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害人终害己
钱十八2019-10-13 02:192,221

  其实穆皎早就应该知道,也应该识趣,但是她就是那样强硬的性格,就是与贺言恺相互碰撞的脾气。

  她不会主动去妥协,更加不会去接受什么欲加之罪,这么多年过来,似乎每一个人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贺言恺几句话出口,穆皎就知道除非自己现在甩开袖子走人,不然就只能妥协送温芊芊回家。

  她当真想就这么走了,可是那条萨摩耶还在家里,免不了自己要回去照看。

  扬了扬眉头,她依旧高傲的扬着头颅,即便被贺言恺侮辱,也绝对不会叫自己真正的低头。

  “好,我去拿药。”穆皎冷冷笑了下,转身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去药房拿药,贺言恺则抱着温芊芊出去,穆皎拿着药到了门口,见贺言恺已经温芊芊放到了座位上,眯了下双眸,穆皎走上前直接将药扔进窗户里,冷冷开口:“你们走吧,我自己回去。”

  “穆皎,你不要给我闹,现在立刻上车,你来开车。”贺言恺黑岩石一般闪烁的眼眸像是利剑,朝她射过来。

  她却凛然的迎接,讽刺的说:“你长手长脚怎么连车都不会开了,温芊芊都好好的坐着了,还用得着你照顾什么,我不愿意跟你们坐在一起。”

  她说的直接,根本没有婉转的余地,对于贺言恺她一向这么清晰明白,话出口绝对一针见血。

  这是她穆皎对贺言恺的态度。

  贺言恺闻言,眉头竖起蹙成一个川字,上前一把拽住穆皎的手腕,狠狠的拽住,捏的她的手腕已经充血,红肿不堪。

  只听他逼近她,一字一句道:“由不得你愿意不愿意,这么不愿意不也忍了三年吗?现在干什么,找麻烦是不是?”

  “我就是找麻烦了,忍了三年已经够了。”穆皎美好的脸上露出熊熊怒意,美眸怒瞪着他:“我不开车怎么了?”

  她语调有些高,也许是故意的,叫周围的人些许的听到,都纷纷侧目,穆皎勾着唇角,故意凑近贺言恺,勾住他的脖颈,姿势暧昧的冷声道:“在这里吵我没意见,最好再打我一顿,我连目击证人都有了。”

  气的贺言恺脸色当即一黑,黑眸凛冽的瞪着她,当真准备要在这里满足了她穆皎,狠狠的教训她。

  可刚准备动手,温芊芊就趴在窗口孱弱的说:“阿恺,我好难受,我们先走吧,好吗?”

  穆皎扬着头冷傲的看着贺言恺,手下狠狠一挣,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贺言恺看着她打车离开,嘴角还挂着若有似无的冷笑,心下那股怒火就燃烧的越发的激烈。

  “阿恺?”

  温芊芊再次喊他,才叫他回了神,低低沉沉的应了一声,才上车。

  穆皎比他们先回到家,第一时间去处理那只萨摩耶,这只狗还是上次与夏澜一起去买的,一起带去医院做了检查,打了针的,是完全健康的狗,而且医生也说了萨摩耶喜欢咬东西,但是加以管教是不会随便就咬人的。

  正想着要给夏澜打个电话叫她的朋友将狗带走,贺言恺的车才停下来,穆皎便放下了手机,牵着狗链子站在院子里。

  贺言恺抱着温芊芊进来,温芊芊见到狗就扑在他的怀中:“阿恺,我害怕,叫皎皎把狗带走好不好?”

  “你没听到吗?把它送走!”

  穆皎伸手摸了摸萨摩耶的毛发,突然想到了什么,笑了出来:“我倒是想起来,你妈妈那两条也是萨摩耶,每天宠的跟自己的孩子一样。”

  她话锋一转,看向温芊芊:“你现在就这么讨厌萨摩耶,将来可怎么入得了他妈妈的眼。”

  温芊芊拧起眉头,微微发怒:“皎皎,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那我该怎么说呢?说萨摩耶不爱咬人,除非有人惹它生气了?”穆皎余光一撇,看到角落散落着狗粮,意有所指的又道:“害人终害己,这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反正是听过。”

  “穆皎,你给我滚出去!”贺言恺冷冷呵斥,一张英俊无铸的脸上染着浓浓的怒意,穆皎好整以暇的耸肩,低下头对萨摩耶说:“走了,姐姐带你出去遛弯。”

  说完话,就脚步轻快的去遛狗。

  温芊芊看着她的背影,一双杏眼再也抑制不住的露出阴冷的气息,仿佛随时都要将穆皎撕碎。

  有多少的恨意,就有多么的想要让穆皎消失,为什么她费尽心思做这么多,都没能让穆皎这个女人滚蛋,哪怕是看到她受到一丁点的打击也好。

  微微眯着双眼,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贺言恺自然没有看到她的眼神,深深看了眼穆皎,就抱着温芊芊回了房间,而穆皎就真的带着萨摩耶出去遛弯。

  绕着小区乱走,无非是不愿意待在家里受那份气。

  走的累了,就坐在小区的长椅上,外头天色正好,风也难得的清凉,她微微松了口气,将自己的伪装卸下来。

  不过没多多久,一声手机铃声响起,又将她卸下去的伪装戴上,看着手机来电显示的名字,穆皎几不可察的蹙了下眉头。

  犹豫再三,才接起来。

  “穆皎?”对方开始叫她的名字,但穆皎没有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已经跟贺子淮说的那样决绝了,他现在还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贺子淮只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沉吟了下又道:“我知道你在听,你开口跟我讲一句话,我都当今天你说的那些话就当我没有听过,你知道我不是非要那样说你,只是三年了,我很想你,我那么想你,你怎么可以……”

  “嘟嘟嘟……”一阵忙音,叫贺子淮剑眉竖起,盯着手机屏幕眸中的戾气越发的重了起来。

  她穆皎竟然还是挂了他的电话,所以那些话她都心甘情愿的说出口,都是她心中所想吗?

  贺子淮紧紧握住手机,骨节处早就泛白。

  而穆皎,在听到他那句我那么想你的时候,整个胸腔就像突然积满了委屈,好像下一秒就会爆发。

  可她不允许自己爆发出来,她也不能让自己爆发出来。

  所有的委屈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而她也不愿意将贺子淮牵扯进来,够了,就这样,到此为止吧。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撕烂你的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约已过,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