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羊
月亮2017-05-05 17:158,326

  小雀斑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尾寒羊。他还发现他的周围白花花的一大片,又在人口大迁徙。小雀斑想起了在蛇境的时候,那些人发了疯似的往灵潭方向赶!这次的场面比上次还要壮观,一望无际的草地上,是一望无际的羊族人群,像绿色地毯上又铺上了一层白色地毯;又像天上的云朵跌落草地,挤在一起,抱团取暖。只是这次,人们的脚步更加沉重,更加缓慢。

  小雀斑刚从草地上坐起身来,还没搞清楚状况,一位正忙着赶路的细毛羊大叔就被小雀斑的腿给绊住了,摔倒在地。

  小雀斑赶忙上前将他搀起:“呀,大叔,你没事吧?”

  细毛羊直勾勾地盯着他:“你绊我干什么?”

  小雀斑:“我不是故意的。”

  细毛羊:“那你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路?”

  小雀斑:“赶路?去哪?”

  细毛羊:“马境啊。”

  小雀斑:“去马境干什么呢?”

  细毛羊:“不去马境也行,也可以去牛境和猴境。”

  小雀斑越听越糊涂,以为又遇上个疯言疯语的家伙。他决定直接去找羊王问个明白。小雀斑像一条逆流而上的小鱼,周围的人都从城内往边境上赶,他却一个劲儿往城中心挤去。羊境就成了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一路上,目之所及,都是拖家带口向城外走的人群。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无奈和感伤的神色,像带钩的寒月,刺痛着小雀斑的心。小雀斑迫不及待要见到羊王了。十二个生肖中,小雀斑对羊最有感情,因为他属羊。

  不知走了多久,小雀斑终于来到了未时王的宫殿前。他登上棱角分明的台阶,看见门口有一位面如黑碳的牛羚,凶神恶煞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雀斑吞了一口口水,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我……”

  “您好,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小雀斑还没开口,那面相凶恶的牛羚就主动迎了上来,他一开口,小雀斑就仿佛胸口挨了一拳。这哪是一个膀阔腰圆的力士的声音?这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啊,乍一听还有点像他们班班长。

  小雀斑不知如何应答,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啊,这个,我是来,是来找……”

  牛羚:“您是想找我们大王吗?真不巧,他带领百万族人上猴境青桃山了,已经走了三天了。您有什么事吗?要不我去帮您把湖羊老丞相叫出来吧,大王不在,由他管理羊境事务。”

  小雀斑:“唔,也好,那,有劳啦。”

  牛羚打拱道:“客气客气。”

  牛羚转身步入大殿去请湖羊。

  小雀斑心想,这大个子虽然面相丑陋,但是声音甜美,待人接物和蔼可亲,真叫人有些招架不住啊,哈哈。

  “啊哼!”

  小雀斑正在浮想联翩,忽闻殿内传来故意的咳嗽声。小雀斑循声望去,但见一位蓄着山羊胡,鼻梁上架着一副夹鼻眼镜,背驼成一座桥的老者正在牛羚的陪伴下,慢慢向他走了过来。

  老者开言道:“是谁要找我家大王呀?”

  牛羚介绍道:“这位便是湖羊老丞相。”

  小雀斑打拱作揖:“老丞相好,我叫小尾巴。我是从边境来的,来的路上,我看到数不清的族人成群结队地往马境、牛境甚至猴境迁徙,心中甚是疑惑:我们十二生肖,皆有各自的生存地域,为什么要移民到其他生肖的领地去生活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咳——吐——”

  听完小雀斑的话,湖羊平静地吐了一口痰,然后颤巍巍地伸出脚去,把它蹭干。

  湖羊:“小家伙,不怪你是住在偏远的边疆地区,真的是与世隔绝啊,连我们羊境发生人口大迁徙都不知道。你还真是有心,跑那么大老远来找大王,就专门为了这件事?”

