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话 那里的地狱(二)
衣冠2020-02-25 15:433,307

  对了,刚才那样的法术你能再释放一次出来吗?

  萨罗有这样问过,不过得到的却是一个否定的摇头。似乎是有什么限制的样子。

  因为刚才激烈的战斗,原本吃下去的晚餐早已在肚子里分解得干干净净。问苹果,苹果也是一副“想再吃一顿”的样子。所以便没有拒绝村民们的邀请,来到了被收拾地干净了许多的教堂。

  虽说在这样圣洁的地方吃饭有些不妥,但观其他房屋的惨样,还是这里比较能看得过去。

  血污大部分已经被清理干净,碎玻璃片、残骸、以及其它有碍进食的东西都被扫出了房门。剩下的是个宽大的房间,说来可悲,现在聚集在这里的稀少的人,就是所有的村民了。

  当然其中不包含小孩子,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小孩子已经提前吃过饭,随母亲一起去睡觉。在这样一个夜晚,想必没有母亲陪着孩子们会睡不着以至吓哭吧。

  宽敞的教堂里摆满了从各家各户收集来的桌椅板凳,虽然参差不齐,但堆到同一个屋子里,确实算是壮观的景象。

  虽然有些人意志坚强,很快的摆脱了阴影,但仍有许多人无法做到,沉浸于悲痛之中。

  整个进食的过程是有些沉寂的,完全没有打了胜仗或是清除什么威胁的样子。不过这也可以理解。

  萨罗坐在教堂的角落,默默地食用着有些粗糙的食物。和之前婆婆所做的汤比起来有些不如,但对于村里微薄的存款来说,已经算是豪华的餐点了吧。

  苹果则是和往常一样,面对盘子里的几个苹果大啃特啃。

  在吃饭期间,有许多人都过来敬酒。萨罗也都一一应下。终于,村长来敬酒了。

  村长花白的胡子还沾着酒水,红着脸,手中拿着一个大瓶子,还有两张大碗。

  “红发,要来试试我家的酒吗?”喝过酒的村长显得有些醉态,也不像往常那般严肃吓人了,声音倒是更大了些。

  “有酒怎么能不喝啊!”萨罗笑出一声。

  村长很高兴地点了点头,把一张碗放在萨罗的面前。

  “哗啦。”

  白色的酒香扑鼻而来。

  “好酒。”萨罗惊叹。

  只闻这醇厚的酒香,就知道是保存多年的佳酿,令人倾倒。

  村长“呼哧呼哧”笑出几声,脸膛更加红了,沾染了醉酒的气息。

  “有眼力!这可是我爷爷传下来的酒,没想到这次还能完好的保存下来,也算是天意吧。虽然有些肉痛,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就算是给新生活献上的祭礼了。”

  萨罗站了起来,举起酒杯。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扭过头去,摆起十足欠打、扬扬得意的笑脸,对着旁边的苹果晃了晃大碗。

  “要不要也来上一口。”

  苹果厌恶地皱起小眉头,萨罗收到了苹果脸上很容易知晓的讯号,那个表情是“恶心——”的意思。

  “哼哼哼,小女生果然是不会懂的,这可是男人的浪漫啊!”

  萨罗哼哼笑着,和村长碰杯,发出“叮”,清脆的一声。

  酒入口中,甘甜清爽的感觉立刻弥漫口腔。滑入喉中,没有丝毫牵绊,完全是尽爽的感觉。喝下之后浑身舒爽,顿时感觉毛孔舒张,好像脱胎换骨一般。一股热气从腹中升起,暖洋洋的,自是一番美妙的感觉。身体都轻地快飘了起来。

  “是好酒吧?”

  村长问道。

  “当然!”

  萨罗重重地吐了口气,肚子中的酒气喷洒出来。在身体轻飘飘之后……

  突然,感觉浑身都沉重起来,像是背负着巨大而沉重的磨盘。

  眼中村长的影子变得摇晃起来,耳朵中开始了长鸣,世界都偏转过来了。

  “……是好酒吧?”

  村长又问了一遍,声音已不再清晰,但听起来十分古怪,像是嘲讽,模模糊糊地在耳朵旁粘着。

  而眼睛已经看不见了。

  好想睡,好疲惫……

  仿佛堕入了无底的黑洞。

  不知在何方,有个声音在轻吟,是柔和的女声。

  回来这边吧,我们在这里等你,这里不会再让你痛苦了。

  “……”

  十分柔和的女声。

  休息吧,孩子,就这样睡下吧。已经足够了,你已经足够努力了。

  “……”

  安眠吧,孩子,就在我的怀抱中,和上一次一样,再次沉睡下来吧。这次就永远不要离去了,有我在你身边。

  “玛希,我……”

  萨罗已经很累了,他也想要休息,他向黑暗中伸出了双手……

  忽然一副场景硬生生地撕破了黑暗,挤了进来,是血红色的人影。

  周围都是鲜血,血红色的人影在那里狂笑。

  亚罗!!!

