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时光忆
北清越2017-12-29 13:082,885

  马克思主义老师一个人在一百多号人的大课堂上,谜一样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夏日的午后,弥漫着昏昏欲睡的小瞌睡虫,迷倒了一大片人。钟灵无聊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杨军和坐在他旁边的国权兄把头低到了快伸进了桌子里。钟灵的目光就这样被他们吸引过去,她用手托着脑袋,身子斜坐着,手中的笔不停的转着。

  林梦坐在旁边,好奇的跟过她的目光。这睡到了一大片,有啥好看的。她还在疑惑,便看到钟灵脸上泛起了丝丝鄙夷。她忍不住戳了戳:“哎,什么那么好看啊,能让你那么入神。”

  钟灵指了指:“你看杨军和沈国权。”

  林梦循着她的手指看去,这不是两人低头玩手机嘛,她不以为然:“他俩有啥好看的,我就算盯着他们看两个小时。平均一人一小时,我也不会从他们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钟灵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她幽幽的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吗?”

  林梦头也不抬,不假思索:“没有。”

  钟灵想了想,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断定,这两个家伙肯定在看小H片。”

  林梦一惊:“你怎么知道。”

  钟灵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坏笑:“观察啊。”

  林梦一下抬起头,赶紧往杨军他们那处看去。只见杨军用手轻轻赛了赛耳麦,坏笑着看着沈国权,沈国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看了看周围。咦,真是太不会伪装了。林梦也和钟灵一样盯着毫不知情的两人,恨铁不成钢道:“真是不会演戏,像这种时候,就应该大大方方的看。杨军嘛,倒也还将就。一看国权兄,就是清纯的小男孩被丢进了大染坊里面,那害怕人知道他们不轨行径的小眼神啊,真是太容易就出卖他们了。”

  钟灵也盯累了,转过来趴在桌上,用手扶住林梦的腰一掐:“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清纯小男孩啊。”

  林梦哈哈笑了两声:“这不,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出卖人的嘛。你看杨军,脸不红心不跳,一脸淡定,一看就是久经沙场。而国权兄那娇羞羞的样子,扑所迷离的眼神,一看就刚入行不久。”林梦像是得了大新闻,转过身去对着陈晨耳语。陈晨的嘴巴一下呈O字形,笑了几下,又转去嘻嘻笑笑的告诉陶陶。四人的目光毫无遮拦的看着杨军他们,他们那猥琐的笑净收眼底。

  钟灵翘着二郎腿晃来晃去,忽然停下来,撇了撇嘴:“你说什么?”

  林梦接着刚刚的话,又说:“我说,杨军久经沙场,沈国权入行不久。”

  钟灵否定道:“不是不是,不是这句。”

  林梦无语的看着她:“那是哪一句。”

  钟灵赶紧伸出大拇指:“姐,你是我亲姐。你真不愧是汉语言文学的,这词语用得,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扑所迷离”,你简直神了,国权兄那刚入行的眼神都被你神化了。哈哈,简直让我脑补了他流鼻血的各种场面。”她笑着抬头,却大叹不妙。怎么就迎上了老师的眼神,这一交锋,谢宝宝老师眼神一亮。这百来个学生,终于有一个听到了他内心的呼喊,觉悟的把头抬起来了。他赶忙的抓住机会,面带笑意的对着钟灵讲起来马克思的伟大思想。钟灵的笑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努力的配合着老师,尝试着附和的点了点头。她不点还好,一点老师看她的眼神尤为热烈了。她叫苦不堪,这距离下课还有20分钟呢。这配合20分钟还好,要是接下里的两堂课,宝宝老师继续盯上她怎么办。再一个万一,以后的每节课,都给盯上了怎么办。难道,从此她将要在马克思主义的伟大历程上越走越近?

  她这边还在进行着强烈的心理活动。林梦被着突然的安静弄得莫名其妙,抬起头来看了看她,问道:“干嘛那么安静?”

  钟灵从牙缝里悄声的漏出一句:“别说话,我和宝宝老师的眼神交汇了,我被成为观众了。”

  林梦目光随去讲台:“哪里?”

