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白色骑士团(五)
衣冠2018-04-03 16:312,606

  他们有着白色的甲胄,上面刻画着银白色的华丽纹饰,甚至连战马的铠甲也是白色的,缰绳也是,头盔也是。

  处处都彰显着一股浩然的圣洁之气,举手投足间仿佛有无形的信仰在充斥。

  “全军听令,预备,冲锋!”

  是教会的人!

  萨罗的眉毛一动,只来得及这么一想,随即便咧开了招牌式的病态笑容。

  是吗……是教会吗……

  “……嘿!”

  下一秒,身体重心微微下压的萨罗,忽然腾空飞了起来!

  不,那只是跳跃!

  何等恐怖的爆发力,就像是突变过的魔兽!

  即使如此,白色骑士们仍旧没有半分慌张的表现,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从容不迫,或者说行如流水,将长长的战矛如同森林一般竖起。

  白色的森林。

  “全军准备,圣纹!”

  一个清亮的女声高声命令。

  “圣纹起!”各处响起了这样的低吼。立起长矛上的刻印倏地暴起了白色的圣光。

  光芒交融,一股淡淡乳白色的光晕密布在天上。

  “这么低等的圣纹?”

  只听一声轻巧的挑衅,漆黑的巨刃已经劈砍在了乳白色的光晕上。

  光晕一下子破碎,长矛上的闪耀消失。

  萨罗的力量远非他们所想,面对森林般的矛林,他在空中一个旋扫,如同一个小型旋风,被挥中的战枪纷纷朝别处偏去。

  在踹飞一个骑士后,萨罗已经降临到阵形乱糟糟白色骑士的中间了。

  这回他们已经无法从容不迫了。

  更令骑士们发疯的是,这个男人腋下的少女竟然摆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喀嚓”,又啃了一口苹果,“咕噜咕噜”地细细咀嚼着。

  “全军准备,圣纹!”

  虽然仍旧伴有“圣纹起!”的低吼,但转瞬间便被萨罗劈砍地溃烂。

  萨罗完全没有受到外界的丝毫影响,如同一个横冲直撞的魔兽,在已经被打乱的阵形里穿梭格挡着无数长枪。

  他的目标,就是包裹在层层骑士中间的那一个服饰略有不同的白色骑士——那个刚才发号施令的人,也就是这些骑士的长官!

  “全军准备,圣……”这个声音在慌乱声中被迫停了下来。

  全场都寂静下来,刚才火热的场面仿佛不存在过一般,像是被泼了盆冰水。

  那个身穿盔甲白色骑士的脖颈,被萨罗掐住。

  所有白色骑士都不再动作,仿佛全体被施加了一个石化魔法,大家就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瞪着。

  率先打破寂静的还是萨罗。

  “啊~真没有想到,‘名满天下’白色骑士团的团长,是个女的啊~”

  是的,虽然隔着一层护甲,但仅仅只有手臂处传来的柔软感觉,便已无须解释一切。

  刚刚在远处因为盔甲的因素,萨罗没有发现,不过静距离地观察下,才发觉女骑士的身材实在有够火辣……因为姿势所迫,萨罗的整条胳膊都嵌了进去,只感觉紧迫感十足。

  从萨罗的这个上方的角度看去。虽然女骑士的面容大部分被头盔给掩盖,但从美丽天蓝色的瞳孔和披散下来的柔顺金发就可以看出,这一定是个在别的地方见不到的美女,更别提在如同男人堆里的骑士团。

  但萨罗显然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化掌作爪,死死勾住了女骑士的喉咙,以示威胁。

  仍旧一片寂静。

  “至少也要有点眼色好不好,看见你们的团长小姐被我控制住了,还不知道要干什么吗?——给我通通退后二十码距离!!”

  萨罗拉长语调如是说。

  但骑士们却没有动。

  “退后!”

  随着前排一个年轻骑士的一声令下,骑士们这才缓缓地向后退去。

  这时传来了萨罗手中掌控之人,也就是那个美女的大喝:

  “不要往后退!给我回来!全军听令,不用管我,给我杀了他!”

  骑士们原本向后的脚步又停下了,似乎有所疑迟。

  “退后!”那个年轻骑士又喝着发出了一声指令。

  女骑士愤怒的杏眼圆睁:“弗罗瓦德,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赤裸裸的篡权!你有什么资格违抗团长的命令!”

  萨罗放在女骑士雪白脖颈上手的力道忽然加强了,让女骑士说不出话来。

  女骑士的清秀眉毛扭曲在了一起,显得极为痛苦。

  “骑士小姐,按他说的不就好了吗?我逃走,你安全,大家相安无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扭动半天身体也无法挣脱束缚,反而使自己的身体更加羞耻地与他接触。女骑士终于安定下来,身体僵硬,不再乱动。

  无法发出声音的女骑士,只能用憎恨的眼光向上移去,企图用目光杀死这个混蛋,接着——

  她失声叫了出来,萨罗的手似乎也被她吓了一跳,纵容她放出了声音。

  “你、你你是‘红发的斩人鬼’!!”

  她从偏下的角度,恰巧看见了包裹在黑袍下刺眼的红发。

  果然是这样吗……

  萨罗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推理。

  既然直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教会这群人马所向的目标就呼之欲出了——

  即使到了这般境地,萨罗也一点也没有因为身份暴露而感到慌张。不过说起来,挟持教会骑士团的女长官……现在的状况,比起身份暴露还要更差得多就是了。

  “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这么出名了吗,还真是有点高兴啊。”

  萨罗调侃地说着,左手持着巨剑,右手控制着女骑士的脖颈,顺带夹着一个啃着苹果的少女。要不是他的手已经被这些东西占满了,不然一定是个挠着头的动作。

  “不过话说明明都身为教会的骑士团,你们白色骑士团和红色那些家伙真是有很大的差别啊。尤其是圣纹,竟然那么低级,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萨罗一边缓步倒退,一边还像是和老朋友交谈一样东拉西扯。

  仔细想想,也不是很久以前,那次还真是被逼上绝路了……萨罗因为自己的话而浸入了回忆,因为缅怀而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是的,萨罗曾经遇见过——

  红色骑士团,也就是那个被称为“血色禁军”的骑士团。

  和白色骑士团这个起着花瓶作用,完全由贵族组成、娇弱如同大小姐的骑士团完全不同,那才是教会的真正力量。不过,据传,比红色骑士团更高一级的,是黑色骑士团,但是,至今无人见过,传闻见过黑色骑士团的都消失了。

  没有人回应萨罗的言语。

  刚才愤怒到发狂的女骑士,虽然仍旧有着将这个红头发混蛋的脖子给咬断的愤慨,但经过这样一番对话,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她的目光瞥向了远处、那个萨罗正一步步退去的城门。

  因为早就拉上了警报,所以城门此时完全关闭,封得牢牢地,俨然一副戒备森严的模样。

  像这种巨大的城门,打开会花费一定的时间。而他,这个混蛋,一定会以自己为威胁,交涉打开城门。那么,自己就有充足的时间寻找时机对付他。

  而现在一定要冷静,

  只要冷静下来,就有机会……

继续阅读:第六话 白色骑士团(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