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蛇
月亮2017-01-10 22:387,990

  经历的次数多了,小雀斑对这种时空转换都有了经验:上一种生肖一提到含下一种生肖,他立马就会转到下一种生肖的地盘上;时空穿梭的过程中,只要他屏气凝神,就不会感觉太痛苦。现在又时空穿梭了,不用想也知道,时间到了巳时,他落在了蛇境。不能预料的是,这次他又要遇到什么麻烦,他又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有,小漏斗丢了,该怎么和老天爷取得联系呢?哼,下次见到他,一定要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僧繇肯定就是他!

  小雀斑这次是一条竹叶青蛇。他很喜欢这次的颜色,油亮油亮的,很青春。刚好天气也不错,天气一不错,心情就不错。小雀斑高兴地在草地上爬啊爬,迎着阳光爬啊爬。咦,前面有一座小山丘,爬上去看看。爬着爬着,旁边出现一位戴着眼镜的眼镜蛇,也在奋力向前爬啊爬。小雀斑正想和他攀谈,身后又窜出两条大蛇,一青一白,拼命往前赶。那青蛇有点追不上白蛇了,撒娇道:“姐姐,等等我!”小雀斑回头一看,哇,这么多,什么时候出现的?小雀斑忽然发现身后有一大帮蛇,都在朝小山坡行进。他们急急火火的往前赶,是要去干嘛?小雀斑一边跟随着大军一起往前赶,一边扭头向身边的一位年迈的玉米蛇询问:“老人家,你们这么赶,是要去哪儿啊?”

  那位老玉米蛇气喘吁吁地说:“别说话!别耽误我赶路,去晚了就没位置了!”

  小雀斑一头雾水,不知道那老头儿说些什么。他又用嘴咬住了前面一位的尾巴,是一只响尾蛇。他被惹怒了,竖起尾巴,在小雀斑脑袋上敲了很多下,发出笃笃的响声。

  响尾蛇:“你咬我干什么?”

  小雀斑:“我……没什么。”

  响尾蛇:“不行,我吃亏了。我从不吃亏,尾巴伸过来,也让我咬一口!”

  小雀斑:“那你还敲我头呢!”

  响尾蛇:“不行,站住!”

  小雀斑拼命逃跑,响尾蛇死追不放。小雀斑好不容易爬上了小山丘,这才发现山的另一面挤满了人!

  小雀斑清楚地看到蛇王领着大队人马挡在众人前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可能是兵员不够,可能是需要拦截的蛇民太多,小雀斑惊奇地发现蛇王还请来了虎贲军,此刻也和蛇王的军队一道摆开阵势,奋力劝阻一心向前的的蛇民们。蛇王一脸的焦虑,苦口婆心地对众人大声喊道:“蛇境的同胞们,求求你们啦,快回去吧!别再往灵潭赶啦!你们都被那头该死的妖象给迷惑了,他就是个骗子、是个妖孽啊,他恨不得全蛇境的人都跳进灵潭里才好呢,这样他就可以把我们都拿来泡蛇酒喝,喝了他好长生啊!”

  响尾蛇不再纠缠小雀斑,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事。他从山坡上冲下去,对着巳蛇大声喊道:“大王,你不要再阻拦我们啦,我亲眼看到象仙用灵潭的水帮我们实现愿望。我们都想实现心中美好的愿望,大伙儿说是不是呀?”

  “是——”

  巳蛇急忙解释道:“那是妖象使的障眼法!他的法术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可是那对于他泡制长生不老的药酒,已经绰绰有余!只要你们跳进那所谓的‘灵潭’,不消一个时辰,就会让你们身处梦幻之中,舒舒服服地死去!回头是岸呐,同胞们!我是你们的大王啊,我还会害你们吗?”

  老玉米蛇也开口道:“大王说哪里话,你是我们的好大王,当然不会害我们,只是你不了解象仙的神力,也不了解灵潭的神奇,所以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阻拦我们。如果你也跟着我们一起跳进灵潭,舒舒服服地洗个圣浴,你就不会再一意孤行啦!”

  “是啊,大王,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走吧,大王!”

  “让开路啊,大王!”

  群情激奋,大伙儿也越来越激动!他们互相推搡着,向前蠕动着,想要突破蛇王大军和虎贲军的防线。

  巳蛇一脸无奈,一时间没了主意。

  东北虎将军也慌了神,忙问道:“六大王,这可如何是好?”

  巳蛇叹了口气道:“唉,放行吧。”

  东北虎将军:“什么,放行?不能放行啊!”

