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鼠
月亮2017-01-10 22:319,907

  十二岁的小雀斑很苦闷。因为作业永远做不完,爸爸妈妈老是骂他,老师也老是骂他,同学也欺负他。他想不通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倒霉!他踢开一块石头,愤愤地朝天大喊: “老天爷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怎样对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身穿白大褂的老爷爷已经站在了小雀斑的身后。

  “嘢,老头儿,你是哪个?好久冒出来的?”小雀斑惊讶地转过身,正对着老人摆出一副格挡的架势。

  白大褂老人双手背在背后,笔直地站立,淡定从容地说:“我就是你说的‘老天爷’。”说完比了个剪刀手。

  小雀斑并未多想,断定自己遇到的是个失心疯。于是,他心生怜悯,从裤兜里掏出两块钱的早饭钱,递到老人家比的那个剪刀手的刀口里,让他夹好。

  老天爷把两张皱巴巴的钞票捋抻,揣进了胸前的兜里,然后悉心解释道:“我真的是老天爷。”

  小雀斑摇摇头:“唉,真可怜。”

  老天爷情急之下一抬手,立马将小雀斑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繁茂的绿荫就像厚重的积雨云,遮天蔽日,在昼犹昏!

  小雀斑惊恐万状,浑身的枝条都在抽搐,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嘶吼:“我的妈呀,妖怪哟!”

  “不是妖怪,是老天爷。”老天爷站在了小雀斑粗壮的枝条上,一字一顿地再次解释道。

  “好好,老天爷老天爷,快快收了神通吧!”

  老天爷得意地笑了笑,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小雀斑就又变回到了那个满脸雀斑的十二岁小男孩。

  小雀斑心有余悸地瘫坐在地上,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想眼前这个老太爷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天爷笑着说,不用想了,我就是老天爷。

  小雀斑又被惊呆了——还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老天爷说:“当然知道,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小雀斑撇了撇嘴说道:“我个人认为你老人家在吹牛。”

  “不信你可以随便试。”

  小雀斑:“我叫什么名字?”

  老天爷:“小雀斑。”

  小雀斑:“为什么叫小雀斑?”

  老天爷:“因为你满脸雀斑。喂,稍微问个高级点的。”

  小雀斑:“天上有没有神仙?”

  老天爷:“有,到处都是。”

  小雀斑:“我明天会不会挨骂?”

  老天爷:“会,还会挨揍,还不止一次。”

  小雀斑:“杀了我吧。”

  老天爷:“这不行。”

  小雀斑:“那你把两块钱还我。”

  老天爷捂紧了口袋:“我可以帮你。”

  小雀斑睁大了眼睛:“怎么帮?”

  老天爷:“简单地说,就是跳过明天。”

  小雀斑:“那复杂地说?”

  老天爷:“复杂地说怕你听不懂。”

  小雀斑:“把两块钱还我。”

  老天爷赶忙说道:“你知道十二生肖吗?也就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和亥猪。你知道十二个时辰吗?也就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对应着现代人类的24小时,子时就是深夜11点到凌晨1点,丑时就是凌晨1点到凌晨3点,寅时是凌晨3点到早上5点,卯时是早上5点到早上7点,辰时是早上7点到上午9点,巳时是上午9点到上午11点,午时是上午11点到下午1点,未时是下午1点到下午3点,申时是下午3点到下午5点,酉时是下午5点到下午7点,戌时是下午7点到晚上9点,亥时是晚上9点到11点。你已经知道你明天会挨揍,还不止一次,你很痛苦,你觉得明天很难挨,也就是明天的24个小时很难挨,亦即是明天那十二个时辰很难挨。十二个时辰对应十二种动物,如果明天那十二个时辰你不想做小雀斑,你也可以选择做那十二种动物,同样可以顺利过渡到后天。你变身以后,说不定会掉到哪里,而且每一个时辰过后都会自动变身成下一种动物,同时时空再次转换,依然是说不定会掉到哪里。整个过程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可能还有生命危险。如果你在变身后的时空里game over了,那你又会重新变回十二生肖的第一种动物,然后重新来过,直至顺利通关。其间你有什么麻烦也可以找我帮忙,不过我们只能在梦中相见。你睡觉之前,要用黄粱小米煮上一锅粥,我闻着香气就能找到你了。哦,还有,你变身之后的时空里的时间是不和你现在所处的世界里的时间挂钩的,也就是说,每种动物你只能变身一个时辰,但是你变身之后的感觉有可能是一年,有可能是十年。无论时间多长,当你完成这次奇幻变身之旅,回到你的世界,就刚好是明天晚上12点,或者说后天的0点整。听明白了吗?”

