不得把身子都看光。”

  “清净点的地方…茶楼…”陈一阳听她娇软的语气,不禁有些想入非非,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就依你的意思。”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拿件衣服,你在这等我一下。”

  庄瑶转身兴冲冲地回里屋,艳妆女人饶有兴趣地直起身来,直勾勾地看着陈一阳道:“小哥哥若真是阴阳先生,那帮我也瞧上一瞧,看身上是不是有你说的那一种阴气?”

  陈一阳朝她看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凝。

  艳妆女人刚开始还无比淡定,可是吃不住那冷冽目光的直视,整个人就像是被几百只眼睛给窥视了一般,开始变得很不自然,过了两分钟,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有……有什么问题吗?“

  陈一阳闭上眼睛,思忖了片刻,开口说道:“你七天之前,是不是和一个死人同睡在一张床上。”

  艳妆女人听完脸色一变,举起的水杯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