  钟灵心如死灰:“你逃吧。”她正为她勇于牺牲,甘于奉献的精神所深深折服时。却听到林梦哀怨的声音:“来不及了。”

  谢宝宝老师一看,又是一个觉悟的孩子,他心里欢喜得不得了。于是更加的神采飞扬,眼睛一刻也舍不得放掉这两个乖孩子。钟灵和林梦表面风平浪静,实则风起云涌,内心早已是十级海啸呼啸,一片狼藉。林梦的眼神偷偷的掠过陈晨、陶陶二人,正发现陈晨被一本漫画勾引得七荤八素,陶陶正徜徉在《诗经》的海洋里。欲哭无泪,她们两人就这样“鹤立鸡群”的在这百人的群体中。终于,下课的铃声敲响,她俩一下轻松开来,给憋死了。

  林梦松松垮垮的坐在位置上,总算结束了。钟灵用手扇着风,看着这一堆堆一下课就精神抖擞的人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一个比一个机灵。林梦拉了拉她的袖子:“哎,你说,他们哪来的那种网址啊。”

  怎么二十多分钟以后,又回到了这个话题,钟灵愣了愣:“我还真不知道。”

  陈晨心满意足的把漫画书一合,长舒了口气。身边的团体也各自谈论着,陶陶对着讲台那边的周翔挥了挥手:“小翔翔,快过来,给姐姐几个摸摸,最近手感如何。”

  周翔圆嘟嘟的从那头屁颠屁颠的来到这头,一般在群体里,胖子都比较受欢迎。周翔眼含笑意,走到她们面前,做了一个可爱的姿势:“怎么了,你们想我了啊。”

  四人齐齐上阵,拉过他的脸就开始不停的揉来揉去。周翔差点都给捏变形了,他赶忙往后退了退,逃脱她们的魔爪。他看到她们旁边还有个空位,眼睛亮晶晶的说:“没人啊,那我坐这里好了。”

  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周翔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把背包拉着,又飞着过来。

  周翔坐在陶陶旁边,嘻嘻笑笑的看着她们:“我们来打牌吧。”

  陈晨“切”了一声:“这哪儿去找牌啊。”

  周翔贼贼一笑,手伸向包里,顺势就拿出了扑克。钟灵、林梦面露出惊讶的神情,娱乐方式很齐全嘛。

  林梦道:“惩罚是什么。”

  这四下又没个水什么的,钟灵想了想:“画乌龟好了。”于是五人便开始了,本来因为她们四人整日黏在一起,如整体一般。班上给她们起了绰号“四人帮”,为她们一直不能接受,好在,终于周翔来了,好歹从一个“叛徒”摇身一变为为国捐躯的“狼牙山五壮士”。

  “哎哎,等等。这个我要,4、5、6、7、8、9。”

  “我去,我好好的一把牌。”林梦向陈晨投去眼神,陈晨正兴高采烈。

  陶陶看着准备把手上剩的牌打下来时,她一个拦截:“哎哎,我要得起呢。”

  陈晨看着手上的牌,给了陶陶一个白眼,继而把手上的两张牌铺在桌上。她当起了林梦的军师,思考着怎么样出牌。林梦道:“干嘛,你不没完嘛。”

  陈晨无所谓道:“一对3。哎哎,这个这个,出这个。”

  林梦怀疑道:“你行不行,别做狗头军师,靠谱点。”

  陈晨双手叉腰:“怎么就不靠谱啊,靠谱得很呢。”

  钟灵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上课了啊,低调点。大家眼睛放亮点,只放牌,不出声啊。”

  她们小心翼翼的出着牌,好几次差点激动得出声。两节课下来,每个人的手臂上满满的都是小乌龟。周翔的都给画在手肘上去了,林梦抬起手来:“这谁画的,真丑。哪里像乌龟,活像只鳖。”

  钟灵一看正是出于自己的杰作,嘟了嘟嘴:“不都差不多嘛,都是壳加四条腿,再来个头。”

  陶陶把手伸过来:“得了,我这只才是最丑的王八。”

  能叫醒课桌上睡着的人,往往不是所谓梦想,而是下课的铃声。同学们都从位置上站起来,收拾着东西放学了。大家看着这堆满手都是王八的几人,眼神透露着不可思议,大叹,一定是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向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向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