  小雀斑点点头。

  湖羊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族人的迁移事务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今日我就替咱们大王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讲与你知晓。”

  小雀斑随湖羊和牛羚进入宫殿内,在大堂之上分宾主入座了。

  “咳咳!”湖羊呷了一口茶水,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们羊境一直以来都是风调雨顺、人丁兴旺——人口数量仅次于鼠族,在十二生肖中排第二;境域面积也仅次于犬境和牛境,在十二生肖中排第三。可是我们大王仍不满足,境域面积是没法变了,不可能去别的生肖那里开疆拓土吧,哈哈哈。”

  小雀斑觉得并不好笑:“所以呢?”

  湖羊:“所以,我们大王想在人口数量上超过鼠族,成为人口第一大生肖!在六十多年前,大王欣然提出了‘人多力量大’的口号,鼓励生育,奖励英雄母亲——只要能生五个以上的小孩,小孩的抚养费用全部由公家埋单,从摇篮到坟墓,一路扶摇,衣食无忧。”

  小雀斑惊讶道:“这福利也太优渥了吧?”

  湖羊摇摇头:“这样的政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难以为继,大王当时也真是昏了头了啊。”

  小雀斑:“那后来呢?”

  湖羊:“后来,羊境就爆发了婴儿潮,人们都尽可能多的繁育后代,几乎每个母亲都是英雄母亲,人人都想争取福利政策。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多,一系列问题凸显出来:“人均住房面积缩水、医疗条件退化、教育质量下降、就业压力增大,现在甚至,甚至……啊咳!啐!”

  小雀斑:“……”

  湖羊:“甚至连粮草都不能自给自足啦。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些年又连年大旱,许多主要的粮草田都欠收、绝收。没办法,前年,大王向马境籴入粮草300万石;去年又向丑时王借了500万石;今年粮荒更加严重,不光要四处筹借粮草,还要组织上千万羊族人口分散迁徙啊!”

  小雀斑:“原来是这样。”

  湖羊:“迁移人群分成三拨,由麂羚大夫带领一队向东,前往马境暂居;紫羔皮特使带领一队向北,前往牛境安顿;我们大王亲自带领一队向南,前往猴境的青桃山栖身。噫吁嚱!我羊境苦矣!若非三位大王通情达理、鼎力相助,我羊境的气数,尽矣!”

  小雀斑感慨道:“唉,干嘛非要争第一,小国寡民不也挺好?小巧玲珑,其乐融融。现在倒好,弄得全羊境人满为患,还向外流淌!真是要贻笑大方啦!”

  湖羊乜斜了他一眼:“你这小鬼头,尽说风凉话!”

  小雀斑:“现在除了迁移族人,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湖羊:“还能有什么办法?大王也调整了人口政策,现在是鼓励优婚优育,‘少生优生,幸福一生’。可是现在的人口基数太过庞大,再来一个羊境可能都不够啊。”

  嗯?再来一个羊境?!

  老湖羊的话像是春雷一般,惊醒了小雀斑。小雀斑心想,如果把现在的羊境面积扩大,就像老丞相说的,再给他们一个羊境,那人口危机不就得到缓解了吗?羊族的人也就不用厚着脸皮往别的生肖那里迁徙啦!可是,能往哪里扩展呢?羊境的周围都是其他生肖的领域,真要去他们那里开疆拓土吗……如果地面不行,那就……

  小雀斑决定去请老天爷帮忙。他向湖羊打拱道:“丞相,天色已晚,可否行个方便,容晚生借宿一宿哇?”

  湖羊:“这宫殿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空空荡荡的,要留你就留下吧,住多久都可以。”说完就走了。

  小雀斑本来还想讨要一些黄粱小米粥,一来可以填饱肚子,二来也方便老天爷找到他。可是他转念一想,这羊境现在正在闹粮荒,还是不给人家增加负担了吧。况且,他的小漏斗丢了这么久了,没用它漏米熬粥,老天爷还是很顺利的找到了他,看来,影响不大。

  在牛羚的带领下,小雀斑来到后殿的一间厢房安顿下来。当夜无事,天井内寂寂无声,烛火摇曳中,小雀斑沉沉睡去。

  在梦境中,小雀斑见到了农民装束的老天爷。

  老天爷:“小鬼,又见面啦!”

