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牛
月亮2017-01-11 08:145,583

  小雀斑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头小牛。他知道在他原来的世界里,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了。变成小牛倒也没什么,但是为什么让他变成了浑身斑点的奶牛?这太也难看了。小雀斑不知道自己现在又是落到了哪里,刚才鼠国的那群朋友们都怎么样了,天干地支松绑了吗?他一个人默默地往前走,感到又饿又困。忽然,他发现不远处有一座破败的庙宇,他兴奋地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门前仰头一看,门楣上挂着一块掉了漆的匾额,上书三个大字:牛王庙。小雀斑找到一个废弃的瓦罐和一些柴火,他从怀里掏出小漏斗,对着它“哞哞”叫了两声,小漏斗源源不断地流出黄粱小米来,小雀斑把小米盛在瓦罐里熬成粥,饱饱地大吃一顿,不一会儿,就倚着柱子睡着了。

  在梦中,小雀斑恍惚看见有两个人相对而坐,正在推杯换盏,谈笑风生。身影有点熟悉,却又不像是老天爷。当他再走近才看清,正是天干地支。

  小雀斑:“你们……”

  天干:“快快,过来坐。”

  地支一拂袖,点亮了身旁的一盏灯笼,笑吟吟地对小雀斑说:“老天爷有事,派我俩过来了。你的事,他已经告诉我们啦!”

  天干斟满一杯酒:“上次,多亏你救了我们呀,来,这杯酒敬你!”

  小雀斑:“上次的事我也没帮多少忙,最后我还自身难保了呢。”

  地支:“小兄弟就不要谦虚啦,若不是你急中生智,通过比赛的方法拖住猫王,又及时和老天爷取得联系,借来宝贝,请来虎王,我兄弟二人哪还有机会在此谈天说地呢?”

  小雀斑:“我不会喝酒。”

  天干:“放心吧,梦里喝酒不醉人。”

  小雀斑推辞不过,接过酒杯抿了一小口,这才发现是啤酒!

  地支又摸出一瓶啤酒,咧着嘴用牙咬开瓶盖。这时,一只苍蝇嗡嗡乱飞,好不扫兴!地支将咬下的瓶盖扣在案几上,对着瓶盖说:“瓶盖呀,这苍蝇好生讨厌,把它扣起来吧。”

  只见那瓶盖像打了鸡血一般,“嗖”地一声飞出去,把那只苍蝇扣在了灯笼上!明亮的灯笼上出现了瓶盖的小黑影,像美人脸颊上点缀的美人痣一般。

  “嘿嘿,真好玩儿!”小雀斑眼睛变得明亮起来。

  天干也笑着说:“哈哈,这就是个小玩意儿,你喜欢的话送给你啦!”

  小雀斑倏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手心里真的多了一个啤酒瓶盖儿。他学着地支的语气,摊开手掌对瓶盖说:“小瓶盖啊,你看到门上‘牛王庙’三个字了吗?你把它变成‘午王庙’好吗?”

  瓶盖立马从小雀斑手心飞出去,牢牢地贴在了匾额上“牛”字那一竖的顶端,把“牛”变成了“午”。

  小雀斑兴奋地大叫:“好宝贝!拿回家给我妈挂衣裳!”

  瓶盖顿时跌落在地。

  小雀斑正在兴奋当中,忽闻得庙门外的草场上有嘈杂的谈话声。他扒开院墙豁口处的杂草小心翼翼地察看。他看见草场上忽然来了一群牛和一群狗,还有一只山羊和一匹大马。

  群牛中间有一头格外膀阔腰圆的大水牛,长着一对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大牛角。牛角上缠绕着极细的金属链,在夕阳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芒。不仅如此,大水牛的两只招风牛耳和两个巨大通透的鼻孔中央的墙壁上,都吊着直径很粗的大铁环,这让小雀斑想起了在他原先世界里那些爱美的苗族姑娘。

  只见大水牛对群狗中间一只精瘦精瘦的长脸黑狗打了一个拱,说道:“天狗将军,一会儿就劳烦你了!”

