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话 那里的地狱(一)
衣冠2020-02-25 15:433,008

  就在教堂的门前,周围是被破坏惨败的建筑。

  苹果无声地走到萨罗的身后,萨罗则是扛着巨剑,挑着眉向远处说:“所以说,怎样?”

  不远处站着的是数量已经减少不少的村民们,两边人影像是互相对峙一样望着。

  对于保护自己村庄的英雄施以这种态度,原因很简单,身份暴露了。

  红发的斩人鬼——

  这一称号可不是白白得来的。

  身为教会A级通缉犯,身上背负着无数条人命,甚至有刺杀红衣大主教的斑斑劣迹。虽然最后失败了,但还是让教会对萨罗恨之入骨,从B级通缉犯直接提升到令人闻风丧胆的A级。

  可以说是整个大陆都共同抵制的残暴嗜杀者。

  而这样的人,偏偏救下了一个村子。

  若是将他留下,可能会有被教会知道后将全村列为异教徒的危险,屠村是必然的事。

  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对这样的人施以驱逐,全村人都会良心不安,何况他还没有对自己这边做过半分伤害的事。

  现在,到了抉择的时刻——

  村长走了出来。

  他的面部比平常还要更为严厉:

  “是叫你‘红之剑士’……还是应该叫你‘红发的斩人鬼’呢?”

  “既然知道了便不要卖关子。说吧,是准备将我杀了去献给教会吗?那样的话你们也能得到生存下去的资金了吧?”

  萨罗慢悠悠的说着,没有怎么在意的样子。

  村长摇摇头:“……你误解了,我们是不会对恩人忘恩负义的。”

  听了村长的话,萨罗挑了挑眉:“哦?这是准备将我留下来的意思吗?”

  “是,不过不能呆太长时间。这点我们十分抱歉,但实在是形势所迫,请你能理解。”

  萨罗微微舒展了肩膀:“没问题,过了今晚我便走,不会给你们带来困难的。”

  “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交涉完毕后,村长便让村民们散开。

  虽然现在已经到了黑乎乎的晚上,不过因事发突然,大家都没有吃饭,只有萨罗他们由于吃得早而享受过晚饭……虽然吃过那顿晚饭的人,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

  男性村民大都去修理整顿被捣毁的建筑,以让这个夜晚有容身之所。女性则是聚集在一起,准备着即将食用的晚饭。

  因为没有地方可以逗留,所以萨罗带着苹果在外面闲逛。

  夜已深了,一轮明月高高挂起,洒落下足够的光华,映照着这个忙碌的村庄。

  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仲魔狼忽然袭来,杀死了大概七成村民,接着它们又被奇迹般的法术给击倒。如梦似幻,只有破败的建筑和遍地的血液可以证明这一切。

  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曾经的爱人、孩子、父母、朋友都死去了,只剩下少得可怜的人。没有金钱,村庄被破坏殆尽,只剩下稀少的粮食,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又会遭遇到何种不幸?

  这些无人知晓。

  但悲伤又怎样,绝望又能起什么作用,世界仍旧如往常一般转动。什么都没变,路还是要走,即使那是一条充满黑暗的不归之路。

  苹果一路上低着脑袋,垂着肩膀。

  她知道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将房屋尽数摧毁。这无疑是断绝了所有人的生路。如果自己当时再理智一点的话,可能就会好一些……

  “喂,你是在担心什么啊?”

  一张有力的大手忽然按在了她宽大的帽子上,隔着帽子揉着小小的脑袋。

  萨罗的声音传来:“是因为你破坏了人家的房屋吗?”