  巳蛇:“将军,听我的吧,先放他们过去。”

  东北虎将军打拱道:“好吧。”

  东北虎将军得令后,向虎贲军吼道:“吓,众将士都有,听我口令,大风大风?”

  虎贲军一起发出震天吼声:“熄!”

  随即,虎贲军变换阵形,刚才还横亘在人群面前的铜墙铁壁立马变作了一条宽敞的通道。人群欢呼着冲了过去,像是赢得了巨大的胜利,又像是在庆祝某个盛大的节日。众人呼啸而过,像一条奔腾的河流,生怕走得慢了,蛇王又改了主意。况且那灵潭只有一个,去晚了就没有位置了。

  不一会儿,人群作鸟兽散,像一股洪水从河流的这头倾泄到另一头。

  “走吧,都走吧。”

  蛇王悲哀地抬起头,惊奇地发现,有一条小竹叶青蛇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像一颗顽强的石头,任凭洪水的冲刷也带不走它!

  “你怎么不走,你不想洗圣浴吗?不想实现心中的愿望吗?要走赶紧的,免得我改变主意!”

  小雀斑:“我不走。”

  巳蛇:“为什么?”

  小雀斑:“你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我相信你说的。”

  巳蛇:“唉,你一个人信又有什么用,大家都不信。”

  小雀斑:“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我信。”

  巳蛇:“人都走光了,没办法了,都要被妖象泡蛇酒喝了。”

  小雀斑:“会有办法的,你刚刚不是说那妖怪泡酒也需要一个时辰吗?还有机会!”

  巳蛇:“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小雀斑:“嗯,这个嘛……你看着办吧。”

  巳蛇:“这么随意?好的,小青。”

  小雀斑:“那也太随意了,叫我小竹叶好听点。”

  巳蛇:“小竹叶,你还有什么办法么?”

  小雀斑:“会有的,先让我吃碗小米粥,再好好睡上一觉。”

  巳蛇:“然后就有办法了?我看出来了,你是来骗吃骗喝的吧?唉唉,也怪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蛇境还未能消除贫困,还有群众挣扎在温饱线上。”

  小雀斑:“我的小漏斗丢了,不然我是不会麻烦你的。”

  巳蛇:“好了好了,跟我走吧,会让你吃饱肚子的。只是可怜那些赶去‘洗圣浴’的人,就要变成泡酒的作料啦,唉唉。”

  小雀斑自言自语道:会有办法的!

  烛光昏沉的大殿内,众人在享用晚餐。小雀斑咝咝啦啦地呷着一大碗黄粱小米粥,一脸的满足。东北虎将军发现蛇王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就端起一碗小米粥走到巳蛇面前:“六大王,好歹吃点啊,身体要紧!”

  巳蛇摇了摇头,扭了扭身子,说道:“将军,你快吃吧,我不饿。”

  一人向隅,举座不欢。见蛇王闷闷不乐,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小雀斑,也都不敢造次。大家匆匆吃完了晚餐,作鸟兽散。只有小雀斑一人滞留在空旷的大殿内,连嘴角都没顾得上擦,就歪在坐垫上睡着了。

  小雀斑恍恍惚惚看见了一个老厨师,正在灶台后演奏锅碗瓢盆进行曲。

  小雀斑激动地冲上前,那阵势就像是一个债主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追到了欠债人。

  “哈哈,‘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就是‘系铃人’!我早就看出来啦!”

  老天爷:“你在说些什么哟?”

  小雀斑:“算啦,别装啦,又没有外人。”

  老天爷:……

  小雀斑:“哦,对了,你给我的小漏斗丢了,可能落在龙境了,你再给我一个。”

  老天爷:“你当是买菜呢?没有啦!”

  小雀斑:“那怎么办?”

  老天爷挤眼,笑着说:“要不你再轮回,重新来一遍,到了龙境被淹的时候,就把小漏斗死死地攥在手心里,它就不会丢啦!”

  小雀斑嘟着嘴说:“我才不要哩,好不容易走到了巳时,来到了蛇境,再重新走一遍,多费事?不要不要!”

  老天爷:“那就没办法啰。”

  “哼,不给就不给,小气。”小雀斑接着说,“那这次你总得给我一样法宝呗,不然蛇境那么多的人就要被妖象泡了蛇酒了。”

  老天爷:“哪有什么法宝。”

  小雀斑:“肯定有。”

  老天爷:“那你觉得我这里什么是法宝,你自己随便拿好了。”

  小雀斑:“那你给我点提示,如何挫败妖象的阴谋?”