  小雀斑:“你在说什么?”

  老天爷又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问道:“听明白了吗?”

  小雀斑:“你在说什么?”

  老天爷掏出一个漏斗,不由分说地插进小雀斑的耳朵眼儿里,然后对着漏斗把刚才说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只见那些说出来的内容像水一样缓缓流进了小雀斑的脑子里。

  小雀斑拔掉漏斗,拍了拍耳朵眼儿,恍然大悟般地说道:“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嘛!”

  老天爷:“这个漏斗你就拿着,只要对着它发出你所变身动物的叫声,它就会流淌出黄粱小米来,再敲它三下,就会停止。”

  小雀斑:“我没说要去。”

  老天爷:“你会去的。”

  小雀斑:“为什么?”

  老天爷:“因为你明天挨得太惨了。”

  小雀斑:“我去。”

  等到夜里11点,小雀斑只感觉天变成了地,地又变成了天。自己不是自己,也不是别人。脑子里是懵的,眼睛是花的,嘴里是苦的,鼻子是酸的。一阵眩晕过后,小雀斑变成了一只老鼠。

  “大王,大王,快醒醒,快醒醒,猫王的大军杀过来啦!”

  小雀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一只穿得像兵马俑的胖耗子正焦急万分地唤醒他。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除了盔甲比他的精致,身后挂着一副大红战袍之外,和眼前这个家伙并无二致。小雀斑这才意识到,奇妙的旅程开始了。

  小雀斑:“你刚才叫我什么?”

  胖耗子:“大王您怎么了?刚才您突然晕过去了,小的们都担心死啦!这个时候您可不能有事啊,不然小的们可怎么办哪!”

  小雀斑:“我,我是你们的大王?”

  胖耗子:“是啊,您一直是我们最最尊敬的大王呀,大王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小的去给你拿药?”

  小雀斑:“呃,是呀,最近有点发烧,都烧糊涂了,你快把目前的情况都给……本王,一一道来。”

  胖耗子:“是,大王。三天前,猫王不宣而战,突率十万大军犯我边境,伤我子民,听说他们还绑架了天干、地支二位使君,目前猫王大军距离我都城只有10多里,马上就要杀过来啦!”

  这时,有一位羽扇纶巾的长须耗子站出来开始诗朗诵:“仁慈的上王啊,您是我们心中的大太阳啊!您像雨露滋润大地,您像春风使万物复苏,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小雀斑:“你想说什么?”

  长须耗子:“您不会置万民于水火吧,我们投降吧。”

  小雀斑:“哟嗬,你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虽然我刚到你们这儿,还搞不清楚状况,但我知道,一打仗就投降的绝不是什么好玩意!”

  胖耗子:“大王,他战前扰乱军心,拖出去打半个小时吧!”

  小雀斑:“这,未免太残忍了吧。”

  胖耗子:“大王,您说怎么处置?”

  小雀斑:“来啊,用宽胶布把他的嘴巴粘上!”

  两个侍卫耗子上来,立马在长须耗子嘴上用宽胶布贴了个“X”。

  就在这时,探子来报,说猫王大军已距离都城不足5里。小雀斑热血沸腾,觉得自己俨然成了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马上就要和来犯之敌展开一场厮杀。他走出中军大帐,面对着气势恢宏的军队,激动地大声叫嚷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猫王不分青红皂白犯我鼠境,伤我鼠民,我们应该怎么办?”

