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白色骑士团(六)
衣冠2020-02-25 15:433,236

  然而这时,女骑士的眼睛又是一亮——

  一队身穿法袍的人影忽然闯入了她的视线,令她欣喜若狂。

  是魔法师!肯定是伊萨编制中的魔法师。

  虽然她痛恨这些养尊处优、甚至连帽子都戴歪的耍戏法的家伙姗姗来迟。但无论如何,有了他们的协助,眼前这个混账家伙简直不值一提,肯定不会有什么反抗之力就被制服。

  在一队魔法师的面前,有什么人能全身而退呢?

  一步一步靠向城门,萨罗却没有半分交涉的意思。

  这样下去,自己的机会肯定会更多。

  她越来越得意,心中演练了无数遍之后发生的情景,甚至连给他的处罚都想好了。一定要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里,让他脱光衣服,往他身上狠狠抽五百鞭子再送到教会……

  但,就在靠近厚实大门前的时候,萨罗扬了扬手,做出一个很随意的动作。

  “什……!”

  “轰!!!”

  随着萨罗胳膊的动作,一声巨响,烟尘飞舞。

  女骑士目瞪口呆地看着被萨罗一剑劈烂的城门。

  这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吧!

  她想大叫。

  就在女骑士因为这荒唐的一幕魂不守舍的时候,刚才下达指令的年轻骑士站了出来。

  “红发的斩人鬼,既然你已经可以逃离,那么可否将人质给释放了呢?”

  倒退着离去的萨罗面对着远处的骑士,咧着嘴笑道:

  “年轻的骑士,我又不傻,现在可不是最安全的时候……不用担心,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出乎意料的守信用呢,只要我认为安全,一定会放她回来的。”

  萨罗说着这话,手中暗暗加下了力道,女骑士因为无法呼吸的压迫感而面部通红,更别妄想着说话。

  这回女骑士也不再保持着什么“先稳住他”这种念想了,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手脚踢蹬。但打在萨罗的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效用,如同打在了坚硬的磐石上。至于啃苹果的少女,则是被萨罗摆到了安全的位置保护起来。

  而几个骑士已经开始躁动不安,小声说道:

  “副团长……”

  “就让我们去将团长抢过来吧……”

  年轻的骑士止住他们的动作,朗声道:“我们相信你,放你安全离去,也请你不要食言。”

  “一定。”

  就这样,白色骑士目送着萨罗一步步的远去,直到消失在远方的树林。

  等待许久,年轻骑士一声令下,骑士们终于开始行动……

  搜寻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不如说仅仅只是刚进入森林,就找到了落单的女骑士。

  似乎刚刚进入森林,对面就遵守约定,将她给放了出来。

  白色骑士们继续在森林内进行着无意义的扫荡搜索,抱着微渺的希望,企图发现那个玷污他们尊严的男人的踪影。

  但是很可惜,那个恶人显然是个老手,足迹被清得干干净净,更别提是追踪了,连对方离去的方位都不清楚。

  周围的骑士都被派去搜索了,只有艾瑞莎,也就是那个女骑士,静静站在那里。草地上有个摔在地下的头盔,明显是被人粗暴地对待过。艾瑞莎披着一头微卷略微凌乱的金发,被铁甲包裹的纤细肩膀正颤抖着,她低着头。

  这时,弗罗瓦德,也就是那个年轻的骑士走到了艾瑞莎面前。

  “团长,我们正在进行搜索工作,至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异常。”

  然后他等来的是,

  “啪!”

  清脆的声响。

  弗罗瓦德的脸上多了五道红色的掌印。而这个印记的施加者——艾瑞莎则是将拳头握得惨白。紧咬下唇,大滴大滴的泪珠往下掉,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弗罗瓦德。

  “……那么,我的汇报完毕,属下告辞。”

  弗罗瓦德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微微欠身行了一个骑士礼后,转身退下。

  *

  火焰正在向上升腾,枯木柴发出“啪嚓啪嚓”的响声。天色已暗,树林披上了黑色的斗篷,一弯银月远远的挂着,周围淡薄的云呈灰与黑的色彩。

  这是一个篝火堆,发散出来不算明亮的黄光将周围照亮,树影跳动。

  “啊呀,真是服了你了,这么多的苹果还真能吃完啊。”

  萨罗看着一地的苹果残骸,又看看坐在对面少女平坦的肚子,摇了摇头。

  接着萨罗打开包裹取出水袋,大饮一口,才骂道:“切,那些缺德的士兵,真应该给他们点教训!射什么不好,偏偏要射饮用水!!真是……这样我们又困难起来了。”

