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仲魔(三)
衣冠2018-04-03 16:424,202

  即使没有体力的限制,天色也在渐渐变暗,象征希望的悬日缓缓下沉,如同那一抹被黑暗给笼罩的希望。

  人在夜里会困倦,会疲累,置身于黑夜的人,还会产生恐惧等负面的情绪。

  人亦没有野兽那样的视觉,更是无法和常常在黑暗中行走的仲魔狼相提并论。在夜晚的人类,对仲魔狼来说,无异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孩。

  所以,渐渐下落的太阳,如同是宣告着死亡的神谕。

  不论村人的心如何绝望,萨罗依然如故,即使完全没有停休地驱动身体很久,身体却绝然没有任何僵硬疲累的模样,黑银色的刀锋凌厉如初。

  就在似乎完全不知疲累的手臂再次挥下一剑后,所阻挡巨剑的仲魔狼从头部被劈成两半。按原先的经验,接下来仲魔狼的尸体会被后来的同伴吃掉,而后会有无数只狼再次冲涌过来。

  就在他想要如平常般抵御袭上来的攻击之时,下一秒却徒然变势——全身各部位的肌肉骤然紧绷,以一个甚至拉出了残影的速度,将挥出的巨剑拉回胸前。

  接下来,

  “当!”

  一声金属撞击的脆鸣。

  萨罗也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冷眼瞧着,远处是一头黑色巨狼。

  这只漆黑的巨兽要比其他狼的身体都要大许多,全身上下充斥着一股统领者的威压。浑身毛发乌黑,柔顺却又看起来异常坚硬,嘴中露出的白森森牙齿,有着能够咬断钢铁的威势。四肢粗壮,彰显着无可比拟的爆发力……但其实最最吸引目光的,还是额头镶嵌的一颗幽绿宝石。

  宝石成菱形,整个嵌入巨狼的脑袋中,时刻散发出一股状似雾的暗绿烟气。仿佛被宝石所影响,巨狼狭长的双眼充斥着一种隐晦的疯狂,但从闪烁的目光中却可发现惊人的理智,像是人类一样,似乎心中在算计着什么。

  大概是狼王一类的东西,他额头上所镶嵌的棱石大概就是变异的元凶吧,萨罗心有所感。

  “要打就快点来吧,明明那么大的个头,却出奇胆小吗?”

  萨罗举着剑嘲笑。

  巨狼眼中闪过森然的寒芒,接着身体化为黑影,急速扑来。

  *

  “已经结束了……”

  村长口中喃喃。苍老的面容上,原本坚毅严肃的神情早已消失。

  就在他所站房顶的正下方,刚好可以看见一个手被咬断的村民大声惨叫的惨状。无数的狼分食村人的骨肉,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变得嘶哑,最后消失。

  老者心里很后悔……为什么自己当时会那么顽固,守着这个村子不肯走,导致这么多村民赔上了性命。最后还找来这么一个人。虽然他确实很厉害,但面对那如房屋般巨大的凶狼,他无疑没有任何胜算。

  他也会被吃掉,之后整个村庄都将毁灭。

  是的,萨罗完全和那黑狼无法比拟。

  不要说优势,萨罗只是一直被压着打、被暴揍。

  虽然每次都能用大剑抵挡,但着眼打量黑狼越来越快的攻势,想必离他支撑不住身体血肉横飞的场景不远了。

  终于——

  萨罗的大剑被凶猛的攻击打得不由上抬,露出了整个胸膛。

  黑狼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眼中凶光暴闪,没有任何犹豫,几乎是瞬间,黑狼扑了过来!

  速度之快,比神射手的箭矢还要凌厉。它瞄准的,是萨罗的脑袋,他要将这个阻挡他很长时间的虫子给嚼碎,要让他的鲜血在自己的口里融化。

  但就在其即将咬到萨罗的那一瞬,男人忽然整个蹲了下去——比黑狼更为迅捷,手中的剑也同时收了回去。身体下压,摆出一个准备出剑的姿势。

  不可能!