  只见众将士挥舞兵器,整齐划一地吼道:“处理!处理!处理!”

  “出发!”

  小雀斑率领大军来到了城外,摆开阵势,等待猫王来犯。

  少顷,对面的树林烟尘大作,鼠军有些紧张开来。

  小雀斑:“大家都不要慌!”

  话音未落,从树林里飞出一块大石头,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小雀斑的脑门儿上。小雀斑只说了一声,“从哪儿飞出来的?”就倒了下去。

  “大王,大王,快醒醒,快醒醒,猫王的大军杀过来啦!”

  小雀斑感觉头很痛,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觉得眼前这个耗子很眼熟。

  胖耗子:“大王您怎么了?刚才您突然晕过去了,小的们都担心死啦!这个时候您可不能有事啊,不然小的们可怎么办哪!”

  小雀斑觉得这段台词也很熟……小雀斑忽然想起了老天爷跟他说的话,不论他变成哪种动物,只要出了生命危险,就都会重新变回到第一种生肖动物。

  “也就是说刚才在战场上,我被那块石头给砸死了?”小雀斑自言自语道,“这也太寸了吧。”

  胖耗子:“大王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小的去给你拿药?”

  小雀斑:“是呀,最近有点发烧,都烧糊涂了……那个,最近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你就不用再介绍了。”

  胖耗子:“……”

  长须耗子:“啊,仁慈的上王啊……”

  小雀斑:“你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我们绝不会投降的!来呀,把他拖出去打半个小时!”

  众侍卫:“这……”

  小雀斑:“那就把他的嘴粘上!”

  小雀斑来到众将士前,要求大家穿戴好盔甲,并且统一着装。他也把招眼的大红战袍脱了去,并且再次嘱咐三军:“千万不要自乱阵脚,小心猫王大军投射的巨石,出发!”

  来到城外,鼠军再次摆好阵势,密切注视着对面树林里的风吹草动。不一会儿,黄沙漫天,从树林方向有一片巨大的乌云渐渐朝鼠军笼罩过来。

  小雀斑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大声吼道:“大家提高警惕!”

  忽然,树林上空腾起无数巨石,密密麻麻,径直向鼠军阵地砸来!鼠军众将士错愕不已,四下奔逃,场面登时乱作一团。小雀斑举起一柄宝剑,大声疾呼:“大家千万不要乱!”就在这时,一块巨石飞来,正中小雀斑胸膛,小雀斑疑惑地说了声“没理由呀”,就又倒了下去……

  “大王,大王,快醒醒,快醒醒,猫王的大军杀过来啦!”

  小雀斑醒过来,叹了口气。他先让这个胖耗子闭嘴,然后拿了宽胶布,径直走到长须耗子面前,把他的嘴牢牢的粘住。

  小雀斑对臣属们说道:“猫王大军来势汹汹,贸然迎战必定凶多吉少。况且猫王军中多能工巧匠,经常设计出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武器。我们如果就这么冲出去,肯定会吃大亏。”

  只见长须耗子在一旁拼命点头。

  小雀斑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但是我们绝不能投降!”

  小雀斑心想,只要他城门紧闭,守好护城河,量他猫王的投石器再厉害,也无奈他何。

  小雀斑对臣属们下令道:“紧闭城门,高挂免战牌!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轻举妄动!违令者,胶布封住嘴,羽毛挠脚心半小时,还不准哭!”

  众臣面面相觑,却不敢出一言以复。

  小雀斑不仅挂出了免战牌,还在城楼上挂出了白底红字的横幅:“要文斗,不要武斗。”猫王浩浩荡荡的大军从城楼对面的树林方向行军至城楼脚下的开阔地停下了脚步。只有一只眼睛的猫王在战车上瞅见了鼠军城楼上挂出的标语,倍感新鲜,自言自语道:“哟嗬,败军之将还敢跟我谈条件!好,大哥倒要看看,这群鼠辈要玩什么花样,大哥让你们死得心服口服!”