  小雀斑:“你不是说,要在睡觉之前用黄粱小米熬粥,等我睡着了,你闻着小米粥的香气就可以找到我吗?”

  老天爷:“是啊。”

  小雀斑:“那我的小漏斗已经丢了,这次我就没熬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小雀斑问完之后,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好傻——老天爷可是神仙级的人物!在遇见老天爷之前,小雀斑最佩服的人是他的自然课老师,身姿挺拔,相貌堂堂,声音富有磁性,最厉害的是他上课从不照本宣科,把各种有趣的知识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小雀斑觉得他就是一部活的百科全书,地上知道全部,天上知道一半!而眼前这位老天爷除了长相没有那位老师帅气,那能力(或者说法力)可比那位老师强多啦——至少老师不能一抬手就把他变成一棵参天大树吧。

  老天爷笑了笑,说道:“不用闻小米粥的香气我也可以找到你,只是要稍微麻烦些。给你小漏斗主要是让你随时有饭吃,不用挨肚子饿。可是你把它丢在了龙境,那就没有办法了。”

  小雀斑:“那你再给我一个,不然我就不走了!”说完,小雀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老天爷哭笑不得:“你以为是批量生产的玩具么?那可是宝贝!”

  小雀斑伸出了手心,把脑袋偏向一边,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说话:“那你给我一个其他的宝贝。”

  老天爷:“嘿,小鬼!你那两块钱可真不好挣啊!”

  小雀斑:“我想要一个能在空中修房子的好宝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现在羊境人口爆炸,未时王带着羊族四处迁移,就算其他生肖的头领没有意见,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都说风马牛不相及,羊马牛能相及?羊和猴能相及?滑天下之大稽!”

  老天爷挑了挑眉毛说道:“小家伙你很激动哇,就因为你属羊?”

  小雀斑:“我,我我是看不惯羊族受难,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老天爷:“好吧,我给你云棉。”

  小雀斑:“云棉?哇,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老天爷:“不可吃也!但是却是神奇的宝贝,极佳的建筑材料。”

  小雀斑:“我要云棉!”

  老天爷坚定地一伸手,大喝一声,“来!”只见他的手掌之中倏地变出一把乖巧的茶壶,非金属,非紫砂,不知是什么质地。胖乎乎的肚子,高呶的壶嘴,纤细的臂弯,十分精巧。

  小雀斑早已惊讶得目瞪口呆,脱口而出:“咦,阿拉丁神灯!”

  老天爷沉下脸来:“胡言,这里头装的就是云棉的种子!”

  小雀斑:“嗯?种子装在茶壶里么?”

  老天爷解释道:“云棉的种子跟其它的种子都不一样,它是液体,所以要用茶壶来盛。”

  小雀斑满脸狐疑:“液体的种子?”

  老天爷继续说道:“羊境之中,有一条云梦河,蜿蜒流过全境。你回去之后,把云棉的种子滴在这云梦河里,云棉就出来啦!”

  小雀斑:“这么神奇,滴多少?”

  “附耳过来,”老天爷笑微微地向他招手,“爱滴多少滴多少。”

  小雀斑恍恍惚惚感觉有人在耳边挠他痒痒,他立马醒了过来,坐在床上。原来是夜晚的微风鼓起了窗帘,窗帘底下低垂的吊穗也随之扬起,扫在了小雀斑的脸上,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小雀斑揉揉惺忪睡眼,发现枕头边上果然放着一把造型精巧的茶壶。他知道,这里面盛放着云棉种子——液体的种子。所以,他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捧起茶壶,想要揭开茶壶的盖儿,一窥究竟,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都无法打开盖子。

  小雀斑再也睡不着啦,躺在被窝里,双手按住茶壶——仿佛一松手,茶壶就会飞走一般,静静地等待天亮。

  等看到窗户外面的天空刚刚露出柔和的白色,小雀斑就去找湖羊老丞相。湖羊在近侍的搀扶下,穿着毛绒绒的睡衣,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拭着眼泪就走出了房间。

  湖羊:“啊——噢——,小尾巴,这么早就起来啦,有什么事啊?”