  长脸黑狗还礼道:“二大王哪里的话,我家大王知道您遇到了麻烦,专门派我等来助您一臂之力,实属分内之事,又何言劳烦二字呢?”

  大水牛点头道:“嗯,叔弟有心了。”

  小雀斑若有所悟:原来,那满头链链圈圈的大水牛,就是十二生肖中排名第二的丑牛了。那天狗将军一定是狗王戌狗派来协助牛王的,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

  天狗将军:“只是今夜一过,天上再无月亮,岂不可惜?”

  牛王:“唉,这也是无奈之举。除此之外,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轰隆——”

  “谁!”

  那牛王庙就是一座等待改造的危旧房,那院墙也是一圈危墙。小雀斑只是把上半身伏在了墙上,那一整面墙就如土委地,仿佛有孟姜女在哭长城!

  腾起的尘土散尽,小雀斑尴尬地立在原地,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装模作样地傻笑:“呃,哈哈,都来啦!”

  牛王:“哪里来的小奶牛,有客人在,还这么不懂规矩!”

  那只山羊和那匹大马相视而笑,齐声问小雀斑道:“你也是来帮忙吃月亮的么?”

  小雀斑:“吃月亮?你是说吃月亮?把月亮吃了?”

  牛王:“七弟,八弟,恕我管教不周,我们还是别理这个小家伙了,今晚又是月圆之夜,再不准备就又来不及了!”

  “你们就是午马和未羊吧,”小雀斑激动地说,“我属羊诶,今年是我本命年,你看,我还穿着红内裤。”

  牛王:“呀呀,好放肆!来人,快把这个疯言疯语的家伙给我绑喽!”

  牛王又转身向午马未羊赔礼道:“二位兄弟,实在失礼呀!等我们把大事办完,我一定好好责罚这个家伙,向二位兄弟赔罪!”

  未羊笑着说:“诶,二哥说哪里话,我并未觉得这位小兄弟哪里得罪了我。快把他放了吧。”

  牛王示意两个牛卒,放了小雀斑。

  小雀斑依旧不依不饶:“八大王,你刚刚说吃月亮是什么意思?”

  牛王狐疑地盯着小雀斑道:“凡我牛族都知道此事,你怎会不知?”

  小雀斑:“我,我年龄小,家里人天天把我关在屋里,又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午马:“你家就没受什么损失?”

  小雀斑:“什么损失?”

  未羊:“你家的庄稼地没被犀牛糟蹋?”

  小雀斑:“没,没有。”

  天狗将军:“那你家可真够幸运的。”

  小雀斑:“犀牛糟蹋庄稼?”

  未羊:“看来你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还没我这个外姓人知道的多。好,就让我这个外姓人来告诉你:你们牛境的犀牛一族,乃‘望月之犀’,每到月圆之夜,犀牛们就走出房门,对着满月喘息不止,进而兴奋异常!成千上万的犀牛集体出动,来到月光下的草场上,或翩跹起舞,或撒泼打滚,一直到次日黎明,满月褪色,雄鸡唱白。犀牛们仿佛失忆一般,对前夜之事尽皆不知,只留下被轧坏的粮草和满目疮痍的庄稼地。长此以往,周而复始,你们牛族的粮草都不能自给了。”

  午马补充道:“你们大王,已经向我和未羊借过好几次干草了,今年粮草欠收,我们马境和羊境的粮草自给都成困难,哪还有粮草借给你们呢?再这样下去,我们三族都要闹大饥荒了呀!”

  天狗将军:“我们天狗家族是月亮的克星,所以,二大王、七大王、八大王和我家大王商议,索性派我来吞掉月亮,一劳永逸,以绝后患!”

  小雀斑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从没想过月亮还能吃!也不知那玩意到底什么味道,是硬是软,是酸是甜?他差点就想对天狗将军说“分我杯羹”之类的话。但他转念一想,这月亮可不能消失啊!生活中要是没有了月亮,那该多缺乏诗意啊!惆怅的时候,诗人们借什么抒怀呢?“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亮没有了,举杯邀谁呢?“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亮都被吃了,还如何“共婵娟”?

