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衣冠2018-01-27 19:043,963

  这是个深夜,说是黑夜却也不怎么恰当,因为今天的月亮格外透亮,用银月形容恰如其分。由于洒下足够的光华,周围的灌木丛和树林不像往常那般寂寞,随着风的抚摸发出轻轻的吟响。

  十分普遍的夜晚森林景象,静谧在这一时刻占据了整个深夜。虽然这样说,但唯独此处与别处略有不同——除了风声和树叶沙沙声,这里还多了车轮“咕噜咕噜”的叫唤。

  一般的商队不会在夜晚赶路,这是全大陆公认的常识。因为耐不住性子的强盗、饥渴难耐的野兽以及其他一些未知险恶因素的缘故,本就不太容易通行的路途,会变得更加危险漫长,更何况,车轮若是在黑暗中陷入泥沼,或是被什么意料之外的大洞绊住,便万事休矣。

  无论是再如何急功近利的商人,也会在夜晚稍稍缓下急促的脚步,打点打点粗糙却令人感到美味的食物,找到足够安心的地方,做一个充满故乡气息的好梦。

  但面前这支商队,却好像是身处常识之外、拥有某种特殊使命、打破某种束缚的队列。

  遥遥望去,这支商队是由五六辆普通规格的马车组成。它们前后规矩,有条不紊地缓慢行进。虽然看似有些懒散且缺乏紧张感,但商队的周围,却警戒着为数不少且分散的哨兵,他们手中各自持有武器,仅仅看上去便蕴有极大的攻击力。

  在整支商队车列最中间,一个显然不属于运输货物的载人马车,正扭转着轮子。

  伴随车轮转动,某种充斥着欲望的低语从其间流出……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啊……卡奇努村居然有如此丰厚的市场,太出乎意料了!!”

  这是一个十分兴奋的声音,声音略微尖锐。

  对面的人嘻嘻笑出一声,说:“这也多亏了老爷您啊!若不是有老爷在一旁协助,根本就不会有这等好事情发生。”

  月光倾洒而下,幽幽地映出了车窗内两人的轮廓。

  一个是满肚子肥油、却穿着得体、面目和善的胖子,另一个则是带着狰狞笑容、下巴上的黑胡子如杂草般长出的粗犷大汉。

  胖子发出与胸肺共鸣“呼噜呼噜”的奇特笑声,但好像是呛到了的样子,开始了剧烈的咳嗽。随着咳嗽伴着月光,这个人浑身的脂肪如波涛般在抖动。

  他接过大胡子递过来的精致手绢,绅士地擦起了极富肉感的下颚及唇部。

  大胡子观察到擦拭结束这一动作,十分有眼色地取回已经变脏了的手帕,揣进怀中,脸上再次堆起与形象完全不符的谄媚笑容。

  “下次这类事还是得倚仗您啊,卢比老爷。”

  这时候月光再次洒了进来,更为明亮了,勾勒照耀出了大胡子浑身锃亮的装备,精铁的铠甲,算是上好的款式。

  被称为卢比的胖子又笑出几声。

  “只要毒品货物充足的话,不必担心,尽可能来找我吧!”

  “那还真是多谢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名誉满门的大善人卢比也会做这种事……要不是有人引荐,小人我是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到啊!”

  听了这话,卢比又发出了招牌式的“呼噜呼噜”笑声,不过再次因为气喘不上而大声咳嗽。

  他接口说:“大善人?世界可没有那么温柔啊~~~利益全无的事谁会去做?所谓利己,就是人性的内在表现而已,和人类这种东西完全割裂不开。要我说,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善事,都另有所图,剩下的百分之一,大概就是疯子傻子所为了。”

  那大汉露出虚心表情:“受教受教,看来我还仍是很天真,没想到老爷还是个做大学问的哲人啊!”