  “吼啊啊啊啊啊——!”

  原本就要倒地的萨罗猛地睁开眼睛,身体扭转,抓住旁边的桌子向周围抡去。

  村长他们被下了一跳,但因为撤离及时没有受伤。

  萨罗红着眼睛喘着气望着隔着一段距离的他们。

  这种感觉,是毒——

  酒里面,被掺毒了!

  “为什么……”他问。

  “因为我们绝对不会忘恩负义的。”

  听到了最可笑的答案。

  “这是对我的报答?”

  萨罗脸上挂起嘲讽的笑容,目视着村人,汗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苹果站了起来,小小的身躯默默地走到了萨罗的后面。

  “一半一半,有报答,也有报复。”

  “怎么说?”

  村长接过村人递过来的武器,继续说。

  “你还记得前不久才杀的人吗?就是那个卢比?”

  “善人卢比……善人卢比……嘿嘿……!”萨罗摇晃着身子笑了出来。“没想到他竟然在帮助你们,果然不愧是‘大善人’呢。”

  “你错了,他只是个人渣。”

  更出乎意料,村长摇了摇头,然后又接着说:

  “但他的那个护卫队……我们村子里的人在那里当雇佣兵。”

  萨罗想到了先前村长所说——还有些村人出去工作了,会时常带些种子和食物回村里,这样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看来那并不是什么好工作啊。

  “……原来如此……那么你说的报答是在哪里呢?”

  “是酒啊。我可完全没有撒谎,这的确是爷爷辈的好酒。让你在上路之前,有这么好的好酒相伴,也算是给你那肮脏人生画上最完美的句号了吧!”

  村长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萨罗,就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

  萨罗嘲讽的笑道:“就算这么说,我的人头所代表的金钱,应该也有着一定程度的原因吧?”

  “是啊,杀人鬼,向你这种垃圾在最后能为我们的村庄做出一点贡献,也算是你腐烂肉体的一种救赎吧。好了,不多说了,现在毒药已经充足发挥作用了。说实话真的很可惜,刚才你忽然打过来时,把我吓了一跳。当时心中恐慌,怕你拼命怎么办……”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你的身体完全动不了了吧?还有那个少女,虽然是个魔法师,但是有人听到你们的对话,她现在无法放出法术了是不是?杀死我村里的雇佣兵,肯定也有她的一份。虽然长得清纯可爱,但没想到是个烂东西呢!”

  村长嘲讽地笑了:“放心,我们不会对她怎么样,只是砍下人头交给教会罢了。”

  说完后,村长迈起步子,手中拿着钉耙向萨罗走去。每走一步,阴森的笑意就更上一重。

  “……对了,你知道吗?”村长脸上笑意不减,眼中却杀意盎然:“我的儿子,也在那些雇佣兵里面啊!!”

  村长大声喊着,猛地将钉耙挥舞过来,眼看就要砸到萨罗的脑袋上,血花即将四溅。

  但——

  “不、不可能!!!”

  村长失声尖叫,钉耙竟被萨罗的单手握住了!

  没有遮掩,就是直接迎着钉耙最锋利处握了下去。看着钉耙穿出来的样子,似乎连手骨都钉穿了。

  滴滴血液,顺着萨罗手指的缝隙流出来。

  “啊~啊~真的是十分感谢呢~”

  萨罗微微扬起头,却发出了,像是真心诚意感谢别人帮助那样的爽快声音——

  下一秒,他抬起了头。

  赤红色的眼睛中,冒出野兽一般的疯狂。那已经不是野兽了……是魔鬼,不,恐怕还是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那个眼睛中,包含着整个地狱。

  一瞬间,什么都听到了……凄厉的叫喊声、疯狂的狂笑声、撕裂肉体发出的次拉兹拉声……那里是……无尽的地狱。

  村长仿佛一瞬间就已经老到了步入棺材的年龄,脸色惨白,倒退一步,瘫到了地下。

  而后,红头发男人的脸上,再次勾画出来了,那个病态疯狂的笑容——

  萨罗将苹果一把抱起,手中握持放在一旁不远的巨刃,如同一个从地狱中挣脱的魔鬼,直直向门口冲去。村民纷纷惊恐地后退,避开一条道路,仿佛在躲避死神。

  然后,将门给破坏的萨罗,就这样消失在黑夜里。

  ……

  黑夜之上,迎着一轮巨大银月,有个暗红色的眸子正注视着这一切。

  “七号……发现你了。”

  缓缓地,它的喉咙里,发出这种喑哑的声音。

继续阅读:第十九话 深深的夜,深深的记忆(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