  老天爷:“妖象是妖,一心想入仙班,想得长生。妄想通过萃取蛇境生灵的精华,熬制一锅怪汤,吸食,尔后遂愿。要破妖象,就得破这锅怪汤,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雀斑:“嗯,有道理诶,我明白了。”

  小雀斑打量了一下白衣素帽的老天爷,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还真像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厨师。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锅碗瓢盆样样有,酸甜苦辣道道全。小雀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兴奋地说道:“哈,我知道怎么对付妖象了!”

  老天爷一脸茫然地望着他:“你想干什么?”

  小雀斑:“你不是说我可以随便拿一样东西走吗?我就拿你灶台上的那壶老陈醋吧。”

  老天爷:……

  “嗯,什么味道?好酸呀!”

  “谁又好久没洗澡了?”

  “酸臭酸臭的。”

  小雀斑的脖子上挂着一壶充满酸腐气息的老陈醋,从睡梦中醒来。众人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小雀斑屏住呼吸,来到蛇王面前,对他说:“大王,我想到对付妖象的办法了!”

  巳蛇也屏住了呼吸,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

  小雀斑:“嗯。只是……”

  巳蛇:“但讲无妨。”

  小雀斑:“大王,如果妖象的伎俩被拆穿,你准备如何处置他?”

  巳蛇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必一口吞了他!”

  小雀斑惊诧不已,暗自思忖:真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当天夜里,小雀斑、巳蛇、东北虎将军以及从虎贲军中挑选的二十个精兵强将,趁着茫茫夜色摸到了灵潭边上。虽已是深夜,但灵潭上空却仍是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在灵潭的对面,有一块突兀的巨岩,在灯光和黑夜的拥抱下,显得阴森可怖,像一头面目可憎的怪兽,瞪眼俯瞰着灵潭。在巨岩顶上,有一座亭子,四根柱子很随意地支撑着屋顶。四个屋檐微微上翘,仿佛展翅欲飞的鸟儿,蓄势待发。在亭子中央,端立着一抹黑影,这个黑影,面朝灵潭,双手背在背后,小雀斑远远望着它,虽然距离很远,但还是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邪气!它仿佛很自信,仿佛可以主宰万物的生死。灵潭里的人在欢快的沐浴,还没跳进灵潭的,都争先恐后往里面跳。他们欢呼着,啸叫着,冲着那个黑影顶礼膜拜。感激他的恩同再造。

  忽然,亭子四角的南瓜盏同时亮了起来,透过诡异的灯光,巳蛇看得真切:那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妖象!

  面对着众人的欢呼,妖象用洪亮的嗓音大声说道:“尽情的享受吧!你们的愿望就会实现!随心所欲吧!”

  “我想长出翅膀,飞到天上去!”

  小雀斑看见那条追他的响尾蛇激动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然后“噗通”一声跳进了灵潭。不一会儿,他又从水里钻了出来,跌跌撞撞地爬到了岸上,活像一个酩酊大醉的醉汉,嘴里还吐着泡泡,含糊其辞地嘟囔着:“好喝,好喝。”接着,奇特的一幕发生了,响尾蛇的后背上真的长出两对透明的大翅膀,远远看过去,响尾蛇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蜻蜓!他兴奋地扇动着翅膀,啸叫一声,就冲着九霄云外飞去。

  人群更加沸腾了,大家拼命地往前挤,往灵潭里跳:

  “我要长出脚来!”

  “我要阿拉丁神灯!”

  “我要拥有吃不完的食物!”

  ……

  人们的愿望越来越离谱,欲望越来越膨胀。蛇王摇摇头说道:“唉,没想到大家心里有这么多可怕的欲望,这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小雀斑安慰道:“大王不要气馁,我有办法对付妖象。”

  小雀斑让东北虎将军附耳过来,然后向他交代了几句话。

  妖象还在亭子里大放厥词:“蛇境的同胞们,你们不远万里,舟车辗转来到灵潭,表明你们都是心有梦想的人,有梦想的人才是高贵的人,没梦想的人生根本不值得过,有梦想我们就要让它实现,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灵潭就是为了帮助实现你们心中的梦想而生的,你们想不想实现心中的梦想啊?”

  “想——”

  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吼声震耳欲聋,在山谷之间久传不绝。

  妖象继续蛊惑人心:“嗯,好。只要你们跳进灵潭,用灵潭水沐浴,你们的愿望就会立即实现,无论你想上九天揽月,还是想下五洋捉鳖,统统可以实现!跳进灵潭之前你们只是无人问津的丑小鸭,跳进灵潭之后,你们就是浴火重生的凤凰,在天地之间,高傲的飞翔!去吧,跳进灵潭去吧,去拥抱你们的梦想,涅槃重生吧!”

  “住口,你个妖言惑众的家伙!”