  猫王让一个花脸猫小卒去喊话。只见这花脸猫的脸非常的花,就像画家手上的调色盘,他来到鼠军城下站定,清了清嗓子,双手叉腰,冲着城楼上的鼠军大喊:“尔等鼠辈听着,我家大王说了,天干地支不公,十二生肖要重新排名,我家大王今天就要坐这头把交椅,让你们那不知死的鼠王快快让贤,否则的话,哼哼,定叫你鸡犬不留!哦,不对,是一个耗子也不留!”

  猫王喃喃道:“哼,鼠王今天插翅也难逃了,若不投降,休说‘鸡犬不留’,十二生肖,我全都给他灭喽!”

  胖耗子也出现在城楼上,对着猫王大军喊话道:“我家大王也说了,今天我们两军不动干戈,只进行三场比赛,比什么由我们说了算,三局两胜,胜出者自动为十二生肖之首,败北者自动隐退,从此不再来犯。不知贵军敢否接受挑战?”

  猫王听闻此话,立马跃下战车,大步流星来到鼠军城下,指着城楼上小雀斑的鼻子喝道:“呔!鼠王,你何德何能,敢坐这十二生肖的头把交椅?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倒要看看,你临死之前,还想跟我玩什么花样,我今天就奉陪到底!”

  小雀斑说:“猫王,你的野心路人皆知!你已经酿成恶果,我劝你不要罪加一等!快快把天干、地支二位使君放了!”

  只见天干、地支被绑得像两只蚕蛹,嘴上都被贴了X形的宽胶布。一听小雀斑让放了他俩,马上在两个押解他们的猫卒的手底下扭来扭去地蹦跶,嘴里乌鲁乌鲁直响。

  猫王皱着眉头说:“少废话,这两位有失公允,胡乱拼凑来十二个风马牛不相干的家伙组成十二生肖,还让你这鼠辈宵小排第一,呀呀呸!越想越是个气!今天这十二生肖必须重排,不然的话送他俩和你一块儿上西天!”

  小雀斑一听猫王说“上西天”,立马就想到了老天爷!老天爷说过,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在梦中告诉他。现在正是千钧一发的危难之际,亟需做一场梦!小雀斑在身上四处摸索,还真的在怀里摸到了那个既像紫砂壶又像海螺的小漏斗。小雀斑在城楼上对臣属们说道:“你们在这里顶住,至少给我争取一炷香的时间,一切依计行事,听清楚了吗?”

  胖耗子问道:“大王,那您这是要去哪里?”

  小雀斑:“找个安静的地方睡一觉。”

  胖耗子:“啊,大王,您心真大!”

  站在一旁的海狸鼠将军插话道:“诶,大王高深莫测,他睡觉自有他的用意,我们就不要瞎猜了,还是按大王的既定方针办吧。”

  小雀斑满意地拍了拍海狸鼠将军的肩膀,肯定地说道:“你办事,我放心!”

  猫王有些不耐烦了,大声嚷道:“尔等鼠辈,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本王让你们死得心服口服!”

  胖耗子向城下宣布道:“比赛第一项,游泳。双方轮流派十人,跳进护城河,游护城河一圈,用时少者为胜。”

  刚说完,猫王就懵了。

  海狸鼠将军带领其余九名海狸鼠士卒,来到指定位置,淡定从容地做着拉伸运动,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

  胖耗子一声哨响,海狸鼠将军和士卒们犹如一只只离弦之箭,以最优雅的姿势跃入了水中。城楼上欢呼声、呐喊声响彻云霄。猫王阵营中有个别看糊涂了的,也跟着欢呼、打口哨。猫王瞪他们一眼,他们旋即收敛了动作。

  十位海狸鼠将士在水中嬉戏,并不着急奔向终点。他们身着款式统一的泳裤,却使用不同的泳姿:有的像狗一样乱刨,有的像蝴蝶一样扑棱,有的像蛤蟆一样一起一落,有的像一截烂木头浮在水面上,想动的时候用脚推一下水,不想动的时候就从流飘荡,任意西东。

  城楼上,鼯鼠将军对地鼠将军说道:“你看,水里的海狸鼠游来游去的,多么的快乐呀!”