  胖子卢比明显对这句恭维话很受用,却用自谦的语调哼出一声。

  “哪里的话,只是摸爬滚打时间长了之后体悟出来的一些心得而已。”

  说完两人又面对着发出了笑声。

  但忽然,血液将整个马车内部溅满——

  一个巨大且冰冷的铁块,从马车顶部刺下,直直插入大胡子的胸口。那铁块甚至还有意向下穿行,发出了令人不快“咯啦喀啦”的细微响声,令人毛骨悚然,是肉与骨头摩擦所造成的声音。

  用“伸出”这个词并不能形容出完全的状态,用“切开”来讲,大概会更为形象些。

  是的,从马车顶部,铁块切开木头,直直刺入大胡子体内。

  血液喷射而出,几乎将车壁给溅满,坐在对面的胖子整边脸都被溅红了,铁腥味的液体热乎乎地流动。

  然后,一个不算太大却很清朗的嗓音响了起来:“早就听说卢比大善人在售卖毒品,看来流言也不是那么不可相信呢。”

  因突然降临的变故而愣神的卢比善人,终于发觉面前所闪烁冷厉金属的含义——

  瞬间猛烈打了个颤,浑身的肥油疯狂抖动,吓一跳般滑稽地撞开车门滚下马车,身上华丽的袍子凌乱地将他包裹,如同一个圆滚滚的球体。

  下马车后也一步不敢停,头也不回,连滚带爬地躲进了快速汇聚过来的人群。

  这些汇聚过来的人群中,每个人手中都握持有武器。弓箭、长刀、巨盾……不一而足,都是佣兵的打扮。

  被佣兵们搀扶起来后,卢比看着周围数量可观的佣兵,才逐渐稳下狂跳的心。

  扶正帽子,擦擦渗出的冷汗,想到稍有不慎死去的便是自己,一股迟来的怒火才猛地爆发出来。

  抬头向上看去,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东西,大胆到敢破坏自己的马车!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轮银月……

  银月在此时看去出人意料的巨大,并粲然有光。与其对比,仿佛是银月下的鬼影,一个高大的身形正伫立马车的顶部。那身影显然是个男人,从结实的轮廓可以决断。

  他的身上包裹着一件黑色材质的斗篷,与黑夜相得益彰,并被微风吹得轻轻摇摆。

  与之相反,斗篷没有遮盖的额头上,赤红的发色十分惹眼。虽然身材魁梧,但从面容上看,仍是个刚成年没多久的年轻人。年轻人此时嘴角挂着与之年龄完全不符的笑容——那是连屠杀到手脚麻木的杀人狂也不会掌握的恶质笑容。

  比他外表更加惹人注目的,是他手中所握持、正滴着血的巨刃——

  那便是刺入车箱中巨大铁块的真面目了。

  虽说这样的组合确实令人心惊,但还不至于过分胆寒——而卢比却突然用肥胖的指尖狂抖着指向那个男人,用尖锐的声音大喊:

  “你、你是‘红发的斩人鬼’!!!”

  其语气里,早已不见了刚才的怒火,只有深深的恐惧。

  “呦~~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卢比大善人也认识在下,让在下有些受宠若惊呢……”

  车厢之上的斩人鬼做出肯定的回答后,轻笑着将巨剑一抡而过。比人还高大的粗犷大剑被扛到肩膀上,直指天空,反射出冷厉的色彩,照耀在已经将这个马车围起的众人身上。映照出一张张紧张甚至是恐惧的脸。

  “那么,出于您老人家的厚爱,便交予你个痛快吧!”

  “……可恶的家伙!上!宰了他!”

  不知道是谁,代替已死的团长从佣兵群中喝出一声,不过却没有多少底气,声音都是颤抖的。

  接着,虽然混乱,但佣兵们却是一齐袭了上去……

  *

  简直是疯狂……野兽,不,那一定是比魔物更加凶恶的东西!