  小雀斑连忙鞠躬打拱:“这么早就来扰了您的清梦,实在不好意思啊!但是为了羊境的前途和命运,我也顾不得许多啦!”

  湖羊惊讶道:“嗯?莫非,你还有应对之策?”

  小雀斑并不直接回答,继续问道:“敢问丞相,我们羊境的云梦河在何处啊?离这里远吗?”

  湖羊大惊:“嗯?我羊族之中,竟还有不知道云梦河的!你到底是何人!”

  小雀斑吓得双腿一软,竟摔倒在地。他连忙起身,不住地向湖羊点头致歉:“呃,哈哈,不好意思啊丞相,我年纪小,又一直住在边陲小镇……我怎么会不知道云梦河呢,那是护佑羊族世代繁衍的母亲河啊!我从小就听说过伟大的云梦河,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亲眼去见见它,故有此问哪丞相!”

  湖羊见他情真意切,将信将疑地问:“这么一大早的叫醒我,就是想让我带你去云梦河游玩?”

  小雀斑连忙解释:“不是游玩,是去解决羊境的人口问题。”

  湖羊诧异地盯着他问道:“如何解决?”

  小雀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只需,往河水里滴上几滴神奇药水,嘻嘻。”

  湖羊眯缝着眼,捋着胡须,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哼哼,我明白了。”

  小雀斑心想,我还没说呢,你明白什么啦?于是好奇地问道:“您明白什么啦?”

  湖羊:“我明白……你果然是奸细!我早就看出来啦!你神神秘秘,说什么好心解决羊境的人口问题,你的解决之道就是往云梦河里下毒!毒死我羊族广大族人,人口自然就减下来了是不是?你好狠心哇,何其毒也!”

  小雀斑脸色惨白。他想不通,自己一片赤诚的好心,怎么就被当成了蛇蝎心肠了?哼,要不是我属羊?谁要管你们的破事!你们爱往哪搬往哪搬,与我何干!

  湖羊依旧不依不饶,吹胡子瞪眼地说道:“快把你的毒药水交出来!”

  小雀斑警惕地后退三步,双手紧紧护在怀里。

  湖羊大喝:“侍卫们快快上前,把他怀中的毒药水抢过来呀!”

  牛羚阻拦道:“丞相爷三思啊,小尾巴不像坏人,还是弄清楚再说吧。”

  湖羊:“放肆,坏人脸上又不刻字!你胳膊肘往外拐,想帮着他害死我族人吗?来呀,连他一块儿绑啰!”

  小雀斑将茶壶从怀中取出,为防止众人抢夺,将壶高高举过头顶。

  众侍卫一拥而上,先将牛羚缚绑,转而来夺取小雀斑手中的茶壶。小雀斑想要挣脱,却被众人团团围住!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小雀斑大叫一声:“哎呀,抢啥嘛,你们烦不烦哪,云梦河在哪里嘛!”

  话音未落,茶壶像是突然活了一般,不停地颤动起来,从壶嘴和茶壶盖子的边缘喷射出夺目的金光!众侍卫都被这金光刺得睁不开眼,争相护目躲避,哪里还顾得去抓住小雀斑。小雀斑此刻也是紧闭双眼,但是他的双手依然牢牢攥住茶壶!忽然,刚才怎么也打不开的壶盖子,自己动了一下,只是一下,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就像静静趴在荷叶上的大青蛙,倏地鼓囊鸣叫,旋即收回。但小雀斑听得真切,心想:敲开了?什么情况?

  就像是火车出发前的汽笛,茶壶调皮地顶了一下盖子,然后竟拖着小雀斑兀自飞升!