  小雀斑越想越忧虑,于是忧虑地说:“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这月亮可不能没啊!”

  牛王没好气地说:“但凡有其它的办法我们就用了,还用你说!这满月每个月都出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天狗将军苦笑着对牛王说:“二大王,如果您实在舍不得这月亮,那我待会儿就只啃一口,剩下的部分继续挂在天上,给您留个念想,您看如何?”

  小雀斑心想,被狗啃的稀巴烂的月亮还是别挂出来恶心全天下的人啦。

  牛王也连忙说道:“天狗将军,只要你能彻底为我牛境解除灾患,这月亮就给你们弟兄几个当宵夜了!”

  小雀斑想了想,问道:“犀牛喘月,只是在满月的时候才发生么?”

  天狗将军:“是啊。”

  小雀斑:“只要月亮不满,它就不会发生啰?”

  牛王不耐烦地喝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雀斑继续询问天狗将军:“将军,那怎样才能算作‘不满’呢?是不是只要对月亮稍作遮盖,让它形成不了完整的满月,犀牛喘月就不会再发生?”

  天狗将军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问题,诧异地望着小雀斑:“你想怎样?”

  小雀斑笑嘻嘻地从兜里掏出那个小瓶盖,摊在手心里给大家看。

  大家都围拢过来,好奇地盯着这个啤酒瓶盖子,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什么?”

  小雀斑:“来不及解释了,天狗将军,把它扣在月亮上,让它在月亮表面形成一块小的阴影,这样的月亮还算不算‘满月’?”

  天狗将军:“理论上说,这就不叫‘满月’了,但到底能不能行,还得试了才知道。”

  小雀斑:“那好,那我们就试一试!待会儿就劳烦将军您带着弟兄们从三个方向把月亮往地面方向赶,等月亮离得近了,我就指挥小瓶盖飞出去,死死贴住月亮,让它形成不了完整的满月。”

  牛王:“这能成吗?”

  小雀斑:“成不成的只有试试看了。如果行不通,再请天狗将军吞掉月亮也不迟啊!”

  天狗将军:“二大王,这位小兄弟说得在理!事不宜迟,要是再拖延的话……”

  “满月出来啦!”

  话音未落,人群中就有人惊呼起来!大家一齐仰头望去,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夜幕已经降临,而那轮给牛马羊三族带来灾祸的满月,已经像一面铜镜一样,照亮了大地!

  “不好!”牛王惊呼道,“犀牛们又要出动了!”

  “哞——”

  “呜——”

  “嗯——”

  各种腔调的犀牛吼叫声潮水般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有的像慢吞吞的火车在鸣汽笛,有的像伤心的怨妇在哭泣,有的又像孩童在发脾气。大家就像被湮没在声音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那群犀牛踏着敦实的脚步,从四面八方向满月下集结,眼看就要践踏到栽种着粮草的庄稼地里!

  天狗将军赶紧率领众天狗士卒,飞奔到夜空里,准备布下一个口袋阵,把月亮往下驱赶!那月亮见天狗来追,四下逃窜,像一个皮球一样在天空中蹦来蹦去。无奈众天狗将士已形成一张巨大的天网,并且渐渐地缩小着包围圈,只在朝着大地的方向“网开一面”。月亮就只能乖乖地向地面移动。

  小雀斑见月亮在天狗的驱赶下,正朝着自己飞来,立马掏出小瓶盖,对着它说声“去吧”,然后像扔手榴弹一样把小瓶盖用力地掷向越来越近的满月。小瓶盖仿佛是一粒射出的烟花径直冲向迎面而来的月亮。

  “啪!”的一声,小瓶盖成了“牛皮糖”,死死地贴住了满月。仰头望去,正像是美人脸颊上点缀的美人痣。

  脸上被粘了一块东西的满月不明就里,在即将接触地面的一刹那,转了一个急转弯,跳出天狗的包围圈,急急忙忙地逃走了。

  天狗众将士见计划已完成,便暂时不再追赶,任那满月如孔明灯一般飞高了去。

  小雀斑和三族头领都忐忑地观察着犀牛们的反应。发现他们仿佛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暴躁并兴奋着!