  地鼠将军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问道:“子非海狸鼠,安知海狸鼠之乐耶?”

  鼯鼠将军捋着长须反问道:“子非我,安知我不知海狸鼠之乐耶?”

  二鼠相视而笑。

  猫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群死耗子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更要命的是他的士卒中没一个会游泳的,这可如何是好呃?刚才大话已经放出去了,这个时候怯场不参加,恐贻笑于大方之家!

  眼看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海狸鼠们还在水里游玩,丝毫没有前进的意思。最后在胖耗子的暗示和催促下,海狸鼠们优哉游哉地抵达了终点。

  海狸鼠将军上岸后,熟练地抖搂着挂在毛发上的水珠,然后偏着头,拍着耳朵眼儿。他笑着对猫王说:“猫王,该你们啦!”

  猫王憋红了脸,攥着拳头对勉强选出来的士卒们喝道:“都给我上!谁敢后退一步,我拔光他的胡须!”

  “啊!效忠大王!”一个猫卒咆哮着跳进水里,然后冒上来一个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哇!大王万岁!”这个连泡都没冒。

  “大王,我爱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此话一出,猫王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猫军士卒如同下饺子一般,扑通扑通往河里跳。却都如泥牛入海,没一个回来的。

  猫王心想,不能再让士卒们往下跳了,再跳人都跳光了,拿什么去攻打鼠军?噫,就让他们先赢罢,看看他们还耍什么花招,再作计较。

  猫王向胖耗子示意,这局认输。

  鼠军又是一阵沸腾。

  胖耗子接着宣布:“第二局,比飞行。我们预先在10里外的官帽山的印章塔的塔尖上插了一个刻着‘鼠’字的苹果,双方同时出发,先拿到苹果者,胜出。”

  鼯鼠将军笑着对猫王说:“猫王,这局还比么?”

  猫王也笑了,不屑地说道:“哼哼,刚才是我大意了,竟然忘了使用工具。你们只说谁先拿到苹果,并没说不可以使用工具哦,哈哈。”

  鼯鼠将军说:“没问题,我知道你猫军向来最擅长的就是研制新式武器,我们三大王还曾经拜你为师,今天你有什么高科技武器就都使出来吧!”

  猫王得意地说:“嘿嘿,那好嘛。”

  胖耗子鼓起腮帮,用力吹响了口哨,表示比赛开始。

  猫王身后挂着一只巨大而奇特的风筝,哨声一响,立马冲上云霄,向官帽山方向飞去。

  鼯鼠将军也起飞了,但是一开始就被猫王远远地抛在了身后。猫王在云里穿梭,鸟瞰已经是蚂蚁般大小的鼯鼠将军,情不自禁地朗声大笑。

  没过多久,猫王已经看不到鼯鼠将军。猫王更加兴奋了,不顾一切地向官帽山和印章塔冲去。

  500米,200米,近了,更近了!猫王俯冲下去,像一只蝴蝶一样,轻盈地落在印章塔的最顶层。

  咦,苹果呢?苹果在哪里?难道,已经被鼯鼠捷足先登了?没理由啊!

  猫王疑窦丛生,决定先飞回去看个究竟。

  猫王刚在鼠都城楼前降落,胖耗子就朗声宣布:“第二局,鼠军胜!”

  鼠军众将士欢呼雀跃,喊声震天!

  猫王正要问个为什么,忽然看见鼯鼠将军手里正握着一个苹果,还故意把苹果上的“鼠”字展示给他看。猫王又气又恼,嘴边的胡须像坚硬的铜丝,支支直立!

  城楼上的地鼠将军也开言道:“哎呀呀,可惜了,本来第三局我想跟你比赛挖地道的,只不过我们先前说好的,三局两胜。猫王,愿赌服输,快带着你的猫军滚出我鼠地吧!”