  “啊,不能让他跑啰!”湖羊指着已飞到半空的小雀斑,激动地吼道。

  话音刚落,只见三四个侍卫一拥而上,都扑将上来去捉小雀斑的双脚。那茶壶飞得慢了,茶壶的臂弯拖着小雀斑,小雀斑的双脚上挂着一个侍卫,侍卫的脚上又挂着另一个侍卫……一个接一个,小雀斑的脚上一共拖挂了三个侍卫!远远望去,就像一列信天漫游的火车在欢快地驰骋。小雀斑死死抓住小茶壶的臂弯,感觉身体像一根弹性疲劳的猴皮筋,快要被扯断了。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啊呀呀,小茶壶,飞快点啊,快把云棉种子倒进云梦河里呀!”三个侍卫被拖曳着,像风筝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他们都牢牢地抓住头顶的那双脚,仿佛抓住的是一根救命稻草。

  湖羊老丞相急得像一粒跳蚤,在地面上跳过来跳过去,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眼睁睁看着小雀斑他们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不一会儿,小雀斑似乎感觉到了丝丝凉意。透过浅浅雾霭,小雀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万顷碧波。

  “呀,云梦河!”小雀斑兴奋地大叫起来,“小茶壶,快,把云棉种子倒下去!”

  三个侍卫叽叽喳喳叫作一团:

  “不能倒哇!”

  “你要害死我们哪!”

  “会遭报应的!”

  小茶壶似乎对三人的话充耳不闻,抬高了屁股,压低了壶嘴,将肚子里的云棉种子一泄千里,当空挂起了一条白练。云棉种子被倾进云梦河里,起初,并没有什么异样。小雀斑刚要怀疑老天爷给他的这玩意有没有作用的时候,忽然,整条云梦河上都蒸腾起云雾,初淡如薄纱,后浓如棉絮,继而覆盖整条河流,仿佛天上的云层跌落人间,漂浮在云梦河面上。

  小雀斑喜不自胜,拍拍小茶壶,说了声:“我们快回到湖羊老丞相那里吧。”小茶壶得了指令,又拖着他们掉头往回飞去。飞到宫殿外的草地上空,小雀斑看见湖羊气呼呼地走来走去,眉毛胡子往上翘,嘴里骂骂咧咧。小茶壶向着草地俯冲而去,快着陆时,小雀斑脚下挂着的那个侍卫手一麻,像脱钩的火车车厢一样脱离了小雀斑的脚踝。三个侍卫像三粒陨石,惊慌失措地跌落下来,撞在一起,腾起一阵尘埃。尘埃散去,小雀斑捧着小茶壶稳稳站在老湖羊面前。

  “好哇,你还敢回来!看我不用犄角顶死你!”老湖羊恶狠狠地说道。

  小雀斑像交警拦车一样地抬起手,从容不迫地说道:“丞相,容禀!”

  湖羊气不打一处来,根本没心思听他罗嗦,跳着脚嚷道:“不容不容!来呀来呀,把他抓起来呀,快呀!”

  ……

  嗯?没人理?

  宫殿里已是秋风萧瑟,能跑的都跑了。而刚才那三个侍卫,晕头转向地从天而降,现在像叠罗汉一样叠在一起,根本动弹不得,哪有心思理会。

  小雀斑笑了笑说道:“嘿嘿,没人抓我?那我可说啦。”

  湖羊:……

  小雀斑:“丞相,我并非坏人,这小茶壶里装的也并非毒药,而是灵丹妙药啊!”

  湖羊:“嗯?灵丹妙药?什么灵丹妙药,分明是毒药,你想毒死我们!”

  小雀斑:“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我属……我也是羊族一员啊!”

  湖羊转过头,不想看到小雀斑:“哼!”

  小雀斑继续说道:“我刚才倒进河里的是云棉,是一种神奇的建筑材料,你们可以用它在半空中再造一个羊境,这样你们就有了两个羊境,用两个羊境来安置现有的族人,你们就不用到处迁徙了吧。”

  湖羊听完,惊骇地张大了嘴,露出数量稀少的牙齿,他颤颤巍巍地说:“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口说无凭,你可以问问他们。”小雀斑伸手指向那三个叠在一起的侍卫。

  湖羊拄杖疾行,走到那一堆侍卫面前,蹲下来郑重其事地问他们:“他说的可是真的?你们都看到了吗?”