  正当牛王垂下硕大的牛头,唉声叹气的时候,前一秒还手舞足蹈的犀牛族群,像被人一下子拔了电源一样,齐刷刷瘫倒,如土委地。

  牛王激动地仰天长啸:“哞——,成功啦!快,快把他们都扶起来!”

  犀牛们都从恍惚中醒来:

  “唔,发生啥子事了?”

  “嘢?怪都搞出来了,我啷个睡到外头来了喃?未必是哪个把我抱出来的吗?”

  “半晚上的风喝起来,喉咙管儿好舒服哦,还有一股醪糟的味道。”

  牛王哈哈大笑,懒得解释。

  午马和未羊微笑着对牛王说:“二哥,你牛境的祸事终于解除,我们以后也免了饥荒之虞,可喜可贺啊!”

  牛王说道:“哈哈,是啊,以前多亏二位兄弟出手相助,才使我牛族免遭饥荒!二位兄弟放心,所借粮草来年我一定如数奉还!”

  未羊:“二哥说哪里话,都是自家兄弟,本应互相帮衬。这次解除灾祸,我兄弟二人并未出什么力,倒是劳烦了天狗将军和这位小兄弟,想出了两全之策,既保全了月亮,又一劳永逸解除‘犀牛喘月’之祸,二哥应该奖励他们才是!”

  牛王:“对对,多亏八弟提醒!天狗将军……”

  话音未落,天狗将军开言道:“二大王哪里话,我是奉我家大王之令,前来助二大王一臂之力,实乃分内之事,岂敢言赏赐?既然祸事已除,末将还有公务在身,就先行告退了!”说完,率领众天狗将士,飞奔离去,吓得月亮又飞高了一尺!

  午马喃喃道:“天狗将军真乃性情中人呐!”

  牛王走到小雀斑面前,双手打拱,牛头偏向一边,羞愧地说道:“小兄弟,多谢你救我牛族!刚才老牛我多有得罪,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小雀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嘿嘿,哪里哪里,我也没出什么力,刚才的事我也早忘啦!”

  牛王:“来啊,呈上来!”

  牛王叫人端来一大盘鲜美的青草和一杯香浓的牛奶,送到小雀斑面前,以作为最高奖赏!

  小雀斑一下就傻了眼!小雀斑最讨厌喝牛奶,为此没少挨妈妈的骂。青草就更没吃过了,长这么大,他只吃过鱼腥草,只喝过爷爷用车前草泡的水。

  小雀斑尴尬地笑笑,说道:“啊哈哈,大王,咱们牛境现如今最宝贵的就是粮草了,这么宝贵的东西,还是留给更需要它的群众吧!至于牛奶,我本身就是奶牛,哪有奶牛喝牛奶的道理啊,啊哈哈。”

  牛王思忖半晌,点点头道:“嗯,你说的也对。那好,明天中午,我们牛角峰见。”

  大家相互道别,牛王为小雀斑安排了寓所,当夜无事。

  第二天中午,小雀斑如约赶到牛角峰,见牛王背对着他站在悬崖边上,二话不说就纵身跳了下去!小雀斑惊恐万状,连忙飞奔过去,趴在悬崖边上向下一望,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原来悬崖下面是一汪深潭,汩汩冒着热气泡。大水牛跳到水里,如鱼得水,好不快活!看得小雀斑心痒痒,也想下去泡个热水澡。

  牛王把头探出水面,大声疾呼:“诶——,小兄弟,这是我的药浴池,我请你一块儿下来泡,舒服得很哪!怎么样,你敢跳下来吗?”

  小雀斑大声嚷道:“怎么不敢!”

  牛王哈哈大笑:“你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牛王此话一出,小雀斑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浑身麻酥酥,身体僵挺挺,本来他想用一个优美的姿势翻进池水中,这下可倒好,像一块岩石滑落了下去,砸到水面上,激起巨大的浪花。等他半晌从水里冒出来,小雀斑发现牛王不见了,自己又成了一只老虎。

继续阅读:寅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