  猫王露出了凶相:“呀呀呸!一群残兵败将,凭什么让我撤退?刚才只不过陪你们玩玩儿,权且当作送给你们临死前的最后狂欢!现在兴尽悲来,都给我乖乖受死吧!”

  猫王高举令旗,即刻就要发动总攻。突然,只听“嗖嗖嗖”锐鸣不断,从鼠军城楼上投射出无数烟幕弹,如天女散花般落在猫军队列里。烟幕弹一落地立刻释放出浓稠的烟雾。这烟雾味道很复杂,初闻上去就像昨天晚上的剩饭,继而像半个月没洗的袜子,再而变成从不洗漱的叫花子,最后直接就是十二生肖排在第十一位那位的臭屁!猫军将士乱成了一锅粥,仿佛坠入了仙境,臭仙境,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有的猫卒直接被熏哭了,跪在地上说想妈妈,想回家;有的猫卒被熏疯了,跌跌撞撞,一个劲儿傻乐:“嘿嘿,嘿嘿,香,香,好吃,好吃。”

  猫王从衣角撕扯下一块布,堵住口鼻。他一把抓住离他不远的花脸猫,把嘴巴凑在他的耳朵旁,嗡声嗡气地对他说:“快去!把吞云吐雾机拿过来!”

  “是!”花脸猫端着指南针,跪在地上匍匐前进。他艰难地回到了战车上,拖出一个长得像蛤蟆的东西。他把“蛤蟆”放到地上,然后伸出两只手指去插“蛤蟆”的两只眼睛。旋即,“蛤蟆”的眼睛亮了起来,同时张开了大嘴巴,把猫军身边浓稠的暗黄色烟雾,贪婪地吞了进去。然后,“蛤蟆”打了一个嗝,又张大嘴巴,一股脑吐出来等量的清新空气。

  猫王摘下布条,闭着眼睛吮吸这仿佛略带甜味的空气,喃喃自语道:“嗯,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

  忽然,他一睁眼,发现刚才人山人海的场面消失了,对面城楼变得冰封雅静,城门还洞开着!他还发现,城楼中央端坐着一个人,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鼠王小雀斑!

  猫王这才意识到,从比赛刚一开始,鼠王就不见了!等到现在才出现,还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真不知道搞的什么鬼!

  猫王正在纳罕,忽闻得琴音渐起,伴着曼妙琴音,鼠王朗声唱道: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

  却原来是猫王发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猫王领兵往西行。

  并非是我鼠军将士少才能,

  皆因是一时大意险失都城。

  你连得我三城多侥幸,又贪而无厌夺我的西(呀)城!

  鼠某在敌楼把驾等,等候你到此谈呐、谈、谈心。

  命人把街道打扫净,等候猫王好屯兵。

  鼠某我无有别的敬,

  早预备下珍馐美酒犒赏你的三军。

  既到此就该把城进,

  却为何在城外犹豫不定、

  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

  左右琴童人两个,我是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

  你莫要胡思乱想心不定,

  你就来来来,请上城来听我抚琴。

  猫军将士听得如痴如醉,有个别愣头青还跳起来叫好:“好!再来一个!”猫王瞪他一眼,他旋即收敛了动作。

  花脸猫小心翼翼地问道:“大王,我们进还是不进?”

  猫王丝毫没做迟疑,拔出佩剑,大吼道:“杀进城去,活捉鼠王!冲啊!”

  “冲啊!”

  “杀啊!”

  “上啊!”

  猫军将士蜂拥而上,鱼贯而入鼠军城门!

  小雀斑惊呆了,夹着老天爷给他的古琴,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纳罕:怎么和戏里演的不一样啊?

  猫军如洪水般灌进鼠军都城内,饥渴交加的猫军将士四处寻找食物。猫王直奔城楼上,一心想活捉鼠王。终于在城墙倒拐处堵住了鼠王小雀斑。

  “哈哈!”猫王兴奋地拔出宝剑,一步一步地向小雀斑逼近。

  小雀斑瑟瑟发抖,心想,难道又要把经历的一切重新来过吗?