  萨罗撇着嘴摇了摇破了一个洞、明显是被箭矢射中的水袋,然后丢到了身后,自言自语嘟囔了一句。

  “水可是生命之源啊。”

  (……)

  对一切话语都不做出任何反应的——

  那个少女,正在盯着萨罗看。

  接受这个目光的萨罗回过头来。他稍微偏了偏头,颈椎发出了“咔”的声响,再次晃了几下头,确认不再发出响声后。

  “那么,就继续之前的询问吧。”

  (……)

  看着默不作声的少女,萨罗倒没有任何意见。

  “嗯,经历了下午的这么多事,你的身份也隐约知道了,大概就和亚尔蒂斯有关系……不对,既然连白色骑士团都来了,这么说来果然你是和教会有关系的吧?”

  对着没有丝毫表情的少女,萨罗继续猜测:

  “有这种影响力,看来你的身份也很特殊。像是……教皇的私生女?”

  (……)

  没有获得首肯的萨罗挠挠头。

  “不对吗……那么便是……拥有黑暗力量的圣女!……或者是……献给神的祭品!怎样,这下猜中了吧!”

  (……)

  萨罗露出失望的表情。

  “都不是吗,呃唔……教会……教会……”

  萨罗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但提起教会,就只能回想起那个血红色的人影,那片血红色的影像……

  他将要,也是必然要砍死的人渣……亚罗!

  一定要亲手将那个畜生大卸八块!

  萨罗摇了摇疼痛的头,将这些都驱散出去。

  “嘛,算了,反正想这些也不符合我的性格,果然一刀决断才更厉害一点吗……好!那么决定了,之前的那些全都清除掉!你现在是一个新生的人类!从前的你已经死了!完全死了!”

  萨罗很随便地便说出了这种很有问题的、直接抹杀一个人的话语。

  不过少女却没有什么动作。

  萨罗摸着下巴思考:“既然如此,那么连名字也要换掉,你之前叫什么来着……是九吗?还是六?——管它的,现在我就要赋予你一个新的名字!”

  “那么那个名字是——”

  萨罗微笑着高声宣扬:

  “就叫无口女吧!”

  (猛丟!)

  “啪!”萨罗被苹果残骸砸到了鼻子。

  萨罗摸着红了的鼻子。

  “啊呀啊呀,不喜欢吗,真是挑剔的家伙~”

  “唔嗯~~~”接下来,他做出绞尽脑汁的表情,终于眉头舒展:“……不过既然你这么喜欢苹果,就叫你苹果吧。”

  (……)

  没有被砸到鼻子的萨罗很高兴:“哎呀哎呀,出乎意料的很喜欢吗?那也不错,接下来……对于新生的人来说,果然就是要确定生日了啊。决定了!你,苹果,就是此时此刻出生的新生人类!”

  很有问题的话语继续进行着。

  “话说回来,刚才有说是生日了吧?——那么便有生日礼物!”

  萨罗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皱巴巴的包裹,脏兮兮的样子,不是很讨人喜欢,和生日礼物这个词完全对不上号。

  萨罗将包裹递给被刚刚赋予“苹果”这个奇怪名字的少女。

  苹果拿着包裹,眉头微微皱了皱。

  “……生日……礼物?”

  她用十分生硬的语调说着话,好像在练习复杂咒文一样。虽说如此,但苹果开口说话便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对,生日礼物!”

  萨罗高兴的说着。

  撕拉。包装被撕开了。

  露出一个和刚才包裹一样丑陋的东西。

  是一个巫师帽,长长的宽宽的,暗蓝色,也是瘪瘪的,皱皱巴巴的,土气到连讨食的流浪汉都会嫌弃。

  “……好丑……”

  丑到连一向沉默的少女都忍不住说话了。

  不过……

  真是中肯的评价。

  但萨罗却忽然放声大笑,肚子都笑疼了。

  “——说到底生日礼物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啊!——接收的人永远不会满意的奇妙物品,这可是世界性的常识啊!”

  苹果将皱皱巴巴丑丑的帽子高举过头顶,在篝火的闪耀下呆呆的注视着帽子。而萨罗还真是像碰见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笑个不停,都快抽过去那种感觉。

  然后,伴随着男人猖狂的笑声和火焰嗤嗤啦啦的声音,苹果将帽子戴了下去——

  深深的,隐藏住了大半部分面容,以及,轻微的,带着温暖笑意有些上扬的唇角。

继续阅读:第七话 火之剑士(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