  黑狼的心脏猛地收缩,瞳孔亦在收缩。

  因为过快的速度,森然锐利的牙齿还是将萨罗的兜帽勾掉。

  赤红色的头发,在猎猎风中吹得舞动。

  “啊呀~~本来以为你很厉害的,但,不过如此嘛!”

  懒散的调子,配合着与之完全向左的疯狂笑容。

  萨罗手中划过银黑色的月弧,一股腥红色的激流随之喷射而出。

  肚子被划开了,鲜血流淌下来。黑狼倒在地下,抽搐几下,竟是无法再站起来。

  远处,人们都惊呆了。

  而村长,则是愣愣地凝望着随风舞动的赤红色头发。

  不知觉间,枯槁的手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脑袋上的青筋也浮现,牙齿咬在了一起。

  “村长……他是……”

  后面一个负伤的中年人走过来说,他的眼睛同样望着那一头赤红。

  村长摇摇头,身体逐渐放松。随后如同叹息一般低语:“……我知道。”

  说完,他已经恢复了常态,只是眼睛,仍寸步不离地留在萨罗身上。

  虽然人们皆认为这头巨狼是狼王,但也没有得到确认,毕竟它也不可能说出“我就是狼王,你们来杀我吧,这样攻击就结束了”这种话。

  巨大黑狼已经进入了濒死状态,天堑一般的伤口,源源不断地冒出红黑色的鲜血,一股极度恶劣的腥臭弥漫在周围,但是其他的狼完全没有撤退的样子,仍然流露着贪婪的目光向人类发起进攻。

  形势没有半分改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是几个孩子的哭喊声音。

  萨罗停下斩杀的动作,向音源处眺望,但是因为房子的阻挡,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站在高处的村长却实在地看见了。

  他的眼皮不由跳了跳,眼睛张得快爆开了——

  一个老妇人,正竭尽全力地保护着身下的孩子。从状态上看,似乎是黑狼袭击村庄以后,老妇人带着孩子们就藏起来了,直到现在。但他们还是难逃厄运,被饥渴的黑狼发现了。

  老妇人用身体阻挡凶残黑狼的攻势,即使背后已经血肉模糊,但仍然将孩子们扑在身下,不让黑狼有可趁之极,自己遭受的则是全额的伤害。

  但是……

  没有用,处于狼堆中间,又能有什么用呢?

  无论是老妇人还是孩子,早晚会被狼潮吞噬。

  老妇人所处的地方仿佛是怒涛时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一个浪花便能将他们完全打沉。

  狼群们舔着舌头,眼睛中爆出嗜血的绿芒,争先向那边扑去。

  很快,那里又被黑色给填满,孩子们,也失去了声音。

  苹果一直看着。

  她注视着这一切。

  张大的瞳孔已经没有了感情。

  她看见过……

  她是曾经见过这一幕的……

  血夜,

  火焰充斥的夜晚。

  死去了……

  所亲近之人死去了,就在她的面前,不留一丝余地,死去了。

  失去了……

  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不剩下任何东西。

  为什么?

  为什么我所喜爱的人总是离我而去?

  一段影像浮现出来。

  周围火焰纷飞,一位白袍女子就站在那里。

  看不清面容……是谁?

  “再见了……”

  听不清,听不清啊,看着白袍女子动作,苹果极力将手向她伸去,但是,消失了。

  就像是水中的月亮,被轻触一下,消失了,碎裂了……

  不要抛下我……

  不要让我一个人在这里……

  ……

  “妈妈!”

  强烈激荡!从苹果身上猛地扩散出一个巨大的蓝色屏障,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扫过周围的所有物体,无止境地向外扩散。泥土,小草,被毁坏的建筑,残缺的肢体……这些东西霎时都被屏障覆盖。

  苹果身上的斗篷就像是遭遇强风一样被吹了起来,身上泛起了蓝色的光芒,仿佛一层薄膜,附在苹果身上。

  苹果的瞳孔也转为了天蓝色,隐隐散发着光芒,却依然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不要。

  不要离开我,不要夺走他们。

  不想再失去了。

  帮助我。

  请帮助我。

  抵御外来的魔兽。

  我以拉的名义,同调!!!