  蛇王再也忍不住了,竟兀自冲了出去,对着妖象破口大骂。

  众人正沉醉于象仙的励志演讲,忽然听到蛇王的辱骂,不禁大吃一惊,都瞪大双眼,齐刷刷扭过头来,望着蛇王。

  妖象眼骨碌一转,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大王,您也来了啊,怎么不早说,我好提前去接您啊。”

  巳蛇:“你少花言巧语,你的阴谋我早就识破了,只是大伙儿不明真相,被你蒙在鼓里!什么灵潭,什么实现心中的愿望,都是你编造出来糊弄人的!这分明就是一锅怪汤,你想把我蛇境同胞全都骗进这迷惑人心的怪汤里,泡成蛇酒让你喝,你好长生不老,对不对?我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只要我巳蛇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妖象:“大王呀,你在说些什么呢,我怎么都听不明白?”

  巳蛇:“呸,你少装蒜!”

  妖象对着众人大声说道:“同胞们,你们觉得我是在骗你们吗?”

  “不是——”

  妖象:“这灵潭能不能帮你们实现心中的愿望?”

  “能——”

  妖象:“大王不理解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帮他实现他心中的愿望好不好?”

  “好!好!好!”

  人群的激情已经被妖象点燃,他们已经如癫如狂,失去了理智。两个已经实现愿望——在身体上长出了双手、双脚的蝰蛇小子挤到蛇王面前,不由分说地把他们的大王举了起来,径直抬往灵潭。

  人群躁动着、欢呼着,自动地避让出一条小径。

  蛇王在两个彪悍的蝰蛇小子肩上无济于事地挣扎着:“臭小子,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疯了吗?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你们以为你们从此就站立起来了吗?告诉你们,全是那个妖孽施的障眼法,都是假的!他要把你们都泡酒喝!泡酒喝!”

  任凭蛇王嘶吼,两个蝰蛇小子都无动于衷,走到灵潭边上,一齐数了个“一二三”,就把他们的大王甩进了水里。

  妖象得意地笑了笑:“哈哈,这才对嘛,当大王的,就该与民同乐嘛。”

  妖象倏地又收敛起了笑容,他看见身旁的时间滴漏显示:马上就要满一个时辰了!他激动得有些微微颤抖, 伸直他长长的鼻子冲着夜空一声长鸣!然后,他用颤巍巍的声音对着人群说道:“同胞们,时间不多了,想要实现自己心愿的,赶紧往灵潭里跳哇!再不跳就来不及了啊!”

  众人发了疯似的往灵潭里跳去,仿佛这一刻不跳,下一刻灵潭就会关闭,就再也无法实现自己的心愿了。远远望去,就像是下了一锅面条——那些面条还是自己飞到锅里去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伙儿越来越感到不对劲,明明已经大声说出了自己的心愿,人也跳进了灵潭里,可就是不见梦想成真。刚刚已经实现愿望的人,愿望业已幻灭——长出的翅膀不见了,胳膊腿儿也消失了,得到的东西又重新失去。人们纳罕不已,以为是自己沐浴灵潭水的时间不够,于是又一头扎进灵潭里,恨不得再也不出来了。

  妖象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他大喝一声,得体的上衣被震得粉碎,露出青面獠牙的文身图案——那是一个面目可憎的骷髅头,和他现在脸上表情,相得益彰。

  妖象恶狠狠的说道:“哈,我可怜的小蚯蚓们,你们马上就要变成本仙尊的药酒啦,有什么遗言就大声说出来吧!”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

  “他在骗我们!”

  “我们上当啦!”

  “我们要死啦!”

  “我们跟他拼了!”

  众人挣扎着想从灵潭里逃脱,可忽然发觉浑身乏力,像喝醉了酒,又像三天三夜没睡觉,困倦已极!大家都无力抗争,连骂两句的力气都没有了。

  巳蛇在水里有气无力地晃动着,他想让大家都逃出去,却又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心想:吾命休矣,蛇境的气数尽矣!

  时间滴漏里的流质流尽。一个时辰到。

  灵潭的上空再也没升腾起梦幻泡泡,它的周围突然生出许多嶙峋怪石,犬牙参差,拱卫着中央的灵潭水。这才是它的本来面目,远远望去,灵潭就像一只巨大的酒樽,满满档档地盛满了精心酿制的美酒。