  三个侍卫中一个稍微清醒点的开言道:“启禀丞相,他所言非虚。他把茶壶里的东西到进云梦河,河面上就起了大雾,然后整条河都像盖上了一床超级大的棉被,被蒙在了下边。那床棉被又白又软,不知是云是棉。”

  小雀斑故作深沉地说:“不是云,不是棉,是云棉。”

  湖羊满脸狐疑地问道:“你弄这么大一床棉被想做甚?”

  小雀斑:“我已经说啦,这云棉是特殊的建筑材料,虽然看似柔软轻盈、吹弹可破,但是却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可以承载任何夸张的想象力,建造出任何你想要的房子。你们把云梦河表面的云棉都收集上来,建造许许多多的漂亮房子,再把它们像放升热气球一样,推到半空中,久而久之,羊境的上空就飘满了各式各样的云棉房子,这不就相当于在你们羊境上空又造了一个羊境吗?你们让一半的族人住到天空中去,羊境棘手的人口问题就迎刃而解啦,嘿嘿!”

  老湖羊推了推眼镜,将信将疑地说道:“真有这么神奇?不行,眼见为实,你得跟我去验看验看!来人呐,备车!”

  说完,湖羊一把抓起小雀斑的手,来到了一辆“车”旁,两人一起坐了进去。与其说是“车”,莫如说是一只超级大靴子。坐在靴子里,小雀斑和湖羊的头从鞋口探出来。湖羊伸出手杖,敲了敲鞋帮子,说了句“出发”,这只大靴子动了动,就自己朝着云梦河飞过去了。

  来到云梦河上空,湖羊探出半个身子朝下望,看见的不是以往的云梦河,却仿佛是一条千里冰封的冰河——洁白一片,顿失滔滔。湖羊的眼镜险些跌落下去,他惊呼道:“乖乖,真的是云棉啊!”

  小雀斑笑着说:“老丞相,我们就直接从这里往下跳吧,云棉会接住我们,不会有问题的。”

  湖羊乜斜了小雀斑一眼:“你想摔碎我这把老骨头哇?”

  小雀斑:“那我先跳啦,你坐你的大靴子慢慢来啊。”

  小雀斑站起身来,像个跳水运动员一样双手侧平举,再前平举,再向四周的观众——他幻想出来的——举手致意,然后纵身一跃,跳出大靴子,翻着跟头就下去了,就像当年的孙悟空,就差说一声“俺老孙去也”!

  小雀斑像一粒陨石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的云棉像一只巨大的棒球手套将他稳稳兜住。

  湖羊扶着眼镜,看见小雀斑没有掉进河里,而是坐在云棉上跟他挥手致意,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他眼眶里闪动着泪花,心想:我羊境有救了!他再次用拄杖敲打了两下鞋帮子,催动它赶紧飞下去。

  大靴子稳稳地降落到了云棉上,老湖羊颤巍巍地爬了出来,用脚踩了踩,又用手杖杵了杵,如履平地,惊叹不已。他的眼眶再次湿润了,他极目远眺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云棉,仿佛看到了在羊境的上空如海市蜃楼般又出现了一座新的羊境,羊族的人们居住在这座欢乐的天空之城,脸上沐浴着阳光,耳畔涤荡着欢声笑语。

  小雀斑把小茶壶递给了老湖羊,嘱托道:“丞相,剩下的云棉种子都在这里啦,把它滴进云梦河里,就会产生更多的云棉,够你们用啦。”

  湖羊既激动又羞赧,低着头,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我,我……唉。”

  小雀斑:“老丞相不必如此,快快通知未时王他们回来,安排新羊境的建造事宜罢。”

  湖羊:“真不知说什么好哇,小尾巴,你如此帮助我们,我却把你当成弄鬼掉猴之徒,我真是老糊涂啦!”

  小雀斑一怔,说了句“千万搞好人口政策呀”,旋即消失。

继续阅读:申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