  “喀拉拉”忽然,无数根尖锐柱子从土壤冲天而起!将仲魔狼一只只插到天空!

  整个村庄都在覆盖范围之内,从上方看去,村庄像是一片森林,处处林立着土黄色的柱子。

  被柱子插到天空的仲魔狼呻吟着。接着,又是无数根柱子破土而起,向天空插去,又有更多的仲魔狼被插了起来。

  黑狼们凄惨地嚎叫着,连绵不绝,被凌空插起的黑狼只能手脚扑腾。

  没有任何缓和的空隙,第三波石柱再次拔地而起,这次带走了更多的黑狼。

  奇异的是,虽然这些柱子无规则的遍布整个村庄,可以从任何地方穿出,甚至将很多都建筑捣得稀烂。但是,它们却一点也没有伤害人类。

  只有人类的地方,完全不会受到威胁。

  而教堂底下正在和巨狼搏斗的人们,也被用一只只柱子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防御圈。他们身边的黑狼则无一例外,皆被高高插起,在空中凄惨嚎叫。

  底下的人早已经忘记了战斗,也无需战斗,只是抬头呆呆地仰望着那个散发着淡蓝光辉的人影。

  “……魔法师。”

  这时候有人喃喃。

  “是魔法师大人……”

  说的人越来越多。

  没有过分的欣喜,没有过多的感激,有的只剩下了抬头仰望,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不远处的萨罗,只是微微扬了扬头。

  “哦,好像猜对了的样子……教皇的私生女、拥有黑暗力量的圣女、献给神的祭品……怎么说也得有一个吧?”

  这样耸着肩说。

  感觉有水珠滴了下来,萨罗摸了摸鼻子,手被染红了。

  他抬头向上望了一眼,是被插起的黑狼挣扎所落下来的血。

  萨罗没有在意,晃了晃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然后眼神扫向了没有被插起、还倒在一旁呻吟的巨大黑狼。

  因为无事可做——周围的狼都被插了起来。

  所以萨罗朝向唯一的巨狼走了过去。

  轻微痉挛的黑狼也同时扭过了头,两者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一边是没有什么感情的目光,一边则蕴含着极为强大的怨念。

  “很强的生命力呢。”

  萨罗说了一声。然后扬起一刀插在了巨狼的眉心处,也就是那个嵌着幽绿石头的地方。

  巨狼大声嘶吼,身体剧烈痉挛,显示出无可避免的痛感,眼睛里的绿光闪烁。

  “咔嚓”

  一声轻响,萨罗将绿色石头给撬了出来。

  巨狼立刻停止了喘息,它的脑袋上原先镶嵌着晶石的地方溢出了绿色的脓血。

  萨罗拾起地上的石头,沉默地看着,幽绿石头一点也没有因为脱离原来的地方而不适,反而制造出来的绿雾更加强盛,像是在保护着自己。

  反复观察石头的萨罗突然目光一凝,手上的握力不由又大几分,胳膊上青绿色的血管浮现出来。

  那是一个标志。

  细小的,就刻在幽绿石头中一处不明显的位置。标志是三条盘旋扭曲在一起的蛇。

  萨罗的面部逐渐扭曲起来,嘴咧的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一个狰狞可怖的疯狂笑容:

  “……亚罗……终于找到你了!”

  随着一声嘶哑的喃喃,幽绿石头在萨罗手中被捏成粉末。

  同一时间,就在绿色石头破碎的那一刹那,所有黑狼的躯体上都同时燃烧起黑色的火焰。速度极快,不出一会,就已将它们燃成飞灰,随着一缕清新的晚风,消散在空气里。

  苹果身上的蓝光逐渐消去,她身上的斗篷停止了无止境的舞动,偃旗息鼓地降了下来。

  随之,所有的石柱也像是失去了支撑力,随着“哗啦”一声碎成一地沙土。

继续阅读:第十七话 那里的地狱(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