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怨恨
小舍予香2020-01-04 09:142,408

  朱婧瑶走到电梯前遇到了彭玲,彭玲热情的和朱婧瑶打招呼,“朱部长真巧啊。”

  真的会这么巧吗?朱婧瑶不信,她莞尔一笑。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电梯,在电梯门关上之后,彭玲盯着光亮能映出两个人身影的电梯壁,轻轻的说:“其实严鹤几个人早就想下班,是白副部长说您还没下班,我们不能下班,不尊重新领导。”

  朱婧瑶没想到白依然无处不在和她做对,无论大事小事。白依然想要做的自然是让大家厌恶朱婧瑶,随后就是各种工作上的不配合,以此来给朱婧瑶添更多的麻烦。

  朱婧瑶觉得好笑,这么拙劣的招数白依然也要使。

  “朱部长,您还没在公司附近租房吗?”彭玲又问起朱婧瑶租房的事。

  朱婧瑶觉得彭玲这个人倒是蛮热心的,她点头说“是啊”。彭玲很认真的想了想,才又说:“朱部长,要不我帮你在附近看看吧,毕竟离公司远要早起一个小时呢。对你们年轻人来说,一个小时可是黄金睡眠。”

  “不用了。”朱婧瑶婉拒了彭玲的好意,她不想欠任何下属的人情。

  彭玲似乎也料到朱婧瑶会这样说,她笑着给自己解围,“朱部长千万别见怪,我这个人就是愿意替别人操心。这些事原本该是晓雨做的,我实在不该多说什么。”

  朱婧瑶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解释着,“那倒不是。我和好朋友一起住,也住惯了,现在住的地方正是我们两个公司间的中心点,不偏不倚,刚刚好。”

  “是这样啊。”彭玲一脸羡慕,“有个好闺蜜多好,我家在江南,我是自己嫁过来的,闺蜜朋友都不在这里,您真是让我嫉妒啊。”

  朱婧瑶笑了笑。

  彭玲紧接着说:“其实晓雨和白副部长关系还是很好的,晓雨是白副部长招进公司来的。”

  朱婧瑶听了彭玲的这句话,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盯着彭玲,“你似乎不是很喜欢白依然?”

  彭玲怔了怔,低头把肩上的背包向肩头又挎了挎,才抬起头,“部长,如果我说我一直讨厌白副部长,您会不会觉得我是奉承您才会这么说的?”

  彭玲说完,捏了捏包带,眼神落在地上,“但是我就是讨厌白副部长。其实平川一号最初是由我设计出来的。”

  朱婧瑶很是震惊,她面色未变,依然专注的聆听彭玲的话。

  彭玲似乎已经豁出去了,她的头没抬起来,话音里微着里颤抖,“我来分析研发部比白副部长的时间短些,但是工作也有段时间了。我必须得承认,我的分析研发水平很一般,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我也很自卑,平川一号是我研发的第一款金融产品。所以在研发出平川一号时,我对平川一号有些不确定。”

  彭玲说着,扬了扬嘴角,却没能露出一丝笑意。

  “那时候我一直觉得白副部长和我关系不错,我就悄悄把设计的产品给白副部长,请她帮我看看我研发的产品哪里不够好。她当时说要回家好好看看,我也就信了,等到第二天她告诉我,我研发的产品有漏洞,根本拿不到市场运行。我相信了她,还感谢了她一番。没想到,这事之后的几天,公司忽然宣布了平川一号的问世,而它的拥有者是白副部长。”

  彭玲凄凄一笑,“我开始还不知道平川一号就是我设计的,但是纸里终包不住火。在我看过之后,我就知道了,是白副部长剽窃了我研发的产品!虽然平川一号后面的是由白副部长又加上去的,但是大部分都是我设计研发的。”

  彭玲一口气说完了一串话,脸上因激动而红成一片。

  “所以你就选择忍下这个结果了。”朱婧瑶看彭玲平复下来,才开口问她。

  彭玲把鬓角的流海挽到耳后,看着朱婧瑶的脸,“我不忍下又能怎么样?您大概也能想得出,我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平川一号是由我研发的,就算我去找王总,最后也落下个抄袭白副部长研发产品的罪名。还会有什么用?”

  电梯门在这时打了开,彭玲不再说话,她的脸色虽然未恢复正常,却也不像刚刚那样涌着激动的潮红了。

  两个人沉默着走出办公楼。

  彭玲忽然站了住,转身对朱婧瑶说:“部长,我并不想挑拨你和白副部长之间的关系,但是我也绝对对她没什么好感。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给您了,我没想您对我能有多亲近,但是我希望有一个人能比我有能力,比我有本事,不让白副部长这样猖狂的独霸分析研发部的一亩三分地。”

  朱婧瑶没表态,她对彭玲点了点头,“彭玲,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也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彭玲一时间不知道朱婧瑶是怎么想的,职场上规矩更让她不敢深问。

  彭玲只好和朱婧瑶道了别,朱婧瑶开车离开了平川公司的办公楼。

  开车一路上朱婧瑶一直在想着彭玲的话。

  彭玲的话她信七分,但是也不能全信。自己刚刚来平川公司,什么也没看透,她需要时间,做好每份工作的同时,看清每个人。

  朱婧瑶来到家楼下的餐馆吃饭,老板问也不问,直接端上来朱婧瑶最喜欢吃的刀削面。朱婧瑶一笑,拿起筷子吃起面来。

  妈妈的电话就是在这时打来的,声音还是京剧腔调,像身处戏园子里勤练吊嗓子一样。

  “姑娘啊,你可有男朋友没啊?姑娘啊,你说你都多大了?姑娘啊,你让为娘为你操了多少心呐啊啊!”

  朱妈妈那字正腔圆的调子把朱婧瑶手上的筷子惊得掉在桌上,朱婧瑶连忙拿起筷子,头低下来,深恐妈妈的声音太大,别人看过来时记得她的模样。

  母女就是母女,短暂的慌乱很快就被沉着的应对所替代。

  朱婧瑶当然知道怎样让妈妈忘了刚刚“并不愉快”的话题,“妈,您这次的调调可比从前圆润多了,不那么生硬了呢。”

  果然,朱妈妈马上中计,“真的吗?我就说嘛,这次的老师是京剧团退下来的,嗓音好,腔调又正,我才跟了她一周,你瞧瞧,我这就进步了。等明儿,我得告诉给你高姨,别让她四处瞎去唱,跟对师傅有多重要呢。姑娘,要不你再听听我唱一段《智斗》:参谋长,休要谬夸奖,舍己救人不敢当,开茶馆……”

  朱妈妈一时间在朱婧瑶的手机里唱得热闹,朱婧瑶轻轻的把手机往桌上一放,自己拿着筷子吃起了刀削面,待一碗面吃完,刚好朱妈妈唱完。

  朱婧瑶又是一阵赞美,成功的让朱妈妈把刚刚的话题忘在脑后,直到挂了电话,朱妈妈都是美滋滋的。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此,朱婧瑶深以为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融女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融女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