  (……)

  苹果扬起了头,大眼睛中噙满泪水。

  “笨蛋~~怎么可能会有人为这个事情怪你呢?你救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感谢还来不及呢。你做的是对的啦。”

  (……)

  苹果吸了吸鼻子,用袖子将泪水擦干,再次抬起的目光中露出“真的是这样吗?”的意思。

  “当然是这样。别再担心了,大家都很感激你的。”

  沉默了一会后,萨罗又发话了。

  “对了,记得你在刚才刚刚结束战斗时,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吧,‘……如何……活……’什么的。”

  萨罗故意压细了声音,学着苹果的声音,嘲弄似的说道。

  (怒视)

  苹果想要踢萨罗一下。

  “你知道吗。”

  萨罗忽然将苹果的帽子拿了起来,失去壁障的感觉让苹果刚刚伸出的小脚愣在空中。

  “人生的意义这种东西,是很多人都在寻找的。有人在半路迷失,也有人在半路绝望,这不是一条十分平坦的道路——但是啊,活下去,总会有好事发生。”

  苹果抬头望着萨罗,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萨罗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不存在一般,对苹果挤眉弄眼,

  “好了,去吧。”

  一边这样说一边用下巴尖指了指对面。

  苹果愣愣地转过身去,看见的是一个比她还小的小女孩,就站在她面前。

  小女孩的手中捧着一个花圈,是白色的花圈,用野花制成。小女孩的脸色通红如同一个大红苹果,低着头扭捏了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莉莎……!”

  她后面的女人轻唤一声。

  小女孩这才抬起头,身体还是不自觉地蹭了蹭。

  “……这个花圈……送、送给你……我长大……也、也要成为姐姐一样厉害的魔法师!谢谢你!”

  说着小女孩踮起脚尖,将手中的花圈戴在了苹果的脑袋上。

  因为帽子被拿掉而露出柔顺如瀑布般的黑发,被白色的花朵点缀,苹果显得更加可爱了。

  将花圈给苹果戴上后,小女孩“噔噔噔”的像兔子一样跑到了她妈妈的身后,躲藏起来。

  她的妈妈走上前,对着萨罗和苹果鞠了一躬。

  “实在万分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我和女儿可能都会被吃掉,实在万分感谢!”

  在又感谢了几次后,她的妈妈再一次鞠了躬,领着女孩走了。

  留下的是苹果和萨罗。

  萨罗嘿嘿笑道:“没错吧?虽然这话由我这种人说有点不对,但帮助人的感觉真的很好。以后就以这个为目标努力吧!”

  苹果呆呆地摸着头上的花圈,望着远处被母亲牵着小手女孩的背影,她发出小小的,

  “……啊……”

  这样声音。

  *

  在隔着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是一片残忍的废墟,这里叠落着无数村人的尸体,鲜血洒满土地。

  这里亦是老妇人和那些孤儿院的孩子惨遭毒手的地方。

  几位村人默然来到这里,看着鲜血淋漓的一幕,鼻头一酸,也不由想要落泪。

  “为她们祈祷吧,希望她们的灵魂能够回到神的怀抱。”说完,这个发话者便走上前去。

  其他几位村民点点头,也走上前去,准备着手收拾。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村民突然发出一声叫喊,像是吓了一跳。

  刚刚经历过灾难的人们无疑非常敏感,立刻,所有人的精神都紧张起来。

  “达尔叔,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

  人们关切的跑了上前。

  已经蹲在尸体前的达尔,手放在最上面的尸体上。

  那里理应是那位值得尊敬的老妇人的尸体,但此时……

  人们也都发现了异状——

  老妇人的尸体不见了!

  不仅是不见了,甚至连一点骨肉也不剩下,只有她当时穿的衣服还盖在孩子们的尸体上。

  里面本应存在的身体,却凭空消失,连一点都没有剩下。

  “真是凶残,她是浑身都被吃掉了吧?”

  “不应该吧,就算那些可恶的畜生再怎么吃,也不可能吃得一点都不剩下。”

  “那为什么……”

  村人们小声议论开来。

  而蹲在地下的达尔,则皱着眉头盯着老妇人留下的衣服。不知为何,这件衣服完全被水打湿,甚至连地面上也有一滩水。

  “明明不应该有这么多水的?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他如此念想。

  但几个村人讨论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只能把这件事当作普通的死亡事件。毕竟在群狼那样的攻击下,老妇人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几人处理完尸体,便去其他地方帮忙了。

  毕竟,这在他们的眼中,只是小事而已。

继续阅读:第十八话 那里的地狱(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