  猫王离鼠王一步之遥,鼠王的身子已抵在城墙,退无可退。

  猫王目露凶光,举起宝剑,高声喝道:“受死吧!”

  小雀斑紧闭双眼,仰天悲叹:“吾命休矣!”

  ……

  半分钟过去了,都没有任何响动。小雀斑以为他又轮回了。他不敢睁眼,他怕一睁眼就听见那讨厌的胖耗子着急忙慌地叫嚷“大王,大王,快醒醒,快醒醒,猫王的大军杀过来啦”。

  小雀斑小心翼翼地,先睁开了左眼,又睁开了右眼。果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胖耗子!

  “大王,大王,我们得救了,三大王赶过来救我们了!”

  小雀斑果然看见猫王被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扭缚着,丝毫动弹不得。他下意识往城楼下望去,看见城外已经围满了潮水般的虎军,军列前巨大的虎头盾牌、巨大的投石器、灵巧的飞翔风筝一应俱全!小雀斑不由地纳罕:这么多虎军什么时候集结过来的,怎么丝毫没有察觉?他们又是什么来路,是敌是友?

  正在疑惑中,那只擒住猫王的大老虎开言道:“大哥,你没事吧?”

  小雀斑:“大哥?”

  胖耗子:“大王,这是咱们的三大王啊,他来救咱们了,大王您怎么啦?”

  大老虎:“大哥,我是老三寅虎啊,我听到你发出的琴音,知道你有难,就立马率领我的虎贲军赶来救你了!唉,没想到居然是他!”

  小雀斑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位就是十二生肖排名第三的寅虎。原来老天爷给他的这件宝贝,不是让他唱空城计用的,而是让他发求救信号的。他仔细端详怀里的这架古琴,发现在琴的背面浮刻着四个字:琴鸣虎啸。

  小雀斑说道:“哦,三弟,为兄一时受惊吓所致,犯起了糊涂。刚才你说,‘居然是他’,莫非三弟和这猫王还有什么渊源?”

  寅虎:“大哥有所不知,早年间,愚弟曾拜猫王为师,学习排兵布阵和武器研制,后来因为看不惯他为了权力不择手段的卑劣行径,就与他断绝了师徒关系。没想到,他不但不思悔改,还变本加厉!为了权力,他竟然绑架天干、地支二位使君,妄自发兵攻打大哥城池!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小雀斑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

  寅虎迟疑半晌,吞吞吐吐地说:“大,大哥,这猫王犯下死罪,本应听凭大哥处置,但他毕竟做过愚弟老师,对愚弟有恩,还望大哥看在愚弟薄面上,饶他不死。”

  小雀斑说:“嗯,三弟有情有义,令愚兄好不敬佩呀!好,这猫王就交给你来处置吧。”

  寅虎:“多谢大哥。”

  寅虎转身对猫王说道:“老师,你我师徒一场,今天这样的局面谁也不愿看到。”

  猫王:“哼,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

  寅虎:“唉,随你怎么说吧。为了你的一己之私,你的手下们可都跟着你受苦啦!你问过他们的感受吗?”

  猫王愁容满面,下意识打望了一眼城内那些被虎贲军包了饺子的猫军将士们。

  寅虎:“放心吧,我会善待他们的。至于你嘛,你权欲熏心,亟需治愈。官帽山四面环水,鸟语花香,再适合你不过啦!你以后就在那里好好静养吧,我会经常去看望你的。”

  寅虎转过头对小雀斑说:“大哥,这样放猫归山的处置,你看怎样?”

  小雀斑满意地点点头。

  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寅虎忽然微笑着对小雀斑说:“大哥,刚才猫王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你依然临危不惧,独自坐在城楼上抚琴吟唱,你真牛!”

  小雀斑:“你说什么?”

  寅虎:“我说,你真牛!”

  小雀斑只感觉天变成了地,地又变成了天。自己不是自己,也不是别人。脑子里是懵的,眼睛是花的,嘴里是苦的,鼻子是酸的。一阵眩晕过后,小雀斑又变成了一头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