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皎皎也是为我好
钱十八2019-10-13 02:191,708

  穆皎虽然不见得多愿意,但温芊芊毕竟被夏澜的狗给咬伤了,她去开车也无可厚非。

  二十分钟后,到了医院,温芊芊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小腿虽然被咬的流血,但时似乎伤口不大。

  贺言恺抱着她进大厅,穆皎就慢条斯理的跟在身后。

  来的路上贺言恺一直沉着脸色,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这到了急诊室,温芊芊又对医院说了一遍发生的事情。

  穆皎正在后进来,就听她柔弱的说:“我不知道那条狗那么凶,本来看它是皎皎朋友的狗,就照顾了些,没有想到会这样。”

  穆皎抿了下唇角,温芊芊正好抬眸看向她,眸子里闪过一抹狠辣,一字一句的说:“要是没这样,也就不至于叫皎皎和阿恺吵架了。”

  要是没这样,她还不知道贺言恺会跟穆皎到什么时候,可是,看到穆皎脖颈的咬痕,她想自己这伤口还是来的有些迟了。

  暗了暗神色,她低垂着眼眸,说:“对不起皎皎,我……”

  “够了!”穆皎沉声喝道,神色有些不耐,她已经听够了温芊芊的道歉,每次不管是什么事情,她温芊芊都会有一套说辞来送给自己。

  可她真的不想听了,什么时候温芊芊能收起她虚伪的假面,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我就是不喜欢你,恨你,讨厌你,想你消失。

  也许她穆皎还真的能消失的快一点。

  “说这些有什么用,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难道说了这些话就不用治了?”穆皎一向干净利落,说话虽然难听些,但是话糙理不糙。

  温芊芊瑟缩了下身子,贺言恺阴沉着脸上前搂住温芊芊,阴冷的眼眸里散发着慑人的寒光,呵斥道:“穆皎,少给我在这里说这种话,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

  穆皎波澜不惊的动了动眉梢,双手环抱在胸前坦然的说:“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我是那条疯狗咬了她温芊芊吗?”

  “穆皎!”贺言恺紧蹙眉头,厉声呵斥,穆皎扬了下眉脚,正巧医生走过来,手里拿着针头。

  穆皎没再开口,站在一旁等他们治疗,医生要给温芊芊打疫苗,温芊芊躲在贺言恺的怀中,怯生生的说:“阿恺,我害怕。”

  贺言恺搂着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哄着:“一会儿就打完了,不会疼的,乖。”

  “可是,我晕针,我不想打针,可不可以不打针?”温芊芊红着眼眶看着贺言恺,一脸的娇弱可怜。

  贺言恺自然心疼,低下头揉了揉她的头发,颇有耐心的哄着。

  潭市几乎人人都知道,贺言恺与穆皎不和,感情不好,也人人都知道贺言恺又个很多年的红颜知己,对外只解释是自己的朋友,但其中如何,却不难猜测。

  只是碍于贺言恺的身份,没有人敢造次,就如同现在,贺言恺和温芊芊当着穆皎的面这么的亲密,医生已经那么惊讶,却也只能跟着劝慰。

  穆皎低头看了眼时间,她可不希望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身上,于是便冷冷开口:“温芊芊,你懂不懂医学常识,被狗咬了你还不想打针,你是不是想哪一天变成疯狗,出来乱咬人啊。”

  温芊芊听了穆皎的话,微微一愣,随即便呜咽的哭了起来,像是被穆皎的气势吓哭了,抓着贺言恺的衣服不撒手。

  贺言恺剑眉一竖,眸光冷冽的扫向穆皎:“穆皎,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阿恺,你别说,别说皎皎,皎皎也是,也是为我好。”温芊芊哭的极为可怜,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口,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贺言恺更加紧的抱紧温芊芊,擦拭她的眼泪,穆皎瞥了一眼,随即就看向医生,朝他使了个眼色,医生明白过来,直接拿着针扎进去,温芊芊惊呼一声,也不过几秒钟,疫苗已经打完了。

  “行了,别哭了,都打完了。”穆皎讽刺的看了眼贺言恺,勾了下唇角冷声道:“这不是没事了吗,车钥匙给你,我先走。”

  说罢她就将钥匙扔到贺言恺的怀中,转身便要离开。

  “穆皎,你给我站住。”贺言恺沉声喊她,低沉的嗓音穿透力十足的传到穆皎的耳朵里,穆皎脸色绷得紧紧的回头:“还干什么?”

  “我叫你走了吗?要不是夏澜的狗把芊芊咬伤了,也就不至于来什么医院,既然你朋友不在,那芊芊这两天就由你照顾!”

  穆皎怒瞪向他,冷眸微眯:“贺言恺,你真是没事可做了,变着法的玩我,有意思吗?”

  “什么叫玩你,就你这样的有必要吗?给我过来拿好芊芊的药!”贺言恺嘲讽的说着,一字一句都像打在穆皎心头的刺,拔不掉,怎么弄也拔不掉。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害人终害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约已过,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