  灵潭里的人都晕了过去,像一根根发胀的冬虫夏草在水里漂浮着。他们怀着巨大的憧憬跳进灵潭,此刻却都昏死在了美妙的幻境里。

  妖象大笑几声,就凭栏站在亭子里,用他的抽水管一样的鼻子,拼命汲取灵潭之水。霎时,一座流动的水桥架在了水面和妖象鼻孔之间,像一道水晶做的彩虹,惊艳了夜空。

  妖象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长生不老了,就要羽化登仙了,就亢奋不已!加速汲取灵潭怪汤。灵潭水面在荡漾中迅速下降着,蛇境的人愈发形容枯槁,像药酒坛里被泡得没了药效的药渣,了无生机。

  渐渐地,蛇王也快失去了意识。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被抽走,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气。他想要大声呼喊,想要大骂妖象,却根本无能为力。他绝望了,闭上眼睛等待死神降临。他想,死神是什么样的呢?会以什么方式出现到他的面前呢?驾一朵七彩祥云,拍拍他的头对他说“喂,你到日子啦,跟我走”吗?还是身着深色大斗篷,一见面就不由分说地举起勾魂镰把他给勾走?

  巳蛇正在浮想连篇,忽然感到一股刺激性的酸腐味直冲口鼻而来!巳蛇皱起了眉:死神降临了?怎么味道不对啊?我以为是身佩香囊的谦谦君子呢,怎么给人一种济公的感觉?

  水中的酸腐味道并没因为蛇王的纳罕而有半点减褪,反而愈演愈烈,整个灵潭都快被这种味道污染了。水里的人们都被呛得清醒了过来,都奋力游出水面,把头伸出来,一边咳嗽,一边咒骂:“咳咳咳,是谁啊,谁把臭袜子丢水里?呛死我啦!”

  妖象更是造了孽了,他正在大口大口地吮吸“蛇酒”,忽然鼻子里全是酸水,呛得他眼泪直流,说不出话,也吊不上来气儿,卡住自己的脖子,躺在地上直打滚儿,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众人都苏醒了过来,叫苦不迭,拼命往岸上爬。

  小雀斑也从水里钻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妖象站在亭子里大放厥词、蛊惑人心的时候,小雀斑悄悄地让东北虎将军把那壶老陈醋用绳子系在了他的腰上。在众人都在专心致志听励志演讲的时候,小雀斑偷偷地溜进了灵潭。他饱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憋住呼吸潜进水里。他故意沿着夸张的路线行径,壶嘴的老陈醋流了出来,就在水里画出夸张的弧线。先画一座桥吧,小雀斑从左往右,游出一个大大的“C”,腰间的老陈醋就像一把油漆刷,也跟着写出一个大大的“C”。再写个“到此一游”吧。再把昨天老师教的古诗默写一遍吧。哦,对了,昨天下午小明把我的同桌弄哭了,还说是我惹的祸,害得我被老师罚站!哼,我就画个小明,再给他添个海盗眼。

  整个灵潭仿佛成了小雀斑的发泄墙,任凭他在里面胡作非为。他以老天爷给他的老陈醋作笔墨,以妖象的灵潭为画布,以自己为唐伯虎,酣畅淋漓地涂了一把鸦!“墨迹”慢慢晕染开去,把整个灵潭变成了一锅棕色的醋汤。

  小雀斑觉得老天爷的醋和他妈妈买的醋不一样,闻着让人想哭,感到心里委屈。但是小雀斑坚信,老天爷给他的东西,一定就是法宝,一定可以对付妖孽!

  果然,蛇境群众虽然怨声载道,但都健健康康地逃出了灵潭,返回到了地面。蛇王也觉得这酸臭液体尽管难闻,但却让他神志清醒,浑身又充满了力量,自信与勇敢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蛇王从水中一跃而起,腾空飞出水面,像一只离弦的箭,直插妖象而去。

  “妖孽,你害我蛇境好苦,我该如何处置你?”

  “咳咳,要杀就杀!”

  众人义愤填膺地高呼:“杀!杀!杀!”

  巳蛇顿了顿,转身对着众人说道:“此番劫难,尔等并非没有责任,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次却是妖象利用了大家的贪心,差点吞了我们。”

  众人低下了头。

  蛇王对妖象说道:“你走吧,不许再来我们十二生肖境内,若再敢妖言惑众,十二生肖定不饶你!”

  众人又齐声呼号:“大王仁慈!”

  巳蛇从亭子上一跃而下,来到小雀斑面前,对众人继续说道:“这次妖象妖言惑众,诓骗我蛇境百姓跳进灵潭,做他的药引,险些彻底毁我蛇境!多亏这位小竹叶兄弟,在关键时候一马当先,拆穿妖象的伎俩,打破了妖象的企图,他为我们蛇境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哇!”

  小雀斑听了巳蛇的话,嘿嘿一笑,对蛇王也是对众人,大声说了句:“我们有缘再见啦!”瞬时间就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继续阅读:午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