  整张脸已经被干涸血液给染得暗红的卢比,不可置信地在心中喃喃,脑内仍旧回荡着刚才残忍无比的场面。

  拨开被拦腰斩断佣兵的残碎躯体,伸出无比污秽、被石子划破的手掌,颤抖且竭力地想要向远处爬去——

  但一只宽大的手掌却先一步覆盖上他的头颅。

  死死扣住额头的手掌,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匍匐在地下爬行的卢比生生拽了起来。卢比向来引以为豪的赘肉,不知为何失去了应有的效用。不过这也不必令人惊讶,当看见那个单手便可轻易挥舞庞大巨刃的结实手臂,就应有所自觉。

  “喂喂,不是说好的给你个痛快的吗,让本大爷食言可不好吧!”

  两只脚已经悬空,胡乱地踢蹬着,卢比像是野兔子一样被抓着脑袋吊了起来。

  慌乱扫着的目光和一个死后仍旧流露出极度恐惧表情的佣兵交接在一起,一股无可抵抗的负面情绪席上胸口,冰冷彻骨的死亡恐怖感触,缓缓沿着背脊攀爬而上。

  沾满溅上去血污的卢比脸上,忽然覆盖住了一个虚假扭曲的笑容。太阳穴上淌过大量汗珠,嘴巴不成形地歪扭着,眼睛也挤在一块,满脸的赘肉丑陋地堆积在一起。

  “钱!钱是吧!所有钱都给你!毒品……没问题!以后我再也不会干了!!!”

  就在卢比刚刚说完令人感动到涕泗横流的宣誓话语,他大张着的嘴却已只剩下了嘶哑的“额额啊啊”声,一双眼瞪得比核桃还大,沾满血丝的眼珠子狠狠凸了出来。

  镶嵌在土地上巨大岩石所映照出来的影子——

  球形的影子与宽大的长方体融合到一起,直直捅了出来。球体像是将死之鱼,苍白且无力的抽搐了两三下,手脚无力下垂,终于是不动了。

  被称为“红发的斩人鬼”,也确实刚刚斩击过人类的男人,将巨剑从慢慢冰冷的躯体中抽了出来。肌肉缓缓松弛,似乎是想要呼出一口气一般双肩下垂。

  但转瞬间,斩人鬼的肌肉再次在电光火石间紧绷起来——

  银亮的月弧闪过,手中的剑刃直指后方。

  斩人鬼眯着眼睛盯视来人。

  虽然她和商队逐渐僵硬的尸体站在一起,但这位小姐,绝不是商队的同伙——

  因为那双眼睛。

  那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眼神……冰冷,尖锐而寒冷,是没有生气的绝对零度。只要碰撞上便若置身冰窖,连背上的毛发都会倒立起来。

  用“小姐”来描绘,似乎显得来者过分端庄和优雅、是仿佛贵族般的人物,但实际的情况恰好相反,所以用“少女”来形容更为贴切一些。

  一个浑身脏污污的少女就在所视之内。

  她不知经历过什么样的悲惨遭遇,破烂的衣服肮脏不堪,沉重的眼袋挂在眼睛底下。

  屹立的剑尖划破了她的脸庞,一道细细的血丝正在从少女的面部蜿蜒爬下。不过少女却不为所动,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一般立着。

  接着,少女迈出了双腿,是有着令许多美丽的贵族小姐都嫉妒以至诅咒的纤美线条。

  一步一步、左晃右晃、十分艰辛地踩着步子。

  而其所向的斩人鬼,则是像被施了法术一样定格在那里,手上的剑既不挥下,也不收起,摆出一副随时可以夺走少女性命的架势。

  就在即将走到脸贴着脸那么近距离的时候,她纤细的胳膊动了……伸出的手按住了年轻人包裹在黑袍下的胸膛。在产生按到结实东西感觉的一刹那,忽然所有支撑力都消失了。

  少女身体晃了一下,向前跌落。

继续阅读:第一话 白色骑士团(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